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群魔乱舞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风云际会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南宫俊笑道:“教主,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怎么说话不算话的,一下子就要改变了!

只可惜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你即使不要我做这个总护法,却不能阻止我来干涉贵教的事!”

金辉脸色一沉道:“很好,本座倒要看看阁下是怎么个管法,今日本教的精华已经齐集!”

南宫俊一笑道:“我并不是找麻烦来的,但是必要时亦不惜一战,首先我要制裁的是横江一窝蜂中的人。宇文雷,你出来,还有你手下的那批人!”

宇文雷正要出去,纪宝珠道:“宇文雷,现在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魔教的事,现在有教主在此,你又急什么,自然要听教主定夺!”

金辉见她把那件事情塞过来,笑笑道:“大祭司,人家是指明了横江一窝蜂的,你们自己了断就好!”

纪宝珠冷笑道:“这是你教主讲的话喔?”

金辉笑道:“不错,我们说好了职有专司,凡是你手下惹来的麻烦,我一概不理!”

纪宝珠冷笑道:“我们若是事事自理,还要你这教主干什么?”

金辉微微一笑道:“正是这句话,我既是一教之主,理应为本教弟子担负起一切责任,只是本教中的头儿似乎太多了一点,平时事事自己做主,直到有了事才想起我这教主,那似乎太把我当傻瓜了!”

纪宝珠脸色微微一变道:“金辉,你一定要在这个时间来讨论这些吗?”

金辉道:“是的,假如我们要把魔教的名义正式地撑出来,这就是重要的一件事,事权必须要统一,天无二日,必须要决定一个真正做当家的人。”

纪宝珠一笑道:“这个人不一定非你不可!”

金辉道:“不错,可是你们提不出第二个人了,虽然在名义上,你们是我的长辈,但是我这教主却是前任教主指定嫡传的,除非你们另立门户,脱离魔教,否则就应当听我的,一教无二主,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纪宝珠还要开口,纪宝玉开口了道:“宝珠,你还要争什么呢?你已经承认他是教主,就该有个承认的样子,何况平心而论,他的能力也是比你强,移到中原后,我们各自发展,成就也以他最高。”

纪宝珠这才不开口了。

纪宝玉道:“教主,现在事权统一,我们的人手全部纳于教下,听你的指挥!”

金辉笑笑一拱手道:“多谢副教主,那我们现在就把座位定了下来,然后再来应付这些外务,来人,摆座!”

后面有人搬了三张椅子出来,作一字排列,只是中间的那张椅略高出一寸,三张椅子都铺上虎皮。

金辉朝中间的椅子上坐下道:“二位请坐!”两人坐定后,金辉道:“有南宫少主及少林、武当两派的代表在此,我这宣布也够分量了,现在本人正式宣布,魔教在此设定,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总会!”

这一切像是早就计划定的,连南宫俊都大感意外地道:“教主,这恐怕才是你把我们引到此地来的目的吧!”

金辉道:“是的,本教在二十年前计划东迁,至此准备了二十年才告事机成熟,并邀请阁下为第一位贵宾!”

南宫俊这才朝慕容婉看了一眼道:“慕容女侠,你们一开始找上横江一窝蜂,就是有计划的吧?”

慕容婉低头不语。

纪宝玉道:“这……倒不必怪她,她是听我的吩咐行事,自己并不知道,因此我来回答你好了,不错,这的确是我的计划,所以才约在双鞭侠的店里谈判,目的也在引动南宫世家,因为我知道他仍然跟你家关系很密切,主要是引出府上来干涉,以加重宝珠的压力,使她跟我们一起,使魔教统一。”

南宫俊道:“现在魔教已经合为一体了,恭喜!”

金辉笑道:“那还要谢谢阁下的帮忙了,我们原来的意思只是想慢慢地把事情挤到南宫世家去,想不到少主那一天竟翩然惠临,使事情进行得更为顺利快捷。”

东方倩忍不住叫道:“姑姑!我又算是什么呢?是你在计划中的一部分?”

