第三十八章 剑影刀光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勾心斗角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说也奇怪,慕容婉的内力并不逊对方,久战之后,后劲比对方足多了,这一剑搠进来,也不像是用了多大的劲力,可是慕容婉竟像是招架不住,当的一声,首先是大刀被格得脱手飞出,继而她的长剑跟着推进,逼在慕容婉的咽喉上冷笑道:“死丫头,你叫不叫饶?”

慕容婉神色漠然,不说一个字,只有眼珠死板板地盯住了对方。

变生突然,群侠这边虽然都已经作了准备,但是都来不及施援,焦急地站在一边。

纪宝珠却十分得意,笑着道:“莫愁,还跟她多噜嗦什么,一剑把她刺个对穿算了!”

虞莫愁道:“属下总得给她一个机会,只要她肯开口认输,属下就饶她一命,否则,杀了她也会有怨言。”

纪宝珠冷笑道:“这些死丫头外号叫红粉金刚,意思就是个个都不怕死的硬骨头,她们绝不会开口认输的,你还是别费事,结束了她的小命算了!”

虞莫愁道:“丫头,这可是你自己在找死,可怨不得姑奶奶心狠手辣了,不过,姑奶奶会给你一个全尸!”

她把长剑略向后缩,然后就准备刺出去,剑尖仍然指向慕容婉的咽喉;虽然不到一尺,眨眼就可以穿透喉咙,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一条人影闪电似的掠出,灰影一闪,就把虞莫愁的手扯开了,伸手托住了慕容婉,把她挟了回来,快得使人难以想象。

虞莫愁被那一扯,退出两三步,才拿桩站稳,则见那救走慕容婉的人又去而复返了,居然是南宫俊,不禁愠然道:“南宫少主,你是名门之后,武林世家的继承人,怎么也会做出这种事来?”

南宫俊笑道:“事急从权,为了救人,请夫人见谅,还望夫人看在下薄面,赐予解药!”

虞莫愁道:“解药!什么解药?”

南宫俊道:“出自夫人之口,喷出慕容姑娘肩头暗器的解药,若非这一蓬暗器,慕容女侠的兵器又怎会脱手,人又怎会变得痴呆,任凭夫人杀戮呢?”

虞莫愁先是一惊,继而笑道:“少主真厉害,我这含沙射影几乎已到无形无迹了,仍然瞒不过你的眼睛!”

南宫俊一笑道:“在下于学武前,先练目十年,目力是比一般人要敏锐一点,所以才看得见夫人的暗器!”

虞莫愁道:“那可不能算是暗器!”

南宫俊哦了一声,道:“不能算为暗器?”

虞莫愁道:“我发出的虽是一蓬细如牛毛的钢针,上面也淬了毒,但是把这蓬细针并以内力吸贮于丹田之中,再以癸水真力喷吐而出,费了我几年的苦功呢!”

南宫俊道:“在下并没有说夫人施展的不是武功,这一场算是夫人胜了,但望赐下解药。”

虞莫愁微微一怔道:“南宫少主,原本我只是想点到为止,在动手前我向那位慕容姑娘还说彼此总还有点渊源,大家不必拼得你死我活,结果我却碰了一鼻子灰。因此,现在你想我该拿出解药来吗?”

南宫俊道:“请夫人看在下的薄面,答应所请。”

虞莫愁神色一厉道:“南宫少主,我的莫愁分宫被你捣乱一场,已是损失奇惨,你的面子有什么值得看的!”

南宫俊笑道:“至少后来我们并没有成仇,还会同一起来此拜访过,总有一点儿见面之情吧!”

虞莫愁冷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以前我不知道与此地的关系,现在事情已经摆明了,我们自然不会再与此地为敌,因此我们之间也没有交情了!”

南宫俊道:“好,既然不谈交情那谈交换好了,我是以解药换解药,用夫人的一条命换慕容姑娘的一条命!”

“慕容婉的性命已只在呼吸之间,至于要我的命,怕还没有这么简单,嗨!嗨!慢来,你说是以解药换解药?”

