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风云际会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毁碑脱困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东方倩不说话了。

南宫俊又道:“只有金陵这个地方,才不受限制,每一方都有人员在此,因为这是总坛所在,不属于哪方的,所以我才认为他们是虽分而合,虽合而分,争归争,大体上是不变的。”

化三千道:“少主不久之前,似乎还没有这个想法。”

“是的,他们很狡猾,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他们是连在一起的,我原先只注意的是百花宫,可是日、月、山、海四个人立刻来了,向我泄漏出百宝斋的事!”

海女接口道:“我们本来是百宝斋送出的!”

南宫俊一笑,说道:“你们根本就不知此身谁属,但我们想这是百花宫的意思,纪宝珠怕我跟她一方作对吃亏而损失实力,才作了这个决定,而百宝斋主人金辉受逼后将计就计,派人来帮助我,毁了一处分宫,使得纪宝珠大为震怒,才把山、日二人迷了神智以为惩罚,这是对金辉提出的警告。”

“这证明他们之间确有裂痕!”

南宫俊道:“是的,裂痕是有的,可是我从地道出来后,百宝斋居然把人都撤走了,这证明他们在本质上,仍然是合在一起的。”

化三千笑问道:“少主,老化子可实在想不出这有什么关系?”

南宫俊道:“我在底下已经跟纪宝珠碰面交恶,冲突已起,公开结怨了,我出来后,也一定要去找她的麻烦,他们大概担心我出来后,以总护法的身份,调集人员去百花宫或富贵山庄发动攻击,所以才把人员全部都遣走了,逼得我动用自己的力量。”

化三千笑道:“老化子总算懂了,那纪宝珠到欧阳先生处报告少主受困的消息,为的是要欧阳先生率人来此,跟金辉的人冲突起来。”

南宫俊道:“是这个意思,由此可见,他们是有互斗互争之意,总是希望安排敌人跟对方冲突起来,好保存自己手下的实力,这不是一种真正的作对,如果存心想消灭对头的时候,他们就自己来动手了,那才是确实靠得住的行动,所以我由此判断他们貌离而神合。”

小春道:“公子,婢子倒不是帮着教主,但婢子觉得教主与大祭司之间的冲突不会是假的。”

南宫俊笑道:“我知道,我没有说他们是假冲突,只是说他们彼此之间不和,对外却是一致的,金辉说打算修改教中规则,在中原重组门户,那是假的,他们绝不会有这个意思,最多是换掉魔教的字眼,另外起一个堂皇响亮的名字而已!”

小春道:“何以见得?婢子好像是听教主跟大祭司之间为这个问题抬过杠!”

“掩入耳目,他们只是希望在你们心中造成这种印象而已,目的就是要你们的口传出来。”

“借我们的口传出,难道我们今日之脱离,早就在教主大祭司的意料之中?”

南宫俊道:“恐怕是如此,小春,小秋,你们在百宝斋中,可以说是不属于哪一方的,学的武功也没有深入,照我的看法,你们比海女跟月女差多了,而且你们虽隶属大祭司手下,却又没参与真正的机密。”

小春问道:“公子是不是说圣碑的事呢?”

南宫俊道:“是的,而且我还有更确切的证据,就是他们已经全得圣碑上之学,金宝那番话全是骗人的,我跟灵姑对了一下,才知道他们早已熟悉碑上的记载,所以才肯让她毁了的,而他们只要练了那上面的武功,就不可能有所改变,因为有些规定与习惯,根本就是配合他们的练功需要而订立的。”

东方倩也为之一怔道:“俊哥,你怎么跟灵姑对问的?她不是不能说话吗?”

“但是她能听,我们的话她都完会听得懂,我把东佛遗交给我的秘籍念给她听了之后,她表示所有的圣碑武学就是那一篇,他们早已记熟了,但东佛已经把那些武功中邪恶的部分去掉了,他们所练的则充满了邪恶,绝不可能指望他们步人正途的!”

