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魔女艳窟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富贵山庄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在没有证实之前,还不宜显露声色,表现过切。

马成淡淡地说道:“只是一些髫龄歌舞伎啊,翁老儿,那就省了吧,别让虞娘子笑掉大牙了。”

翁长健却极有信心地道:“这一批女子却与一般舞娘们不同,老夫才不过略为看了一节,就已感到不克自持而大为失态,因为她们所演的乃是昔年摩登迦诱惑袢尊佛的艳舞,尘世间无人能抗拒,不但男人着迷,女子亦然,她们在起舞时,老夫府中的那些侍女们一个个都骨酥筋疲,倒在地上,半天起不得身子来。”

虞莫愁道:“真的呀!那倒要见识见识,我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子的事儿,翁老,你别是唬人吧!”

翁长健笑道:“老夫这就去叫她们演来,以事实证明老夫所言非虚,当然老夫所说的感受,仍是一般俗人,二位不但是武林高人,又是风月健者,定力自然高得多!请二位小坐,恕老夫失陪片刻。”

他客气地告辞了,厅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虞莫愁忍不住道:“马兄,真有你的,扮龙像龙,扮虎像虎,居然把这老儿给-吓住了,难为你怎么懂得那么多的。”

马成道:“我可不是唬他,西厂的大档头费楚天是我的结义兄长,几次邀我去同享富贵,我怕受拘束而推托了,他没有办法,才给了我这一方腰牌,硬把我纳入厂卫系统中,因为不要我耽在京中,我才答应了。”

“可是你对京里的情形很熟呀!”

马成笑道:“我在百花宫的职称也是巡回护法督察使,事门巡行各地,视察分宫活动的,哪个地方的行情动静我不清楚?这也算不了什么的。”

“马兄,那你看我如何呢?”

“在你本分这一行上,你很成功,但是混充别的行当,那可糟透了,你要对那个老家伙下功夫时,还是把他当作一个江湖人,说你熟悉的话,别把他当个官儿!”

虞莫愁知道自己先前的言词必有失周之处,不由得脸上一红,讪然地改转话头道:“老马,看来我们的天魔女在此地是不错了,只不过那个老头子似乎还不知道我……”

“他是知道你的,只不知道那些天魔女是从你那儿出来的,这件事透着怪异。”

“是啊!我也想不透,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儿是皇帝偷偷出来找乐子的别寓,虽然不能公开,但是安全的措施并不疏忽,高手也很多。”

“这个我早知道了,只是那批天魔女……”

“那很明显,把他们拐出来的人,存心引起你们跟富贵山庄冲突,利用官方的势力来消灭百花宫。”

“这……太可恶了,老马,南宫世家号称武林第一家,怎么做出这种卑鄙的事。”

“什么!你以为这是南宫世家唆使的!”

“当然了,那个南宫俊貌似忠厚,内藏奸诈,这一定是他指使那两个小鬼干的。”

“虞娘子,你这样怀疑就太多心了,如果这是南宫世家所唆使,我就不必出头做主了,到现在为止,你只是我邀来助拳的朋友,是我在跟翁老儿主动作对。”

“你明知我见到十二天魔女时,一定会开口向他索取,到时候就是我跟他争执了。”

“虞娘子,你忘了一件事,东方倩带了人,追踪那批人上这儿来了,少主也是为了追索那些人,才悄悄地在外面由暗处侦查。如果这是我们的预谋,又何必要让东方倩去追踪呢?

再说,富贵山庄之名,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我们事前对此地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那两个小鬼能从你的地下寝宫内脱走,而后我们也没见过面,这预谋又从何而来呢?”

虞莫愁被这句话说服了。就算一切都能伪装,但是她寝宫内的秘道却是无法前知的。

又思索了一下,虞莫愁才道:“那你们的立场如何呢?是否会帮助我夺回那十二名天魔女?”

马成道:“不会,因为这是一个官方暗设的机构,不会是为非作歹的集团,但是我们会要求翁长健对那件事做一个说明,他们如何得到这一批人的,我相信这件事中间必然还有人居间指使,用阴谋而促成的!”