“是的,以解药换解药!”

“这我倒不解了,你换给我的是什么解药?”

“虞夫人可还记得,刚才我在救人的时候,曾经拉了夫人的手腕一下……”

虞莫愁愤然道:“当然记得,如不是你拉那一下,慕容婉已经被砍为两段了!”

“那时我情急救人,而距离太远,徒手不及,只有借重了一样东西,想必夫人不致见怪!”

“人已经被你救下去了,见怪有什么用呢,不过你也别得意,我那毒针上的毒药很冷僻,你们那儿虽然有毒蜂子马成精于使毒,但是要他短时间,化解出是什么毒,配出解毒的药来,可能性不大!”

南宫俊道:“我也可以想象得到的,所以才向夫人提出交换的条件!”

虞莫愁笑道:“我想不出有什么交换的必要!”

南宫俊一笑道:“除非夫人自己也不要命!”

虞莫愁道:“我当然要命,因为沾你的光,我才能够递补上这个副总护法的缺,正想好好地表现一下呢……”

说着她一举手中的长剑,这才吓了一跳,原来那只手已经不听使唤,仍然垂在那儿,一动都不动。

这一来她不禁大为吃惊,再度努力使劲,结果仍然一样,那只手仍然无法再听命行动。

于是她用另外一只手,把剑取了过来,更换了一下自己的手,居然仍是毫无知觉,不禁怒叫道:“南宫俊,你在我身上使了什么鬼!”

南宫俊道:“我在救人之际,一时情急,借了一支鞭子,那原是属于灵姑的东西,你对灵姑可能不知道,而纪宝珠对她却是很清楚的,也知道那是支什么鞭!”

纪宝珠听了也脸色一变,连忙下去执起虞莫愁的右腕来一看,惊道:“那是墨线蛇咬过了!”

虞莫愁道:“墨线蛇是什么?”

“是一种产于西方的毒蛇,全身坚逾钢铁,且能伸缩延长至数倍,养驯了可以用做兵器,若是被咬中了……”

“被咬的部分立刻麻木失去知觉,渐渐蔓延到全身,僵硬而死,歹毒得很,而且无药可救!”

南宫俊道:“一般说来是无药可救,不过我们这边有位专门驯蛇的西门姑娘,她能通晓蛇语,因此向那条墨线蛇问出了解药的方法?”

纪宝珠道:“我不信,蛇自己还会知道解毒的方法!”

南宫俊道:“信不信由你,不过这倒是千真万确的,虞夫人,你如果还想活命,我们就互相交换一下!”

纪宝珠道:“莫愁,你怎么说?”

虞莫愁说道:“属下此身乃属宫主所有,自然也是听由宫主定夺,属下生死俱无怨言!”

纪宝珠道:“莫愁,我是绝不愿意失去你的,尤其是跟慕容婉那个丫头比起来,你显然重要得多,不过我不相信这墨线蛇的毒能解,怕上了他们的当,使你白白地送一条命,连个捞本的机会都没有!”

虞莫愁不禁黯然,南宫俊道:“我以南宫世家的名誉作保,绝对可以救,只要你们交出解药,我立刻就请西门姑娘加以施救!”

纪宝珠想想道:“好吧!莫愁,你就把解药给他们,我倒不怕上当,如果他们解不了你的毒,我就把所有的人手全部出动,给他来一场混杀,替你报仇就是。”

虞莫愁的脸色这才松了下来道:“谢谢宫主。”

纪宝珠道:“那倒不必谢我,还是谢谢你自己,如果刚才你擅自做主,答应交换的话,即使他们能救你活命,我也不会饶你,我对部属性命非常爱护,但是绝不容许他们贪生怕死,而有越权的行为。”

虞莫愁的身子不自然的一抖,脸上却更见恭顺地掏出一个瓶子,交给纪宝珠道:“宫主,这里是解药,每次服用一颗就够了。”

纪宝珠把瓶子拿了过来,倾出一颗,先是闻了半天,才伸指一弹,飞向南宫俊道:“拿去,你们的解药呢?”

