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毁碑脱困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迷宫祭坛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怪女雄浑的巨力以及精湛的武学,使他不仅惊奇,而且感到十分地爱惜,正因为如此,他的杀手的确不好意思施展出来,可是过了一阵后,他发现不行了,再怜惜下去,自己非送命在她手中不可。

当下顾不得再存爱惜之心,猛地聚劲凌空点出,直点向那女子的胸前要穴,施展了魔教中十大绝学之一的戮魂指动,不过这一指他只想制住对方,没有存心要对方的性命,所以只用了六成的功力。

可是也相当厉害了,以他的修为,这指即使是点向块巨石,也能穿个洞,那怪女胸前受指,身形为之一顿,而且还退了一步,脸上有痛苦的神情一闪。

接着她怪声大叫起来,显得十分愤怒,手中的蛇鞭与铜锤交相攻至,风雨不透,十分勇猛。

南宫俊倒是诧异了,她看这个女子不仅皮肉坚厚,而且还学过一种很怪异的武功,因为她体内自动的有一股移宫易穴之能,只要肌肤上略受压力,穴道就会偏过一边去。

好在东佛已经把这一门功夫传授给他,而他自己也练成了这;种功夫,对穴道转移的情形很清楚,所以他飞快的又连续点出了三指,这次是攻向她的肩井穴。

三指连成一条直线,点出时间虽然有先有后,着力点却是同时的,当肩井穴上受到攻击时,穴道滑过一边,刚好挨上另一指。

那女子怪叫一声,右手的铜锤呼的一声,脱手飞出,砸向南宫俊,那是肩膀受制,无法再握锤之故。

南宫俊半空中伸手一抄,居然把铜锤接住了,那女子右手受制,左手仍然能动,挥舞着蛇鞭,猛抽而至。

这次南宫俊可不怕了,因为他手中有着那柄大铜锤,往上一举一迎,叭的一声,蛇鞭击在锤上。

这条怪蛇倒也厉害,如此巨力碰砸,居然没有受到伤害,反而张开了大口,一口紧紧地咬住了铜锤。

南宫俊若非亲见,绝难相信会有这种事,那条怪蛇的牙齿居然能咬进了铜锤,扯住紧紧不放。

那女子想把蛇鞭扯回去,南宫俊却又握住了铜锤不放,把蛇身拉得笔直,两人就如此的僵持住了。

南宫俊望着那个怪女,见她脸上已有畏惧之色,尤其是南宫俊的手指再度举起欲点之时。

南宫俊此时已操胜券,因为他知道对方移穴的位置,这一指出去足可要了她的命。

可是他实在忍不下心来,沉声喝道:“你可知道我这一指点出,就能要了你的命?”

那女子点点头,目中流露出恐惧与乞怜之色。

南宫俊道:“可是我与你无怨无仇,而你练成这一手武功很不容易,我实在不愿杀死你,你肯不肯投降?”

那女子顿了一顿才摇了摇头。

南宫俊道:“你宁愿被我杀死也不肯投降?”

女子点点头。

南宫俊不禁笑了笑道:“你很倔强。好,我也不要你投降,但你承认你是打不过我了?”

这次女子点头表示同意了。

南宫俊道:“我放了你之后,你就赶快离开吧。”

女子又连连地摇头。

南宫俊问道:“为什么?”

那女子哇哇地吼叫。

南宫俊才发现她是没有舌尖的,口中只有半截舌头,所以无法说话,自然也无法懂她的意思了,不禁叹了口气道:“你不能说话,我也不问你什么了,我放了你,你还要来跟我拼命吗?”

女子又思索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

南宫俊怒道:“你是存心在找死了,也逼得我杀死你了。”

那女子连连摇头,看着他又将点出的手指,显得非常害怕的样子,南宫俊其实并不想杀她,否则早就下手,也不跟她说这么多的废话了,可是他除了如此僵持外,倒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苦笑着问小秋道:“小秋,这个人是从哪儿来的?”

