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卖命杀手

上一章:第十九章 盲姬蛇女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当他们一行快到徐州的时候,忽然由旁边的小路上来了一个卖菜的乡妪,挑了一担子菜,步伐踉跄,摇摇晃晃,一个不小心,就斜到了路中间来了,东方倩的马刚好冲到,已经闪避得快了,但是仍然擦到了一点,那个乡妪哎呀一声,一翻一跌,跌向了跟来的西门巧坐骑,她骑的是南宫俊的马,自然应变迅速,立刻长嘶人立而起,后脚拐了几步,总算没踏着那个乡妪。

可是坐在上面的西门巧却被掀了下来,也正好落在那个老妪的附近,不知怎的,她忽然生气了,厉声道:“混账东西,你居然敢占我瞎子的便宜。”

立时飞出一拳,接着踢出一脚,那个老妪身子被打得飞了起来,跌到一边的田埂中。

在田里种菜的有十几个乡下人,立刻气势汹汹地拥了上来,有的拿了锄头,纷纷地叫着:“你们骑了马撞倒了人还要打人,仗势欺人呀!”

还有的叫:“谢大娘被打死了,要他们偿命。”

一个老头儿带了一个少女也跟着跑了出来,有人就告诉他:“谢老爹,你的老伴儿被她们打死了。”

于是老头儿扑向西门巧,那少女则冲向东方倩。

老头儿举拳就打又叫骂道:“你们仗势欺人,我老头子跟你们拼了,臭婆娘,老子要你偿命!”

西门巧很冷静,伸手拨开了,又把老头儿推倒向一边。

少女却一头撞向东方倩叫道:“好呀!你们打死了我娘,又打我爹,我非跟你们拼命不可。”

东方倩倒是万分地抱歉,忙伸手托住了那个少女道:“你别急,这固然是我们不对,可是你问问他们,大家都看见的,你娘突从小路上穿出,才会碰到的。”

那少女仍是挣扎要过来道:“不管怎么说,你们也不该打死我娘,现在又打了我爹,难道这又是你们有理?”

四周那些乡汉们叫道:“打!打!打死她们!”

西门巧由腰间擎出了一把尖刀道:“很好,你们谁上来要送死,就尽管上好了,别以为我是瞎子好欺负,我的眼睛虽瞎,心里却明白得很,你们是一批什么料,还以为我不知道。

东方女侠,拔出刀来宰了他们准没错!”

东方倩道:“巧娘,不可以,我们要讲理。”

西门巧冷笑道:“东方女侠,你真以为他们是什么种菜的乡下人,他们没一个是好东西。”

东方倩倒是看不出这些乡下人有什么不对。

西门巧道:“第一次倒地的那个人对我手脚不规矩,我才打他的!”

“巧娘!她是个老太太,因为跌倒地,滚在你的马前,惊了你的马,才把你摔下来的!”

“可是他借机会在我身上乱掏乱摸。慢来,东方女侠你说那是一个老太太?”

“是啊!那是个乡下老妇人,一时惊慌,伸手乱抓,你眼睛看不见,才会造成误会。”

西门巧冷笑道:“我眼睛虽盲,但是男人跟女人还分得出来的。”

东方倩叹道:“巧娘,那的确是个老妇人,所以不会是存心对你轻薄。”

“她若是个女人,我就把头割下来偿命,我立刻可以证明的!”

她摸索到老妇躺着的地方,那老妇仍是伛偻着腰,那是被她一脚踢的,西门巧就因为双目皆盲,视力失明,她学的近身搏斗,都是异常狠毒的式子,而且速度奇快,很少有人能躲得过的,那老妇就是在贴近她的时候,被她一脚踢在下阴处,飞跌在地的。

东方倩也不禁一怔,对方如果真的是个老妇人,西门巧这一脚踢得重了,也可以把人踢死的,但不会伛偻着腰,全身痉挛,这分明是一个男子下阴受创的样子。

想到这儿,她忽又想起西门巧对一个人性别的判断是绝不会错的,一般人分别男女,都是凭着目力,固然简捷,但往往会受到惑愚,尤其是善于乔装者,可以改扮得男女不分,易钗而弁,易阳为阴之事,层出不穷。

