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四五章 总有人当炮灰

上一章:第二六四四章 公卿过堂 下一章:第二六四六章 收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等徐俌从后衙再次被“请”出来时,感觉大限将至。

全云旭将魏彬的供述看完,此时似笑非笑地望着走进来的徐俌,那揶揄的目光好似在说,你还有什么招使?

徐俌灰头土脸地道:“今日老朽认栽了,不过有些事并非老朽一人所为。”

全云旭道:“怎么,你还想举报他人不成?”

“当然!”

徐俌道,“先不论魏公公,就说之前的南京守备太监张永张公公,也收受不少好处,地方上对他的孝敬颇多,为何朝廷不捉拿问罪?”

全云旭看了眼卷宗,摇头道:“张公公暂且未牵涉进此案……怎么,魏国公要检举他吗?”

徐俌瞪着沈溪,面容狰狞道:“还有沈大人,别看他坐得端正,但其实在江南没少干贪赃枉法的事情,长江口修造一座城池,花费朝廷几百万两银子,他上下其手,中饱私囊,借助造船更是贪墨大批银钱,总数应不少于一百万两……”

此时徐俌几乎是疯狗一般乱咬人,最重要的是想把沈溪拖下水来,来个鱼死网破,不让欺骗他的人好过。

全云旭道:“魏国公若要检举,大可写上奏陈述此事,另行立案侦查审讯;现在你牵涉的这个案子证据确凿,只差查抄府邸了!”

徐俌大吼大叫:“沈之厚,你真无耻!”

“啪!”

全云旭一拍惊堂木。

徐俌怒视沈溪,好似要把沈溪生吞活剥,但沈溪依然没有站出来解释的意思。

倒是旁边的李兴笑着说道:“全大人审案条理分明,有理有据,让人信服,如此一来案情真相大白于天下;魏公公自行跟陛下请罪,顺带指证了魏国公罪行,如此可正式结案,将案件最终结果呈报陛下。”

“慢着。”

全云旭看了看魏彬的供述,突然谨慎地道,“涉案人等,似乎并非仅此二人。”

李兴愣了愣,问道:“怎么,全大人想把案子扩大化?”

李兴说话时瞥了沈溪一眼,好像在说,你不会真把火烧到沈大人头上,想要查明沈大人是否涉案吧?

全云旭谨慎地道:“从目前查到的情况看,过去数年乃至十几年间,朝中大量权贵牵扯进江南案,涉及克扣军粮,将府库银钱和库粮变卖,据为己有,或是以次充好,糊弄百姓,甚至牵扯到九边府库贪墨之事……”

李兴本以为全云旭只是沈溪的喉舌,代表沈溪审一下案子,面子过得去就行了。

却未料全云旭竟然是个盘根问底之人,居然想把案子扩大化。

李兴赶紧道:“全大人,有些事没证据,最好别乱说,年前解决眼前这桩案子便可,咱家还要跟陛下上报呢!”

此时徐俌张牙舞爪地道:“怎么,牵扯到朝中显贵,就不敢审下去了?以为朝中有干净的人?但凡在江南当过官,或涉及军务,谁没从老朽手上拿好处?老朽才贪墨多少?况且陛下明言对老朽以往所做之事不再追究,老朽可将过去几十年迎来送往的账目呈递陛下跟前,将功折罪。”

李兴道:“要调账目的话,直接抄家便是,何须劳驾魏国公?”

徐俌冷笑道:“大不了一拍两散,老朽豁出去了,朝中涉案人不少,一个个衣着光鲜,但其实都是狼子野心,变换着花样从大明身上捞好处,比如说英国公、保国公、鲁国公等人……”

徐俌一旦决定乱咬人,便毫不留情,先不管有没有证据,把案情往大了说。

这下可把李兴急坏了,因为李兴最怕的就是事态扩大,他不好收场不说,而且很可能这把火会烧到他头上。

因为李兴也从江南收得一些好处。

大明官员进京虽然没有像清朝那样有冰敬炭敬这些例行的孝敬,却也有不少人明目张胆地往朝中权贵府上送银子,过节送礼也会送,朝中文武百官谁敢说自己是绝对干净的?