小秋道:“婢子也不知道的,婢子从来也没见过她,根本连这地方都不知道,这要问金宝她们进来过的人才会知道。公子,她虽不能说话,却能听,你何不问问她?”

南宫俊心中一动,果然问道:“你在这儿可是看守着圣碑的?”

那女子连连点头。

南宫俊又道:“大祭司曾经把四个女子关在这儿,也叫你看守着?”

那女子想要点头,可是没有点,但也没有摇头,可见她没有心机不善作伪,遇上她不能回答的问题,只有用沉默以对,但也等于是作了回答。

南宫俊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在破门之前,我就听见有声音,我是来救人的,你趁早把她们在哪儿指出来,否则我立刻杀死你。”

那女子几乎要哭了,张口悲号,却没有作进一步的指示。

南宫俊道:“好,你不指引,我仍然能找到她们的。倩妹、西门姑娘,你们在哪里?”

一个角上传出了嗯嗯声,小秋过去看看却不见有人。

南宫俊道:“那儿恐怕有门,你在附近找找看,有什么特殊的装置,或者是什么枢纽。”

小秋看了半天才道:“没有呀,只有一条石凳。”

南宫俊道:“那就坐上去看看。”

小秋坐了上去,一阵轧轧声响,在她对面的墙壁自动升起,露出一个方洞,但见东方倩、西门姣蛟、海女、月女等四人都在,只不过都是被绑在一根石柱上。

小秋叫道:“人在这儿了,公子,我去救她们。”

她跳下了石凳,呼的一声,石墙迅速下降,等她扑过去,差点没撞在墙上,不由得呆了。

南宫俊道:“那石凳上有重量,才能压住门的开关,你放点重的东西,压在石凳上就行了。”

小秋四下找了半天,却找不到任何东西。

南宫俊道:“到那边门上,把那条铁链跟锁拿来,也差不多了。”

小秋如飞而去,不一会捧了那条铁链及那根丈来长的粗铁门栓,一起拿过来道:“这下子可够了吧。”

其实她光把铁链加上去就比她的身体还重了,墙上的暗门再度升起,小秋用门栓把石门撑住了道:“这下子我相信不会再下来了。”

她进了里面,海女她们是认识的,软弱地问道:“小秋,你怎么来了,大祭司呢?”

室中只有一盏小油灯,四个人被绑已很久了,东方倩跟西门姣蛟软垂着头,小秋上前把她们都放了下来,她们随即软软地坐在地下。

小秋急道:“你们怎么了”

海女道:“没什么,我们只是腿上的穴道被闭住,你把我们拍开了就行了。”

小秋帮她们拍开了腿上的穴道。

海女道:“东方女侠跟西门姑娘被点了哑穴,如不赶快解就迟了。”

小秋忙又拍开了她们的哑穴。

东方倩已经问道:“俊哥呢?我听见他来了,他在哪里?”

小秋道:“他在门外跟个怪女人争执不下。”

东方倩立刻就冲了出去,西门姣蛟功力较弱,揉了一阵腿才在海、月二女的扶持下,来到外面,但见南宫俊跟那个怪女仍然互相扯着那条怪蛇不放。

东方倩要上去帮忙,南宫俊道:“不可,那是一条巨毒无比的真蛇,留神被它咬上一口。”

东方倩最是怕蛇,闻言欲前又止。

西门姣蛟却发了笑道:“不错,这是铁线蛇,是世上最凶厉的毒蛇。东方妹子,你别过去,让我来对付。”

她撮口为哨,吹出了嘶嘶之声,才吹了几下,那条铁线蛇突然松口放开了咬住的铜锤。

那怪女本是用力扯着的,骤然失去了控制,噔噔地直向后退,然而更奇的是那条铁线蛇,竟然飞快地向她的颈子上缠去,一下子绕了两道,怪女子大为吃惊,由于蛇尾还在她手中,她只能拼命向后拉。

她拉的越出力,蛇缠得越紧,箍住了她的喉咙,勒得她气也透不过来,鼓起了大眼睛,没有多久,终于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南宫俊忙道:“此女天生异禀,而且心地耿直,西门姑娘不要伤她性命。”

海女也道:“灵姑娘是西天竺的蛮族中人,她是老教主从小抚养长大的……”

南宫俊道:“你认识她?”

