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风尘三友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市井藏龙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南宫俊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幅场面,但是仍然踏了进去,由那个女的衣衫不整的情形看,那位浪子应该还是赤条条地躺在床上才对,可是他一进屋子,却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衣履整齐地坐在一张小矮桌前面,对着四味小菜,引壶独酌,一副自得其乐之状。只是屋中还洋溢着一股气味,说不上是什么。

那是一间卧室,一张床上的被子铺得很整齐,可见并没有人睡过,只是床前一口木盆,盆中有半盆热水,盆边是一张矮凳以及一副散得乱乱的女人裹小脚的布。

那股子异味,就是从裹脚布上散出来的!

那个饮酒的男子长得颇为潇洒,只是眉宇间飘溢着一种懒洋洋的神态,却更增他的男性魅力。

辛本善进门后就抢着打开了窗子道:“浪子,我真不知道你的鼻子是怎么长的,这种气味居然也受得了。”

那个叫浪子的男人轻叹了一口气道:“人之初,你是天下最俗气的人,所以才不懂得欣赏……”

辛本善道:“好了,省下你的那一套吧!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我叫人揍了两拳,都揍在鼻子上!”

浪子看看他的鼻子,忽而笑道:“我说你今天怎么忽然会挑剔起我的鼻子来了,敢情是鼻子叫人打歪了,瞧你这大花脸的样子,还不赶快去洗一下,那盆水还热着,阿宝才洗了一半,水也还干净!”

辛本善不耐烦地道:“浪子,你再胡说八道,老子就把那盆水对你的狗嘴里灌下去了。”

浪子哈哈笑道:“三寸金莲初出水,露出一枝牡丹开。女人洗脚固定是人间美景,这洗脚水嘛,却是千万喝不得的,看样子人之初是生气了,阿宝!端两壶酒上来给老辛压压惊,顺便带个手巾把子上来。对了!你先洗洗手,老辛今天火气大,受不了你手上的气味。”

辛本善气得一拳捣过去,浪子缩脖子让开了,辛本善倒也没真心想揍他。只是抢过了他面前的酒壶,引壶向口,哪知壶中是空的,倒了半天,只得两三滴残酒,他一生气,把酒壶从窗子里丢了下去。

先前那个女的已经端了两壶酒上来,见状忙道:“辛大爷,那锡壶要三两银子一把呢,你可别拿银子生气!”

辛本善抢过一壶酒来,满满地灌了一大口,然后又掏出一大把的碎银子道:“金宝,你别小气,赔你就是。”

金宝对他手中的银子只看了一眼,笑笑道:“辛大爷,你在我这儿连吃带喝,几时给你算过账的,我敢收你一分银子,我们的这位爷还不活活地要我的命。”

浪子懒洋洋地笑道:“金宝,说话要凭良心,我可是连汗毛都没碰坏你一根。”

金宝有点幽怨地道:“爷!你真要肯打我骂我也就罢了,那表示你还把我当个身边人,就是你这种客气叫我担心,三天两头的,高兴时才来坐一下,叫人整天盼穿了眼睛,哪知道你屁股还没坐热,拔身就又走了。”

辛本善笑道:“金宝,要留住浪子,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脚洗得勤一点,由三天一次,改为一天三次,这个死流子的毛病,就是最喜欢看小脚女人洗脚。”

金宝忙问道:“真的?爷!那我以后天天洗……”

浪子笑道:“骗你的。你要是天天洗,我就绝足不来了,好好的一双脚,偏要裹成那个粽子样,肉挤骨卷,说多难看有多难看。你洗脚的时候,我往你脚上看过一眼没有?”

辛本善一怔道:“浪子,是你自己说的,小脚女人洗脚时是天下最美的景象,难道是诳我的不成?”