有些人本身不想收,但因为风气如此,无从拒绝,久而久之也就当作外快,总归百年下来都没出事,他们不觉得朝廷会追究。

但现在情况不同,正德皇帝登基后,看起来胡闹,但朝中很多事新人新气象,朱厚照大刀阔斧地进行人事改革,还有个年轻气盛喜欢跟权贵作对的沈溪助阵,让很多人心中惴惴不安。

全云旭喝令:“够了!”

因为他之前审案已表现出足够的能力,此时气势十足,这一声震慑全场。

全云旭道:“本官已说明,何人牵扯进案子,魏国公回去后可逐一检举,记录在案,上奏会如实呈递陛下,但你现在说这些,等同扰乱公堂。”

徐俌目呲欲裂:“沈大人,你不出来说句话?”

沈溪坐在那里,神色自若,好像眼前事跟他无关一般。

徐俌又气又急,恨恨地道:“既然沈大人有意把事闹大,那本公就配合你!先前魏公公已写证词,现在轮到本公了,你们不会不让我在这公堂上写吧?”

全云旭再看沈溪,见沈溪一点儿插手的意思都没有,他感觉事态重大,不好收场。

“来人,文房四宝伺候。”

全云旭只能无奈让人准备好桌椅和笔墨纸砚。

徐俌拿到纸笔之后,悲愤异常,本来他有心在临死前多拉几个人垫背,但真要实施时,却无从落笔。

倒不是说他对谁生出怜悯心,而在于仓促间不知该从何说起。

沈溪终于从座位上起来,走到徐俌面前:“要记录,最好一个不漏,你应知道只有检举的人多了,你才有戴罪立功减免罪行的机会。”

徐俌抬头望向沈溪,红着眼睛问道:“你这话是何意?威胁本公么?”

沈溪笑而不语,直接往堂外走去。

全云旭连忙问道:“沈尚书往何处?”

沈溪道:“魏国公的检举信出炉看来要等一段时间,本官先到后堂歇歇。”

等沈溪离开,全云旭一阵心虚,刚才表现出的气度大半是强撑的,现在支持他信念的沈溪走了,他不免有些泄气。

“徐老公爷先写吧,本官先退下,写好后再过堂。”说完,全云旭带着大理寺的属官往后堂去了。

倒是魏彬没走,但也没凑拢来,站在远处望着徐俌,不时发出冷笑声。

徐俌拿着笔,手颤抖个不停,半晌后竟然将毛笔搁下。

魏彬冷笑不已:“怎么,不敢检举了?随便谁都行,你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不知立功的重要性?”

徐俌黑着脸道:“这就是你跟沈之厚酝酿的阴谋诡计吧?把人揭发出来,正好可以将朝廷反对他的人清理一番,而后陛下和沈之厚便可高枕无忧,而你也可官复原职……只有老朽当了炮灰,且被世人唾骂!”

……

……

大理寺后堂,全云旭正跟沈溪总结此案。

公堂上的情况,沈溪看得非常清楚,无需赘言,此时全云旭更像是在汇报审案的心路历程以及心得体会,为接下来的审理做准备。

“……此案必定牵扯诸多人,今日要审结怕是不易,或许年后需长时间调查。”全云旭表达自己的看法。

沈溪神色波澜不惊,含笑问道:“以宗献看来,此案应该扩大化?”

全云旭道:“沈尚书的意思是……适可而止?但现在魏国公要供述很多涉案人等出来,不理会不行啊!”

沈溪从袖子里拿出一份卷宗,交给全云旭:“不但魏国公,就连魏公公,也曾向本官检举……这份名单你看看。”

全云旭这才知道魏彬供述的并非只有公堂上那些,还有更多的资料沈溪没有拿给他看。

全云旭接过后仔细端详,越看越吃惊,案子比他想象中大很多。

沈溪道:“宗献可知为何我不提前把这些给你过目?”

全云旭把卷宗放下,神色谨慎:“沈尚书就是不想让案子牵扯进的人和事太多,导致事态扩大?”

