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下一章:第四十章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不太符合规定,林肯。我不能这么做。”

朗·塞林托非常坚持。

但是林肯·莱姆也一样。“让我和他相处半个钟头。”

“他们觉得不舒服。”意思相当于他接下去所补充的,“我提议的时候被骂了一顿,你到底是个老百姓。”

此刻为星期一上午将近十点,珀西在大陪审团面前出庭作证的时间被延到了第二天。海军的潜水员找到了菲利浦·汉森丢弃在长岛海湾里的行李袋,它们立刻被紧急送往联邦大楼的联邦调查局物证反应小组进行分析。埃利奥泼洛斯为了尽可能提出控诉汉森的证据,所以将大陪审团听证的日期延后。

“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莱姆任性地问,“我又不会对他严刑拷打。”

他原想把他的要求降低到二十分钟,不过那是一种软弱的表现,而林肯·莱姆并不认为应该表现出软弱的一面。所以他表示:“我逮到了他,我应该可以和他说说话吧。”

房间陷入一片沉寂。

他的前妻布莱恩曾一度用一种她身上不常出现的洞察力,表示莱姆如黑夜一般的一双眼睛比他用嘴巴进行辩论更具说服力。所以他一直瞪着塞林托,直到对方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德尔瑞。

“给他一点时间吧。”德尔瑞表示,“把那家伙弄到这里会造成什么损失?如果他企图逃跑的话,刚好给了我一个黄金借口来进行射击练习。”

塞林托表示:“好吧。我给他们打一个电话,但是千万不要把这个案子搞砸了。”

莱姆勉强把他的话听进去。他的目光已经转向门口,就像棺材舞者会神奇地突然冒出来一样。

不过,如果棺材舞者真的在这时候出现,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你的真实姓名是什么?真的是乔或乔迪吗?”

“这不重要吧?你逮到了我,可以随你的高兴叫我。”

“来一个名字怎么样?”莱姆问。

“就用你们帮我取的名字怎样?‘棺材舞者’,我很喜欢。”

小个子用他那一只仍然健全的眼睛仔细打量莱姆。他的伤口或许让他疼痛不堪,药物治疗或许让他元气大伤,但是他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他的左臂打着石膏,但是仍被铐在腰间的枷锁上;他的双脚也戴着脚镣。

“随你高兴。”莱姆和气地说。然后继续上下打量这个人,就像他是在犯罪现场找到的罕见花粉孢子一样。

棺材舞者笑了笑,颜面神经受损加上包着绷带,让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古怪。他的身体偶尔会发出震颤,手指也会出现痉挛,受伤的肩膀也会不由自主地上下抽动。莱姆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他自己是一个健全的人,眼前的犯人才是残废。

在盲人的山谷里,独眼龙足以称王。

棺材舞者对他笑了笑。“你一定特别想知道,对不对?”

“想知道什么?”

“知道一切……所以你才把我弄到这里来。逮到我算你幸运,但是对于我用了什么方法,你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莱姆用舌头发出咯咯的声音。“我完全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

“是吗?”

“我把你弄到这里,只是想和你谈一谈,”莱姆回答他,“如此而已,和一个差一点超越我的人说说话。”

“差一点!”棺材舞者大笑,又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古怪笑容,“好吧,那么就由你来告诉我。”

莱姆用吸管啜饮了一口果汁。他要托马斯倒掉威士忌,换上夏威夷潘趣酒的时候,让托马斯十分惊愕。莱姆愉快地表示:“好吧。你被雇用来杀害爱德华·卡尼、布莱特·黑尔,还有珀西·克莱。你的佣金很高,让我猜猜看,六位数。”

“七位数。”棺材舞者骄傲地表示。

莱姆抬起一边的眉毛。“赚钱的行业。”

“如果你很有本事的话。”

“你把这笔钱存到巴哈马。然后你从某个地方得知了斯蒂芬·考尔的名字——我不知道确切的来源,或许是透过雇佣网络……”棺材舞者点点头,“所以你雇用他为你的转包人,用匿名的方式,或许是电子邮件、传真,透过他信任的推荐人。当然,你从来不曾和他碰过面,不过我猜你曾经对他进行测试?”