浪子笑道:“那倒也不是,小脚女人洗脚时的韵味的确是天下最美的情韵,因为女人缠过的莲足,是她身上最大的秘密,连她的丈夫都不能看见的,每家女人在洗脚时都是门户紧闭,惟恐被人看见……”

金宝有点凄然地道:“那是因为我们知道这双脚不好看,不敢给人家看见,我的那个死鬼就是在我洗脚时闯了进来,他见了我的脚,以后就不再理我了,一直到他去世,都是冷冷淡淡的。浪子,你第一次要我当着你的面洗脚,我不是磨了好半天,就是怕把你给吓跑了,一直到现在,我都是掩掩藏藏的!”

浪子哈哈大笑道:“真要给我看见了那双脚,我也非跑不可,我就是欣赏你那掩掩藏藏的神态,以及把脚伸进了热水中一烫时,那种眉舒眼展的神态,好在你是三天洗一次,真要是天天洗,就不会有那么舒服,我若是天天看,你也许以为我不在乎,也不再掩掩藏藏了,就会变得毫无韵味,我可就真的会绝足不来了。”

金宝哦了一声道:“浪子,你可得有良心,我是个寡妇,不怕别人的闲言是非,不避嫌疑的跟你在一起。半年来,不但管你,还要管你的朋友吃喝,没跟你伸手要过一分银子,你要是把我丢下了,我可只有上吊了。”

浪子皱皱眉道:“金宝,如果你想要找个男人,就不该选上我这个浪子,一开始我就告诉你,我是个浪子,不会守在一个女人身边的。”

金宝抹了抹泪珠道:“我可没奢望想要嫁给你,守着你一辈子,只要你三五天能够在我这儿住上一夜就行了。”

浪子笑道:“那你放心,你只要把我当作个朋友,不想改嫁给我,我始终会把你当作最可爱的女人,最好的朋友,怎么也不会忘记你的。”

金宝忽又破涕为笑道:“真的,你可不能骗我。”

浪子笑道:“我浪子的好处,就是说话算话。”

金宝叹口气道:“其实我这句话是多说的,你浪子从没在一个女人身边耽得久过,最多三五个月,你就腻味了,把人丢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浪子神色一正道:“金宝,你说这话不公平,我从没有丢掉过谁,倒是被别人丢了不知多少回,我很识相,绝不做使人为难的事,当对方找到另一个男人时,我就悄悄地隐退,可从没有主动地丢掉哪一个女人过。”

金宝道:“胡说!那么多的女人都说你负心。”

浪子笑道:“那些都是有了丈夫的女人吧,我浪子从不跟人争女人,也不愿意跟人共女人,你也是一样,如果你要嫁人了,我一定悄然地退走,走在路上碰到了,我也会装成不认识你,免得妨碍你的家庭……”

金宝咬咬牙齿道:“我……永远不嫁人。”

?盱笑道:“很多女人都说过这句话,可是她们都嫁人了,不过对她们说这句话,我仍然很感谢,至少她们在对我说话时,是诚心诚意的。”

金宝刚要开口,忽然想起还有两个男人在旁,脸上一红,闭口不说退了下去。

辛本善向南宫俊道:“这就是浪子,他做人就是这个样子,他的两下子比我略为高明一点!”

南宫俊拱手笑道:“佩服,阁下虽然广结红粉知己,却并不以虚情去骗她们,不近有夫之妇而保人名节,只此两点,已可称为情中之圣矣。”

辛本善哈哈大笑道:“浪子可以称得上情圣?朋友,你是否脑筋有问题,金陵城里,秦淮的楼船舞榭间,你去打听一下,他是有名的采花蜂,来者不拒……”

南宫俊笑道:“这正是尚兄的可贵处。”

浪子也笑道:“我倒是第一次听人说我可贵。”

南宫俊道:“尚兄是最懂得情之真谛的解人,所以才能在风尘中获取那么多的红粉知己,因为他尊重她们,对她们每一个人都是真情真意,从不以欢场女人视之,而且他也从不拒绝一个女人爱他,这一点尤其难得。”