海女道:“只见过一次,她是在教中守着圣堂的,人很好,西门姑娘如果饶她一命她会感激你的。”

西门姣蛟看了南宫俊一眼,道:“好吧。”

她究竟是役蛇的名家,那条铁线蛇受灵姑的豢养,而且灵姑已可用来作为武器,西门姣蛟发出两声口哨,却能完全地指挥它了。

蛇身从灵姑的颈上松开,灵姑已经没有力气了,它将尾部由灵姑的手中脱出,竟笔直地向西门姣蛟行去,西门姣蛟伸手将它捧了起来,它的身子轻缠住西门姣蛟的手臂,西门姣蛟口中仍然嘶嘶作响,手在蛇头上轻轻地抚着。

南宫俊道:“西门姑娘,你已经收服了它?”

西门姣蛟一笑说道:“是的,不管是哪一种毒蛇,见了我无不服贴的,哪怕是为人豢养多年的蛇,在我的指挥下,可以毫不犹豫地反噬它的主人,在蛇的国度里,我是至尊无上的女王,没有人能代替我,所以我姨娘虽然夺去了蛇谷公主的位子,却仍然不能奈何我,因为那些蛇还是听我的。”

说完又低头去跟那条铁线蛇亲热了,这个在蛇的世界中长大的女郎,见了蛇就把什么都忘了。

这时的南宫俊却蹲下来,先为灵姑推拿了一下,运活了她被闭塞的气,然后又闭住了她的穴道,问她道:“你的武功不如我,想必是承认了?”

灵姑很不情愿的点了一下头。

南宫俊又道:“你差点死去,也是我把你救活的,你欠我一条命。”

灵姑点点头。

南宫俊道:“今后你要听我的命令。”

灵姑飞快地摇头。

南宫俊道:“你不答应就没命了。”

灵姑悲哀地望着他,目中溢着泪水,南宫俊却笑着拍开了她双肩的穴道,然后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些话,灵姑静静地听着,脸上泛起了异彩。

南宫俊道:“好了,你去把该做的事做好。”

灵姑起身恭恭敬敬地向他磕了个头,然后提着那柄铜锤又走到里面了,小秋要跟去看看。

南宫俊道:“别去,让她一个人完成她的工作。”

东方倩道:“俊哥,你刚才对她说些什么?”

南宫俊道:“我也不晓得,可能只有她才听得懂,只可惜她不能说话无法告诉我们是什么意思。”

东方倩道:“你自己说的话也会不知道?”

“是真的,那篇文字是东佛要我死背下来的,他说假若魔教未迁中土,而且把圣堂也未迁来时,要我找到守职堂的人,念出那篇文字,指示他去做一件事。”

“做什么事呢?”

“我也不知道,内容是我先前背的那篇文字,东佛传授这篇文字时不肯释明内容,我也不能问。”

正说着忽然从里间传来了扑通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重物倒下一般,然后是灵姑出来,恭恭敬敬地把双手下垂,向南宫俊一鞠躬。

南宫俊道:“做完了?”

灵姑点点头,南宫俊踏步走进去,大家也忙跟着,但见一块巨大的石碑,被人推倒在地。

碑上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文字,小秋看了道:“这就是金宝说的圣碑,怎么倒了呢?”

南宫俊道:“灵姑,是你推倒的?”

灵姑点点头,指着碑文下的一篇文字,众人中只有小秋看得懂,她看了一遍才道:“上面是魔教十大绝学,下面则是天魔十二绝艺,如果后世弟子能够贯通十艺,才能启视下面的十二绝艺,否则的话还是毁了的好,因为那天魔十二绝艺,都是歹毒无比的。”

南宫俊不禁叫道:“原来东佛留下的那篇文字,就是要完成这个托付。”

小秋说道:“怎么会叫灵姑去完成的呢?”