南宫俊伸掌接住了,递给马成道:“先生请看。”

马成很仔细地经过各种外观上的观察后道:“大概是的,至少属下可以担保这药不会有害处。”

他拿着给慕容婉服了下去,那边的纪宝珠道:“你们的解药呢?你们可得说话算话。”

南宫俊道:“墨线蛇没有解药,只有解法,你叫虞夫人出来几步,我叫西门姑娘给她解毒。”

纪宝珠半信半疑地道:“南宫俊,你可别弄鬼!”

南宫俊一笑道:“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如解不了虞夫人的毒,她已必死无疑,我们要她一具尸体干吗?”

纪宝珠想想才把虞莫愁推前几步。

虞莫愁的脚已经有点僵硬,在这一会儿的工夫,蛇毒已经内侵及体,可见南宫俊并没有骗人!

这边的西门姣蛟快步出来,扶住了虞莫愁,拉起她手腕,众人眼尖地但见有个白色的影子在虞莫愁的手上闪了一闪,西门姣蛟已经把虞莫愁推开道:“好了!”

纪宝珠再度按住了虞莫愁,诧然地道:“好了?”

西门姣蛟道:“不错,墨线蛇毒无药可解,只有另外一种蛇,以毒攻毒,互相可以抵消,所以我用玉带蛇又咬了她一口,解了她体内的蛇毒!”

虞莫愁的右臂已渐能行动,试了一下道:“现在已经有知觉了,只是还是没有力气,是何缘故呢?”

西门姣蛟道:“两种剧毒的蛇,蛇毒虽是互相抵消了,但是没有如此轻易就恢复的,至少要等个三两天,俟体内的余毒完全排出,才能恢复正常。”

虞莫愁道:“这两三天内,我就无法行动?”

西门姣蛟道:“你能留下性命已经很不错,不信你去问问,给墨线蛇咬过的人还能活下的有几个?”

虞莫愁不再说话了,纪宝珠向着金辉道:“教主,你看莫愁的这个副总护法如何?”

金辉连忙道:“好好!足以胜任而有余!”

纪宝珠冷笑道:“你不找人出去挑战了?”

金辉笑道:“不了,我的人还没有能把癸水真气练到内贮丹田而用以发暗器的,单以这一手,你已胜过我很多了,哪还有什么怀疑的?下一场……”

纪宝珠冷冷地道:“下一场要看你的了,教主,我的人出来一个折损一个,你总不会想借此同时打击我吧!”

金辉干笑了一声道:“那怎么会呢!也好,我也亮一下我的实力,不过要预先说好,这一阵我的人若得胜,就占了一名护法长老!”

纪宝珠道:“当然了,每个护法长老,都必须出来亮一下的,从现在开始,你我两边轮流人出来,胜者通过,输的就淘汰,用这个方法看谁占的缺多!”

金辉道:“这个不太公平吧,要看对手的强弱!”

纪宝珠道:“那是运气,一个人若是有好运气,比什么都占先,何况你看看对方,哪一个是弱者!”

金辉道:“好!你如此说了,我自然同意。金宝,你出去好了,副总护法你已让了出来,若是连护法都捞不到一个,你就太差劲了!”

金宝才出场,尚达仁已经道:“这个婆娘由我来!”

南宫俊深感为难。因为在金宝所开的酒店中,她以一敌风尘三友联手都占了上风,现在尚达仁以一敌一,自然更难以取胜了。

可是又不便阻止,而尚达仁已经迎了出去,金宝笑道:“浪子,到底是老朋友了,你竟如此地关心我,怕我在别人手中吃了亏,所以你抢着出来捧场,让我顺利过关!”

尚达仁沉声道:“金宝,你别得意太早了,我今天找你,正是为了一雪你以前欺骗我之恨!”

金宝笑了一声道:“浪子,你说话得凭良心,我骗了你什么,几年来,我赔上了人还赔上了吃喝,没收你一两银子,不但如此,还得招待你的朋友……”

这个女人居然翻出那本老账来了,尚达仁一点也不生气,淡然一笑道:“金宝,这个可是你自己愿意的,而且我浪子早就在女人堆里混了,哪个婆娘都是倒贴的,你既然找上我浪子,自然不能例外!”