“假如对方提不出一个令人满意的说明呢?”

“我以一个二档头的身份就能把对方唬倒了,南宫世家的声势,就更不是那老儿所能招架的,我想他会低头,至少会有个满意的交代,只不过我们不会帮你讨回这十二名天魔女,因为她们是充满了邪恶的人……”

虞莫愁发狠地道:“不帮忙就算,百花宫并不是非你们不可,你们分明是不敢去惹官方而已!”

马成道:“对!我们是不敢惹官方,因为他们代表法律,循着一定的条例,管理着天下,我们也是在官方的治理之下,自然要遵守官方的约束,这没什么不对的呀!”

“笑话!皇帝老儿管不到江湖上的事,王法也行不到江湖人身上,我们为什么要怕他?”

马成笑道:“江湖人分两种,一种是正正经经,以侠义为胸怀,锄奸惩顽,辅王法之不及,这类人当然要尊重王法;另一类是群桀骜不驯,做奸为恶之徒,倚势横行,恃技凌人,甚至于明火执仗,劫财杀人,这类不畏王法,亦为王法所不容,只能躲到深山大泽中苟且偷生……”

虞莫愁听得刺耳道:“我们不是安安稳稳的在金陵立命安身?并没有躲起来不敢见人。”

马成道:“以前大家不知道你们与横江一窝蜂有关系,所以没人来找你,只要把事情公开了,百花宫就不得安身了,再说百花宫为什么不敢像南宫世家那样,正大光明地立名于武林?可见是你们自知见不得人。”

“马成,你别忘了自己也曾是百花宫的人。”

“不错,可是我已经弃暗投明了。”

虞莫愁下一句没叫出口,因为翁长健又出来了,这次他没敢再摆那些排场,只是带了两个小童而已。

而且挡在厅后的屏风影壁也被搬走了,后面居然是白石为台,雕栏为柱,五彩辉煌的一座舞榭。

两边是乐廊,此刻已经坐着一排天竺蛮女装束的女乐伎,甚至于她们吹奏的乐器,也都是不类中原。

这些女乐伎们的年岁都在十八九间,面目婉然姣好,每人只穿了一件薄纱的无袖马甲,马甲及胸,而且前面又开了一寸半许的襟叉,用两条金链搭住;因此下一半的乳房及胸前两乳间的壕沟,都裸露在外。

裸露的双臂上,各套了宽约寸许的金钏,下半身则是天足赤脚,脚踝上也各带了一个金钏。编草为裙,裙长也不过尺许,仅仅遮住了股阴而已,腰腹几乎是全裸的,每人的肚脐眼里都嵌着一颗明珠,映着烛光,焕发奇彩,个个玉腿修长,曲线玲珑,而她们吹奏的乐曲也很怪,入耳就有一股魔意,说不出是什么曲调,却能叫人心痒痒地而泛起荡意。

在乐声中,翁长健走到主位上坐下笑道:“现在就献丑,为二位作菩萨蛮舞,这班乐伎也是随同那批舞伎们一起来的,二位听听是否与我们中原不同。”

马成道:“果然不同,入耳有如神仙音。”

虞莫愁冷笑道:“老马,你真有见识,这能称为仙音?”

马成道:“我可没说是仙音,而说是神仙音,天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除这两处,何地能有这种声色之娱?虞娘子,你不能否认你那儿拿不出这个排场吧!”

虞莫愁满心不甘,却又无法不承认,因此冷笑一声道:“就算完全是金人,我也拿得出来,只不过无此必要罢了,那也要看看取悦的对象,我那儿来客人都是像你一样的江湖老粗,用得着这些吗?”

马成道:“黄金不稀奇,美人却难求,就算你能铸出一大堆金人来,也不见得能买到这么一大群的绝色丽姝,你看看她们一个个骨肉亭匀、蜂腰隆乳、圆臀、修腿,而且肤色浅褐,一望可知是长期裸露所致,那在我们中原却做不到,中原的女子天性保守,当众裸体,形色间总有别扭之状,何如这些人的自然而有情趣!”

