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智闯虎穴

上一章:第三十章 志同道合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王致远端起茶来,示意在门口的下人要送客了,那两个汉子也撩起门帘来,等候着他们出去。

马成脸色一变,正待发作,南宫俊道:“马先生,不可造次,我们是客人,应当守本分,今天诸多打扰,非常失礼,明天再来听候消息,希望王先生能够有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复。”

王致远道:“要谈生意,可以到柜上去,要谈私务,兄弟自会到尊寓去奉教,此地因为是私人营业所在,不便款待二位,请二位也不必来了!”

马成道:“这么说,王先生是说今日一会后,我们之间再无瓜葛了,这恐怕由不得先生吧!”

王致远怫然道:“马先生,这话是威胁吗?”

马成道:“在下现在已是南宫世家的武士,不会做出那种仗势威胁别人的事,只是也不受人威胁或欺骗,我们有两个同伴失踪了,已经对台端说过了。”

王致远道:“那又怎么样,你们的人丢了,难道就来问我,该由我来帮你们找出来不成?”

马成道:“那倒不是,但是我们若调查出来,失踪的人与百宝斋有关,到时你可是想躲都躲不了。”

说完站了起来,朝南宫俊道:“少主,我们走吧!”

南宫俊一言不发,只淡淡地看了王致远一眼,走到门口才道:“你究竟是不是百宝斋的主人?”

王致远一震道:“少主,这算是什么话?”

南宫俊道:“这是我们自己想的话,也是你自己心里明白的话,不过我很快就可以证实的,你若不是百宝斋的真正主人,那就很糟糕了!”

王致远道:“少主,你凭什么认为我不是?”

南宫俊一笑道:“凭你的气质、谈吐,以及自然而然间表现的一些小动作,证明你都不像。一个门户的主人,天然有一股气质,那可是学不来、也冒充不了的,我看阁下就缺少那么一点!”

说着出门而去,王致远追了出来,几度出声招呼,但是南宫俊不理他,马成在离开大门时才冷笑一声道:“婢学夫人,阁下还差得远呢!我们少主不跟不够身份的人多谈的,快把你们主人请来。”

王致远张大了嘴,不知要如何才好。这边两个人离开了店堂之后,马成快步追上了南宫俊道:“还是少主精细,果然看出他不是百宝斋主人,否则我们真叫他唬下去了。”

南宫俊道:“那也没什么,只是态度改变的奇怪,我这种护法是他们自己硬找上我的,绝不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作罢,因此这个王致远说的话就很难叫人相信了,他的身份也就叫人怀疑。了。”

马成道:“他若不是百宝斋的主人,真正的主人又上哪儿去了呢?”

南宫俊道:“至少我相信不会死了,或是被人软禁起来,真若如此的话,他们就不必弄个假的人出来冒充了。据我的猜想,真正的主人必是不在店中。”

马成道:“既然那人不是主人,可是百宝斋中其他的人都在,怎么会听从他的呢?而且我们在门上指名要见主人时,接着就是他出来了,那些人并没有说他不是主人!”

南宫俊一笑,说道:“我们说来见主人,假若主人不在,则循例是由店中的负责人、总管或账房师爷出来接待,这也是很普通的事,其他的人自然不会大惊小怪的。”

马成道:“那个王致远既然不是主人,却又做主将前聘少主为总护法之议作罢,这是什么意思呢?”

南宫俊笑道:“这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马成又道:“他若真的不是主人,所作的宣布自然能作数,少主大可以用总护法的身份,追问一下的。”

南宫俊笑道:“我若真心想在他们那儿做总护法自然要追究下去的,正因为我没多大兴趣,才只点了点头而不加理会,这一来,我们回头再去探查百宝斋时,就有个最好的借口了!”

马成不禁道:“还是少主深思熟虑,属下未曾想到。”

南宫俊道:“马先生只是不太习惯而已,这也是进了寒家之后要受的拘束,做起事情来总不能够太痛快!”

马成有点惭愧地道:“不!这是应该的,一举一动都是堂堂正正,任何行动,定必师出有名,这正是南宫世家受人尊敬之所在,属下惭愧,未能先顾及此!”

南宫俊笑了一笑道:“我们跟风尘三友约定的时刻也快到了,转两个圈子,用过晚饭,就该配合行动了。”

两人找了个小饭铺,吃了饭后,天色已经全黑,又在别处转了一转,听得天交初更,就一直向百宝斋而来,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在成衣铺中,买了两身普通的粗布衣服穿上,看去就像两个做小生意的商人,边行边谈,十分自然地来到百宝斋门前,却见一辆车子,停在百宝斋前,车上下来几个人人内而去。

南宫俊看了一震,原来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却是在他手中逃走的横江一窝蜂中的老大宇文雷。

马成也看见了,住声惊问道:“他来干什么?”