纪宝玉一叹道:“你这孩子天性太刚,我对你可没作什么计划,而且也知道你不会习惯魔教的一切,所以把你逐出门户,让你到南宫世家去。”

东方倩道:“我已经是南宫世家的武士了。”

纪宝玉笑道:“那我也该恭喜你了,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你要好好地把握住才好。”

东方倩很痛苦地道:“可是,姑姑,为什么您要把我逐出门户,不让我在红粉金刚中呆下去呢?”

“因为你的个性太倔强,疾恶如仇,对于魔教中有些事,你一定看不惯的,为了顾全我们师徒始终,倒不如早点把你遣出去,免得你来找我吵架。”

东方倩讷讷道:“姑姑,可是现在如果……”

纪宝玉一笑道:“现在我们可能会站在敌对的立场上是不是?那其实也没关系,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牵连了,各行其是好了!”

东方倩沉痛地道:“姑姑,您虽然把倩儿逐出了门户,可是倩儿不会那么忘恩负义,忘记您抚养之恩的,可是倩儿也不能抛弃了自己的责任,因此希望您跟倩儿之间,最好不要有敌对的时候,否则倩儿就很为难了!”

纪宝玉淡然地道:“你以为我们怎样才能避免敌对呢?”

东方倩道:“倩儿身为南宫武士,只有一个敌人,就是不义,只要红粉姐妹行不害义,倩儿就很高兴了。”

纪宝玉一笑道:“从前我可以向你拍胸膛保证,红粉金刚姐妹在江湖上多少也闯出了一点名气,口碑大致上还不错,但以后就难说了,因为我们并人魔教之后,行动就由不得我们自己了!”

慕容婉忍不住道:“姑姑,如果有什么违背道义的指令下来,我们也非要遵守不可吗?”

纪宝玉道:“是的,一定要遵守,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合并在一起了,除了我之外,教主与大祭司都可以对你们下达命令,你们也必须遵从。”

慕容婉凄然地看了南宫俊一眼,垂头无语。

金辉咳了一声道:“南宫少主,敝教这个总护法,看样子难以屈驾了。”

南宫俊一笑道:“教主,这可容不得你高兴,叫之即来,挥之即去,我这总护法请上门容易,但是我一经加入,除非我自动请辞,否则谁也无法赶我走。”

金辉神色一变道:“南宫少主。”

南宫俊道:“这就是说,你们可以不承认我的地位,但是我却不能放弃我的职守,监督魔教中的每一个人,约束他们的行为,如有不义失德之行为,我就要加以制裁。”

金辉冷冷地道:“阁下倒真是一厢情愿。”

南宫俊一笑道:“是的,听起来也许是我有点赖皮,不过没办法,谁让我接受了东佛的委托,又练了魔教的武功呢?对魔教的事,我是义不容辞,必须要管的,就算教主不给我任何名义,我也会自己找上门来的。”

纪宝珠一笑道:“好啊,请神容易送神难,教主,这可是你自己惹来的,你看是如何打发吧!”

金辉还没开口,南宫俊道:“教主不必去费心思想理由了,我说过我是赶也赶不走的,只有两个情形下我才会自动退出,一个是魔教不再存在了;一个是各位迁回西方。否则我这总护法永远不得闲,你们在中土一天,我就留任一天。”

谁都没想到南宫俊会来上这一手的,可是他厚起脸皮,摆脱了虚名,硬耍赖起来,还真拿他没办法。

金辉顿了顿才道:“能够有南宫少主屈驾为本教的总护法,也算是本教的光荣了,过几天本教还要举行开教大会,公开昭告天下武林同道,到时候借重南宫少主的大名,大家想必就不好意思不赏光吧!”