南宫俊道:“这个我不清楚,可能是早先魔教主人的一种防范措施,圣碑出土,那下面的魔教绝学也将问世,而这些武学,如果不是按部就班,一层层地练习,累积到那种境界,势必有很多邪恶的影响,倒不如毁了的好,因此才凿了那一篇文字,留给守碑的灵姑。碑若是循序而出土,这篇文字就不会有作用,若是遭人挖起,就出现这篇文字,那是用另一种文字刻的,这种文字只有灵姑一个人懂,于是叫她去看,她就毁了圣碑……”

他一面说,灵姑一面点头,十分欢欣,好像南宫俊完全说对了。

东方倩道:“俊哥,你怎么会猜得到的?”

南宫俊道:“这是由灵姑的舌头上想到的,她能听而不能言就是怕泄露其中秘密,灵姑对不对?”

灵姑连连点头,用手指在地上画了两幅图,却是三个巨形的人,最大的在上,中间略小,下面更小,人是用简单的图形构成,只有身胸的部位,画了两个圆圈,表示这是个女人。

她指着那最小的人形,另一手却指着自己的鼻子,表示那就是她自己,然后又指着那中间的人形,却不知道怎么表示,急了半天,才指着那两个代表乳房的圆圈。

南宫俊道:“我明白了,这个人是你的母亲,再上面一个是你的祖母!”

灵姑高兴地连连点头,然后在每个人的口中,画了一截舌头,又用手擦掉了。

南宫俊道:“你说你们的舌头都是生下来就割掉了?”

灵姑伤感地点点头,南宫俊也替她感到难过,拍拍她的肩膀笑道:“不过现在圣碑已毁,你的下一代用不着再守碑了,也不必受割舌之痛,可以说话了!”

灵姑目中泪如泉涌,跪下朝南宫俊连连叩头,表示她的感激。

南宫俊道:“好!你起来吧,你在中原,人生地不熟,无处投靠,若是跟着坏人,受人利用那就糟了,倒不如跟着我吧,我可以保证不会害你!””

灵姑再磕一个头,站了起来,南宫俊才有空问道:“倩妹,你们是怎么回事,如何被擒到此地的?”

海女道:“这要怪婢子不好,我们在富贵山庄,忽然看见了大祭司向我们招呼,于是就跟她走到一个地方,中了机关,就被擒住了。”

南宫俊道:“你们是在富贵山庄被擒的?”

海女点点头道:“是的,我们原先是去探莫愁山庄的、哪知会碰上大祭司,被她骗住了呢!”

(OCR者:稀奇,大家都得了健忘症?)

南宫俊道:“你们不知道她是百花宫的主人?”

海女道:“不会吧,她一直是本教的大祭司。”

南宫俊道:“你们被蒙在鼓里了,这百宝斋的主人呼尔哈多,是魔教上代教主的嫡传门人,也算是这一代教主,他们东迁之时,另有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副教主纪宝玉,另一个是大祭司纪宝珠。她们原是上代教主的侍妾,来到中土后,各自分手暗植势力,教主创下了百宝斋,纪宝玉创了三十六红粉金刚,宝珠创了百花宫。”

东方倩道:“以前你说这些话,我绝对不会相信的,现在想不信也不行了,好在我已经脱离了红粉姐妹。”

南宫俊道:“倩妹,我们不一定要跟你姑姑作对的,目前她们内部就乱起来了,教主跟副教主准备改变魔教性质,配合中原的风俗习惯,稍作一些改变,成为中原一个武林门户,但是大祭司却不赞同。”

东方倩道:“她一个人反对行吗?”

