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法自毙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莫愁妖姬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说到不好,他的眼睛向四面望去,而南宫俊的耳中也听得了一阵细碎之声,像是在下着小雨,然后他们同时都看见了地上一片黑压压的,如同溯水般的黑潮淌了过来。

南宫俊道:“那是什么?”

马成吸口气道:“蚂蚁,我才记起了,这是一种野山的花蜜,是由一种食肉蚁所酿,而它们酿这种花蜜,乃是为了诱各种鸟兽前来,作为它们的食物的。”

“蚂蚁会有这么厉害,居然能捕食鸟兽!”

“这是一种产自野人山的毒蚁。”

“就算是有毒吧,也不见得能咬死人。”

“它们的牙齿中虽然含毒,却极为轻微,大约要一千头蚂蚁,才能咬死一头山鼠!”

“那要咬死一个人,怕要上万头了!”

“蚁多咬死象,这种蚂蚁筑土为穴,一窝的数量总在亿万之数,土巢堆起来比屋子还高,再加上它们的腿长、牙利、行动快,在野人山上,连虎豹猛兽,都要远离它们,不敢招惹,不知他们怎么会弄到的!”

南宫俊看看身后,但见所有来路都已为之所阻,大概还差十来丈就可以攻击到他们身上了,不禁有点着急,忙道:“先生,可有什么对付的方法或是阻挡的方法?”

马成道:“什么方法都挡不住它们,不过可以用火试试,那是驱蚁的惟一方法。只是如何起火呢?”

他身上虽然带着个火折子,但是那点火却无济于事。

南宫俊迅速拔了一些作为花架的竹条,那倒是很好烧,蚁群迫近到一丈处时,他们缩退到月洞门中,而且在门外布了一道圆形的火线,这个办法不错,至少暂时挡住了蚁群的进袭,可是大批的蚁群却开始越墙而人,在两个人身后布成了一个大包围圈,只留下了中间丈来宽的空间。

那是有火挡住的,一时冲不过来,但蚁群却越聚越多,马成有点发愁地道:“一旦竹枝烧成灰烬,它们就会爬过来了,我们倒不知该如何处理。”

南宫俊道:“这一窝蚂蚁不知有多少呢?”

数量虽然难以估计,但是放眼看去,前后左右都是一片黑压压的蚁潮。

马成叹道:“难怪他们把人都撤走,留下一片空园,就是存心要来整我们的,目前我们除了长翅膀,别无脱困之法,这些蚁群围起来,怕有里许方圆,我们最少也要七八跳才能穿出去,何况它们的动作轻快,每一落脚,就有几千头可以爬上来!”

南宫俊道:“不!我们的脚上穿了虫蚁不敢按触的鞋跟,就不怕它们爬上来了,快步纵出去大概是可以的。”

马成道:“问题是这种小虫简直没有它们怕的东西!”

南宫俊笑道:“它们不是怕火吗?”

马成道:“不错,什么东西都怕火,所以我们的脚上如能点上了火烧着走路,那就不怕了!”说着只见南宫俊选了四枝烧着的竹筒,略有两寸多的径粗,而且烧得也剩有两尺来长,分给马成两根道:“把这个绑在靴子上,踩高跷急行而出,同时把两枚凤目的蜡壳化开来,涂在竹管上,以增火势,不就可以出去了吗?”

马成双目一亮,连忙接了过来,解下腰带撕开,把烧着的竹筒绑好,两人就这么踩着高跷,带着火花,提着气,飞纵腾跃,足足蹦出了六十多丈,才看见地下有一个水缸大的巨洞,有无数的蚁群仍由里面不断地涌出来,向着那所园子涌去。

二人跳了出来,看见蚁群没有回头的样子,也停下身来,解下了脚上的火筒,果然没占上一头活蚁,只有不少烧焦的蚁尸附在上面。

马成吐了口气道:“真想不到他们会在这个地方养上这么一窝这个玩意儿!”