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由这方面来挤南宫俊了,因为以南宫世家在武林的身份,为一个新的门派挎力,这实在是很难以解释的事,问题倒不在南宫俊本人,而是那些门派,他们以万分虔敬的心情,捧出来的武林盟主,居然去为别人当总护法,这岂不是表示这个门派比别家都高出一头吗?

虽然南宫俊自己也承认了,但只是一种应付的形态,这一点有辛本善跟尚达仁为证,他们代表了少林与武当,能加以谅解,大致还说得过去,但正式要见诸文字,将会使很多人受不了。

金辉耍出了这一手,倒是很厉害的,谁知南宫俊哈哈一笑道:“不错!这是我应该尽的本分,前几天家祖慈就把我担任魔教总护法的事昭告各大门派了,希望他们能捧场,而且希望他们多加支持,也给我一个总护法的名义,让我好为他们也尽点心。”

金辉一惊道:“这是做什么?”

南宫俊道:“南宫世家的责任就是在武林护法卫道,家祖慈行将退出江湖,所以才请大家继续来支持我!”

尚达仁与辛本善吁了口气,他们对南宫俊答应为魔教总护法一事,多少感到有点不痛快的,但是听了南宫云凤的安排后,不禁鼓掌称绝!

既然南宫俊自请担任各派的总护法,那么他就不是特别捧魔教的场了,魔教也没有什么好神气的!

金辉沉声道:“令祖母真的如此做了吗?”

南宫俊一笑道:“当然了,而且信函是派遣专人急足传出,预计十日之内,可以送到各大门派,以南宫世家的薄面,这个要求虽然过分一点,想必还不会碰钉子的,只有你们这儿,是我自己找的,我更不能丢这个面子,到时别家全答应了,而教主却取消了我的名义,这不是太难看了吗?所以这个总护法我是干定了!”

金辉冷冷地道:“既然少主已有这么多的高就,本教倒是不敢高攀了,本教不想跟着大家走!”

南宫俊笑道:“教主,我说过了,你要我干我得干,不要我干也得干了,我这人一向有个好处,就是厚脸皮,不怕碰钉子,对不起,我现在就要行使我的职务了,首先我要惩治本教的一批人,他们已经在江湖中做了不少坏事,这些人留在教中是害群之马,使本教不齿于武林而引起公愤,宇文雷,带着你的横江一窝蜂出来!”

宇文雷禁不住一怔,纪宝珠已是忍无可忍地叫道:“南宫俊,你凭什么叫他出去?”

“凭我是教中的总护法!”

“笑话,你这总护法我可没承认!”

“只要教主承认就行了,就算教主不承认也没关系,我说过了,我这总护法是不请自来,谁都推不掉的!”

金辉也没有办法了,他没有想到南宫俊是如此的难缠法,当初他主动邀请南宫俊为总护法,自以为是得意之作,因为他预料南宫俊绝不会答应的。

南宫俊居然接受了,他已经感到意外,但想到这件事对魔教有利无害,才派了四个人给南宫俊,亦给予南宫俊许多方便,全力帮助他去对付百花宫,迫使纪宝珠向他低头,取得全教的统一。”

好不容易,纪宝珠在压力下屈服低头了,他觉得时机成熟,该是向中原武林正式推出魔教的名号的时候,哪知道南宫俊却成了最棘手的问题。

最厉害的就是南宫老夫人的那一手,函请武林中各大门派都聘请南宫俊为总护法,使他惟一认为占到的一点便宜也不存在了,白白地吃了个闷亏,实在难以甘心,因此他沉声道:

“南宫俊,你实在欺人太甚了。”

南宫俊一笑道:“教主这话是从何说起的?”

金辉道:“宇文雷和他的横江弟兄过去做了什么我不管,现在他可是我魔教的门下。”

南宫俊道:“所以我才以总护法的身份来制裁他。”

盒晖道:“这是本教的事,我这做教主的并没有赋予你这种权力。”

南宫俊道:“那么,请问谁有这个权力呢?”

