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六八章 意想不到的敌袭

上一章:第二六六七章 演一场 下一章:第二六六九章 撤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时值天亮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营地即将遭遇袭击的消息传到朱厚照这里。

朱厚照当晚几乎没怎么睡觉,即便他知道黎明时的敌袭不过是一场戏,但还是兴奋得睡不着,毕竟这可能是他在草原上经历的唯一一场战事,经过此事后他长时间不会再想出兵草原之事。

一次就让他过足了瘾头,或者说他觉得很疲累,想回宣府过几天安稳日子。

“钱宁,迎击之事安排好了吧?”朱厚照还是有些不放心,特地问了前来通报消息的钱宁。

钱宁笑着宽慰:“陛下只管放心,按照计划准备妥当,这次管保不会让鞑子乱来。”

换上一身戎装的朱厚照满意点头:“那还等什么?点齐兵马,准备出击!”

……

……

朱厚照知道这次来犯的“鞑靼人”只有数百,且为大明官兵伪装,但为了体现出这次战事的隆重,朱厚照准备全员应战,当然出击时只能让钱宁带领少部分骑兵出击。

随着营地即将遇袭的号角声响起,士兵们从营帐里冲出来,一部分拿上火铳进入堑壕,而其他人则快速集结,用最短时间完成备战,当然这中间还是有快有慢,胡嵩跃和刘序所在的东营率先列好队,做好出击准备。

“老胡,怎么犯这么大的错误?敌人杀到门口都不知?”刘序找到正在营门前四处张望的胡嵩跃,语气带着埋怨。

胡嵩跃不满地反问:“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没查到?后半夜是你值夜吧?”

没等开战,两个人倒先互相呛起来,不过当说完这番话后,他们都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头。

刘序道:“那就奇怪了,为何咱们的斥候都没传回消息,到现在没见鞑子的踪迹,但营中关于敌袭之事已言之凿凿?”

胡嵩跃抹了抹鼻子:“鬼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鞑子来犯这种事,没人敢乱报,或许是陛下那边有发现……咱只管守好营地之余,出兵迎战或者支援其他方向便是。”

这会儿二人都没怀疑这件事跟昨夜营地派出去的大量“斥候”有关,二人积极备战。

……

……

天色仍旧没有亮开,大明兵马已整顿完毕,营地里保持着外松内紧的态势,四下一片漆黑。

朱厚照“身先士卒”,登上营门口搭建的三丈高台,拿出沈溪给他的望远镜观战。

“陛下,这里危险。”

小拧子跟着爬上高台,手脚颤抖个不停。

朱厚照道:“别人怕,你知道内幕怕什么?难道你不想跟朕一起观战,见识一下大明将士是如何御敌的吗?”

被皇帝如此训斥,小拧子不敢吱声,只能跟着来到台子边上,却始终跟边缘的木栏杆保持一段距离,而朱厚照却倚在栏杆上,拿着望远镜望着远处,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鞑子在哪儿?”

朱厚照一边打望一边问,可是钱宁不在旁边,毕竟作为这出大戏的策划者,钱宁要亲自带兵出击。

小拧子四下看了看,发现除了自己没人能跟朱厚照对话,便道:“想来快来了吧……陛下,您小心些,这里风大。”

朱厚照没回头,语气不善:“六七月天,又没有下雨,草原上哪里来的什么风,别瞎说……哎呀,来了来了!”

正说话间,远处突然有火光出现,意志黑压压的队伍正在往营地靠近,营地外堑壕里准备迎战的将士紧张起来,毕竟普通官兵不知这是一场“演习”。

这会儿曙光闪现,天地一片朦胧,远处来的黑压压队伍这时候已可瞧出一丝端倪,朱厚照站得高,手里又有望远镜,所以看得更清楚一些,嘴上念叨:“不是说几百人吗?这可远不止几百……阵仗不小啊。”

越是人多,朱厚照看了越兴奋。

“陛下,鞑子杀来了!”