南宫俊道:“中原没有这种蚂蚁,他们一定是从边荒移来,居然能饲养在花园中,不跑到别处去,倒也不易。”

一句话惊醒了马成,道:“对呀!蚁潮出穴之后,本是漫无目的的乱窜的,可是冲到前面,就会拐弯转向,似乎有一无形的界线,我倒要详细研究一下,看看是什么东西组成了这一道界线,使得蚁群不敢逾越!”

走前几步,慢慢地接近蚁群,南宫俊也跟着一起看,发现蚁潮虽密,却极有分寸,绝对不会跑到那条界线外去,马成就伸手抓一点泥土,放在鼻里闻了闻道:“这泥沙用药水灌洒过,只是仓促之间,无法知道是什么药。”

说着忽又笑道:“管它是什么药,只要知道它的性能中可以隔离这种蚂蚁就行了,这批混账东西,居然跟我们来上这么一手,现在也叫他们自己尝尝这个滋味!”

他测量了一下,知道洒过药水的泥沙约莫有一尺多宽,于是找了一个畚箕,满满地装了那种泥沙,走到蚁穴口中,那儿有一个大石盖子,而且也堆了一堆沙,平时引蚁归穴,用石盖盖好,然后上面再铺一些泥沙,就可以把蚁群关在地下,然后移去石盖,蚁群就倾巢而出。

马成用畚箕把泥沙盛了,倒向地穴口中,这下子可热闹了,在底下的蚁群,受了那些混过药的泥沙刺激,疯狂地涌了出来,马成抓了几把泥沙,用力地洒在蚁巢里面,使得它们不安地四下急奔乱跑,于是眼前就像是涌起了一大片黑色的浪潮。

马成看得哈哈大笑道:“少主,我们等着看热闹吧,这下子叫他们自己尝尝滋味!”

他把药沙摊开,堆了丈来宽的一个小圆圈,请南宫俊站在里面,然后到另一边的小花屋中,拆下了几张芦席,铺在那些界线上,自己退后圈子,还不断地掷出药沙去扰乱蚁群,更把药沙投洒进蚁穴中,驱使倾巢而出。

蚁潮在混乱中踏上了芦席,立刻就向外涌出,马成一共放了六张芦席,蚁潮就分成六道丈来宽的黑流,迅速地流向外面,侵向正厅以及其他的地方去了。

没有多久,只听得四周乱了起来,有哭的、叫的、闹的,还有人乱蹦乱跳的。

南宫俊道:“马先生,你这一手太过火了,要是伤及外面的无辜百姓怎么办呢?”

马成道:“少主放心,这湖畔四周,全是他们的人,以保持分宫的秘密,跑不出去的,至于他们这儿的,先前居然想利用这个恶毒的手段来对付我们,报复他们一下并不为过,而且他们自己会想办法消灭的,你看……”

这一边的蚁潮退得很快,已渐渐的稀少了,他们就跟在后面,向前走去,来到大厅附近,只见有不少人,已经满脸红块,手中拿着喷壶,喷洒着一种水,把进入屋中的蚁群赶出来,另外一个老者则在前面提着一口香炉,炉中燃着很浓的香料,蚁群跟在他的后面,一直到湖边,他把香炉放在一条船上,叫人撑出去,那大堆的蚁群也就毫无畏惧的一直冲进湖里,漂浮在水面上。

最后来了一个全身花衣的老妇人。

马成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她这个老毒婆在作怪!”

南宫俊问道:“这老婆子是谁?”

马成道:“她姓苗,叫苗金娘,是苗疆的养虫好手,被百花总宫聘为护法,想不到竟然会跑到这儿来了。”

本来大家都在忙乱中,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经马成这一指一点,才发现了他们。

苗金娘立刻冲了过来,指着马成道:“毒蜂子,你这吃里扒外的畜生,老娘辛辛苦苦从苗疆搬来的神蚁又没咬到你,你既然能脱困就算了,万不该把它们给毁了,老娘可跟你没完没了了。”

马成冷笑道:“苗金娘,亏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你还念到我们的相识之情,就不该用那毒蚁来对付我,要不是我们少主想出脱困之法,可不是叫它们给活活分了尸,这种害人的东西,岂能留着,当然是该毁。”

苗金娘冷笑道:“少主?你说的就是这个小后生?”