纪宝珠道:“谁都没有,宇文雷是我的人,他的一切作为都是奉我之命,谁要是认为他做错了,可以冲着我来好了,本座一概都接下来。”

南宫俊笑笑问金辉道:“教主,是这样吗?”

金辉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南宫俊一笑道:“教主,你宣布正式成立教的日子太早了,根本还没有把内部的问题解决,好在今天来的人不多,否则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你是一教之主,凡事都无法做主,这还有什么意思。”

金辉的确感到很难堪地道:“宝珠,你这个样子是不行的,大家既然同意合并事权,重组魔教,就应该通力合作才是,你这样当众越权擅专……”

纪宝珠冷笑一声,说道:“我并不要合作,是你们硬拉着我来合并的,没有你们,我一样能够重组魔教,而且也只有我够这个资格,你们来到中土后,多少都已有点变了,变得丢掉传统,忘记自己是什么了。”

纪宝玉叹了口气道:“宝珠,你怎么这样说话?”

纪宝珠冷笑道:“我要怎么样说话?你培育的红粉金刚,居然行侠仗义起来,拿我来开刀,毁了我一处分宫,杀死了我不少手下,这笔账还没算呢。”

纪宝玉道:“你要怎么样算呢?”

纪宝珠沉声道:“很简单,她们杀了我几个人,就偿我几条命,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本就是我魔教的第一守律,先叫你这小妮子偿了命,再谈其他。”

南宫俊见她们又闹了起来,知道机会难得,忙趁机道:“教主,这个纪宝珠太不像话了,纵容手下,胡作非为,而且更桀骜不驯,真正目无法纪,如不加以严惩,本教日后将何以立足,我这总护法执行任务了。”

金辉忙道:“不,用不着你。”

纪宝玉道:“不,让他去管好了。”

金辉皱眉道:“宝玉,你怎么说这种话?”

纪宝玉冷冷地道:“宝珠这种态度太没有诚意了,可是你我都不便出来弹压她一下,只有让外力来制裁她了。教主,你自己好好想一下,如果你这样子合并,倒不如像先前一样,各自为政的好了。”

纪宝珠也冷笑道:“宝玉,你以为把我挤了下来,你就可以独霸这个局面了,告诉你,别做梦了,没这么容易,我不会那么容易倒下去的!”

纪宝玉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们都雄心勃勃,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在我心头只有那一批红粉姐妹,实力已不足称霸天下,何况她们也不一定会听我的话,我协助你们,只是为了过去的一番交情,我本人对这些已经很淡薄了,重组魔教;君临天下,又能如何呢,我们在此地终究是站不住的。”

纪宝珠道:“笑话。目前除了一个南宫世家还有点扎手外,其余各大派都不足为畏,只要把南宫世家这边摆平了,天下有谁敢跟我们争!”

纪宝玉又是一叹道:“即使没人跟我们争,我们在这儿也没有意思,风土、人情、气候都不对劲,宝珠,第一这寒冷就令人受不了,也使我们所学的功夫受了限制……”

纪宝珠道:“你怕冷我可不怕冷!”

纪宝玉道:“你不死心,我也没办法,只有让你闹去,不过我可要回去了!”

金辉冷笑道:“回去,谈何容易,我们是被人赶出来的,西土已经没有我们立足之地了!”

纪宝玉道:“那倒不见得,我们的心别那么大,找一个僻静的山谷,过我们自己的生活,没有人会来干涉我们的,你们想席卷整个的西方,自然为人所不容!”

纪宝珠道:“我会回去的,但不是像你说的方式,我要在这儿创下一片轰轰烈烈的事业后,再轰轰烈烈的回去,叫那些反对我们的人,跪在地上迎接我回去!”

纪宝玉道:“宝珠,你别做梦了,有此可能吗?”