小拧子站在朱厚照身后,哪怕知道这是一场戏,但还是尽力配合,皇帝喜欢的东西,他作为奴才会尽量附和。

朱厚照眉飞色舞:“鞑子都下马,人含枚,马衔环……倒是像模像样……咦?怎么还不出击?若是到了近前,等这边阵地里的官兵开枪后……要死不少人。”

小拧子凑到近前,低声道:“陛下,钱指挥使说了,正营一线阵地里官兵装备的火铳,只能听见响声,打不出弹丸,没杀伤力的。”

朱厚照放下望远镜,道:“只有他带的人是这样,但其他官兵可是实弹……再者,火炮也是实弹,不能让鞑子……靠近。对了!让他赶紧出兵啊!”

说完朱厚照继续拿望远镜观察前线动态,丝毫也没意识到在这高台上传达命令并非易事,因为没人配合,事前也没演练旗语,朱厚照爬上台子完全是兴趣所致,全无准备。

就在小拧子琢磨如何把消息传递出去时,钱宁已带领上千名骑兵发起冲锋,小拧子见状稍微松了口气。

“开战了!”

朱厚照兴奋不已,握着拳头道,“有好戏看了,这才是真正的作战啊!”

……

……

朱厚照并非没经历过战争,只是这次他觉得更加直观,心情也格外放松,因为他知道这场仗根本就是作秀,哪怕声势再大,也不可能死人。

这跟看一场戏没什么区别,而且这算得上是他自己导演的戏,很享受这种亲身参与的感觉。

当钱宁带领骑兵发起冲击后,营地内外官兵鼓噪起来。

这根本就是放弃大明一贯的优势,那就是稳固防守,以骑兵对冲的方式作战,把自己不善骑战的劣势完全表现无遗。

就算是沈溪,也没这么干过,钱宁却敢带兵冲击,让那些懂行的人觉得钱宁是在玩火。

但钱宁的准备很“充分”,他带兵冲击时,自信十足,为了彰显龙骑兵突击的震撼效果,他让人一边冲锋一边放枪,当然都是放的空包弹,反正里面没弹丸,就是发射响声,以增加出击的听觉和视觉效果。

这就更让人看不懂了,敌人还在二里外,就这么放枪,肯定打不中,更像是用火枪的响声把人吓走,但这么做没实际意义。

敌人听到枪响声,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纷纷上马,或从背上取下弓箭,或拔出马刀,打马向出击的大明官兵迎来。

双方骑兵距离越来越近。

虽然相比于朱厚照亲率的三万兵马体量,钱宁的一千骑兵不值一提,但这次是一次短兵相接的肉搏战,这种小规模的战事极具观赏性,至少在朱厚照看来如此。

……

……

当双方骑兵进入一里范围时,做好了肉搏战的准备,毕竟在高速冲击下,双方很快就要接触。

朱厚照嘴里念叨:“来了来了,千万别演砸了,这会儿天色都快大亮了,演得不像没人相信啊。”

在朱厚照念叨中,双方人马进入到二百步射程内,钱宁亲率的骑兵先“开枪”,还是只听见响声不见效果,对面马上根本没一个人摔下来,这不符合朱厚照这个导演的预期。

“怎么回事?这会儿不应该有人装作中弹坠马吗?不抓几个俘虏,难道还等鞑子全身而退不成?”

朱厚照皱起眉头,就差喊停了。

双方骑兵还在快速靠近,进入一百步距离内后,对面骑兵开始挽弓射箭,这让朱厚照很意外。

“放枪可以放空,放箭也能吗?难道没有箭头?”

因为距离有些远,朱厚照看不清楚对面的具体情况,只知道双方气势十足,真像是一场遭遇战。

随着对方放箭,钱宁麾下的骑兵不断落马,看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朱厚照拿着望远镜,比别人看得都更清楚,心里“咯噔”一声,没明白过来钱宁如此“安排”有何意义。

“杀啊!”

