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五月

上一章:第十八章 见丈母娘 下一章:第二十章 火烧赵家楼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以前当马贼的时候,绺子经常派人插千,就是潜伏到准备砸的响窑里侦查,这个活儿面目狰狞的人干不了,通常都是交给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陈子锟来干,面对盘问,他总是对答如流,毫无纰漏,所以,在姚太太面前他丝毫压力也没有。

“我祖籍湖南,生在广东,长在关外,自幼父母双亡,做生意的大伯将我带大,如今大伯也病逝了,灵柩还停在碧云寺。”陈子锟不紧不慢的叙说着自己的身世,姚太太缓缓点头,又道:“听说你当过土匪?”

姚依蕾的心刚放下又再度提起,心说妈咪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陈子锟早有准备,沉着应对:“我跟着伯父的朋友在哈尔滨做生意,是正经买卖人,大概是因为我身手不错,加之关外商队经常亦商亦匪,所以会引起误会。”

这个回答让姚太太很满意,她又问道:“你身手那么好,跟谁学的?”

“我自幼师从精武门霍元甲,还有佛山宝芝林的黄飞鸿师傅,练得一些皮毛功夫,不足挂齿。”

姚太太唔了一声,点了点头,其实什么霍元甲黄飞鸿她根本不认识,就是想探探陈子锟的底细。

“既然你自幼拜过名师,那么你们陈家一定是名门望族了。”姚太太这句话倒是有些水平,穷文富武,只有富人家才有闲心,有闲钱给儿子请师傅学武,穷人家的孩子光想着读书考取功名改变命运了,通常很少有练武的。

陈子锟不慌不忙对道:“我伯父曾经是光复会成员,交游甚广,认识一些江湖侠士不足为奇,我们陈家早年也曾辉煌过,现在家道中落,已经后继无人了,不过我从不敢忘记学海无涯的家训,来北京后,我曾拜辜鸿铭、刘师培为师,学习西文和国文……”

“等等,你是辜鸿铭的学生,哦,MY GOD,不可思议。”姚太太夸张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这个未来的女婿给她带来太多的惊喜,原来人家根本不是什么没文化的苦力,而是南方望族出身,这一点毫无怀疑,那些混同盟会光复会的,都是些有钱有势的南方佬,而且他还是辜鸿铭的学生,这可了不得了,这样的女婿拿出去说,不但不丢人,还能在交际场上博得不少面子呢。

姚太太嗔怪的看了女儿一眼,责怪她不如实汇报,姚依蕾也有些傻眼,这些事情她可没听陈子锟介绍过,还以为他在忽悠妈咪呢。

陈子锟此刻心里酸涩无比,提到辜鸿铭就想到北大,想到北大就联想到林文静,还有自己已经夭折的初恋。

“小陈啊,能不能帮我约辜教授喝下午茶,我是他的忠实拥趸哦。”姚太太道。

陈子锟道:“好啊,我先打个电话问一下。”说着当真拿起电话,向接线员报了一个号码,姚太太顺手翻开电话号码簿瞄了一眼,果真是辜鸿铭府上的号码。

“哦,这样啊,那等辜老师回来再说吧,我给老师买了上好的南洋烟叶,明天带过去。”陈子锟挂了电话,不好意思地说:“辜教授上课去了,明天再约吧。”

姚太太哪还有半点怀疑,此时越看陈子锟越顺眼,正是应了那句老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对于人的相貌,她是有过研究的,大凡穷人家的孩子,总归会因为照顾不周或者营养不了,从而长的面黄肌瘦,歪瓜裂枣,而有钱人家的孩子营养和教育都跟得上,所以个头长得高,五官生的端正,看陈子锟的卖相,即便不是富贵人家出身,也是殷实人家的儿子。

姚依蕾偷眼看到母亲的笑容,知道这事儿成了,心里乐开了花,煞有介事道:“妈咪,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呢,他和紫禁城里的那位是朋友,前几天亨利封他做了六品御前带刀侍卫,还赏了黄马褂呢。”

姚太太吓一跳:“亨利?”