但是一个瞎子却是从一些其他的地方来判断的,首先是体味,男人与女人的气味上就有很大的差异,只是一般人不经意而已,其次是触觉。西门巧经过这两度的证验后,她的结果定然比别人更为正确。

对方既是男子,却扮一个老妪之状,用心可疑。

想到此,她的手不自然而然地摸到了刀柄上,移向西门巧的身边去了,西门巧伸手就要去撕那老妪的下衣,那老妪忽然也探手向西门巧刺去,手中多了一柄尖刀。

且不论她是男是女了,就以一个乡妪而身怀尖刀一事而言,对方绝非善类,西门巧看不见,对方的出手既阴且损,但是东方倩却已有了防备,刀光急闪,在尖刀还差两寸刺到西门巧之际,东方倩已经把她的手腕连刀削断了。

老妪再度痛呼,身子跳了起来,咔地一声,却没有逃过西门巧的一抓,中衣尽破,露出了下体。

没有错,确实是个男子,东方倩又羞又怒,刀光再起,那乔装的男子在身子未落地之前就被砍成了十几片。

那是她在怒极时,施展了一式最凶狠毒厉的刀法,其他的人睹状大惊,呼喊一声,有的想跑,有的则反向前逼近,东方倩一手横刀,沉声大喝道:“不许跑!”

要跑的就是那个老头儿跟那个少女,一个是自称老妪的丈夫,一个是自认为女儿,要出来拼命的,现在见了行踪败露,他们就想溜走,东方倩喝了两声,他们都不听,东方倩怒极,正待飞身去追,可是那两个家伙却又叫了一声,跌倒下去,然后又跳了起来,状如疯狂的直吼着,东方倩感到很奇怪,看样子他们像是中了什么暗算,可是这儿并没有第三者呀!

倒是西门巧听到了他们的吼叫声后,脸呈喜色,忙问道:“东方女侠,他们是不是又叫又跳的,好像是发疯一样?”

“是啊!巧娘,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原因吗?”

“知道,这一定是少主已经清醒了,放出了小碧蛛儿,这种情形是被碧蛛儿咬到的样子。”

“什么?碧蛛儿是什么东西?”

“碧蛛儿是一种绿色的蜘蛛,产在万蛇谷,却是群蛇的克星,它们只有绿豆那么大,跳跃行走如风,而且能知人心意,随着人的指示去咬人,比发暗器还有用呢!因为它们能够自己认准人,,所以每发必中。”

“一头绿豆大小的蜘蛛,能有多厉害?”

“可凶着呢!人给它咬上一口,不出十步,毒气就会攻心而倒,全身蜷成一团,也像头蜘蛛似的,如果不加施救,半个时辰后就准死……”

“你怎知道那是被碧蛛儿咬了?你的眼睛又看不见。”

“我的鼻子可灵,我已经闻到了碧蛛儿的气味,所以才问问姑娘那个人的情形,因为碧蛛儿咬中的人,都是一个样子的。这下可好了,少主已经醒了。”

东方倩看看车门窗还是垂下的,那个驾车的汉子却吓得缩成了一团,乃问道:“你怎么知道你们少主已醒了?”

“那碧蛛儿是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在少主的颈子上挂着的,只有少主懂得如何驱策它们,现在它们能够出来攻击人,就证明少主已经醒了。”

东方倩心中大定,因为西门姣蛟虽已清醒,南宫俊也必然功成脱身了,自己倒不要他来帮忙处理面前的场面,至少可以不必分心去照顾车子,可以放手行动了。

于是她手中钢刀一振,使刀环发出一阵锵鸣,然后才向着四周的那些人喝道:“你们是哪一条路上的?”

在她正面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忙道:“姑娘,我们都是这儿附近的农民,都是种庄稼的粗人!”