辛本善道:“有大姑娘爱她,他当然不拒绝,这种好事,落到哪一个人身上,都不会拒绝的。”

南宫俊笑道:“不然,一般男人涉足欢场,只是逢场做戏而已,他们只付出钱来买欢笑,而尚兄却以感情去安慰她们,这种胸襟行径,是很少有人能做得到的。”

浪子为南宫俊斟满了一杯酒道:“好朋友!来!干一杯,我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能看到我心里去。”

南宫俊引杯就口,一饮而尽。

辛本善道:“完了!完了!我本来还指望你能代我打他一顿出口气的,现在看样子你是不会为我而打他了。”

浪子哦了一声道:“你这鼻子是他打的?”

辛本善道:“不错,先后两拳,第一拳我没注意,第二拳我没躲掉。”

浪子哈哈大笑,又为南宫俊倒了一杯酒道:“好朋友,为这件事就值再喝一杯,我一直就瞧着老辛的鼻子不顺眼,想揍他两拳而一直没有机会,你替我做到了,我非敬你一杯不可,咱们这个朋友交定了。”

辛本善道:“浪子,你已经认定他是你的朋友了,也不问问他的姓名、底细,以及找你的来意?”

浪子笑道:“他能一眼看到我的心里,也能在你的鼻子上连挥两拳,仅此两点,就足够为我友矣!别的都可以不问,不过你既然说了,我不妨问问,他叫什么?”

辛本善翻翻眼睛道:“我……不知道,我没问他!”

浪子笑了,道:“这倒妙了,你连姓名根底也没问清楚,就往我这儿带,他要我们干什么?”

辛本善道:“我不知道,他没说!”

浪子笑道:“你究竟知道什么?”

辛本善还没开口,门口已有人道:“他知道他的赌场被人搅了局,赢了一大把银子去,居然不让他们抽头,他的鼻子被人揍了两拳,而对方把那赢来的银子连同几千两的本钱,一起送给了他。”

说话的是个老叫化子,其实年纪并不太老,只不过他蓬着头发,乱着胡子,就显得苍老了,他身上的衣服打了几十个补钉,红一块,绿一块,五花十彩,可是很干净,不带一点灰尖,手脚颜面的皮肤很黑,那是太阳晒黑的,却不是脏,因为他黑得油光水亮。

不用问也知道是风尘三友的化三千到了。

辛本善忍不住道:“臭要饭的,你都知道了?”

化三千道:“叫化子的消息最灵通,何况我就在你赌场不远的巷子口里打瞌睡,人家大把开始输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而且也晓得你们那几家场子非糟不可,这下子可遇上大郎中了。”

南宫俊笑道:“在下可不是郎中,赌得规规矩矩的。”

化三千道:“朋友,你有那一手本事,根本不用耍什么手法,只要以内力控稳那两颗骰子,掷出自己所要的点子就可以了,而且一开始就放足了线,等候着大鱼上钩,钓上那么一条就够了,一个人再倒霉,也不可能连掷十把幺二三的,我叫化子虽然赌不起,却能想得透,我听说有人连掷十把幺二三时,就知道小辛要倒霉了。”

辛本善道:“你就看着我倒霉,也不来帮一手。”

化三千大笑道:“你在那几家赌场抱台脚,不知道坑了多少人,我早就想捣了它,现在有人冒出头来代劳,我自然是求之不得,还会帮你吗?我要来也是帮着拆局。”

辛本善苦笑道:“我这是走了什么运,交上你们这两个朋友,我受了人家欺负,你们不但不帮忙,反而还帮着人家去,我们这几十年的交情算是白搭了。”

化三千道:“交情归交情,道理归道理,人家占住了理,那可没法子,别说只揍你两拳,就是宰了你,我们也只替你收尸,因为你原本该死。”

辛本善道:“我该死?我是踩了你的尾巴了,你要跟我这么过不去?”

化三千道:“我问你,人家连输了十几把,每一把该赔的银子,有没有少过一钱?”