大家都怔住了。半响后,化三千道:“如此说来,除了付之一决外,没有他途可循了?”

南宫俊道:“是的,如等他们发展至势力巩固后,再想击溃;他们就难了。”

辛本善道:“在下立刻去召集少林弟子,前来交给少主统筹指挥调度运用,少主等我们两个时辰。”

尚达仁也道:“我到城外一趟,武当的人手是集中的,不要两个时辰就可以来报到了。”

化三千道:“老化子也召集人手去,丐帮金陵分舵的好手不多,但是在六个时辰内,我可以把邻近几个分舵的好手全部调集,为数也很可观了。”

辛本善道:“老化子,对贵帮的行事,我实在不懂,金陵是你们最大的一个分舵,你们却派了一些武功平凡的弟子在此,却把好手派到一些偏僻的地方去。”

化三千道:“是的,这才是保全及隐藏丐帮实力的方法,越是热闹的地方,越受人注意,我们如果把精锐都放在此地,容易受人注意,也容易受人算计,所以多用一些武功平常的弟子在此,就没人太去注意了!”

“这办法是好,不过有事就晚了。”

“也不会晚到哪儿,只要传出紧急信火,他们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六个时辰难道还算是最快的?”

化三千笑道:“他们并不是一定要六个时辰才能到达,而是受命在四周监视,据我接到的最新消息,从各地都有些来历不明的江湖人,向金陵赶来,有些是百宝斋来的,有些则是百花宫分宫的,三三两两却仍然没有能逃脱我们的监视。”

众人都是一惊,尚达仁笑道:“老化子我承认你们丐帮的消息是灵通的,但是你们顶多也不过咬住了一两批而已,绝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被你们盯住吧?”

化三千笑道:“你简直是抬杠,这当然不可能,我们不知道对方有哪些人,有多少人,只是照一些行迹可疑以及知道地方的人加以推断,事实上这两天以来,已经有不少人陆续进人了富贵山庄了!”

南宫俊兴奋地道:“那我的推断不错,他们果然把人手集中,准备要大张旗鼓地公开成事了!”

化三千道:“这个可不清楚,老化子约定六个时辰,是根据红粉金刚的行程而定,她们也在赶来的途中,预计六个时辰才可以到达!”

南宫俊一怔道:“她们也来了?”

化三千道:“这可不太清楚,她们此刻在丹徒县内,快马加鞭往这儿赶,六个时辰内必可到达,而我们的最后一批人手,也.差不多同时可到。”

南宫俊道:“好吧,在红粉金刚姐妹到达前,大概不会有什么事,那我们也定六个时辰为集合的时间了。六个时辰后,我首先到富贵山庄,希望各位也各带领十位好手,散于富贵山庄四周。”

化三千道:“为什么要散布四周?”

南宫俊道:“因为那儿布设着奇门遁甲阵图,如若大家集中在一起,很容易一下子陷进去。”

化三千道:“那什么时候进去?”

南宫俊笑道:“看见天空冒出了银珠色的火花后,大家请准备,火花一灭,立即同时翻墙而人,使对方来不及准备,大家才能安全进入。”

化三千道:“少主已带着信火了吧?”

南宫俊道:“是的,那是我南宫世家人所私有的一种求援信号,这次很可能要开张了。”

风尘三侠走了后,南宫俊道:“每个人都休息一下,六个时辰后,我们可能有一场厮拼。”

马成笑道:“少主就带着我们这几个人去?”

南宫俊道:“一开始是的,到了必要时,我放出信火,到时候南宫世家全部武士以及三家门派的好手也到了。”

马成道:“少主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这儿追随少主的人,几乎全是从魔教里出来的?”

南宫俊一笑道:“我知道,连我也是的,所以我才要把其他的人分开,我们先以自己的身份作一番晤谈,等实在谈不拢的时候再作区处。”

东方倩道:“俊哥,大姐她们来了,我想骑马迎着先去见见她们。”

南宫俊道:“你见了她们又如何?”