纪宝珠大笑道:“没把握我就不会说这种大话了。这些年来,我派出横江一窝蜂四下活动,聚集的财富,以百花宫名义广邀人手,二十四处分宫中高手如云,奇技异能之士,多如恒河之沙,一个分宫就抵得上一个大门派的实力而有余,二十四处分宫,那力量有谁能比!”

南宫俊一笑道:“只有二十二处了,在下已经拔了你两处分宫了!”

纪宝珠一哼道:“第一个地方是我送你挑的,那时我不愿意暴露我的实力,至于莫愁湖畔的分宫里,我也是让着你,因为我知道你已把南宫世家的人手都召来了,我犯不着一个人跟你们作对去。”

南宫俊笑道:“你们将孤军奋斗!”

纪宝珠道:“教主,你怎么说?”

金辉略作沉思后,才望着长春子道:“兄长,小弟就等着你的一句话了!”

长春子已经把断足裹好,拄了一根新削的木拐道:“兄弟,怎么来问我呢,这是你们自己的事。”

金辉道:“不过兄弟的动向却是因你而决定的。”

长春子道:“怎么会因我而决定呢,我手头控制的人员全是你训练好了才交给我的,他们也等于在你的控制之下,所以这事根本用不着问我!”

金辉苦笑道:“兄长,你还没有弄懂我的意思,我不是问的人手问题,宝珠说她拥有的实力似乎已经无敌于天下了,但是还没有把另外一股势力算在内,就是大内三厂的全部人手,他们不仅网罗了各大门派的高手,更还有不少造诣极深的名家,加起来相当可观。”

长春子道:“这些人不会来管江湖上的事的。”

盒晖道:“恐怕这一次他们也不会袖手了,因为司徒晃已经感到了他的威胁,不容许我们扩展了,所以这个翁长健刚才才有那种态度!”

长春子道:“那只是在此地摆摆样子,在京师,他们就不敢动一下子,京师的各大王公府第以及宫廷内苑,都为我的死党,那些人个个都能管他的!”

翁长健冷笑道:“老道士,你说的倒很有把握!”

长春子傲然道:“这个我有绝对的自信,我被封为国师,可不是凭着一张嘴,外及国公将相,内及后妃,都是我的入室弟子,对我可尊敬得很!”

翁长健道:“他们只是被你的邪术邪说所惑,想跟你学得长生驻颜之术!”

长春子道:“贫道确有此术,那可不是骗人的。”

翁长健道:“你还在做梦呢,不给你一点证据看看,你还不知死活,老夫叫你梦醒一下吧!”

他取出一个小纸卷,展开来念道:

妖人长春子,以邪术蛊惑宫门,图谋不轨,京师各大臣及皇室宗亲,受其惑者颇众,朕先不察,致为其所惑而封为国师,现经御史杨孝龙及锦衣卫指使司徒晃收拾证据,始洞悉其奸,立即褫除该国师封号外,并令所司有关人等,全力捕杀此妖人,并肃清其逆党,不得有误,钦此!

长春子道:“这是什么?”

翁长健道:“这是圣上亲自颁下的密旨,我这儿只是一份邸抄,这封密旨早已经传遍各地,行文至各督抚处,并且着手抄封你们在各地的巢穴!”

长春子道:“胡说,谁敢这么做?”

翁长健一笑道:“很快你就知道敢不敢了,百花宫也好,百宝斋也好,邸抄到达之日,立即就有大军前往征剿,你们是垮定了!”

这番话使得金辉的脸变了色道:“这分明是你们畏忌我兄长的势力而故意陷害的阴谋!”

翁长健一笑道:“金辉,这可怪不得我们,是你们自己不存好心,想要整个的控制密探组织,我们为了自保,自然要反击了,何况魔教这两个字,已经注定是旁门左道,成不了正果的!”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风云际会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星期五有鬼 史迈利的人马 四怪馆的悲歌 七宗罪4:变态杀手 爱因斯坦的预言 残棺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 茅山后裔之将门虎子 诡案追踪(大结局) X档案研究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