“就是宣统皇帝啦。”姚依蕾道。

姚太太微笑起来,看起来自己这位准女婿还真是个有趣的人,连废帝溥仪都能搭上线,她承认自己小看对方了。

她干咳一声,谈起了正事:“小陈,你和蕾蕾交往,我们做家长的并不反对,不过我和蕾蕾的父亲都认为男子汉应该先立业再成家,况且蕾蕾还小,你年纪也不大,有的是时间,所以,结婚的事情不用操之过急,先相处着再说,你的事业方面,该帮的忙,我们也是不会撒手不管的。”

这话一说,基本就是承认陈子锟和姚依蕾的恋爱关系了。

“谢谢妈咪,我们出去玩了,晚上请你在六国饭店吃西餐。”姚依蕾兴奋的跳起来,拉着陈子锟就要走,姚太太说:“待会儿我去你曹伯伯家里打牌,你们自己玩吧。”

五分钟后,姚次长回来了,一脸的倦容,看来谈判又失败了。

“哎呀,你早来一会,就能看见小陈了。”太太说。

“哪个小陈?”姚次长心不在焉的脱下西装外套,马甲上金表链子晃荡着,已经是五月初了,北京的春天明媚无比,可惜姚次长的心情却坏的象寒冬,日本人贪得无厌,在谈判桌上得寸进尺,让他很是气恼。

“你忘了,就是蕾蕾的男朋友,陈子锟啊,他刚来过,我仔细了解了一下,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我看咱们应该重新考虑此事了。”

姚次长正在解领带的手停下了,皱眉道:“难道你改变主意,真打算让蕾蕾嫁给他?”

“我是有这个想法,你听我说啊,他不但是广东望族出身,还是辜鸿铭的学生,溥仪的朋友,法语很棒,家里还有一个同盟会还是光复会的伯父呢。”姚太太逻辑性很差,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反而引起了姚次长的警醒。

他本来以为女儿看上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武人,没想到此人的背景如此复杂,这绝对是一个危险的讯号。

看到丈夫凝神沉思,姚太太卡开玩笑道:“怎么,吃醋了,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你是不是舍不得蕾蕾嫁人啊?”

姚次长干笑两声:“没有的事,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那就这么着吧,小伙子不错,培养一下也算配得上咱们家蕾蕾。”姚太太似乎很高兴,拿起提包出门,扭头道:“我去赵家楼陪曹太太打麻将了,晚上不来吃饭。”

“去吧,去吧。”姚次长打发了太太,沉思了一会,还是拿起了电话,要通了警察总监吴炳湘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姚次长这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除了他们苦命的交通部外事谈判团,别的政府部门都在休假。

……

陈子锟和姚依蕾驱车来到东交民巷,汽车却开不进去,道路全被人群封住,远远看到美国公使馆门口聚了一大群人,正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离的太远听不清楚。

姚依蕾下了车,扶着陈子锟的胳膊,翘起脚尖望向公使馆方向,只见白色的横幅上下翻飞,上面写着巨大的黑字:誓死力争,还我青岛。

“是我们北大的学生。”陈子锟有些激动,拉着姚依蕾挤了过去,来到近前一看,几个大学生手捧请愿书站在美国公使馆门口,其中一人振臂高呼:“威尔逊总统万岁!”

然后众多学生一起喊:“威尔逊总统万岁!”声浪此起彼伏。

领头学生又喊道:“十四点声明万岁!”

学生们再度高喊起来。

美国公使馆门口的海军陆战队士兵冷冷的看着这群激动的学生,不为所动,五月的阳光照在这些身穿黄呢子制服的士兵身上,有些热,有些烦躁。

“他们在干什么?”姚依蕾趴在陈子锟耳畔问道。

“他们在向美国公使芮恩施请愿,请求美国总统在巴黎和会上主持公道,不要把青岛割让给日本人。”陈子锟从容答道,他经常跟着熊希龄等一帮人混,耳濡目染了不少国家大事,居然也能说的头头是道了。

姚依蕾又问道:“那他们为什么只向美国人请愿,而不去找英国人、法国人呢?”

“因为他们相信,美国总统威尔逊是个正义的人。”陈子锟冷笑道。

“其实呢?”

“在丛林世界,长着獠牙的野兽只尊重同样长着獠牙的同类,山东是日本人已经吃到嘴里的肥肉,难道美国人会为了中国和日本人开战么?”

姚依蕾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你懂得真多啊。”

正说着,美国公使馆的门开了,一个低级职员打扮的年轻人走出来,和领头的学生交涉了几句,收下了请愿书,又回去把门关上了。

几个领头的学生聚在一起商量半天,一人站出来说:“政府机关都在放假,无法请愿,各国公使也不在使馆,无法接受我们的呼吁,我建议游行就此结束。”

学生们一阵骚动。

忽然有人高喊:“去赵家楼找卖国贼曹汝霖算账去!”

姚依蕾一惊:“不好,我妈咪今天去找曹太太打麻将。”

推荐热门小说国士无双,本站提供国士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国士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见丈母娘 下一章:第二十章 火烧赵家楼
热门: 藏地密码1~10 我要做首辅 黎明医生(瘟疫医生) 古墓掘迹 密墓逃生 去趟民国:1912-1949年间的私人生活 大墓探 阴碑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推理作家的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