沈溪点了点头:“大明官场,从根子上已烂透,当权者贪得无厌,利用权力大肆贪赃枉法,中饱私囊,即便是一些清名卓著的官员,也会收纳百姓投献土地规避朝廷税赋以及强买强卖扩大田宅的现象……把事态扩大,牵扯进的人太多,事情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那沈尚书……”

全云旭犹豫不决地问道,“这份举报卷宗留着有何意义?若是魏国公再供述一批出来,事情真不好收场了……”

沈溪微笑着说道:“案子审成什么样子是可控的,但真相必须揭露,这些事未必需要在公堂上说,但至少得跟陛下奏明,让陛下知道我们是有做实事的。”

“啊?”

全云旭的思路越发跟不上了。

不过全云旭非迂腐之人,思索良久后,好像明白什么,说道:“沈尚书是为了给陛下有个交待?”

“算是吧。”

沈溪平静地道,“案子具体是怎样的,陛下有权知晓,身为臣子不能替陛下做决定,这案子今日审结,年后就会平静一段时间,算是给陛下留下充足的解决问题的时间。”

“哦。”

全云旭总算听懂了,没有再随便发表意见。

沈溪再道:“官场中,很多事无需计较对错,或者说没有对错,眼下就是把公堂上二人的罪状审定,交由陛下处置。”

全云旭无条件遵从沈溪意见,点头道:“一切听从沈尚书安排。”

……

……

徐俌供述出一些人,觉得无关紧要,不会影响徐家的根本利益,以此来作为他“赎罪”的筹码。

他本以为沈溪和全云旭会出来好好跟他好好计较一下罪证的问题,却未料这案子好像已经审完了一样,不仅沈溪不见身影,连全云旭都未再到堂上来,他写完检举文稿不久便被押送回锦衣卫的拘押地。

“这是怎么回事?”

徐俌疑惑不解,“沈之厚不是想利用这件事来对付朝中政敌么?难道是我没如他所愿,没有乱写一通,他对此不满,所以决定先把案子搁置?”

徐俌在朝多年,头脑还是有的。

他想到沈溪可能会把事态扩大化,借以打压“政敌”,在他看来,沈溪最想打压的一定是跟沈家同为外戚相互有竞争的张氏一门。

徐俌在供述中没有提张家人半句,如今沈溪和外戚张氏兄弟他都开罪不起,为了保全徐家,他只能咬牙不提张家违法乱纪之事。

一直到临近黄昏时,徐俌在惴惴不安中等来全云旭。

全云旭这次单独见他一人,见面后徐俌迫不及待地问道:“宗献,不知此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日继续开审?还是说押后至年后上元节再审?”

全云旭摊摊手:“此案已上报陛下,具体得等陛下的旨意。”

徐俌惊愕地问道:“这就上报?是你报的,还是沈之厚?沈之厚对此案持如何说法?”

全云旭道:“希望魏国公明白,作为审案人不过是将案子据实以陈,至于定罪那是陛下的事,你和魏公公身份特殊,非陛下不能定罪。”

徐俌听到如此冠冕堂皇的话,自然不满意,追问道:“老朽是问你沈之厚的态度。”

全云旭脸上呈现出一种“问我也白搭”的姿态,从手中拿起卷宗,认真地问道:“现在本官前来只是就案情本身,跟魏国公讨教几个问题。”

“唉!”

徐俌叹了口气,毫不客气地坐下,似乎对全云旭非常无语。

全云旭道:“魏国公上午的供述中,可有需要补充的地方?”

徐俌心想:“来了来了,沈之厚一定是想让我跟魏彬一样,把张家人给牵扯进来,他晾我半天的目的,就是先挫我的锐气,这小子的手段非比寻常。”

徐俌语气平和:“该说的,老朽已说了。”

说到此处,徐俌气定神闲,好像在等全云旭翻脸,准备刑讯逼供什么的,他也做好忍受皮肉之苦跟全云旭乃至沈溪周旋到底的心里准备。

却见全云旭淡然点头:“不知魏国公对自己的罪名有何辩驳的地方?”

徐俌先是一怔,显然没料到全云旭这么快就跳开话题了,当即道:“那些罪名,都是子虚乌有,是诬告忠良,老朽绝不承认!”

但见全云旭拿起笔来,在宗卷上记录着什么。

徐俌顿时皱眉,问道:“宗献,你在写什么?”