东方倩冷笑道:“你们跟那三个人是一伙的吗?”

那人忙摇手道:“不!不!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怎么知道那老婆子是男人改扮的,姑娘杀得好,否则我们家里人还会遭他们的骗了呢!”

东方倩冷笑道:“你倒是会赖,一开始我听见你在叫他们什么谢大娘,谢老爹的!这会儿又不认识了。”

男队一怔道:“他们说是姓谢,而且一个老头儿,跟着个老婆子,我们叫他们谢老爹,谢大娘,这也没错呀!”

东方倩道:“没错,他们到田里来做什么呢?这是你们的田,你不认识他们。他们就不该在此……”

那人道:“他们是来买菜的,现在正是芥菜收成的季节,经常有人来整担的买回家去,他们讲好价钱一共买了三担菜,老婆子先挑了一担走,哪知道……”

东方倩道:“那你们都是种菜的?”

“是的!姑娘,这片田就是我家的,这些人是同村的邻居亲友,来帮我收成的,刚才因为都不知道……”

东方倩冷笑道:“朋友!你还是说实话吧,你的谎言可不大高明,他们是帮你收成的,那你们收成的菜呢,这么多的人,工作了大半天了,除了那老婆子担子里一点菜外,连一棵割下的菜都不见,莫不成你们是来聊天的?”

她的确很细心,立刻就找出了破绽,然后又冷笑道:“再看看你们一个个虽有风尘之色,却不像是整天在太阳下暴晒的农夫,你们手上拿了农具,却没有一点泥土,哪一点像个庄稼人?”

铮铮一片激响,那些庄稼人都抛下了手中的农具,从衣衫下取出了暗藏的兵器,这下子可热闹了,刀枪剑戟斧棍,竟是样样都全。

东方倩笑道:“你们终于现出本来的面目了,只是不知道我们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结下的梁子!”

在以前,她绝不会哕嗦这些,早已拔刀就杀了,现在因为已经加盟了南宫世家为武士,多少要讲究一些,所以才客客气气地问话了。

那为首的汉子道:“既然你已经识破了我们的行藏,那就抖开来说吧,我们是琅哑砑十八魔!”

东方倩不禁一怔,她从来也没听过这个名目。

那汉子笑道:“你不会知道的,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公开对外提出这个名称,平时只是私下自己叫叫罢了。”

东方倩道:“各位拦路相阻,不知有何见教?”

“受人之托,把你们截杀于途中!”

“受人之托?那是什么人?”

“东方姑娘,你这一问岂非太不上路了?事关职业道德,我们怎能宣布事主的姓名!”

“原来你们是一批职业杀手!”

“不错!而且是最好的,所以我们索价很高,不过姑娘可以放心,我们收了代价之后,就保证可以完成任务,姑娘以后有事,可以到琅砑山来找我们,很方便,只要到山下一问李十八,人人都会知道,李十八就是兄弟,十八是我的排行,不过我另外有个名号叫刀魔。”

“失敬!失敬!我最钦佩使刀的人,阁下既称刀魔,想必在刀上有着特殊的造诣了?”

“那倒不敢当,我的刀法虽然还过得去,却不是同侪中武功最高的,我们的领队老大本是阴阳魔辛一,就是被姑娘劈碎的那一个,他武功虽高,却专好走偏门左道,所以今天还没有施展武功就叫你给劈碎了,可见干我们这一行的,还是规规矩矩的好!”

东方倩笑道:“说的是,李十八,我想要你说出事主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只有走第二条路,请你们让开。”

“如果你东方姑娘要过去,我们绝不阻拦!”

“你们阻拦的不是我?”

“不是,我们狙杀的对象只有三个人,就是在车子里的南宫俊和西门姣蛟,以及这个西门巧,却没有包括姑娘在内,否则阴阳魔在倒地时就会出手,姑娘就没有这么轻松了,他出手一向是很快很准的。”

西门巧冷笑道:“不怎么样,还经不起我一拳一脚!”