钱宁被裹挟在队伍中,不知其中门道,虽然跟预期不同,但现在箭在弦上由不得他撤退,双方很快进入五十步以内,马上就要短兵相接。

因为这场交锋发生在大明营地外大概两里的地方,使得钱宁陷入孤军奋战的地步,完全没法得到后续援军,而在交兵后,钱宁身边的士兵开始陆续坠马,而鞑靼人那边却未有太大损失。

“陛下,情况不对啊。”

小拧子看得不是很真切,但隐约觉得对面的鞑子没见减少,倒是大明官兵坠马无数,到底死没死无法看明白。

而朱厚照基本看清楚了,因为他发现大明坠马官兵,很多直接被马匹踩踏,远远地也能看到猩红的鲜血溅出,这让朱厚照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他导演出的那场戏,好像真遇到敌袭了。

“鸣金收兵!赶紧鸣金!”

朱厚照对着小拧子咆哮。

小拧子吓傻了,这会儿他不知该如何传递消息,只能对木台上一排侍卫喊着:“传令收兵!”

朱厚照暗自嘀咕:“情况不对,看来来不及了,带的是没有弹丸的火铳,怎么打鞑子?马上传令胡将军出击,设法营救钱宁!”

小拧子提醒:“陛下,胡将军在右军。”

“啊?”

朱厚照这才意识到,因为他压根儿就没觉得会遭遇战事,没想过把胡嵩跃和刘序这些有能力的将领调到身边,还有意把人支开。

小拧子道:“陛下,现在去传命吗?”

“赶紧!”

朱厚照吼道,“两翼出击,让鞑子插翅难飞!”

随着明军营地锣鼓声敲响,出击将士一窝蜂撤退,回撤中有大量士兵落马,踩踏的情况非常严重。

战场如同炼狱一般,朱厚照拿着望远镜都不忍心去看。

不过令朱厚照稍感宽慰的是,此番前来袭营的鞑靼骑兵数量并不多,充其量不到三千,并不足以对大明中军营地形成实质性的威胁。

随着胡嵩跃亲率两千荷枪实弹的龙骑兵前去解围,远距离上三轮火铳射击下来,就有上百鞑靼人落马,其余鞑子见势不妙,狼狈撤退。

胡嵩跃也不敢贸然追击,因为敌人后方情况如何没人知晓,在完成援助钱宁部的任务后,便匆忙撤下来。

鞑靼骑兵往后方撤走,朱厚照严令不得追击,这场战事便在大明先败后“胜”中宣告结束。

……

……

中军大帐,朱厚照火冒三丈,来回踱步,等候人把钱宁给押回来,旁边站着的幕僚和将领都战战兢兢。

过了小半个时辰,钱宁才被押了过来。

此时钱宁灰头土脸,身上的甲胄都被人剥去了一半,却是他已被鞑靼人俘虏,若不是胡嵩跃后续赶来的话,他早就被鞑靼人给抓走了。

“你们先退下!”朱厚照要质问钱宁,还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先把周围的人给屏退。

整个中军大帐内只剩下朱厚照、钱宁和小拧子三人,小拧子站在旁边担惊受怕,全身颤抖个不停,因为他记得朱厚照说过,若这场戏做不成,他要跟钱宁一起被问罪。

“怎么回事?你不是跟朕说一定行吗?怎么会有鞑子突然杀出来?”朱厚照怒火中烧,这会儿终于不需要再掩盖,找到撒气的人便上去一顿拳打脚踢。

钱宁被五花大绑,此时跪在那儿只能忍受朱厚照的暴力对待,还不能多做解释,免得惹怒朱厚照,受到更大惩罚。

一直到朱厚照累了,坐在一边休息时,钱宁才把身体跪正,道:“陛下,并非臣不会办事,实在是计划……出了偏差,这些鞑子好像把咱们派出去的人马给……臣完全不知外边的变故……”

钱宁觉得自己很冤枉,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甚至让出击将士放空枪来做戏,却不知对面是真的鞑子兵,若非带了空枪,真枪实弹或许能跟鞑靼人较量一番,不至于败得如此彻底。

朱厚照道:“鞑子怎么来的?情报是怎么调查的?鞑子到底来了多少人?这些不都该由你负责吗?”