全云旭道:“当然是把魏国公所说记录下来,这也算呈堂证供。”

徐俌一听当即恼火地道:“你记录这些作甚?身为大理寺少卿,可知自己职责所在?”

全云旭笔耕不止,连头都未抬起,心平气和道:“这些事用不着魏国公指点,在下所为,不过是职责范围内的事情,这些话可以作为你申辩之词,为何不能记录?”

徐俌一时不知如何反驳,心中很着急,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落到纸上就有可能让朱厚照看到。

“沈之厚做事狠辣,他若想栽赃我,一定会找到各种证据,到时陛下一定以为此案铁证如山,而我却拒不认账,陛下羞恼之下,甚至会加重我的罪行!”

徐俌道:“这些话不必记录了,老朽身正不怕影斜,不需做无谓的辩解。”

全云旭抬头,冷目打量徐俌:“希望魏国公明白,大理寺审案,不需征求谁同意,这些乃是合理记录。再者,上午过堂的情况已上达天听,这些不过是事后补录,若陛下发回重审时或许会用上,魏国公不必过多介怀。”

“你当老朽是疯癫之人?老朽能不知你和沈之厚的用意?”徐俌可不认为全云旭在说实话,敌意非常明显。

全云旭道:“该问的都问了,在下告辞。”

说完,全云旭站起身便要走。

徐俌着急地走过去,想拉住全云旭的衣袖,却被锦衣卫给拦下。

“魏国公还有事?”

全云旭莫名其妙打量情绪激动的徐俌,问道。

徐俌瞪着全云旭:“你来就只是为了问这几句话?说吧,沈之厚有何目的,一并给老朽说出来,他希望老朽供述什么?”

全云旭摇摇头:“上午审案结束,在下至今都未见过沈尚书,从何听取他的意见?以魏国公所言,该说的都在公堂上说了,沈尚书已将此案上报陛下,就算要问,也要先等陛下的御批吧?”

“不可能,沈之厚定不会如此轻易把案子了结。”徐俌道,“他一定有阴谋。”

徐俌情绪失控,整个人处于癫狂边缘,随时都会发作。

全云旭叹了口气:“情况便是如此,若魏国公觉得沈尚书有旁的目的,那不妨等沈尚书来的时候你亲自问他,在下告辞。”

“你别走,老朽要见沈之厚,让他来见!”

徐俌张牙舞爪,就跟发狂一般,想要冲上前拽住全云旭不放,要不是锦衣卫死命阻拦,可能他整个人都要扑到全云旭身上。

全云旭回首用鄙夷的目光望了徐俌一眼,淡然离开。

……

……

“沈之厚不可能轻易放过我!他也不可能放过张家人!他一定是想利用我,但他不明着来,老是耍阴谋手段!这小子的鬼花样一向很多!”

见过全云旭后,徐俌心情很乱,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

几名锦衣卫一直盯着他,防止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我现在保了张家人,张家一定会想办法施救!哎呀不对,张家人跟我关系不是很密切,或许他们巴不得我早点死,因为我知道张家那两个败家兄弟所做所为,还帮他们跟倭人私通,畏惧之下,他们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徐俌突然站起身,朝锦衣卫喝道:“本公要见吏部沈尚书!”

几名锦衣卫守卫打量徐俌,没一人应声。

“听到本公的话没?本公就算阶下囚,也是堂堂国公,你们不想活了吗?”徐俌怒道。

一名锦衣卫百户走进屋子,无奈地道:“徐老公爷,您真没必要跟我们这些人为难,沈大人不来见,就算您吼破喉咙也没用。而且不都说了么?案情已呈报宣府,交陛下御览,您见沈大人也无用,反而不如安下心过几天舒心日子。”

“什么意思!你诅咒本公没几天好活了吗?”徐俌怒道。

那百户苦笑摇头:“在下的意思,指不定几天后陛下就将您给放了!您可是国公,开国元勋之后,陛下总会体谅的。”

推荐热门小说寒门状元,本站提供寒门状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寒门状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六四四章 公卿过堂 下一章:第二六四六章 收场
热门: 金字塔之秘 第二死罪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朝圣者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恶魔的宠儿 大唐辟邪司2:深宫大劫 假面山庄 谜踪之国IV:幽潜重泉 奇想,天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