李十八道:“那是意外,他知道你是瞎子,也知道你的武功平平,所以没有戒心,哪知你这近身对搏还真凶悍,居然把辛老大给治住了,不过好事不会有第二次的,我们等一下找上你,就不给你机会了。”

东方倩手指被碧蛛儿咬倒的一老一少道:“但这两个人也是你们琅砑十八魔里的人吧?”

“不!他们根本不是我们一伙的,而是事主派来协助、监督行事的,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东方倩想这倒可能是事实,因为事发后,这批人奋而向前,那老少二人,则反身而逃,想来可能是急于脱身,以免形迹败露。不过对方不把自己列入,倒是费人猜疑。

所以她又问道:“为什么没有我的分呢?”

李十八笑笑道:“这是事主的事,他没把姑娘列入,我们琅砑十八魔也不做没代价的事,何况事主还特别要求,尽可能的不伤害姑娘,甚至于还说只要能达成目的而不伤及姑娘,酬劳更可增加一倍。”

东方倩冷笑道:“你们的事主倒是对我真好。”

李十八道:“这可不关我们的事了,不过据敝人猜测,那事主肯出这么一大笔钱来买你一个平安,想来跟姑娘的关系必非泛泛,姑娘说是不是?”

“说得很是,如此说来,我这条命倒是值不少的银子了。”

“确是如此,除去另外三个人的代价已然不少,如再保障姑娘毫发无损,则再增一倍,可见姑娘一个人的身价都能赶上另外三个了。”

“这么说来,你们是绝对不肯伤害我的了。”

“自然!自然!我们是唯利是图,姑娘既是值这么高的身价,我们怎么舍得把银子往外推呢!”

他忽然明白了东方倩的意思,又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姑娘不肯合作,想要伤害我们时,自然又作别论,银子虽好,倒底没有生命值钱。”

东方倩冷笑道:“你们干的是卖命的生涯,还能爱惜生命?”

“东方女侠!琅砑十八魔虽是贩命为生,但卖的都是人家的命,我们自己的命都是不卖的。”

“不错!你们的命也卖不起钱,只能白送,就像那个半阴半阳的老婆子一样。”

她用手指指支离破碎的阴阳魔,脸上一派不齿之色,平时她也不是这样尖酸刻薄的人,今天是因为情形特殊,虽然西门巧已经说过南宫俊与西门姣蛟已功成,但到现在未见动静,使她不敢造次,尽量想拖时间。

而李十八等人居然也不急着进攻。双方就是这样对峙着,使东方倩心中也不禁一阵震慑,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就在这相互僵着的时候,忽然咕咚一声,却是那个驾车的车夫从座上摔了下来,把东方倩吓了一大跳。

连忙过去看看,他是否中了暗器,可是她才一动身,西门巧跟着也软软地要倒下来,东方倩忙扶住了她道:“巧娘,你是怎么了?中了什么暗算!”

西门巧软弱地道:“我……我也不晓得是怎么搞的,忽然头重脚轻,全身都没有力气了,东方姑娘,你……”

东方倩自己忽儿也有一股沉重而疲倦的感觉袭来,忙振作起精神,瞪视着李十八,而且举刀劈出。

李十八举刀格开笑道:“东方姑娘,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们卖的是别人的命,对自己的命却是十分珍视的,所以尽量避免有危险的行动,辛老大是自己太大意,才把命白白地赔上了,我们却不想再犯同样的错,像这种安安稳稳赚钱的法子,不是万无一失吗?”

疲倦的感觉越来越重,使得东方倩只想闭上眼睡觉,她知道睡不得,勉强又撑住了道:

“你们捣什么鬼?”

李十八笑道:“我们只不过用了一种叫忘忧散的迷香,那是我们琅砑谷的特产,从忘忧草中提炼出来的,点着之后,无形无色,能使人在不知不觉间安然人梦,忘却一切,即使把脑袋砍下来,也没有一丝感觉的,你若不信,敝人可以先试一下给你看!”

