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秘坛花宫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纤手追魂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一行人虽多,而且都是步行,但是去势之速,却难以想象,瞬间已走得干干净净,倒把西门姣蛟看呆了。

她不禁讶然道:“他们的武功真高啊,怎么跟我们打起来就不起劲了呢!”

东方倩也道:“是啊!那个使三节棍的汉子,看去貌不惊人,也没有动过手,可是一出手就是妙着,他那一棍,如果换上了我,恐怕也难逃得过。”

南宫俊道:“乍然一见面,那一式神龙摆尾的确是凌厉无匹,但是只要有戒心,也就没什么了!”

东方倩道:“那当然,可是我们以前也不知道呀,他为什么不对我们使这一招呢?”

南宫俊道:“因为他们只受雇杀人,所以不肯拿出真功夫来,那是他们救命的本钱,不是用来赚钱的。”

东方倩一愕道:“救命的本钱,这是怎么个意思?”

“这些做杀手的人,干的是搏命的买卖,尤其是他们专门接受江湖人的委托,搏杀的对象,也多半是江湖高手,自然需要一身很不错的武功为本钱。”

东方倩道:“岂止是很不错,简直就是很高明了,我认为他们比横江一窝蜂还要强呢!”

“他们既是以搏杀江湖人为对象,有时可能遇上了绝顶高手,对付不了,所以他们每个人,一定需要有一两手最拿手的绝招妙式,平时绝不使用,在万分无奈,本身性命受到威胁时,才拿来做救命之用,我们一直没有把他们逼到那个程度,所以他们也没机会施展。”

“刚才他施展那一招杀手,也非一定要呀!”

“那两手是使给我们看的,他们急于脱身,却怕我们不肯放松,紧迫不舍,所以才借机会露了一手,意在吓阻我们追赶,同时也是向我们卖个交情。”

“卖交情?这又有什么交情可卖呢?”

“他们这一次狙杀失败,以后是怕南宫世家追杀,所以他们特地亮出这一手,向我们示意,要我们知道,他们并没有拿最狠的杀着出来。”

西门姣蛟叹道:“如果他们真施展了那些招式,我恐怕还招架不住呢!”

南宫俊道:“西门姑娘,你不是也有一两手绝活没有施展吗?你不会吃亏的,最多落个两败俱伤。”

西门姣蛟说道:“南宫俊,你怎么知道的?”

南宫俊道:“这是姑娘自己告诉我的,有关于江湖杀手的内幕,我都是在车上听姑娘说的。”

西门姣蛟笑道:“我竟忘了自己跟他们是同行了,只不过我觉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要买凶手杀我跟巧娘呢?”

西门巧道:“那个叫计老大的家伙,就是雇我们来暗算的事主,大概是怕我们泄露机密……”

西门姣蛟道:“不对,那个人跟我见过几次面,我认得,绝不是他们的样子,他们弟兄俩一个太矮,一个太瘦,而跟我接洽的人,是个身材适中的男人,长得还不错,只是有点女人气,身上还擦香香的,鼻梁上有三颗红痣……”

东方倩一怔道:“鼻梁上有三颗红痣,那是十九妹甘凤姑,她是个女的,怎么会是男的呢!”

西门姣蛟道:“我说的那个男人有点女人腔,很可能是女人改扮的,东方姑娘认识这个人?”

“是的,这种长相的人不多,我想很可能就是甘凤姑,那是红粉姐妹中的一个,武功很高,刀法也很精,她应该可以爬得更高的,但是她似乎无意进取。”

南宫俊道:“她是后来才进止水谷的吗?”

“是的,不过进来也有五六年了,她是已婚妇人中的领班,跟姑姑身边的梁婆婆最为接近,做人很阴沉,我不太喜欢她,有次跟我顶嘴,被我掴了两耳光,她拿刀跟我拼命,居然跟我不相上下,还是大姐来了,才把她喊住了,着令她跪下跟我磕头赔罪,我想她一定是挟恨报复……”

南宫俊笑道:“倩妹,你也想得太好了,别说红粉金钢不准私自行动,就算准许,她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来!”