南宫俊道:“纪宝珠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她的百花宫势力本已不小,可是又结交了官府与锦衣尉和厂卫中人,富贵山庄也跟她合作的话,实力就很可观了,我们现在快出去,别叫她发现了,她现在还以为我被困在地下,没想到我会这么快找到她的秘道的。”

于是一行人又匆匆退了出去,还是由南宫俊领头,这次他们是由百宝斋的路上出去,原本以为会遇上纪宝珠拦截的,哪知出了洞,却是很顺利的。

恰好马成与风尘三友也在小春的带领下来到此地,互相一问,才知道风尘三友在百宝斋的另一所园子里搜索了半天,一无所获,也没碰到人拦阻,正在奇怪南宫俊何以未见配合,小春已然赶到,知会了马成来寻他们一起来接应了。

南宫俊听了,说道:“这么说来,你们什么都没遇到,热闹事儿全给我一人赶上了。”

浪子道:“可不是,偌大的一所园子,就像是废宅似的,我们转来转去瞧不见一个人影。”

“没有?是不是撤走了?”

小春道:“不会吧,店里有人呀。”

当下大家向前行去,到了前面,却只找到一个账房先生与五六个伙计,那个账房先生姓李,倒是很客气的招呼他们道:“少主,我们金老板已有吩咐,你来到这儿,就是自己的家,要什么尽管吩咐好了!”

南宫俊一怔道:“金老板又是谁?”

李账房压住了声音道:“总座,金老板就是教主,他来到中原后,起了个中原的名字,叫金辉,店中这些伙计是真正来做生意的,属下虽是教中弟子,但也专门住在这儿任司百宝斋事务,所以仍以老板为称呼。”

南宫俊道:“那么金老板上哪儿去了呢?”

李账房道:“这个不知道,他昨天就带着人离开了,说是您会来,要卑职妥为接待。”

南宫俊道:“我今天来过一次。”

李账房道:“小老儿知道,那是王致远接待的,不过他的话作不得数,因为他是本号的股东,小老儿不得不让着他点,但是店中的事,仍然以金老板为主。”

南宫俊皱眉道:“那个叫金宝的女人呢?”

李账房道:“她来过了,说是去找金老板了,吩咐小老儿妥为接待总座,她见过教主后再来联系。而偏院已经空出来了,总座住在那儿好了。”

南宫俊道:“不!我不住在这儿。”

李账房道:“那就住到金宝的酒店去,金宝娘子说那儿是她的私业,住在那儿跟您联系也方便些,您有什么问题,等她来了再问。”

南宫俊想了一下道:“好!我就住到那儿去,你尽快去跟金老板联络,给我一个消息。”

李账房道:“是的,少主还有什么指示没有?”

南宫俊道:“没有了,有话问你也没用,你也做不了主……哦,还有一件事要问你的,王致远呢?”

李账房道:“不知道,今天下午后,就没看见他。”

这倒是使南宫俊颇为疑虑的,他从林氏废园出来后,就没回过百宝斋来,那是为了什么呢?

南宫俊想了一下又问道:“今天入夜后,百宝斋中有过什么异常的变动吗?”

李账房道:“这个卑职可不知道,因为卑职一直都在前面,后院的人究竟做些什么,卑职从不加过问的。”

南宫俊点点头,回到了金宝开的那家酒店中,发现了一件使他很意外的事,因为浪子常来这儿,记得较为清楚,因此问道:“浪子,你记得这儿有几个伙计?”

浪子道:“这个……我从来也没注意过。”

南宫俊道:“不是有一个脸上有几颗白麻子的?”

浪子连忙道:“这家伙我倒记得,叫钱二麻子,人很和气,也很爱赌钱,是老辛那儿的常客。对了,我跟金宝认识,还是他搭的线,少主问他干吗?”

南宫俊道:“我觉得此人精华内蕴,是个身藏不露的高手,而且好像跟金宝很熟,此刻却不见。”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迷宫祭坛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怒江之战1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第13个小时 鉴鬼实录 入殓师 千面/吴邪的私家笔记2 巧克力游戏 恶意 诡案追踪(大结局)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