南宫俊道:“虽然不知道他来做什么,但是却使事情变得合理了。”

马成道:“怎么合理了?”

南宫俊叹道:“魔教在中土看样子是真心想建立起一番局面了,百宝斋、百花宫,甚至于红粉金刚,都是一伙的,貌分而实合,根本就是一个体系!”

马成道:“那不可能吧,如果他们是一伙的,红粉金刚就不会找上横江一窝蜂的麻烦了。”

南宫俊道:“那只是慕容婉不察之下的行动,现在双方的主持者都已经出面,公然结在一起。”

马成当下一呆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南宫俊道:“为了谋求立足,若是一开始就打出魔教之旗号,势必将引起中原武林道的干扰,所以他们化明为暗,在各地先建立据点,而且分开来活动,由红粉金刚先在江湖上建立起侠誉,引开别人的注意,甚至于跟横江一窝蜂干开来,由红粉金刚出头,把横江一窝蜂击溃,以清江湖对他们的观感。”

马成道:“我还是认为不可能,魔教的教主就是死在那两个女的助手中,百宝斋若是教主的嫡传承统人,岂会与那两个女的甘休?”

南宫俊道:“个中详情我现在无法说得明白,因为其中还有许多细节是我不知道的,可是我的估计大致上绝不会错,不信我们进去一探就会知道了。”

两人顺着百宝斋院墙的空巷绕了一圈,连后选中了一处墙头,南宫俊道:“照形势看来,这里是个防守上的死角,里面就是屋子,屋中一定有人,我们就从这儿进去。”

马成突然道:“这里面灯火辉煌,人声喧腾,怎么会是防守上的死角呢?”

南宫俊笑道:“马先生,我们的看法略有出入,但是你听我说明理由后,就会同意了,所谓防守上的死角,当是指防御困难,最易为敌人所乘的地方……”

马成道:“是啊,因此这些地方,一定要多布人手来弥补其不足,像这所房屋就是,它一定有着特殊的用途,无法设置机关埋伏消息,所以才安排了很多的人,终日不断,不让人有可乘之机。”

南宫俊道:“不错,这个地方是后门所在,这条路面上有许多车辙,定然是厨房中所需油盐柴火进入的通道,百宝斋对外必须保密宅中的人数,但是人都要吃饭,势必要从外面运进来,要是从大门口直接装进来,从数量上也会让人猜出里面会有多少的人,因此就利用这后面的门了,这儿还有一扇门是谁都想不到的……”

他说了很多,俱是不着边际的话,马成都听得很仔细,也很有兴趣,因为他发现这位少主智慧若海,确有不寻常之处,就是普通的小事情上,也能见人之不能见。可是马成却又忍不住道:“任何大宅院都有后门的。”

南宫俊笑道:“不错,但却不是这一扇,别的大宅院虽然有后门,却不是开在房子上,这扇门却是旁屋而开,而这里面的房子又矮小平顶,像是下人所出入的门户,或是打杂夫役出入,很少受人注意。”

马成点点头,南宫俊道:“百宝斋做的是大笔珠宝生意,出入都是衣冠楚楚之流,那些短打的夫役杂处其间很不好看,另外辟门出入,是很合理的事,一般人就是要打主意,也不会让他们前去的。”

马成道:“实际的情形也是如此,这儿的人定然是厨房中的伙夫杂役,园中重要的地方不会让他们前去的。”

南宫俊笑道:“但是有人要想潜入,这儿无疑是个漏洞,因为这是最方便进去而不受注意的地方。”

马成道:“但是宅中也会想到这一点,对此地一定设有心腹注意监视看管,不让那些人乱跑的!”

南宫俊笑道:“很对,所以这也是我们进去的最好机会了,因为这儿一定有些人是可以在宅中自由通行的。”

马成终于懂了道:“少主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乔装为那些人,然后更进一步地深入探索?”

南宫俊点点头道:“是的,不过我认为还是要进一步地了解了现状才能作决定。”

马成道:“问题是我们必须进人屋子里才能了解,而很可能当我们初入时就会惊动他们了。”

南宫俊笑道:“不错,此刻门户深闭,显然已经过了出入的时间,可是里面还有人声喧闹,大概是在赌钱消遣,可见人还没睡,贸然闯入,一定会惊动人的。”

马成望着南宫俊,不知道他究竟要打什么主意,南宫俊笑道:“我想马先生有办法的,可以叫里面的那些人安静下来,而且对我们的进去不起任何惊扰。”

马成终于懂了道:“用迷香!”

南宫俊道:“先生号称毒蜂子,应该有比迷香更高明的法子使人安静的。”

马成道:“那自然是有的,可是这种药太珍贵了!”