金宝忿道:“浪子,这是你说的话?”

尚达仁一笑道:“你不必抬出我的师门来,我扮演的这个角色,就得像个样子,何况我不欺不骗,每个女人都是自愿的,在认识之初,我就把我的一切都说明了,我也没死赖在你那儿不走,只要对方有一点不欢迎的表示,我就自动会离开,我住在你那儿,虽没化过银子,也没要过你一分银子……”

“你……你是个大男人,好意思说这种话!”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卖的是酒菜,没有卖身子,我们黏在一起,也只是互相慰藉,各取所需而已,谁也没占谁的便宜!”

“我一个女人家,叫你占了这么久,你还说风凉话!”

尚达仁神色一怔道:“金宝,你不是普通的女人,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因此你无论受什么委屈都是应该的,真正算起来,吃亏的该是我了!”

“什么?吃亏的会是你,你哪里吃了亏?”

“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把本身的秘密在你面前泄露了不算,连带还把两个朋友的底子也揭穿了,算起来,自然是我们吃亏!”

金宝愤然道:“反正你要把我们这几年的交情完全抹杀就是了,我也不会赖着你,你别紧张!”

尚达仁一笑道:“我倒不怕你赖着,所以才出来会会你,在必要时放你一马,如果是别人出来,就没有这么便宜了,这是我惟一给你放交情的地方!”

金宝尖声一笑道:“浪子,你别笑掉人的大牙了,你想放我一马,别忘了昨天你们三个人联手攻我的时候,也没能在我手中讨了好去。”

尚达仁淡淡地道:“金宝,你们之所以敢由暗而明,公然推出字号,大概是以为你们的功夫已经很了不起,足够在中土称霸了,现在我告诉你,你们还差得太远,中原武学,是用以强身自卫的,不是用来欺侮人的,所以你虽然监视了我们多年,却并没有知道我们的实在造诣如何。以那个标准来衡量,你会后悔的!”

金宝的脸色一变道:“浪子,待会叫你不得好死!”

尚达仁一笑道:“我可没有你这么狠,只要你受点教训就行了,下来吧,别说废话了!”

金宝尖嘶一声,叉开手指,就朝他的脸上抓去,看去就与泼妇逞发了凶性,找人拼命一般,毫无章法可言,可是尚达仁老远已感到她指尖的劲风,知道她这贯足劲力的一抓,十分凶厉,不可以力敌。

于是他肩头轻轻一晃,金宝的指尖堪堪已经抓到他的衣服了,忽见他的身子滑了开来,不禁咦了一声道:“好呀,浪子,你倒会藏私,这是什么功夫?”

尚达仁笑笑道:“达摩迷踪步,专为脱险之用,佛门之学,不含杀机,但也很难破解!”

金宝不服气地道:“我就不信,我非要抓到你不可!”

尚达仁道:“我可以让你三招不还手,刚才已经过了一招,还有两招,你放胆施为好了!”

金宝缓缓地拍出一掌,掌心徐徐前推,却泛出一片淡淡的黄色雾气,地上的碎石砂土,居然都被吸了起来,卷入了黄雾,互相摩擦碰撞,发出点点星火,这股掌力推出时不过茶杯大小,越长越粗。两人相距有丈许,掌劲到五尺时,已如海碗粗,纪宝珠道:“金宝,真想不到,你居然把戊土真气练到这个境界,差一点就可以追上我了!”

金宝道:“这是家兄指点得宜,我的造诣跟教主相比,连一半都及不上!”

