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非等闲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新月社里的黑鱼精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过年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看到徐志摩快步离去,陈子锟喊了一嗓子:“徐兄,你东西落下了。”

徐志摩猛回头,看看地面,啥也没有,推推眼镜,狐疑的看着陈子锟。

“你的云彩掉了。”陈子锟笑得有些奸诈。

王孟瑜和曾语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林徽因也不觉莞尔,徐志摩气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丢下一句“无聊!”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子锟,你这个玩笑开的有些恶毒哦。”曾语儿道。

“是么?”陈子锟眉毛一扬,无限阳光。

“嘻嘻,是相当恶毒,不过我喜欢。”曾语儿嘻嘻哈哈,眉开眼笑,王孟瑜也跟着笑,林徽因抿起嘴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四人沿着胡同慢慢往前走,王孟瑜忽然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们,罗素问了你哪几个问题?”

陈子锟道:“你们真想听?”

“想啊,想啊,快说。”曾语儿兴奋起来,罗素可是世界级的名人,大哲学家,他居然会向陈子锟请教,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林徽因虽然没说话,也悄悄竖起了耳朵。

陈子锟干咳一声道:“罗素先生问了我两个问题,第一,对伦敦的天气适应么,第二,喝咖啡要不要加糖。”

一阵沉默,忽然三个女生都捂着嘴吃吃的笑起来,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恐怕这几位淑女就要捧腹大笑了,最可笑的还不是陈子锟说的笑话,而是他说笑话时一本正经的模样,简直太逗了。

老实说,新月社里不乏年轻有为之辈,英俊小生更是如过江之鲫,但是像陈子锟这样幽默阳光,还带点蔫坏的帅哥可是稀有动物,所以就连从不缺乏追求者的林徽因也情不自禁的想接近他。

四个人在大街上走着,时不时发出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陈子锟的美式调侃让她们开心极了,完全没发觉一辆汽车已经悄悄跟在了后面。

那是一辆最新式的美国进口庞蒂克小轿车,闪亮的车身,涂成白色轮毂显得极为新潮,车里坐着四个小伙子,一水的大背头,黑西装,眼睛紧盯着路边三个身材曼妙的少女。

开车的小伙子猛然狂按喇叭,鸣笛声把三个女孩子吓了一跳,看到恶作剧得逞,汽车里爆发出一阵狂笑声。

“有毛病吧。”曾语儿低低的骂了一声。

“表姐,别跟这帮恶少一般见识,咱们走。”虽然年纪最小,但林徽因却是姊妹中的领军人物,尤其这种时刻,两个表姐都下意识的听她的话。

女孩们加快了脚步,陈子锟瞄了瞄汽车里这几张面孔,若在四年前,他早就捡起砖头砸过去了,可现在的他却并没当一回事,毕竟在美国上学的时候,他和乔治等人也经常开着车在马路上追逐女孩子。

可是他这一眼却给自己惹来了麻烦,汽车忽然加速前进,挡在他们前面,一张白脸伸了出来:“嗨,小妞,跟我们到六国饭店跳舞去吧。”

三个女孩站住了,林徽因正色道:“先生,请你放尊重些。”

“嘿哟,我哪儿不尊重了?今儿小爷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尊重。”小白脸开门下车,一只咸猪手就伸了过去。

“啪”的一声,咸猪手被林徽因拍了下去。

小白脸兴奋起来:“有劲,爷喜欢,你们几个也别闲着啊。”

车里另外三个油头粉面的青年也下了车,把三个女孩围在墙角,这里虽然是西单繁华地带,但他们走的是一条僻静的巷子,真要发生点什么,还真没人来救。

四个纨绔子弟没把陈子锟放在眼里,林徽因等人也没打算指望他,因为陈子锟今天的行头是一套单薄的学生装,看起来就像一个买不起冬装的穷学生,瘦高个,这种人往往是很没有战斗力的。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还敢乱来不成!”林徽因严词喝止对方,但丝毫效果也没有,王孟瑜和曾语儿吓得更是腿都软了,对培华女中的乖乖女来说,欺男霸女的恶少只存在于戏曲和小说中,真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那些段子里的悲惨故事反而更加剧了恐惧。

她们瑟瑟发抖的样子更加刺激了恶少们,四个小子搓着手,舔着嘴唇嘿嘿淫笑着凑了上去,完全被无视的陈子锟挠挠头皮,终于忍不住了。

“嘿,哥们。”他拍了拍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

那人一转头,只见钵盂大的拳头迎面而来,当时就鼻血长流了。

另外三人反应还算迅速,立刻摩拳擦掌准备斗殴,可是他们哪里是陈子锟的对手,被一拳一个迅速KO,小白脸更是被打断了鼻梁子,血流满面,惨不忍睹。

“曾小姐,麻烦你到前面马路上的警亭去把巡警喊来,不能便宜了这帮小子。”陈子锟道。

“好嘞。”曾语儿一溜小跑叫警察去了。

“王小姐,林小姐,麻烦你们帮忙,把他们的鞋带解下来。”陈子锟又道。

“什么?鞋带?”两位女生都瞪大了眼睛表示不懂。

“对,鞋带。”陈子锟说着,亲自做了示范,将小白脸皮鞋上的鞋带抽了下来,反剪其双臂,捆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猪蹄扣,这种绳扣极其歹毒,把头、手、脚连在一起,犯人只能仰头翘脚趴着,如同待宰的猪猡。