马成道:“不错!南宫少主是江南第一家南宫世家的少主,特地前来向百花宫索取被劫的镖银。”

苗金娘道:“我只道南宫世家有多了不起呢,原来只是保镖的,毒蜂子,你也太没出息了,在百花宫,你是宫中的供奉护法,却跑去跟了个保镖的。”

马成皱皱眉头低声道:“少主,这个婆娘根本不是武林中人,对江湖中事一无所知!”

南宫俊道:“她除了善养虫外,还有什么特长?”

“还有一身怪功夫,而且她身上沾满了毒,只要叫她沾上一点就会有麻烦,因为属下也是用毒的,比较不怕她,所以还能跟她谈谈,平常她是谁都不交往的。”

南宫俊眉头一耸道:“这个婆娘该杀。”

马成倒是一怔,因为这是第一次听见南宫俊说一个人该杀,而且说得那么决绝,倒是有点不解。

南宫俊道:“马先生莫非对我的判决有疑问?”

“这婆子一身是毒,而又喜欢用虫治人,作恶多端,自是该死,只是少主对她并不了解!”

“是的,我听了先生的话已经够了,这个婆娘不是江湖中人,却为百花宫所延聘,就是为了她有那套害人的本事,因此我知道这个婆娘除了害人之外,别无所长,她在苗疆也是专做害人的工作吧!”

“可不是,苗人简直把她视作凶神,所经之处,跪下来磕头拜揖,拿出最好的东西来陈列脚下,任她予取予求,就怕她稍不当意,伸手间取人性命!”

南宫俊道:“我一听先生说她因为身染剧毒,极寡交往,就知道这个人已经偏失了人性,几近疯狂,所以才主张除去她,而且要麻烦先生动手了。”

“属下遵命!”

这时苗金娘已经对着二人闭目合掌,口中喃喃有词。

马成道:“不好,少主,她又在作怪放虫害人了。”

南宫俊道:“我知道,她放的是一种飞虫,色泛青丝,红目长喙,比蝉略小,飞行极速毫无声息。”

“那是青虻蛊,一人人体,就终身为其所苦,永无解脱之日,少主怎么知道的?这种益虫无声无息,在人的身上咬了一口,就种下了蛊,除了听她的驱使外,就只有死路一条!”

“在她作怪之先,就悄悄地放出了蛊虫,飞贴在我背后,然后才开始念念有词,吸引我的注意,好让两头蛊虫咬我,其实我早发现了。”

“少主可有防范之法,这可是很危险……”

“我若是无法防范,哪还有如此从容,连那两头作怪的蛊虫,都被我捉住了。”

说着摊开手掌,掌心中果然有两只绿然的虫子。

马成忙问道:“少主,可曾给它们咬到?”

“没有,它们的行动虽然迅速无声,但是,又怎能漏过我的大干神通!”

马成一怔道:“大干神通!”

南宫俊笑道:“这是一种感应的功夫,在大干世界中万事万物,只要与我有关的,我立刻能感应到,可以先作预防了,所以那婆子心中有着要害我的念头时,我已经知道了,也知道她将如何害我,早就着手提防了。”

马成看那两头虫子在南宫俊的掌心软软地蠕动着,全身俱无折损,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之状,不禁愕然道:“这种蛊虫是她专用对付武林中人的,少主如何制住的?”

此时苗金娘见狡计已败,连连嘬作声,要把蛊虫召回去,可是那两头毒益虫虽然振动了翅膀,却只能作无力的挥动,无力飞起。

马成笑道:“苗金娘,你的蛊虫已经为我们少主所破,而且少主有谕要杀你!”

苗金娘大吼道:“小子你用什么方法擒住了我的神蛊,还不快快归还,否则老娘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南宫俊叹道:“我说你该死,就因为你无人性,视杀人如儿戏了,我与你初次见面,无怨无仇,只为自卫而杀你的毒蚁,你居然在不声不响间用这种手段暗算我,可见你对别人的生命太不珍惜。”

苗金娘根本不去理会他,仍是在努力地召唤她的那两枚毒蛊。

南宫俊笑道:“你那么看重你的毒蛊就还给你吧!”

