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勾心斗角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群魔乱舞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南宫俊一笑道:“早知如此,我就不急着推辞了。”

“宝珠跟金辉双方是势均力敌的局面,现在你退出了,总护法可能由长春子担任,副总护法则由金宝担任。”

“那金辉这边又多出两票了。”

“原来的情势是在宝珠那边,长春子帮他的弟弟,现在看来,长春子则帮宝珠,金宝则在教主这边,依旧是平衡的状态,我必须退出的原因是我要推举长老时,只有大丫头尚可一战,我怕无法保全,所以还是退出来的好。”

南宫俊道:“慕容大姐的功力,实为小侄的所不及,但其他各人,从倩妹身上也可望见一斑,难道他们双方的高手都如此了得吗?”

纪宝玉道:“我不是危言耸听,他们的确不弱,宇文雷的功夫你们是弄清楚了,他们身边像宇文雷这样的好手,至少有十名以上!”

“有这么多?”

纪宝玉道:“我说的还只是个约略的估计,而他们各人本身的武功,胜过宇文雷多了!”

“小侄遇见过长春子,手下却是平平嘛。”

“那是这老小子故意藏拙,再说也是大意所致,你再看下去就知道了,这老儿,一身修为,恐怕是最高的。”

他们在这儿谈论时,金辉与纪宝珠也作了一番会谈,可能有了结果,金辉已经取出一纸名单,宝珠也取出了名单,王致远道:“教主,我有个建议,我们推荐长老的方式改变一下好吗?”

“怎么改变法?”

“就是不由我们自己人下去挑战,改为在对头的外人中去挑定对象,以为测试如何?”

纪宝珠立刻说道:“这个样子好,可以不必自己先拼成五痨七伤,也能消除外敌,这种办法,绝不是宝玉所能想出来的吧!”

言下之意是多亏他推举了这个副教主的功劳,但金辉却表示了不同意,他道:“这不公平,对手有强有弱,将就算通过了,岂不是太为简单了。”

这个说法也有道理,纪宝珠道:“那简单,我推举的人,要你跟金宝看过点头才作数,你的人要我们夫妇点头才作数,教主,这个时候,我们当全力选才,不再闹私人的意气了!”

这句话使金辉很满意,也不再坚持了,当下看纪宝珠提出的名单上,第一个就是宇文雷。

金辉道:“这个人没问题,不须测试就算通过了!”

纪宝珠却道:“那不好吧,多少也让他意思一下,免得后来的人不服气!”

当下叫过宇文雷来,把规定告诉了他,同时吩咐道:“你出去找一个像样的对手过关,不一定非要求胜,但是对手一定要够强的。”

宇文雷出来,说道:“南宫俊,我们始终没有痛痛快快打上一架,今天谁都不用找帮手,就是我们两个人拼个死活好了!”

他倒是挺会找的,一上来就找上南宫俊,当下这边的人个个都磨拳擦掌,要出去迎战,却是东方倩最快,一摆单刀就冲了出去。

宇文雷使着一支粗长逾倍的门剑,道:“东方倩,你是我的手下败将,不要上来送死了!”

东方倩也不答话,使刀急砍,宇文雷用剑架住了,却未能将她格退,显见东方倩的气力已是增加了不少,使兵器也泼辣狠厉很多。

纪宝玉看了一下后才道:“少主,倩儿跟了你之后,进步很多,这大概是你的指点之功。”

南宫俊道:“小侄没有,是家祖母对倩妹十分爱惜,将自己昔年的得意刀法相授之故。”

纪宝玉道:“令祖母使刀允推天下第一人,倩儿能得到她的教导,是她的运道好。”

这时两人一来一往,已战了三四十个回合,宇文雷迭施杀手,都未能将东方倩格退,自己反而备受威胁,几乎为她的凌厉反击所伤,不禁大为生气道:“不知进退的丫头,宇文大爷心有好生之德,且念你是个女流,故而网开一面,你居然不知死活,那可怪不得大爷了。”

纪宝珠要宇文雷出来,原来要给他个下马威的,哪知事与愿违,看得十分生气地道:

“宇文大爷,这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我们也没兴趣看你泡蘑菇,三招之内,限你立刻击毙对方,否则你这个长老推荐就撤消!”