西门姣蛟道:“是的!她出的代价是五百两黄金。”

南宫俊道:“五百两黄金固然不算多,但是叫一个江湖中的二流人物拿出来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受到了门户中的命令,或是受到别人的授意才有可能!”

东方倩道:“要说大姐要杀死我,我绝不会相信!”

南宫俊道:“当然不会是慕容姑娘,否则她也不会叫你离开红粉姐妹的行列了,可是慕容姑娘之上还有人。”

“那就是姑姑了,她会杀死我吗?”

“她应该是最有理由的人,既不愿意你出来泄露红粉金钢刀法之秘,又不直接下令杀死你而使其他姐妹寒心,便只有买动职业凶手来行事了!”

东方倩低下了头,她从马成的口中知道了自己姑姑是出于西方魔教之后,对姑姑的盲目敬仰已经大为改变,南宫俊的话使她无从辩解,但她的心情总是沉重的。

西门姣蛟道:“现在小妹也想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什么人会在琅砑十八魔那儿出钱买我们的人头?”

南宫俊道:“你不是已经看见吗?”

西门姣蛟道:“那两个人只是来接触的,却不是主使人!”

“他们在徐州落脚,必然是百花宫徐州分宫的人,主事者也必然是百花宫的人。”

“百花宫对南宫俊不利还可以说法,对我跟巧娘,却没有理由出重金买人头!”

“西门姑娘,你的事情最为单纯,因为你没有跟别人接近过,也没有跟别的人有什么利害冲突,惟一能从你的死亡得到好处的就是你的姨娘西门千千。”

“我当然也想到她,杀了我,她就可以独占千蛇谷了,可是怎么又会是百花宫中的人出面呢?”

南宫俊道:“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西门千千她已经跟百花宫连成了一气,或者她根本就是百花宫中的人……”

西门巧道:“这倒是很可能,因为西门千千做了谷主后,千蛇谷慢慢就变了个样子,她引进了一些人,渐渐把谷中的人都先后的更换了,而那些人对故主都是十分忠心的。她如果不是重用那些老人的驯蛇技术,恐怕早就把他们全部芟除,对少主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谷中三位长老的支持,她也不会让少主活下去了!”

西门姣蛟道:“我姨娘会对我如此吗?”

西门巧道:“她虽然做得不太明白,但是我多少总有点知觉的,所以我只跟三位长老商量,把一些厉害的毒蛇驯役之法秘而不宣,这样才能保全少主。”

“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知道呢?”

“如果少主知道了,一定沉不住气,恐怕就难逃她的毒手,我们大家容忍着,只希望等到少主满二十五岁,那时她必须将暂摄的谷主蛇杖交出,由少主任谷主,再说也就没有关系了!”

南宫俊道:“你真傻,你想她到时候会把谷主蛇杖乖乖地交出来吗?”

西门巧道:“她不交也不行,千蛇谷分内外两谷,谷内才是毒蛇的栖留区,也是千蛇谷的真正实力所在,除了我与少主外,她的人根本不敢进入半步!”

南宫俊道:“那她这个谷主呢?”

西门巧道:“西门千千自是可以的,因为她是摄理的谷主,不过她也只能进来看看,三位长老所驱役的毒蛇,她仍无法控制,因为三位长老对少主忠心耿耿,将不会将役蛇之法传给她的,要等少主满二十五岁后,传给少主的,除非在一个情形下,才能轮到她!”

南宫俊道:“那就是西门姑娘在二十五岁以前死去!”

西门巧一怔道:“南宫大侠怎么知道的?”

南宫俊道:“我不是说过嘛,西门姑娘的生身父母生前与我南宫世家极为莫逆,已经答应作为我家的武士了,只是后来未曾来践约而已,对千蛇谷的事,我多少也知道一点,那三位长老在谷中终身不出,每人驯养一种天下歹毒的奇蛇,然后再交给谷主驱使役用!”