林徽因和王孟瑜见状,也把其余三人的鞋带解了下来,交给陈子锟来帮这几个恶少都绑了起来,这四个可怜虫什么便宜还没占到就被一顿老拳打得七荤八素,现在又被绑成这样,恨得牙根直痒痒。

“小子,你行,你敢打我,我记着你了。”小白脸恶狠狠道。

“打你怎么了,我还要把你送官法办呢,像你这种纨绔子弟就该长点记性,要不然你还以为四海之内皆你爸呢,都他妈惯着你!”陈子锟照头就是一巴掌。

几个小子依旧骂骂咧咧,陈子锟听着耳朵起茧子,索性将小白脸的皮鞋脱掉,拉下他的袜子塞进嚷的最凶那个人嘴里。

于是,整个世界清静了。

几分钟后,巡警赶到,陈子锟拿了一张许国栋的名片给他们看,巡警们立刻敬礼,将四个人犯押走不提。

陈子锟雷厉风行就惩治了恶少,在三位女生的心中分数值再次猛涨,送她们到家门口的时候,竟然都有些依依不舍起来。

“再见,三位美丽的小姐。”陈子锟彬彬有礼的摘下学生帽致意,然后转身离去,竟然连头也不回。

“我觉得他……很有男子气概。”曾语儿望着陈子锟的背影离去,站在门口傻傻道。

“嗯,他还是个很有趣的人。”王孟瑜道。

“回家吧。”林徽因不发表任何意见,进了林宅大门,关门的时候,却深深凝望了那个背影一眼。

刚进家门,林徽因便被父亲叫到了书房里。

“徽儿,爸爸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陈子锟。”林长民凝神做思索状。

“您应该是见过的,陈子锟曾经是之民叔叔家的包月车夫。”林徽因答道。

“哦?车夫。”林长民若有所思。

“是的,但不是一个普通的车夫,他是辜鸿铭和刘师培的高足,又是公派留美的学生,知识面很宽,人也很有眼界和志向。”

“不不不,他似乎到我们家里来过的。”林长民的记忆力很好,但这几年经历的人和事很多,还是有些想不起来。

“或许您说的是另一个人,叫朱利安·所罗门的一位先生。”林徽因的记忆力也是相当优秀,当即就说出了父亲模糊印象中的那个名字。

“对,是这个名字,我觉得,其实这两个人其实是一个人。”林长民道。

林徽因眨眨眼睛:“有这个可能么?”

“现实永远比小说更精彩,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背后的原因,但我可以断定的是,此子绝非等闲之辈。”

父亲向来在赞扬晚辈的用词上毫不吝惜,但用“非等闲之辈”来形容一个人还是头一次。

“绝非等闲之辈……”林徽因默默念着这句话,脑海中闪过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最后居然定格在刚认识的这张英气勃勃的脸上。

……

陈子锟可是直鲁豫巡阅副使吴佩孚手下爱将,而老吴则是当今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亲自推荐赴美留学的人才回到北京,哪能掩得住别人的耳目,虽然陈子锟还没到陆军部去报到,登门拜访的人就络绎不绝了。

粪王于德顺是头一个,进门就抱怨陈子锟回来没通知到他,陈子锟答应和他大喝一场才罢休,喜滋滋的去了,然后齐天武馆的闫志勇也来了,他倒是规规矩矩客客气气的,说是奉了师傅的意思前来给陈大侠请安,改天有空的话,还请赏脸一起吃个便饭。

京城那些个车厂的老板也纷纷来递帖子,攀关系套近乎,北京四九城的这些混混,有都慕名前来拜访,好像能沾上陈子锟的边就能捞到多少好处似的。

陈子锟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给自己面子,那不得接着,再说了,指不定哪天就能用到这些关系。

旧历年来临前这些日子,他过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生活,白天在新月社里和一帮文邹邹的文艺青年编演新剧谈文学谈莎翁和萧伯纳,晚上和京城黑白两道的好汉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吹牛逼练拳脚,几天下来,陈子锟觉得自己就要精神分裂了。

唯有和林徽因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觉得心神安宁,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感,起初他以为这是因为林徽因骨子里有些和林文静相似的东西,后来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推荐热门小说国士无双,本站提供国士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国士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新月社里的黑鱼精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过年
热门: 搬山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3 灵婴 洪业:清朝开国史 永恒的园丁 悠悠南北朝:纵横十六国 鬼喘气第五部古方鬼域 密道追踪之阴兵虎符 易中天中华史:两汉两罗马 封神问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