手掌用力,把两枚毒蛊抛了过去,苗金娘接在手中,如获至宝,逗弄了一下,见它们尚能行动,连忙小心翼翼地贴身收藏了,然后才指着南宫俊道:“小子,你竟敢对老娘的神蛊如此作弄,还敢对老娘说那种狂话,老娘一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晓得老娘的厉害。”

南宫俊淡然笑道:“苗金娘,你的毒蛊已经伤不了我,那些放蛊之术,在我面前也起不了作用,你又得如何来伤害我呢,总不成说两句狂话就把我给吓住了!”

苗金娘厉声吼道:“老奶奶要亲手撕了你!”

一边吼叫,一边扑了过来,马成忙挡住道:“少主,此婆一身是毒,由属下应付好了。”

南宫俊微微闪开身子笑道:“马先生,我倒不是怕她的毒,只是我另外要防她的毒蛊,所以才请你代诛,尽管下杀手好了,不必怕她身上的毒蛊……”

马成笑道:“属下也不怕,可以跟她来个以毒攻毒,她如果敢放蛊,属下就能叫她那些毒蛊反噬!”

苗金娘怒极厉声道:“毒蜂子,你少吹,试试老奶奶的这一招看!”

十指齐张,指甲又尖又长,如同鸟爪,不过颜色是绿的,再加上黑色的肌肤,形状如鬼魅!

马成知道她的绿指甲和黑皮肤都是久年毒物浸染的结果,倒是不敢硬接,矮身避过后,踢出一腿,攻向苗金娘的腰间,苗金娘却也了解,转身又来抓他的脚。

看样子她是存心要利用她的这一对淬了毒的手掌来毁了马成,马成虽然脚上穿了靴子,可是也不敢让她抓上这一下,连忙把脚缩了回来,苗金娘却趁势挥爪直进,又对准马成的脸上抓到,马成的脚才缩回,身形未稳,无法躲开,眼看着双手抓来,只有伸出左手去反格。

苗金娘的双手整个地抓住了马成的左手,咯咯地狞笑道:“姓马的,老娘逮住了你,就要你的命了。”

马成忽然一翻手腕,只听得咯咯两响,苗金娘叫着向后退去,双臂连摔连捧,却已无法使手腕抬起来了,因为马成那一翻之后,早已贯足了全身的劲力,生生把她两个手腕处的腕骨拗断了,而且这是他故意造成的局势。

苗金娘眼中冒火吼道:“好!马成,你好毒的手段,居然敢伤老奶奶的双手,我绝不饶你。”

马成笑道:“苗婆子,到底是谁不饶谁?”

苗金娘道:“你已经身中老娘的五毒蚀心爪,别看你懂得用毒,老娘手上的毒却是无药可解,中者即死的。”

“如果那毒性果真如此强烈的话,首先应该烂掉你自己的那双爪子!”

苗金娘强忍住断骨的痛楚,哈哈一笑道:“老娘从小就在毒物堆里长大,每天不断地浸染,早已百毒不侵了。”

马成道:“这个我绝不相信,除非是你的毒性不够真,否则绝不会例外的,像有些女人,从小在灶下烧火,直到老死,仍为灶下婢,烧了几十年的火,照样会被火烤伤烧死,只要你自己能抗受的毒,别人就能抗受!”

“你看着吧,你的手立刻就会开始发痒,腐烂滴水,化得精光,慢慢地到你身体。”

“苗婆子,告诉你一件气死你的事,马爷的左手,前一阵子已经被我自己的蚀骨散沾上,无可奈何砍了下来,现在装上的是一只钢手,所以才能轻而易举地拗断你的手,我这只钢手另一个好处是百毒不侵……”

边说边用右手的指甲,扣弹左手,发出叮当之声。

苗金娘看了一下他的左手,气得口喷鲜血。

马成笑道:“你若是就此气死了倒还好一点,免得我动手,因为我们少主吩咐过一定要除去你的。”

苗金娘忽然脸现厉色,伸手到胸前,想掏出什么东西来,无奈她双手皆断,一时无法用力,急得她低头咬住了自己的衣服,用力一撕,居然把上身的衣报撕破了,用力抖落在地,而她半裸的身上,却爬着各种的小虫,形相都很丑恶,她又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张口喷向天空,让那血淋洒而下,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身上的那些虫子立刻都飞了起来,吸吮她喷出的舌血。

马成变色道:“苗婆子,你居然用这种恶毒的手段,行使心血摧蛊之法,难道你自己就不怕万蛊噬体之惨吗?”