西门巧道:“是的!是这么回事,主母因为那三种蛇太过歹毒,不肯轻易使用,所以也没有做那种要求,主母跟主人死后,少主应该是第一个继承人,因为年纪太小,由西门千千所摄,俟少主成人后,还要交回的,所以三位长老不肯把驱蛇法教给她,只有在少主死亡的情形下,千蛇谷再没有继承人了,才可以由她接任!”

“这么说来,她应该早就下手除掉西门姑娘了,怎么以前没有采取行动呢?”

“少主幼年时,一直都在内谷,她无从下手,等到少主长成,武功已有基础,而且身边有好几种蛇儿护卫,寻常人很难能伤害她,连暗算都很难……”

南宫俊想到在古庙中,四处都是蛇儿的情形,也觉得的确是很不容易,如果不是自己身边有着那一块千载雄黄精,制得住那些蛇儿,要接近西门姣蛟确是很难。

西门巧又道:“还有一项规定是谷主或少主被害时,继任者必须为死者尽力追凶,一直等到复仇后,才具有继承资格,她如果伤害了少主,就得杀了自己为少主报仇,自然更没有继承资格了,所以她不会那么做的!”

南宫俊哦了一声,忽然道:“这次生意是你们接的!”

西门巧道:“以前我们不管这种事的,这次因为谷主有事情外出不在谷中,少主才为了好玩,接下了一笔生意,却没想到加害的人是东方女侠!”

西门姣蛟道:“我就是知道东方姑娘,也会接下这次生意的,因为我以前对江湖上的事,毫不知悉,而姨娘告诉我,要维持千蛇谷是多么不易,要养活那么多的蛇,每个月要花很多钱,我以后接任谷主,就得学会赚钱。”

南宫俊道:“这次你却上当了,假使你成功了,我就会杀你,而西门千千雇了琅砑十八魔杀我,算是替你报仇。你没有成功,而且在我的劝告下,跟我反敌为友,她才叫琅砑十八魔把你们也算计在内,然后再把琅砑十八魔也除去几个好交差,目的都在要夺去你的基业,我想连这笔生意都是她策划的。”

西门巧道:“婢子先前还感到惑然不解,听大侠如此一说,倒是全都明白了,一定是这么回事的。”

西门姣蛟道:“姨娘这又是何苦呢,我根本就不想跟她争这个谷主,那片基业我已经打算放弃了。”

西门巧一怔道:“少主打算放弃千蛇谷了?”

西门姣蛟道:“是的!以前我是不懂事,自从听南宫兄为我晓谕之后,我就准备放弃了,本来也是,一个女孩子整天跟些虫蛇混在一起,失去了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意思,以前我是以为离开了那些蛇就无法生活了,可是南宫兄杀死我身上那些蛇之后,我发现没有它们,我可以活得很好,我是个人,人应该跟人一起生活,不能跟蛇过一辈子的。”

西门巧道:“少主,你不能这样,那会使很多人伤心的,他们把一切的希望都寄在少主身上……”

“没有多少人了,就不过是内谷的三位长老,跟一些蛇奴。”

“他们为了千蛇谷,牺牲了一生,牺牲了双目,为了使耳朵听觉特别灵敏,便于听见蛇的嘶叫声,他们自幼就刺瞎了双目,就像婢子一样……”

“巧娘!你是眼睛瞎了,才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生活,不穿衣服,身上爬满了蛇,别人见了我就吓得发抖,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我无法跟别人说话……”

“有些毒蛇是必须要跟它们声息相通,才能跟它们合成一体,指挥役使它们的!”