南宫俊一笑道:“只要使用值得就行了!”

马成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来,先倾了一颗给南宫俊道:“这是解药,少主先吃下去。”

南宫俊取来吞下了,马成自己也服了一粒,才又取出另外一个瓶子,倒出些粉末,由门缝里吹了进去,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里面的喧闹声慢慢小了下来,终于完全安静了。”

马成道:“行了。”

南宫俊道:“这么一点就行了?”

马成道:“是的,那叫安息散。只要那么一小撮,周围一里之内,连蚊子都飞不起来了。”

“能够扩到那么远的范围吗?”

马成笑道:“那种药散见风即化,由毛孔中侵人人体,哪怕人闭住了呼吸都挡不住的了。”

南宫俊道:“先生这毒蜂子之名倒不是虚得。”

马成叹道:“只是此药之珍贵也够瞧的,属下费了五年的工夫,近几十万两银子的代价,才练得这么一瓶,若非十分必要,实在舍不得用的。”

南宫俊一笑道:“先生留下还有什么用呢?”

马成笑了一下,无言以答,南宫俊掏出了一枝细长的匕首,那是他插在靴筒中的,轻轻地刺人了厚厚的木门中,慢慢地挑开了门栓,推开了门。

里面果然是下房与厨房,长长的一条房子,隔成了五六个小间,横七竖八的,趴着十几个汉子,有的倒在炕上,有的伏在桌子上。

南宫俊看了一下他们的服式,发现居然有四名是着黑衣的精壮汉子,然后在门口又看见两个,却是倚在墙角上昏睡过去的,乃笑笑道:“这几个大概是可以进入到内宅的人吧!我们可以换换衣服!”

马成的动作很快,早已把两个人的衣服脱了下来,而且还在腰间找到一块腰牌,一面刻着些很奇怪的符号,马成道:“他们果然没死心,这是天竺文!”

南宫俊道:“是什么意思呢?”

马成道:“是第十九号与二十七号神魔使徒。”

南宫俊笑了一下道:“我们暂时就用这两个身份吧。”

他们把那两名黑衣人的腰刀也取了过来,摸到前面又见到两个黑衣人倒在路边,一个佩刀,另一个则是空身,大概正在交谈,为药力所侵而昏倒下来。

南宫俊把他们拖到一边,藏到黑暗处,顺着那一条曲廊向前走去,行出约有几十丈,忽然黑暗中有人发声问道:“前面来的什么人?通行口令!”

马成一急,正待出手,南宫俊却沉声道:“摩尼古温,哈哈儿赤!”

黑暗中人不再发问,也没有人拦阻了,由得他们通行过去,马成吁了口气,住声道:

“少主怎么知道口令的?”

南宫俊道:“前面有个家伙手中有张字条,上面写了这几个字,我想大概是前来传达口令的,随口叫了一蒙,恰好给我叫对了,运气真是不错。”

马成道:“黑暗之中,少主也能看得见?”

南宫俊一笑道:“暗中见物是魔教的十大神功之一,他们故神其技,其实也不算是什么。”

马成不禁一叹道:“少主又怎知那是通行口令呢?”

南宫俊道:“我本不知那是什么,只是那几个字是用汉字写的,我想这些人都是他们来到中土后才吸收的,不会懂得天竺文字,却偏要用些希奇古怪的字,除了用作特别的口令外,没有别的用意了!”

这虽是他的猜测,但却有着相当根据的,马成心中又增加了一层佩服。

二人默默地向前行,一连遇到了五次拦路问讯,都是靠着那句口令通过了,终于来到园中,四顾茫然,不知道该到哪儿去,南宫俊手指一堆假山道:“先躲一下!”

原来那儿有个洞,两人躲进了洞里,马成道:“风尘三友能够混杂进来十次全身而退,实在不容易,我听每次喝问口令的人,都似是中气充足,而且隐身极好,只听声音,不见人影,外人要进来,实是寸步难行。”

南宫俊道:“我们经过的地方,恐怕风尘三友也没有到过,否则以他们的身手,也是躲不过的。”

马成道:“他们到的又会是什么地方呢?”

南宫俊道:“他们每次都能捞走一点银子,当然是藏珠宝银两的库房!”

马成道:“那些地方难道防守还会疏一点吗?”