东方倩道:“问清姑姑的意向,她们的立场。”

南宫俊道:“她们的立场很清楚,不问而知,现在主要的是你自己的立场。”

“我!我的立场还不明白吗?我是南宫世家的武士。”

南宫俊道:“好!你知道就好,既然你是南宫世家的武士,已经没有私人的立场了,更不可有私下的行动。”

“我不是私下的行动,我也不相信大姐她们会加盟魔教去,所以我才要去问问清楚。”

南宫俊道:“你既是南宫世家的武士,而南宫世家现在面临强敌,随时可能有警,你不能在这个时间抽身跑开去的。”

东方倩沉思片刻才道:“俊哥,是否你不要我去?”

南宫俊道:“是的,因为你姑姑的意向难测,如果她把你擒了下来,向我们谈条件……”

东方倩道:“姑姑不会这样的。”

南宫俊道:“也许不会,但是谁敢说呢?假如她那样做了,岂不是令我们缚手缚脚?”

东方倩说道:“你们可以不必理会她的。”

南宫俊一叹道:“可惜我们无法不理会,南宫门下的武士是最受重视的人,每一代的南宫主人对自己的生死不在乎,对门中武士的生命却是万分的珍视,只要条件是我们能接受的,多半会答应。”

东方倩道:“好吧,那么我就不去好了。”

南宫俊道:“倩妹,我知道你去是一片好心,但是你初进南宫世家,而且是我引见的,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别为我奶奶添麻烦,到现在为止,我尽量不去惊动他们,就是想证明一下,我自己有能够处事的能力,南宫世家虽然不分彼此,但是前后上下两代,总还有点竞争之心的,不过那只是善意的竞争而已。”

东方倩惭愧地说道:“我一切都明白了。”

南宫俊一笑道:“好!那你就带着她们都去休息吧。记住,要养足精神,六个时辰后,将有一场大拼斗呢!”

于是,东方倩带着一批女子到楼上金宝的屋子,南宫俊与马成也找到了间屋子歇下。

六个时辰过去的很快,而且还不到六个时辰,尚达仁与辛本善已经来了。

辛本善道:“少林的人都已遵照指示安排妥当,兄弟则奉命前来听候少主的指示。”

尚达仁道:“兄弟也是一样,玄真观的玄真师叔将我的武当弟子身份注销了,要我听候少主驱策。”

南宫俊道:“这是为什么呢?”

尚达仁羞惭地道:“这是我惭愧的地方,我们在此注意百宝斋,已有好几年了,对百宝斋的内情一无所悉,还是少主前来,才揭开他们的真相,因此我们对于刺探消息方面,实在太差了,敝掌教师伯认为我们应该到南宫世家去见习一番。想来少主不会拒绝吧?”

南宫俊笑道:“假如是因为那个原因,那可就不敢当了,南宫世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刺探消息方法,完全是因为机缘凑巧,才使我比各位多了解一点的,不过南宫世家却竭诚欢迎二位加入,共伸正义,寒舍二十六位武士中,别家门派的人都有,独缺少林、武当两派,这次能得二位加入,实在太好了。”

尚达仁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以前南宫主人曾经修书给各家掌门人,请他们派人参加南宫世家,共襄义举,结果少林、武当认为不屑而没派人,他们以为自己是堂堂正派,南宫世家虽然是武林盟主,但还不够格跨到他们头上去,后来南宫门客有了许多轰轰烈烈的表现,备受世人尊敬,他们在南宫世家,居于客卿地位,也并不隶属于谁,他们才有点后悔,只是羞刀难人鞘,不好意思改口又要求加入了。