“巧娘!你应该从小就把我的眼睛刺瞎掉,如果我能看得见,就不能再忍受那种生活,以前我很少见到外人,以为人的生活都是那个样子的,直到这次出来,我见到许多真正的人,才知道自己是多么丑恶的一个大怪物,现在我想到谷中的生活就感到害怕。”

西门巧低头不语了。

南宫俊道:“巧娘,西门姑娘的话也不错,一个人脱离了正常生活而去与虫蛇为伍,那就是走火人魔了,你虽然从小就过那种生活,但是你已经嫁人生子,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西门巧悲切地道:“是的,我虽然嫁过人,生过儿子,可是我的丈夫见了我就害怕,因为我们的屋子里,随时都会冒出一条毒蛇来,他最受不了那种生活,才逃出千蛇谷去了,我的儿子则是在十个月时,因为我不在身边,他抓起一条毒蛇,以为是吃的东西,放到口中去咬,结果反被蛇咬死了。”

南宫俊不禁恻然道:“是的,这种生活就是一种错误,过去西门前辈就是想到这种生活的不正常,她准备回去结束千蛇谷的,哪知道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主人与主母回到谷中没有三天就被人杀死了,一直就没有查出凶手是谁。”

南宫俊道:“西门千千是在什么时候来的?”

“主人与主母双双毙后几天,她由南疆回来,就应谷中人之请暂摄谷主之位,那时少主只有五岁,现在一晃已十五年了,千蛇谷中,人事也有很多变迁!”

南宫俊道:“千蛇谷在什么地方?”

西门巧道:“不知道,只有谷外的人才晓得。”

南宫俊道:“这么多年来,你连住在哪儿都不知道。”

西门巧道:“我因为目不能见,根本就很少出来,只知道千蛇谷的内谷外谷而已,这次出来,是事主用车子带我们出来,至于是怎么走的,我也无法知道……”

“你怎么回去呢?”

“原来是由事主送我们回去的,现在没办法了,大概只有等谷中派人来接了。”

南宫俊想了一下道:“西门姑娘,你遽尔如此放弃千蛇谷也是不行的,至少你要做个交代。”

西门姣蛟道:“我要怎么样才能交代呢?”

“你可以把千蛇谷让给西门千千,但不准她以后把毒蛇用来作为杀人的工具而从事职业杀人者的行业,更不准以役蛇来危害威胁别的人。”

西门姣蛟缓缓地道:“那也得要她听才行。”

南宫俊道:“她只是暂摄,你却是当然的继承人,你可以对千蛇谷的行事提出一个准则的。”

西门巧道:“那也要等到少主满二十五岁之后,才能接下谷主之位,现在仍然是她的摄理权。”

“西门姑娘今年几岁了?”

“二十,还差五年呢!”

“不能等那么久,看样子需要动用我南宫世家的名义,出头干预这件事了。”

东方倩道:“俊哥!那行吗?南宫世家不能干预到人家门户中的事情,否则人家会说是仗势凌人!”

南宫俊道:“这件事我们倒是绝对有理由干预的,第一是两位前辈都是我南宫世家的待聘的武士,对他们的生死,南宫世家要关心过问。”

西门姣蛟道:“南宫兄要为我父母追凶报仇?”

南宫俊道:“追凶是必须的,对凶手施以惩戒,却不是报仇,南宫世家只维护武林正义,却不替人报仇。”

西门姣蛟道:“找出凶手,施以什么惩戒呢?”

“那要看他杀人的动机了,如果是为了行侠仗义,自然没有罪过。”

“我父母不会做坏事的。”

“我并没有说二位前辈有何失德之处,只是在说明南宫世家行事的准则,如果是为了报仇而杀人,则视其情节而斟酌,如果是为了侵占掠夺而杀人,则杀人者死,武林自有公义。”

“事隔十五年了,还能查吗?”

“也许有点困难,但是小心查证,追索当时的情节,我相信一定有蛛丝马迹可循的!”

西门巧道:“那也得找到千蛇谷才行呀!”