他走上两步,手起刀落,把那个车夫的脑袋砍落下来,那车夫果然一动都不动,东方倩大为紧张,忙仗刀过去,阻止继续伤害车中的人。

可是李十八只用刀一格,就将她的刀从手中震脱出去,东方倩心中一凉,半点劲都使不出来。

李十八朝上风处那个在堆草烧野火的女子道:“老九,差不多了,别再烧了,这忘忧草虽然不要钱,可也是我们赚钱过日子的工具,产量不多,不能浪费了!”

东方倩软弱得站都站不住了,屈腿坐在地上,李十八用刀挑开的窗帘,倒是非常小心,可是车子里只有一个西门姣蛟绵绵地歪坐在座上,南宫俊却不见影子。

这一来连东方倩都怔住了,李十八忙问道:“还有一个男的,那个叫南宫俊的家伙呢?”

西门姣蛟昏沉沉地抬头看了他一下,又低头微弱地道:“滚开,别来吵我,我要睡觉……”

李十八道:“我问你还有一个男人呢?”

西门姣蛟含糊地道:“人!什么人,你不是人吗……”

她垂下头去又睡了,李十八急了,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猛力地摇了几下:“我问你还有人呢?”

西门姣蛟连话都不会说了,旁边一个汉子道:“老李,没有用的,中了忘忧散的人,非要一个对时才能醒过来,这时候你再问她,她什么也说不出的,干脆先砍了这两……”

李十八道:“不行!事主方面交代必须要全部办妥,缺一个都不行,奇怪,怎么会少一个呢,难道消息错了,那个男的没有在车上吗?”

那个汉子道:“不会啊!前面传来的消息明明看见他们换马上车的,中途也没有下车,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一时都怔住了,东方倩感到精神一振,笑道:“南宫世家的少主,岂会如此轻易受到你们暗算,这下子你们可惨了,南宫世家知道了你们这一批武林败类,今后琅砑十八魔将再也无法在暗中害人了。”

李十八咬牙道:“笑话,南宫世家又如何,我们又不是没杀过他们的人,到现在他们又能如何。”

东方倩一震道:“你们杀过南宫世家的人?”

李十八欲言又止,然后道:“那一家的人我们也动过,琅砑十八魔在江湖上虽然默默无闻,但是真要斗起来我们谁也不怕,东方女侠,希望你还是合作一下,告诉我们,南宫俊上哪儿去了?”

“你想我会说吗?”

“东方倩,事主方面虽然答应出重酬留下你,可是少了个南宫俊,我们就取不到酬金,那就对你不必客气了。”

“你最多杀了我,还能怎么样?”

“东方倩,有许多事情比死更痛苦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的女孩,比如说脱光你的衣服。”

“你敢!”

“我们这种人,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欲达目的,不择手段,我们一向是如此!”

“李十八,除死无大事,你想凌辱我,可别做梦,你不杀我,我自己也能杀自己的!”

“不可能,你想死也办不到,在忘忧散之下,没有一点力气,你又如何寻死法。”

他又走前一步道:“东方倩,你还是说出来吧,南宫俊上哪儿去了,不要自找苦吃……”

东方倩确实已试过嚼舌了,但是没有用,她此刻所有的力气,连舌头都咬不痛,眼看着李十八来到身边,她只有在目中射出一股厉光道:“李十八,你这头畜牲,只要你碰我一下,你们琅砑十八魔就死定了,今后我有生之年,将成为你们附骨之疽,跟定了你们,我将不惜用任何的方法,把你们最后一个个杀光为止!”

语意恶毒,似已恨人切骨,李十八怔了怔,继而笑道:“笑话,我们连南宫世家都敢惹,还会在乎你!”

推荐热门小说红粉刀王,本站提供红粉刀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红粉刀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 盲姬蛇女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虚幻的旅行 理发师陶德 鬼才相师 风声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心理追凶:破釜沉舟 盗墓笔记藏海花2 避雪传奇 假面饭店 老间谍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