翁长健大笑道:“说得好,说得好,马护卫的确是位妙人解语,否则怎会出如此深刻的见解!”

马成继续又道:“其次,中原女子讲究的是端庄贤淑,束胸缚乳,把胸前压得平平的。

殊不知女子之美,最美就在胸前双乳,你看这些女子的双乳,隆而不肥,紧而不垂,曲线玲珑透致,在中原女子中,万千难求其一,更难说这么多了。再说到是身上的肌肉,由于中原女人不太动,所以都是软绵绵的,缺乏弹性,虽然白嫩,但是没有光泽,没有韧性与韵味,虞娘子你服是不服?”

虞莫愁终于笑笑道:“老马,你是头老色狼,我没有想到你对女人的了解竟有如此之深,比我这个做女人的还更为深入,倒真是难为你了。”

马成笑道:“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翁长健则笑道:“不掉文,孔夫子虽然说过那种话,多少总有点迂。虞娘子,老夫站在一个男人的立场上说话,马护卫的言论的确高妙,因为他是以男人的眼光来看女子美,这比你们女人看女人自然又透辟多了。”

虞莫愁道:“这点我知道,可是马成把这些女乐伎夸得举世无双,我就不服。人要美,不论是男人女人,看起来都认为美,那才是真正的美,非比流俗可言了。”

翁长健抚掌大笑道:“对!对!虞夫人此论,则又更进一层了,所好还有一班舞伎未曾出来,少时她们献技后,再听听二位的意见,想必能一致了。”

二人没再争论,只互看一眼,但闻得金锣一响,两个金身的壮男,一路打着筋头飞了出来,他们的脸上带着金色的面具,身上却涂着金粉的油膏,手执金剑,成了一个完全的金人,上身是半裸的,下身包着一块布,很紧的兜住了胯间,包住了后腰,他们的面目则是作妖魔状。

翁长健解释道:“此二人即为传说中的魔王,为阿修罗世界的主宰,法身千万,但真身却为一鹰一虎,就是这两副面具。手中的剑,可发雷电风火。”

虞莫愁道:“敢情这就是魔王的法身,难怪我看见很多地方供着鹰虎神,虎身鹰头,也是供的魔王了。”

翁长健笑道:“不错,西陲地区,供有驱邪的鹰虎神,据说是有此神在,则诸魔不侵,老夫先前也不知其为何神,迨至见到这两具神魔后,才知端的,供着魔王的地方,自然是能使诸魔回避了!”

马成却道:“翁老儿,你后一种说法,咱家不赞成,咱们中原很多地方都建有玉皇庙,供奉着玉皇大帝,那是诸神之王,何以诸神不回避呢?”

翁长健笑道:“西方的魔王是凶残的暴君,连他手下都畏避不遑,而我中原之君,仁慈广被,故诸神亲近。”

虞莫愁笑道:“翁老到底是做官的,开口闭口,都不忘记歌颂圣德,果真是忠心得很,忠心得很!”

翁长健道:“普天之下,四海之内,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是人臣应有的礼数!”

马成道:“翁老儿,圣驾不在此,你还是把那一套给收起来吧。本来咱家以为先帝驾崩之后,你老儿就垮了,才从尚书任上被撵了下来,现在看看,你老儿还健得很。”

翁长健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老夫岂敢当健字,只是尸居余气,替圣上效犬马之劳尔,风头健的是你们厂卫,手操生杀予夺之权,一二品大员见了你们都得弯腰低头,四五品的京官,见了你们就只有发抖了。”

马成笑道:“可是咱家有一回,在一家县城里酒醉夜行,被巡夜公人撞见了,闹到县城里,那个县官竟然打了咱家四十板子!”

“这个县官好大胆子,马护卫敢情是未曾报明身份!”