“找得到的,别人能找去委托杀人,我们亦就可以找到,而且我想用不着我们去找,千蛇谷的人也会来找我们的。现在我们可以真要快点赶路了,已经过了我跟马成他们约定的时间了。”

于是南宫俊跟东方倩骑马,西门姣蛟驾车,车上坐了西门巧,一行四个人,向前疾奔而去。

花十七说得没错,他们倒是一点阻碍都没有,到了徐州城,来到指定的客栈里,马成跟日、月、山、海四童都已经等得十分心焦了。

马成迎着他们道:“少主,你们再不来,我就准备回头找过去,叫日童去打听消息,他们也说不知道,我想少主跟东方姑娘的武功不应该有问题才是。”

南宫俊笑道:“在路上遇到两起伏击,耽误了下来。”

“伏击!居然有人敢对少主动手,是谁那么不长眼。”

西门姣蛟低下了头,南宫俊笑着把她介绍了,马成道:“原来姑娘是千蛇谷少主,十年不见,居然亭亭玉立了。”

西门姣蛟微怔道:“马先生你认识我?”

马成道:“十年前在下曾经为了配制几种毒药,到千蛇谷去讨取几条毒蛇,有幸见过姑娘一面。”

南宫俊道:“马先生到过千蛇谷?”

马成道:“是啊!千蛇谷的位置偏僻,知道的人不多,我却是仅有的少数之一,而且是千蛇谷主邀请我去的,因为她也需要我的毒药来作为对某些蛇毒的解药。”

西门姣蛟惊道:“毒药可以作为解蛇毒之用吗?”

马成道:“有许多种厉害无匹的毒蛇,都可以用毒药去解毒,这也是以毒攻毒之意,我在十年前到千蛇谷做客半个月,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做这种研究,试出了谷中九十九种毒蛇的解药,只有两种蛇,一时还未能找出解法。”

“不错!千蛇谷中的毒蛇,共一百零一种,马先生是哪两种蛇还未能得到解法呢?”

“好像是……碧玉杵跟金线王两种,因为需要三条以上的蛇才能做一次完全的研究。而据说这两种蛇为数极微,一时无法供我那么多……”

西门巧道:“这正是三位长老所控制的十大毒蛇里的两种,本来这十种毒蛇都是绝对秘密,不肯出借或出让的,西门千千居然能把其他八种弄到手,研制解药,果然是不怀好心了,而且据奴婢所知,这两种毒蛇的数目还较多一点,比其他八种都还方便取得,她却对马先生说无法供应,看来也不是老实话。”

马成道:“这就奇怪了,她干吗要骗我呢?”

南宫俊道:“那只怕是她自己另找人研制成了解药,所以才不必借重马先生,因而才作此说。当然也是要保一手,以免马先生尽得千蛇谷毒蛇之秘。”

马成道:“她也太小气了,我用毒她养蛇,根本就两不相干,她防我一手干什么呢?”

“她的毒蛇如果对马先生都不构成威胁,对她而言,岂不是太危险了吗?”

马成道:“她无须把我看成威胁,我对她的基业一点也不感到兴趣,而且那么多的毒蛇我也无法豢养……”

“她自然是有道理的,马先生如果知道其中内情后,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于是叫西门巧把西门千千意欲夺权霸产的企图,以及她如何去接替谷主的前后经过再说了一遍。

马成这才恍然道:“那就难怪了,我也奇怪,在南疆时我已经认识西门千千,她好像很潦倒,不但受着一些白道人士的追杀,连黑道中人,也对她不怀好感……怎么回到中原,她竟是一门之长了。”

南宫俊道:“马先生,她是不是跟百花宫有联系?”

马成想了一下道:“应该是有的,她在南疆实在站不住脚时,曾经托庇在百花宫请求保护,不过回到中原后,倒是不大听说,不过我想她如果跟百花宫没关系,就不会把我邀到千蛇谷中去,那个地方十分秘密,除了她自认为可靠的人,不然绝不会容许进入了千蛇谷的!”

南宫俊道:“这个等以后再慢慢追查吧,等我们追讨镖银的事了后,还要烦请先生带路,上千蛇谷去一次。”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纤手追魂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祈祷安息 巫峡棺山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盗墓笔记十年之约 大唐辟邪司2:深宫大劫 诡案罪8 404公寓 短刀行 恶魔的圈内 守夜者2:黑暗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