这段话给宇文雷的刺激很大,他本无怜香惜玉之心,只是自以为高出对方很多,要摆出一副名家的气派,求荣反辱,已经很不是滋味,再被纪宝珠用话一逼,十分震怒之下,长剑劲厉无匹的直劈而下。

这一式力劈华山十分勇猛,是无法力架的。任何人处在这时候,也会抽身退后,避开这一击的,可是这一来,正好坠入宇文雷的计算,他的下一式八方风雨将从背后以雷霆万钧之势袭到。

宇文雷施展这一劈时,即已为下一招做了准备。

可是东方倩的反应却大出乎他的意料,她竟然无视着宇文雷的神力,举刀硬接那一剑!

宇文雷的身躯高出东方倩一个多脑袋,所使的剑又重又粗,也比一般的剑沉重得多!

以身躯玲珑的东方倩跟他比,无疑是差得太多了,谁都没想到东方倩会去硬架的。

宇文雷发觉了东方倩的企图时,大吃一惊,可是已经来不及换招了,他已经把劲力用在抽剑横扫了,才看见东方倩的刀高抬起迎了上来。

如果他多用几分劲力,就势直劈下去,这一剑也不难将东方倩震得倒飞出去,直喷鲜血的。

只可惜他已经自动地抽回劲道,准备移转剑势去施展那一招暗藏杀手的八方风雨。

就在这青黄不接的当儿,东方倩的刀迎了上来,大部分是宇文雷自己的劲道,小部分是东方倩刀上的劲道,只听得锵锒一声火花四冒,两股兵器猛的一撞,宇文雷立觉掌握不住剑势,手中的长剑脱手飞去。

宇文雷手中的长剑居然会被东方倩震脱了手,别说别的人不相信,连宇文雷自己都难以相信。

但是东方倩却信心十足,似乎必知自己一刀能奏效似的,长刀一挥,又拦腰砍到。

这一刀又是凌厉无比的一式杀着,字文雷惊魂乍定,刀风已至,退躲闪都不再有机会。

惟一的办法就是硬接,但是赤手空拳,又怎么个接法呢,好在他是个巨奸大恶之人,毕竟有他的鬼主意。

他忽然一扬手,一支无尾钢镖脱手而出,直逼东方倩的咽喉,阴到极点,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东方倩眼看着快要一刀劈中宇文雷,这一刀下去,宇文雷纵然不死,也将受到重伤,忽然见一缕乌光迎面而至,她在彭城老正兴彭胖的酒楼中,已经看过横江一窝蜂用这种暗器杀人,知道是淬过毒的,心中着忙,急急地扭转身形,却也慢了一步。避过了咽喉,镖打在肩上。

宇文雷也没讨了好去,东方倩虽然因为避镖而扭过了方向,刀锋仍然拖过他的肩头,吃进了一半,拉开一道很长的刀口。

这一来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南宫俊身边的海女跟月女立刻出来,扶住了东方倩。

马成也动手得快,先塞了一粒药丸在她口中,立刻起下了肩头的无尾透风毒镖,然后用小刀挑出了一团微微发黑的血肉,等看到鲜血后,才再用止血拔毒的药散洒在肩上的伤口处道:“好了!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宇文雷站在场中,却感到很不是滋味,长剑脱手,以较技言是败了,败得很不值。

所以,他站在那儿,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纪宝珠,他知道那张脸一定十分难看,不但是纪宝珠,别人的脸色也一样的难看。

纪宝珠的脸色果然像堆上了一层寒霜,冷冷地一笑道:“上次在三十六分宫失败归来,我不怪你,因为对方太强了,再加上马成阵前反戈,我原谅了你,还授了你天魔三绝剑式,实指望你能为我扬眉吐气一番,这下可好,开场第一炮,你就给我放了个闷屁!”