“咱家这身份岂能乱报的,所以他打到二十大板时,咱家就只有认了,打到一半,不留心身上的腰牌掉了出来,他看见了,居然又加了二十板,说是咱家身居公职而无行,当街醉卧,有碍官箴,该加倍处分。”

“这个芝麻官儿当真是活得不耐烦啊,现在想必已经锒铛人狱,或是遣退回家了。”

“不!咱家以此回报我们费老大,刚好应天府尹出缺,费老大立刻具奏上去,报荐那个官儿递补了。”

“应天府尹就是京兆尹,是正四品衔,一个七品知县,哪能一下子升得这么快?”

“此人执法公正,不畏权势,正是出掌此职的最佳人选,自从他视事以后,京师各大门府的家仆在京师闹事,大家子弟横行市廛的情形一扫而空,被他抓到后,铁面无私,毫不容情,杖责之外,带枷游街……”

“这样子他的官儿还做得稳吗?”

“不但稳如泰山,而且还又有升迁之望,因为有一班清流言臣在支持他,咱们费老大也对他十分钦佩,正准备保举他人刑部或大理寺。”

“这倒是好事,朝纲可得一清了,老夫离京数年,想不到朝廷竟然能有此盛事,可喜!

可喜!”

“这是人家本身严明刚正所得来的。”

“但是也要马护卫度量大,费领班有识人之明,其间尤以马护卫最为难得,老夫深为钦佩。”

“这个咱家倒不敢当,咱家只是说明,我们两厂虽然掌权重,也不是作威作福得来的,对真正刚正无私的人,我们不敢不尊敬,而且还全力支持,那些见了我们特别客气的人,必然是自己本身有毛病。”

翁长健的笑容已不太自然了,尴尬地道:“说的是!说的是!马护卫很尽责!很难得!”

马成却又笑道:“翁老儿,你别多心,因为你已经退休了,咱家才说这种话,如果你还在朝,咱家也是只跟你打哈哈,朝廷中假如全是那种一清似水的好官,我们就没得混了,全是如你老儿这样的忠心耿耿的赤胆之臣,我们这两厂就没有设立的必要了。”

说完自己先打了个哈哈,翁长健也不知他是认真的还是讽刺,两者都有点像,心中虽感窝囊,面上却不能发作,只有苦笑着打哈哈。不过幸好谈话继续不下去了,那两尊魔王,拔剑对舞已到了最紧的关头,两支金剑金光四射,对刺对砍,十分认真,却没听见一声碰触声。

他们用的招式精妙奇绝,连虞莫愁和马成都没有见识过,可是他们却舞得十分娴熟,每每能在剑招发满之前,闪身避开正锋,使剑招无功,而对方也收得快,一剑无功,立即撤回来,毫无呆滞之状。

两人都是认货的,连随行的四名剑婢也不外行,看得好处,只觉眼光缭乱,大气不敢透半口。

直等两剑乍分,两个魔王抱剑行礼,退过一边,大家才冒出一连串的好字来,拼命地鼓掌。

虞莫愁道:“这一对剑手真不错,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

翁长健笑道:“他们也是跟着那班歌舞伎一起来的,准备由圣上过目后带进宫去做贴身护卫。”

马成道:“行吗?宫里面能带男人进去吗?”

翁长健道:“他们是净过身的。”

马成与虞莫愁同时惊哦了一声,因为他们正好看见两个魔王脱下了面具,露出两张姣好的娃娃脸来。

那是日童跟山童,相隔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怎么净过身呢,马成看看虞莫愁,她低声道:“绝不可能,几个时辰之前还检验过,他们几乎是十足的成人了!”

翁长健道:“二位有什么疑问?”

马成道:“这两位小友咱家十分面熟,而且不久之前还在一个风月场中见过面,说他们净过身实在令人难信。”

翁长健道:“这就难怪马护卫要怀疑……”

麒愁道:“岂止马兄怀疑,奴家也有点不信,这两个人颇有来头,曾在奴家处作客,虽然还有点孩子气,却是不折不扣的大男人,翁老不是在开玩笑吧?”