这次有了个机会,他们立即作了表示,当然也表示了对南宫世家的支持,南宫世家当然也不便拒绝的。

撇开这个话题,他们又略略商讨了一些行动的计划,以及回头如何联系的事,然后就到富贵山庄去了。

这次富贵山庄内已经有了相当的准备,出来接待他们的是一个白发的全真道人,长眉善目,一片仙风道骨之概,原来的主人翁长健反倒属于从属的地位了。

寒暄已过,南宫俊开门见山地道:“道长可是长春仙长,晚辈南宫俊……”

长春子笑笑道:“贫道正是,贫道游京师时,蒙为朝廷所重,除了封赐之外,还兼命成立一个部门,叫贫道为东西内三处厂卫,训练新进人员。这个地方,就是作训练之用,因为事关国家机密,未及向府上打个招呼,致引起一些误会,贫道十分抱歉……”

这个家伙一开始就指出了他的身份,想利用官中的帽子压住他们,南宫俊却不为所动,亢然道:“老仙长,我们都是江湖草民,不敢过问朝廷的事,只是因老仙长所选的那些人,对我江湖武林将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晚辈才来求证一下。”

长春子道:“哦!贫道那些人选得不对?”

南宫俊道:“老仙长所选的全是西方魔教中人。”

长春子一笑道:“哪有这事,少主弄清楚了吗?”

南宫俊道:“不会错,在下是魔教总护法。”

长春子见南宫俊竟承认总护法的身份,大为意外,道:“少主,这怎么可能呢?少主在南宫世家何等显赫崇高,怎么会答应替魔教去做总护法?”

南宫俊一笑道:“南宫世家并没有什么身份,所谓武林盟主,只是寒家对武林所尽的责任而已。”

长春子笑道:“少主好胸襟,这责任可不轻嘛!”

南宫俊道:“是的,这责任很重,从家祖父开始,先后已有十九位姓南宫的人死于非命,再加上我的师叔伯等不下四十人,都是为了这责任。”

长春子道:“府上为武林所尽的心大家都知道,也很钦佩,但少主屈身魔教总护法,却不知为何?”

南宫俊道:“总护法是客卿的身份,合则留,不合则去,我因东佛之故,技出魔教,对魔教金教主之请,不便坚拒,姑且答应了,等见到金教主,了解了魔教的实际情形后,再作去留的决定。”

长春子道:“少主现在是决定了没有呢?”

南宫俊一笑道:“大致可以算决定了,只是还没有见到金教主,我要等他一句话。”

长春子道:“少主到此间来,是找金教主的?”

南宫俊道:“不错,我知道他会在这儿。”

长春子道:“他虽是贫道的师兄,但是却很少来往,他有他的百宝斋,怎么会在这儿呢?”

南宫俊道:“我知道他不但在这儿,很多我要找的人都在这儿,因为他们都已混人大内,想借朝廷的力量以立足,更想借官府的势力进一步来称霸武林……”

长春子变色道:“这话从何说起?”

南宫俊沉声道:“道长说这话就太不上路了,也太小看我们江湖人了,若是我连这个都不知道,那就不够资格为南宫传人了!道长把他们叫出来吧!”

长春子冷冷一笑道:“如果贫道说没有呢?”

南宫俊笑道:“道长这国师真人是朝廷所封,不是江湖人封的,我们可不知道什么叫国师真人。”

长春子冷笑道:“江湖人难道就目无法纪?”

南宫俊道:“江湖人不会去向皇家争势,但江湖人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法纪,各守各的,互不干扰。”

长春子道:“现在你却干扰到朝廷的法纪了,这儿是朝廷的御定禁地。你居然敢私闯进来!”

南宫俊笑道:“御定禁地可不是道长说说就作算的,此地一无标识,二无名目,却算不得是禁地,再说朝廷已迁燕京,禁地也设不到金陵来,若说此地是皇上的行宫,则更荒唐可笑了,行宫所在怎么连一个御林军与宫人都不见?”