她骂起人来也够难听的,又粗又损,使得宇文雷几乎已无地自容,恨不得有个地洞能钻进去,讷讷地道:“宫主,这不能怪属下,经过的情形宫主也看见的,属下使的正是天魔三绝剑式,谁知道这丫头会不要命呢?”

“你是死人,不会把招式活用的,她既然不躲,你就该一剑劈实,然后接第三手斜风细雨,那丫头片子哪还有命,谁规定一定要用第二式的!”

“宫主,属下对剑式,还未能如你之精。”

“饭桶,三招剑式练了这么久还没学会!”

宇文雷只有低着头受了,纪宝珠怒道:“你的人还没丢够,还在那儿挺尸干吗?给我滚回来。”

宇文雷刚要举步,忽听脑后风生,却是灵姑箭也似的射到,只见她举起手中的铜锤,没头没脑地砸将下来。

这一锤来势颇凶,宇文雷只得举手去硬托!

可是他实在太倒霉了,举的手又偏偏是被东方倩砍伤肩头的手,原来可以托住,扑的一声,锤爪击在脑后,红的白的开了一地,庞大的躯体砰然一声倒了下来。

这一幕比先前更为惊人,而且发生的太快,等大家惊觉时,宇文雷已经横尸就地,而灵姑也拖锤回到南宫俊身边去了,纪宝珠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南宫俊,你这是怎么个意思,纵容你的人如此暗袭伤人的?”

南宫俊怔了一怔才道:“对不起,纪宝珠,灵姑可不是我的人,而且她也不是我授意的。”

“反正她总是在那一边的,现在你怎么说?”纪宝珠道:“我是要看你这位南宫世家的少主怎么个说法,两阵交斗,生死固不论,但不能这样偷袭的……”

灵姑用手一拍胸膛,比划了一下,意思说人是她杀的,一切自己负责,而且还掏出了一卷划满了天竺文字的羊皮,指着上面那几行字,直瞪怒目。

南宫俊道:“那上面写什么?”

小春道:“那上面说她是守圣碑的灵奴,圣碑未毁,她的责任是守护圣碑,圣碑既毁,她的责任就是护教,谁使用魔教的武功而有卑劣的行为时,她就要加以制裁,魔教的武学虽然不入正统,但绝不以卑鄙的手法来胜人……”

纪宝珠怒道:“放她的屁,圣碑早就被我丢在萨尔温江去了,那么重的玩意,谁有精神搬了来,她看守的那块圣碑是我到这儿后,又雇人重新再雕刻的,所以才丢在那儿,我从来不去看它……”

纪宝玉惊道:“什么,宝珠,你把圣碑沉在江底了?”

“不错,那块几万斤的东西,要怎么搬过来,所以我把圣碑沉进了江底,这是我照着碑上的碑文,另觅巧匠再雕塑的另一块碑。”

纪宝玉道:“这怎么可以?”

纪宝珠冷笑道:“为什么不可以,事急从权,那些东西既无法带来,又不能毁掉,更不能落人别人手中,只有沉在江底保存起来!”

“几万斤的东西沉人几十丈的江水之下,你想到日后怎么打捞!”

纪宝珠笑道:“不必打捞,以后我准备把圣殿就建在江心之下!”

“建在江心之下,这么说来,你已经练到第六重天的癸水之天了,我魔教历来没有人能突破的离火之天,已经被你破了,宝珠,那真要恭喜你了!”

纪宝珠冷冷一笑道:“你是说的真心话吗?”

纪宝玉道:“绝对真心,宝珠,别以为我在嫉妒你,我绝对不会的,虽然我们一直不和,但是我仍然为你的成就而感到高兴。”

纪宝珠点点头道:“那就让你多高兴一下,告诉你,以前魔教有十大神功,那是因为圣碑武学只出现到第五重天之故,每重天有两种神功,我们已经把九重天中十八种神功全部修练完竣了!”