翁长健笑道:“二位没有错,老夫也不是在开玩笑,兹事体大,老夫怎么能开玩笑?当对方说出他们净过身时,老夫亲自检查了一遍,确认他们是新近净身的!”

马成问道:“新近?是多久?”

翁长健道:“大概是一两天,创口新肉未生。”

虞莫愁刚要开口反驳,马成却道:“那他们必然是经由一个极佳的外科大夫所动的手术,否则在如此的状况下,普通人必然是会体力大减,至少要卧床数月才得逐渐恢复,他们却似乎若无其事,一点都不在乎!”

翁长健道:“不错,他们是经由一位手术极佳的外科大夫来从事净身的,而且那批歌舞伎以及这些乐伴,也都是那位大夫送来的,马护卫想到那个人吗?”

马成倒是被他考住了,翁长健如此说,那人必然是在官场中大有名的人物,但是马成对于这一个圈子,却十分的陌生,因此他看着虞莫愁,虞莫愁也同样为之愕然,不过她在这些地方却相当老练,笑道:“翁老,你别唬人了,奴家在金陵,也住了十来年了,虽不敢说交游广阔,但是一般人多少也有个耳闻,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位大名人呢,尤其是能训练这一批歌舞伎的……”

翁长健笑道:“虞娘子,你不会认识此人的,因为他是个世家人,被御封为护国法师真人的。”

这一个提示,倒是给马成一个灵感,他听拜兄费楚天说过,京师有个道家全真,法号叫什么长春子的,精擅各种幻术,不但武功高,而且医道精,在京中极为受到尊重,被册封为护国法师真人。出人内宫不禁,专门跟他们厂卫过不去,费楚天也是想请马成帮忙对付此人。

因此马成冷笑一声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长春子那个牛鼻子,他怎么也跟到金陵来了?”

翁长健道:“他有个俗家弟子在金陵开设百宝斋珠宝号,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年他总要在这儿耽上几个月,有时候是替宫中的后妃们配药,有时候是为圣上甄选乐女,都是委托他徒弟代办的,这些也都是他送来的。”

事情终于明朗了。

马成冷笑道:“我们跟这个牛鼻子一向没交情,谁去管他的闲事!”

翁长健笑道:“那是你们费老大太小气,他对你们可一直很好,人前人后都为你们夸说辛劳,可是费老大一直对他心怀介蒂,到处破坏他,嫉妒他的得宠……”

马成冷笑道:“笑话,费老大跟我们这伙弟兄,都是江湖出身,我们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有这种妖言惑上的奸人,我们自然要直言检举。翁老儿,你自己也是练家子,该不会认为他那一套是道家正统吧?”

翁长健干笑道:“道可道,非常道。道家始祖老子在道德经首篇就说得非常清楚,道统无所谓正邪,端视其心而已,长春子以道术济世,就是旁门,目前他做的还算不错,老夫就目前而言,不过你看了那批歌舞伎后,不能不佩服他有两下子!”

他想赶紧结束这段不愉快的谈话,所以立刻一拍巴掌,掌声落后,由后厅两侧拥出两列肩披羽毛的美艳女郎,载歌载舞,在台上舞成了两个并排,匍匐致礼。

她们在颈上戴了一圈彩色的雀翎,疏落半垂胸前,腰间也仅围了一串孔雀翎,恰恰垂掩股间,全身上下,也就是这两串羽毛了,手腕与脚踝上都系了一串小金铃。

那铃声十分清脆悦耳,而且有一种动人心弦的力量,这批舞女一出场,就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看得目瞪口呆。

她们的舞姿轻盈美妙无匹,哪怕是轻轻地挥一下手臂,都会有无穷的魅力,而奇怪的是她们虽然近似赤裸,却全无一丝荡意,一个个柔若无骨,只使人感到美,却无法说出美到什么程度,是怎样的一种美!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富贵山庄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怒海妖船 钧天舞 非正常人类异闻录 震旦1·仙之隐 无法可恕 墓地封印 鹰巢海角惨案 昆仑传说·昆仑劫灰 墓史盗记 生命的交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