长春子忍无可忍地道:“好一个刁口利舌的小儿,道爷不跟你一般见识,告诉你没人,你爱信不信,道爷另外还有事情,失陪了,孩儿们,送客。”

南宫俊笑道:“道长怎么恼羞成怒了?别忘了我们是江湖人,道长以前也是江湖人,在下是以江湖礼数才客客气气地前来拜访,道长如要摆出什么御封真人的架子,我们可不吃这一套,江湖人常有一句话:‘拼着一身剐,敢把皇帝拖下马!””

长春子道:“好!南宫小儿,这话可是你亲口说的,贫道异日告到京里,兴兵问你辱及君上之罪时,你可别改口否认,男子汉大丈夫要敢说敢认!”

南宫俊见他想以官府势力相压,不禁冷笑道:“我绝不会赖,可是道长也不必去告什么官了,你真把官兵调来,说我们造反都可以,朝廷没有一个会相信你的,你手下总也有几个江湖人的,不妨你支使一下看!”

长春子怒喝道:“来人啊!”

后厅出来了五个人都是一式的白衣,有的执刀有的持剑,朝长春子一躬身道:“国师,有何吩咐?”

长春子指南宫俊叫道:“给我把这小子拿下!”

那五个人中,以一个使剑的居首,他看清对面那些人里,似乎只有一个人是自己认识的,那是毒蜂子马成,而马成也认识他,立刻叫道:“好哇!仙人剑史超,你倒越混越光彩,居然跑去听一个老杂毛的吆喝了!”

那个叫史超的家伙还有点不好意思,却也皱皱眉头道:“马成,你怎么拆了马蜂窝了,跑到这儿来捣蛋!”

马成道:“我昨天就来过一次,是那个翁老先生接待的,对我客气得很,我在这儿连吃带喝,走时还捞了一票,怎么现在一下子换了个牛鼻子来做主人,就变了腔了?”

史超不好意思地走前两步道:“马兄,这老儿是圣上封的国师真人,向厂里要人,咱们方老大把我们给派了出来,因为他不懂江湖上的事,所以很不好侍候,马兄,你们是哪一位朋友得罪了他?”

马成道:“敝少主南宫俊,兄弟不才,蒙南宫世家老夫人提拔,聘为府中武士,现在是追随少主来办事的。”

史超闻言一怔,回身向长春子道:“国师,你可不能那样对南宫少主,南宫世家在武林中……”

长春子冷冷地道:“本师自然知道他是什么人,更知道南宫世家称江南武林第一世家,三任武林盟主至今,但是不管他势力多大,也不能违背法纪呀,他刚才侮辱本师,语侵圣上,犯了大不敬罪。”

史超道:“国师,江湖人嘛,都是这个样子。”

长春子怒道:“史超,本师叫你去抓人,却不是要你来教训的,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史超道:“抱歉,我不去,我得罪不起他们。”

长春子大感丢脸地道:“那就是说你得罪的起本师?”

史超道:“是的,得罪了国师,最多不干这个二档头,要是得罪了南宫世家,我们就不能混了。”

长春子叫道:“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你等着好了,本师等把这小子擒下后,再来跟你算账,你们不出手,本师自己下来,要是本师有了失闪,哪怕是伤了一块皮,你们就准备剥皮好丁。”

这老道十分无赖,居然耍出这一手来威胁史超等人,史超气碍直想吐血,却是无可奈何。

旁边有一个执刀子的汉子道:“国师不必生气,史超是太顾江湖上的交情,其实我们已经深入大内,就跟江湖脱了节,哪里还能顾及从前的交情,我来好了。”

长春子笑道:“好,常余庆,还是你想得通,本国师回去后,一定要告诉你们的方统领,好好地升你两级。”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毁碑脱困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异域密码之泰国异闻录 多情浪子痴情侠(天观双侠) 飞羽天下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戴恩家的祸祟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红龙 珠穆朗玛之魔2 旋转门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