纪宝玉道:“你们,你是说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纪宝珠道:“自然还有金辉了,我纵然握有宝卷,但是解卷之论却是在他手中,我们必须互相交换,才能得到全部,这可不是我们要瞒着你,我们也叫你一起来修练过,是你自己不肯来,而这种事,对教中其他的人,却是不能宣布的。”

纪宝玉神情很平淡地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们并没有突破第五重天,只是提前去窥视了宝籍,这种行径是很危险的,我们的祖师阿修罗尊者手篆圣碑,以太乙神泥核封,规定非练过一重天后,才能进窥次一重天,那是有原因的,武功火候未到某种境界,你等去强人下一境界,是很危险的事!”

纪宝珠冷笑道:“胡说,我们不是都很好吗?”

纪宝玉看了他们一眼道:“不好,你们都已经被心魔所侵,难怪我觉得你们的行径都有些违异常情之处,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宝珠,你自己想想,我们是同胞姐妹,而且又是孪生,性情应该差不多,可是现在我们相差多大,你不觉得奇怪吗?”

纪宝珠冷冷道:“我不认为如此,我的修为比你深多了,雄心也比你大一点,这是很自然的事!”

纪宝玉叹了口气道:“宝珠,我不想浪费口舌了,我知道说不动你的,魔已深入你心中,至死都不会后悔。”

“我们是魔教弟子,修习的是魔功,人自然也要带着点魔意,否则就不成为魔了。”

纪宝玉低声向南宫俊道:“少主,他们既已尽窥魔宫武籍,入魔已深,是无法回头了,你必须当机立断,速谋解决之策,否则后果将十分严重。”

南宫俊道:“再晚自有计划,不过要恳请前辈一件事;就是请前辈先脱身去见家祖慈。”

“那倒没有问题,只是去干什么?”

“把此地的状况告诉她老人家。”

“难道你们就没有派人在这儿观察的吗?”

“那当然有的,可是前辈对富贵山庄的情形较我们清楚,家祖慈也好跟你作一番计较。”

他虽然没说明白,但也很明显的暗示了,南宫世家的现任门主南宫云凤对魔教的一切还不十分清楚。

事实上接触最多的南宫俊,也是不久之前才略为知道了一点,甚至于连纪宝玉都是一样。

纪宝玉道:“我去找令祖母会找得到的吗?”

南宫俊道:“前辈走到水西门前,取出晚辈的这柄小剑,自会有人前来接待前辈,晚辈在这儿撑着,务请家祖慈在半个时辰内率众来到!”

纪宝玉道:“半个时辰,你能撑得下去吗?”

南宫俊笑笑道:“应该没问题,逼不得已时,我们还有少林俗家子弟及武当丐帮的人手在此,足可挡一下的!”

纪宝玉知道时机不容再缓,点了点头道:“好,少主,我把这些丫头全交给你。婉儿,听候少主全令调度,不得有违,我去去就来!”

慕容婉只答应得一声,纪宝玉已经去远了,可是纪宝珠的身形也很快,居然闪电似的掠起截住了她冷笑道:“宝玉,你要上哪儿去?”

纪宝玉道:“彼此属同根,不忍急相煎,你又容不得我,彼此的道又不同,我当然只有一走了之。”

纪宝珠道:“你怎么不把你手下人等带走呢?”

纪宝玉道:“那些丫头们已经闯出了名,不会跟我走了,我若是要带她们走,你也不会答应!”

纪宝珠道:“连你要走,我也不太放心,你要捣些什么鬼,居然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抽身。”

纪宝玉冷冷地道:“我连副教主的职位都被你夺去了,还能捣什么鬼,此刻我已心灰意懒,只想回到我的止水谷去闭门思过去,你也不放过吗?”

纪宝珠道:“我不信你会这么乖,你在这儿呆着,事了之后,我准你离去!”