南宫俊笑道:“百宝斋如果纯为做生意,自然库房是最严密的地方,但如果他们别有意图,则宝库那边,不过虚张声势,却隐藏了最隐秘的地方。”

马成想了一下才道:“难怪他们虽然进来了十次,却对百宝斋的内情知道的不多,很可能他们每次都摸错了方向,根本就没进入重心所在。”

南宫俊道:“不错,他们尽管往有阵图变化机关削器埋伏的地方钻,其实那儿只是堆积财物的所在,百宝斋的机密在于人为,该找有人的地方下手才对。”

马成道:“现在我们进入到人堆里来了,也没有什么发现呀,这里面四望空荡荡的,只是一片园子而已。”

南宫俊道:“不然,我们在进入此地时,一连就通过了五六道暗桩,为的就是要保持这一个空园的禁戒,假若此地一无可取,他们会用这么多人吗……”

说着前面隐闻口令声,像是又有人走过来了,二人连忙隐藏身形,只见一对宫灯,有四个人朝这边行来,而且方向正对着他们隐身的假山,马成惊道:“少主,不好了,他们来了,我们快躲开吧!”

南宫俊道:“我已经看过了,这个洞是个死洞,前面没有通路,如若往后退,正好跟他们头碰头。”

“那该怎么办呢,看样子是不免一斗!”

南宫俊却道:“不忙,这既是一所死洞,他们过来干吗?难道也是躲过来聊天,还是已经发现我们!”

说着一拖马成,两人干脆走到洞口隐藏好身形,未等对方走近,就喝道:“什么人,口令!”

两个执着灯笼的黄衣女郎,其中一个道:“摩尼古温,哈哈儿赤,教主前两位护法要到圣坛去向大祭司禀告机密急务,尚乞二位使徒放行。”

南宫俊压着声音道:“教主吩咐过,他不在的时候,任何人不得进入圣坛去打扰大祭司的。”

那女郎道:“但金银二位护法长老确有急事待禀。”

南宫俊沉吟半刻才道:“好吧,你们带来的,谅也没问题,有了事情,也该你们自己负责。”

两名女郎同声道:“多谢使徒,我们负责就是。”

南宫俊挥挥手,表示放行,那四个人一直向洞中走去,南宫俊则闪身出来,好像监视着。

只见其中一名女郎,把人带进了洞中后,伸手拉了一下洞口的一条蔓藤,前面拦阻的墙壁豁然而开,露出一道门户来,四个人都进去了,门又自动封闭。

马成看得神色大动道:“少主!真想不到,进出门户原来是在洞中,可叫我们给蒙对了!”

南宫俊皱紧了双眉,在寻思着什么,马成又道:“少主,有一点属下不能不佩服你的,我们明明看见了王致远,你却敢说出主人不在,而且居然凑对了,才获知了那么多的秘密,那个时候属下可真吓了一大跳。”

南宫俊微笑道:“这倒没什么,我们先前见过的王致远,气度,谈吐,都不像是一方雄主的样子,所以临走时,我已经问过他,究竟是否百宝斋的主人,当时就把他给问得呆住了,可见我猜得八九不离十,倒不算冒险,现在令我困惑的是下一步该如何行动的问题。”

马成道:“既然发现了秘密,自然该追究下去。”

南宫俊道:“马先生,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在此守值,只是碰巧蒙对了,此地原来是没人的!”

马成道:“是啊!照说如此重要的地方,应该有人守值才对,何以此地却不设人呢?”

他想了一下忽又笑道:“不过我们在这儿,那两个领路的女子并不感到特殊,因此照属下的推测,此地原先是有人守卫的!”

“可是守卫的人呢?他们又到哪儿去了?”

“我们进来时,不是还有两个倒在路上吗?其中一个还拿着张今夜口令的字条,属下想那个可能就是此地守值的人,因为接到圣坛中那个什么大祭司的命令暂时离开,出去宣示今夜的口令,可是他到了外面,受到了属下安息散而迷倒了未能回来。”

这个解释非常合理,南宫俊听了,笑笑道:“还是先生想得周到,我想就是这么回事了,有了先生这个合理的说明,我就可以做进一步的行动。”

马成道:“我们该怎么办呢,是不是也进去。”

南宫俊道:“我进去,先生在这儿再守一会儿。”

马成愕然道:“难道少主要单身一人涉险?”

南宫俊道:“如果此地该有个人,如果少了个人,就会引起怀疑,而且此去为搜秘,一个人行动也方便些,先生留在外面,更可以在必要时给予照应。”

马成对南宫俊已产生了由衷的敬意,知道这位少主的脾气,他的决定不容易改变的。因此道:“那少主要小心了,有什么需要特别关照属下的?”

南宫俊道:“没有,随机应变,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保重,绝不能失陷,我进去以一个更次为限,如果一个更次我不能出来,你就赶紧告诉奶奶前来救援。”

想想又道:“你走时别忘了把这儿的门户彻底破坏。”

说完他已闪身进洞,拉了拉那条蔓藤,打开了门户。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 志同道合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六月飞霜 太簇角舞 女王蜂 致命魔术 幽冥怪谈1:夜话 正邪天下 隐僧 心理罪·画像 华音流韶:海之妖 大唐双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