苗金娘厉笑道:“你毁了老娘的双手,使老娘成为残废,反正老娘也不想活了,干脆来个同归于尽,等这批蛊母吸过了老娘的血肉后,就该你们倒霉了。”

南宫俊道:“苗金娘,我们才两个人,而你身上的蛊虫却有数十头之多,你岂不是把你自己同伴也算计在内了,你的心肠未免太毒了。”

苗金娘厉吼道:“老娘管不了那么多了,老娘死了,岂能再容他人活着痛快,只恨老娘带的蛊虫太少了……”

她的脸色愈来愈苍白,而她的神态却是趋向于疯狂了,说话时口中白沫飞舞,她身后本来聚有一些人的,听说她的蛊虫会连自己人也一起波及,纷纷地向后面逃避。

南宫俊叹道:“没有用的,这种蛊虫是经过专心饲养,而且施以邪术的训练,只要一闻到人的气味,它就有穷追不舍,上天人地,也要把人追到为止……”

苗金娘咯咯大笑道:“小子,你说对了,在场的人一个也少不了,都乖乖地陪着老娘一起到阴世去吧!”

在她旁边的一个手捧琵琶的女子愤然道:“苗婆子,你简直疯了,我们是你自己人,你怎么连我们也坑在内!”

苗金娘大笑道:“练蛊的人没有自己人,贾五儿,你在我身边,是你的运气坏,说到自己人,我也有理由坑你们一下,你们居然没告诉我马老鬼的一只左手换了钢的,害得老娘被他整成残废,老娘不坑你们坑谁?”

那个叫贾五儿的女子道:“我跟你一样是从总宫调来此地,我根本不知道马成的事,你怎么迁罪于我呢?”

苗金娘笑道:“贾五儿,我不是特别要跟你过不去,只怪你的运气太差,恰好在我身边,你就认了吧!”

贾五儿愤然举起手中的琵琶,要迎头砸下去。

南宫俊急急地飞身而出,手中的折扇突出,架住了她的铁琵琶道:“贾女侠,可千万不能杀死她!”

贾五儿瞪了他一眼,道:“是你要杀她才惹起这场祸的,现在我要杀她,你反倒要拦住,你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俊道:“我要杀她是因为她的心志已被蛊毒所惑,根本就是个疯子,由她表现上,贾女侠大概已知道!”

贾五儿怒道:“所以我才要劈了她,不让她太舒服!”

南宫俊道:“她已经使出了最毒的血身饲蛊大法,已经是非死不可,只等到那些蛊虫把她的积血吸尽,她就会缩成一个人干,那种死法并不舒服,你现在给她一下,倒是帮助她解脱痛苦,而且也使蛊虫提早飞出来害人了!”

贾五儿道:“那我们就这么白白地叫她给坑了不成?”

南宫俊微笑道:“贾女侠,我们是她最痛恨的大冤家,她的蛊虫一旦脱离了她的身体,第一个就是来找我,我都不急,你还急什么?”

贾五儿一怔道:“你懂得治蛊?”

南宫俊道:“略知一二,她首先发出青虻虫来害我,那是她本身的神蛊,是最厉害的一种,都未能奈何我,其余那些威力更差,我自然有制住它们的方法。”

马成惊喜万分道:“少主懂得治蛊吗?”

“略知一二,运气好的是我身上恰好带着克制它们的玩意儿,所以更不怕了。”

贾五儿道:“你不怕我们可怕,那些蛊虫不咬你,可会咬别人,趁现在尚未飞起,砸死几头也好。”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莫愁妖姬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无赖天子 茶经残卷 上帝之灯 空城 轩辕诀4:傲绝天下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完全犯罪使者 落日大旗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