纪宝玉冷冷一笑道:“宝珠,你是怎么样的人,我还看不清楚?事了之后,你会让我走吗?我要走,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等一下就走不成了。”

纪宝珠道:“现在你要走也没那么容易!”

纪宝玉道:“你倒不妨试试看,我虽然比你少进一重天,但是第五重离火之天中,我的底子可比你着实,要拼起来,你就算能拦下我,也不会太轻松!”

纪宝珠道:“那么我们就不妨试试看了!”

一只手已抬了起来,慢慢地拍过去,纪宝玉却后退了一步,随即双手飞舞,一连变了十几种姿势,才把对方硬逼得撤招退回,眼睛却盯着宝玉道:“你很不错了嘛!”

纪宝玉道:“宝珠,你别惹急了我,那对你没好处。”

纪宝珠冷笑道:“你这身功夫离去了,我更为难以放心,教主,你怎么说?”

金辉过来道:“宝玉,我们虽是未能合作,到底也不是敌人,你这时何以忍心一走?”

纪宝玉笑道:“我不走也不会帮你们的忙的!”

金辉冷笑地道:“那倒没关系!”

纪宝珠也道:“你站在我们敌方去都行,可就是不能走,我们花了好多的心血,把江南所谓的好手,都想法子引到此地来作一个总结,可不能再放走一个!”

纪宝玉道:“那我倒不信,我若是非走不可呢?”

纪宝珠道:“除非你能闯过我这一关去。”

纪宝玉冷笑道:“我不必过你这一关,却可以从你的身边人那儿过关去。”

说完她一个鱼翻身,向后疾退几丈,然后掠向另外一个角上,虞莫愁在那儿守着,见状翻掌相迎,纪宝珠也伸出掌去,两掌相接,居然寂然无声,然后两只手掌紧紧地连在一起,身子飘落地下,还前前后后地走动了一阵,像是两头正在相持不下的蝎子。

忽然虞莫愁一声惊叫,身躯被震开丈许,纪宝玉飞身而退,纪宝珠过来再想拦阻,已经来不及了。

她先看看虞莫愁,但见双掌皮肉都已被灼黑,发出焦臭的气味,不由得恨声道:“这贱人好厉害,居然把离火神功练成有形之体了!”

盒晖道:“她这些年来,专心于那些功夫的凝练,倒是大有精进,看来我们要奈何她还得费点力!”

纪宝珠怒道:“教主,莫愁已截住了她,你们为何不闻不问,听任她施展毒手而去?”

金辉笑笑道:“我以堂堂教主之尊,总不能倚多为胜,也上去凑热闹吧!”

“你不便出手,你手下的人难道也不能动的吗?”

金辉道:“我手下的人经你夫妇一乱搅,弄得方向大乱,现在有哪一个是我真正能调度的,都不知道了,所以我只能把他们暂时放在外面,跟你的人在一起。”

纪宝珠怒道:“你分明是不放心我的人,才把人放在那儿监视,宁可放走敌人也不肯调动一个。”

金辉道:“是的,彼此,彼此,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敌人总是比较容易预防的,最怕是在身边被视为同伴的,那威胁远比敌人来得大,何况宝玉也不能称为敌人,她不会跟我们争什么,也不会坚决反对我们得势。”

“你就这么相信她,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金辉一笑道:“她没有什么好处给我,本来她当副教主,对我还有点帮助,她被挤走了,连这点好处都没有了,不过她若是走了,对我多少有点好处的!”

“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如若要捣蛋,绝对不会再跟我捣蛋。”

纪宝珠怒急地道:“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所以才纵容她走去,好,我叫你得意去,等今日事了,我取得江南的控制大权后……”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群魔乱舞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枕边尸香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七月冰八月雪 铁血侦探 浪花少年侦探团 大人物 加勒比海之谜 地狱变 萍小姐的主意 小李飞刀3:九月鹰飞(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