这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如果纪宝珠只比她高上一点,则较之金辉差得很多了,纪宝珠冷哼一声。

金宝的掌劲又推出到八尺时,声势更壮,范围有钢盆大小了,但是尚达仁一动都不动。

戊土真气本身具有一股吸力,尚达仁身上的衣服猎猎直响,对着那道黄雾不住的飘动,像是要把他的人推进去,可是尚达仁脚步很稳定,丝毫不动。

金宝额际已微微有汗,可见施展这种掌功时很费劲,但是尚达仁却不当回事,使她恨得咬牙道:“浪子,你别不在乎,等掌力达到你身上,你就知道厉害了!”

尚达仁微笑道:“金宝,你是在白费力气,我劝你不要寄望太深,否则你会失望更多。”

金宝怒喝一声,手上劲力急发,涌向尚达仁而去,把尚达仁裹人了黄雾之中。

尚达仁两手下垂,脸上带着微笑,本来还被扯得直动的衣角,在掌劲及身时,居然也静止不动了。

倒是金宝用劲过度,自己控制不住身形的平稳,向尚达仁身上撞去。

尚达仁伸手轻轻一托,把她推向一边道:“金宝,我告诉过不要白费力气了,我这金刚不动身法,足以抵挡住你们任何邪功的!”

金宝在滑过一边时,顺势收了功,却累得直喘气道:“好!浪子!你瞒得我好苦,原来你把少林的十大绝学都学齐了却在我面前装样!”

尚达仁笑笑道:“你应该知道,我在下山行道前,必须要通过木人巷及十八罗汉阵的几项考验,那是少林武学的精华所在,差一点都过不了关的,我能够获准下山,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金宝道:“我还要再试一下。”

尚达仁道:“我劝你不要勉强,这是第三招,过后我就可以还手了。”

“你还手又能怎么样,老娘还含糊你不成……”

尚达仁笑道:“金宝,别嘴硬,要是在刚才的情形下,我随便还上一招,你还有命吗?”

刚才金宝冲过来时,正是功力用老,招式用死之际,本身没任何反抗防卫之力,尚达仁如若趁机反击,她的确只有死路一条,可是金宝却一笑道:“老娘知道你不会反击,才用那种方法进攻的。”

尚达仁道:“你就那样信任我?”

金宝道:“当然了,你这个浪子虽是声名狼藉,不是个好人,却从来也没骗过女人。”

尚达仁道:“那只有对一般女人而言,像你这种要我命的女人,可不能包括在内!”

金宝道:“我还是信任你,全心全意地相信你!”

尚达仁笑道:“你少灌迷汤了,不管信任我也好,不信任也好,反正这是第三招了,三招之后,我将要出手反击,那时我手下绝不会客气,你多留点神!”

金宝笑道:“我不相信你能对我下狠心,这几年来的交情不去说了,就是看在我尽心尽力侍候你的分上,你也不忍心对我下辣手吧!”

尚达仁冷笑一声道:“我是浪子,浪子就是必要时对女人能翻脸无情,你最好记住这一点,否则到时候吃了一大亏,可别怨我没告诉你,这是你最后的一招,你还是多费点精神在上面吧,过此一招,我就要还手了!”

金宝狠狠地对他盯了一阵,方始移动身形,不过这一次她却很慎重,不轻易出手,只是绕在浪子的周围,飞快地兜圈子,浪子依然稳如泰山,屹立不动。

辛本善看了道:“不好,这女人狡猾得很,浪子太托大了,恐怕会吃亏,须提防她在背后下手!”

南宫俊却微笑道:“尚兄虽然以前不知道她会武功,但是毕竟跟她相处了几年,对她的了解应该比你我深,一定知道加以防范的,辛兄不必担心。”

马成也笑道:“昨天见到三位联手对付那婆娘,都未能收拾她下来,兄弟心中实在很奇怪,今天看了尚兄的身手,才知道三位都保留了不少实力。”

辛本善道:“我们倒不是故意藏拙,而是以前没有摆明身份,不便施展本门武功,光靠一些普通招式来应付,自然不怎么样,现在大家都挑明了身份,无所顾忌,当然就不一样了!”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勾心斗角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御手洗洁的旋律 间谍课:暗杀名单 天涯客 杀人株式会社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睡偶 蒙面女人 犯罪心理揭秘 坠落之上 全能侦探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