钱宁道:“陛下,臣只负责照顾您的周全,情报上的事,都是军中专门的将领负责,臣只是偶尔将他们调查到的情况带来禀告您。敌人到近前依然一无所知,定是有人玩忽职守,必须彻查……”

钱宁可不想死,他知道要逃脱朱厚照的迁怒,唯有找个替死鬼。

朱厚照上去又踹了钱宁几脚,显然还没消气,不过他到底是明理之人,知道并非是钱宁安排不周详,完全是鞑靼人突然冒了出来,让计划从一开始就胎死腹中。

“朕不杀你,不足以平民愤啊。”

朱厚照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

钱宁低下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是臣还想找机会戴罪立功……再者,或许歪打正着,若非臣安排人马乔装鞑子袭营,营地里严阵以待,鞑子偷袭或许就成功了……最后,此番战事外人并不知情,且我军出击人马最终还是将鞑子杀退,将士必定军心振奋……”

朱厚照怒道:“就算后面斩获一些鞑子的首级,但那是你的功劳吗?要不是胡将军统兵解围,你他娘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一来一回,你说折损了多少人马?”

恰在此时,传令兵将战果送至皇帐外,朱厚照摆摆手让小拧子去把总结清单拿过来,小拧子手颤抖着把清单递到朱厚照面前,朱厚照看过后直接丢在地上。

“念给他听!”

朱厚照喝令道。

小拧子赶紧从地上把清单捡起来,小心翼翼将上面的统计数字说出来:“……我军将士共计出击三千一百二十人,阵亡四百六十人,伤四百九十人,另有一百一十五人下落不明,基本为前军折损……计杀贼两百一十九人,俘虏一百二十六人,多为胡将军所部获得战果……”

朱厚照怒道:“你领兵一千一百多人,死的死,伤得伤,那些失踪的不用说都被俘虏走了,这还不算先前派出的人马!你之前派出多少人?”

钱宁想了想,赶紧回道:“陛下,派出的人马不多,也就三百二十六人,现在他们下落不明。”

为了让自己的罪责轻一些,钱宁只能压低自己派出人马的数量,他觉得朱厚照应该查不出来,所以敢胡乱报数,而且他觉得这些人马未必就是全数遭殃,鞑靼来袭的人马并不多,无法形成天罗地网,总有漏网之鱼……

朱厚照道:“若他们没事,超出预定时间,怎没人回禀?就算没全军覆没,也该有一两个活口回来报告吧?”

朱厚照这边话音刚落,门口又有情报传来。

朱厚照让小拧子出去接,等小拧子回来时手上并未带什么清单,只是小心翼翼地道:“陛下,真有活口回来,派出六百五十二人,只有二十三人杀出重围逃回,其余的人……非死即被俘……”

“混账!”

这下彻底激怒了朱厚照,上前去对着钱宁又是一通拳打脚踢,钱宁还是只能干受着。

这次朱厚照很快便罢手,站在那儿呼“哧呼”“哧喘”喘着粗气,脸色阴晴不定,似要定钱宁死罪,但也没下定决心,因为他知道这件事自己也负有责任,朱厚照并非那种喜欢让别人背锅的皇帝。

“暂且留你一条狗命,怎么处置朕还要再想想,今天对朕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但继续出兵显然不合适,这里是鞑子的地盘,他们随便找个地方一藏咱们的斥候就发现不了,来无影去无踪,暂时驻兵,等候前锋兵马撤回……”

朱厚照终于决定下一步军策,原地等候江彬所部人马撤回。

小拧子提醒:“陛下,这里不安全啊。”

“朕还用你说?”

朱厚照怒视小拧子一眼,语气着恼,“但朕不能放弃那些将士,统一撤退,相信鞑子不能乱来,我们的兵力优势在这儿摆着,营防做好即可高枕无忧!”

推荐热门小说寒门状元,本站提供寒门状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寒门状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六六七章 演一场 下一章:第二六六九章 撤兵
热门: 新世界 枪手·手枪 青丝 七宗罪8:断翼天使 大剑师传奇 14号门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 剑徒之路 再见了,忍老师 落日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