辛本善道:“没有,在我把场的地方,谁也不能赖。”

“好!那人家才赢了一把,你们就想耍赖皮了,这不是输不起吗?”

“没有啊!他赢的银子全赔给他了。”

“可是你们不再让他赌下去。”

“他出老千手法,以内力控制骰子。”

化三干冷笑道:“老辛,说这句话你就该打嘴,只有使用假的赌具才叫出老千,如果能用内力控制骰子的点数,那是人家的本事,因为这是硬碰硬的真功夫。”

辛本善道:“赌场里赌的可是运气,不是本事。”

“人家连掷十把幺二三,也是用的真功夫,你怎么不说那句话呢?”

“那是他自己银子多,爱往外送,我管他干吗?”

“输了不管,赢钱耍赖,难道你们这些开赌场只能赢钱而输不起的?如果全是客人对赌,你出头干涉倒也有个道理,可是你们自己帮场人也都一个个下注了,你再插手就是耍赖了。”

“要饭的,你是存心帮人家来训我的!”

“要饭的谁也不帮,只是讲理,这件事明明是你没理,因此你叫人揍了也是白挨,如果他没揍你,我跟浪子两个人也要好好揍你一顿,我们这三块料当年插香头的时候,在关老爷前面发过誓,不管是谁,有了不义之行时,另外两个人会率先制裁他……”

辛本善默默无语。

化三千又转向了南宫俊道:“年轻人,你打了老辛算是白打了,我们不能为这件事向你理论,只不过你的目的并不是在钱,而是冲着咱们哥儿三个来的,因此你就必须给我们一个明白的交代了。”

南宫俊笑道:“在下邀请三位做一笔生意。”

化三千哦了一声道:“你看中了什么地方?”

南宫俊道:“百宝斋!天下最大的一家珠宝号。”

三个人的脸色都微之一变。

化三千道:“朋友,你倒是会挑地方,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南宫俊道:“自然知道,所以我才想挑他一挑!”

化三千道:“朋友,你说得倒轻松,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手与实力,百宝斋从来不请保镖护院,可是他们所经营的珠宝,从没有出过一点差错。”

南宫俊道:“知道,不过也不见得就是牢不可破了,如果能有三位的帮助,我相信可以碰它一下。”

化三千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能答应你?”

南宫俊笑道:“凤凰不落无宝地,三位都不是能长时株守一地的人,居然在这儿一窝几年,必然是有耽下来的理由,现在大家目标一致,三位谅必不会拒绝。”

化三千沉吟了片刻道:“阁下请示下姓名来。”

南宫俊道:“在下先想知道一下三位的意向,如果三位没这个意思,在下报姓名也是多余的。”

浪子回答的干脆,简单地说道:“干!”

辛本善道:“你在我鼻子上揍过两拳,我把命都输给了你还能说不干吗?”

化三千叹了口气道:“三个人有两个同意了,我这要饭的也只有舍掉老命豁出来赔上去了!现在该说你……”

南宫俊把双手一拱道:“在下皖北凤阳南宫俊。”

三个人又是一震!

浪子道:“是南宫世家少主。”

南宫俊笑笑道:“寒家薄有微名,三位想必还能信得过,以寒家的声誉,尚不致邀约三位去从事不义之举。”

辛本善这才笑道:“我的少爷,你怎么不早说呢!”

化三千道:“少主不是着令毒蜂子邀我们晚上见吗?”

南宫俊道:“是的!不过我想早一点见到三位,同时也争取一点时间,因为情况有了改变。”

化三千道:“少主对百宝斋有多少认识?”

南宫俊道:“我晓得了他们的底细,却不知道他们平素的行事,刚好跟三位相反,三位居此多年,就近观察,想必对他们的行动有了个印象,却不明其底细。”

化三千道:“少主何以知道的?”

南宫俊笑道:“想当然耳,金陵虽是六朝金粉之地,却还不能把三位一留几年,除非这个地方有什么能引起三位注意的特殊状况,但能够引起三位兴趣的,必然是些很特殊的状况,因此百宝斋就首推第一了。”

化三千道:“少主说得不错,我们三个都是为了百宝斋而留下来的,这几年来的明查暗探,就是他们的库房中也进去过几次,却始终摸不透他们的底细,他们的确是在规规矩矩地做生意,可是又有点不像,因为他们所花费的本钱太大了,有时候差不多是在做贴本的生意,花三千两银子买进一块宝石,但他们却以二千两卖出去。”

南宫俊笑道:“那不足为奇,对象必然是官府中的显要,他们想借此示惠,以取得其他的方便。”

化三千道:“有些是如此,有些对象根本不必要如此讨好的,有几个买主只是一些地方上的混混,小城县的皂隶衙役以及粉头、船妓等人……”

南宫俊道:“那些人买得起珠宝吗?”

化三千道:“他们自己虽然买不起,却可以买下转个手,赚上几百两银子,实在叫人想不透。”

南宫俊略一沉思道:“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吧?”

化三千道:“当然不是,别的人也不知道有这种赚头的事情,进去买上二百两的珠宝首饰,出来后随便找个小珠宝号,甚至于送进当铺里都能多当个五十两的!如果没有把握,谁会去做这种事情。”

南宫俊笑道:“这就容易解释了,那些人手并不是做转变买卖珠宝,只是变相地去领取津贴或酬报而已。”

浪子道:“我们也这样想过,可是仔细地观察过那些人,实在想不透他们对百宝斋能做些什么。”

南宫俊道:“真要做些什么,一定是非常秘密的事,否则就叼以明目张胆地到那儿去领取银两,不必再转一道手了,或许那些人什么都不做,只是百宝斋安插在那儿的暗桩,在必要时才动用的秘密人员。”

“看那些人却不像!也不可能有所作为。”

“了解了百宝斋的底细后,就知道不可能的理都变作可能了,他们是一个极有计划、极为庞大严密的组织,若不是他们自己找了上来,谁也不会想到的。”

三个人都听出了神,慢慢地靠拢了过来,南宫俊也放低了声音,把百宝斋的底子,以及最近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详细地告诉了他们,把三个人都听得呆了。

辛本善道:“弄了半天,原来是这一批活宝呀,难怪叫人难以捉摸了,他们还真能掩藏行踪,这么多年来,居然一点破绽都没有,也没有什么特殊作为。”

南宫俊笑道:“破绽还是有的,要不然三位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了。”

化三千道:“我们只是为他们的高手太多而怀疑,可是观察了很久,找不到一点毛病,他们的生意做得很大,很有钱,但一直规规矩矩,跟官府的关系很好。”

南宫俊笑道:“拥有大批的武林高手,刻意结交官府,就凭这一点,已经可以想到他们必将有所作为了,不是想占城夺地造反,就是想在武林中,形成一股压倒的势力,成为天下武林的霸主!”

化三千道:“又是独霸武林的老套,这些人怎么不死心,江湖上永远不可能出现一个霸主的,以前不知有多少人尝试过,结果都败得很惨。”

南宫俊道:“华老哥莫要小看了这一回,他们处心积虑,经过多年的筹划,很可能会成功,因为他们走了官方的路子,可以得到官方的支持。”

化三千道:“官方的支持?那能管用吗?皇帝老儿难道还会下一道旨意,叫天下武林宗派门户受他们的管辖!”

南宫俊道:“不错!要是真有这道旨意下来,老哥,你是遵与不遵?”

化三千翻着眼睛叫道:“遵个鸟!我叫化子既不拿官家的饷,又不吃朝廷的粮,凭什么要听他的?”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市井藏龙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樱树抽芽时,想你 噩梦大盗 大雷神 海上流华之四面菩萨 十四分之一 死亡循环 千门之门 震旦3·龙之鳞 七宗罪1:冰箱藏尸 驱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