“没错,通过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桩活儿。我受雇去干掉一名从军事委员会偷窃秘密档案的国会助理。那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工作,所以我转包给斯蒂芬·考尔,让我有机会好好地测试他一番。我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观察他,也亲自检查了尸体的伤口,非常专业。我想他发现了我正盯着他看,所以他追了上来,想要把目击者处理掉,这一点也很不错。”

莱姆继续说下去:“你把现金和菲利浦·汉森的停机棚钥匙留给他,让他埋伏在里面,等着将炸弹装在卡尼的飞机上。你知道他很有本事,但是你并不确定他的本事是否足以把三个人都干掉。或许你认为他至少可以干掉一个,但是已经足以分散注意力,让你能够接近另外两个人。”

棺材舞者点点头,心不甘情不愿地佩服起莱姆。“没错,他能杀了布莱特·黑尔让我非常惊讶。但是他事后能够脱身,并在珀西·克莱的飞机上放了第二枚炸弹,让我觉得更惊讶。”

“你觉得自己至少应该动手干掉一名被害人,所以在上个星期变成了乔迪,开始到处兜售药丸,让街上的人都认识你。你在联邦大楼前面绑架了一名探员,问出了他们将会被安排在哪一间庇护所里。你在最合乎逻辑的地点等待斯蒂芬出击,并让他绑架了你。你留下了许多指向地铁藏身处的线索,确定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你,然后用你来追踪考尔,我们全都相信你,没错,我们确实如此……斯蒂芬一点都不知道你就是雇用他的人,他只知道背叛了他,所以想要把你干掉。完美的掩护,但是风险不小。”

“但是,没有风险的生命会成什么样子?”棺材舞者开玩笑地说,“有了风险,一切都会变得更加值得,你不这么认为吗?此外,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建立了一些……就称为应对手段吧,让他不太愿意对我开枪;潜在的同性恋倾向一直都很有用。”

“但是,”莱姆补充道,因为自己的叙述被打断而不太高兴,“考尔在公园的时候,你溜出了藏身的巷子,找到他,然后把他干掉……你处理掉他的双手、牙齿和衣物,并且把他的枪藏到了下水道的拦截管道里。接着我们邀请你去一趟长岛……狐狸进了鸡窝。”莱姆不屑地加了这一句,“大概就是这样……有点简略,但是我想我已经把故事交代过去了。”

棺材舞者闭上他那只健全的眼睛有好一会儿,然后再次睁开,又红又湿的眼睛盯着莱姆。他轻轻地点头,也许是认可,也许是因为佩服。“到底是什么?”他最后终于问道,“是什么让你看出来?”

“沙粒,”莱姆回答,“来自巴哈马的沙粒。”

他点点头,因为痛楚而抽搐。“我翻了我的口袋,并用吸尘器清理过。”

“在缝合处的褶缝里。那些药也一样:残余物和奶粉。”

“是啊,没错。”过了一会儿之后,棺材舞者补充说,“他怕你真是怕对了,我是说斯蒂芬。”他仍继续打量着莱姆,就像寻找肿瘤的医生一样。接着他又说,“可怜的家伙,真是可悲。你觉得是谁鸡奸了他?是他的继父,还是感化院里的男孩?还是他们全都有份儿?”

“我怎么知道?”莱姆回答。窗台上面,那只雄隼从天而降,然后收起它的翅膀。

“斯蒂芬被吓着了。”棺材舞者若有所思地表示,“当你被吓着的时候,一切都完了;他认为虫子正在搜寻他。林肯那条虫子,我听他低声嘀咕过好几次,他怕的人是你。”

“但是你并没有被吓着。”

“没有,”棺材舞者说,“我并没有被吓着。”他突然开始点头,就好像他终于察觉了某种一直困扰他的东西一样。“你正在仔细听我说话对不对?想要找出我的口音?”

莱姆确实有这种企图。

“但是你瞧,口音可以改变。山地……康涅狄格……南方平原和南部的沼泽地……密苏里、肯塔基。你出于什么原因在审问我?你是现场鉴定人员,而我被逮着了,那就应该说再见,然后上床睡觉。故事就此告一段落。我很喜欢下西洋棋,我热爱西洋棋。你玩过吗,林肯?”

他曾经很喜欢下棋,他和克莱尔·特里林一起玩了一阵子。托马斯一直缠着他,要跟他玩电脑西洋棋,并买了一套游戏系统安装在他的电脑里,但是莱姆一直不曾开启。“我已经很久没玩了。”

“你和我必须找个时间下一盘,你会是一个好对手。你想不想知道一些棋手常常犯的错误?”

“什么错误?”莱姆可以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他突然觉得不自在。

“他们对对手感到好奇,试图了解对方的私生活,了解一些没什么用的事情,例如他们来自何处?在什么地方出生?兄弟姐妹是些什么样的人?”

“是吗?”

“知道这些事有一种挠痒痒般的痛快,但是却会造成混淆,而且可能非常危险。你明白吧?游戏全部都在台面上,林肯,全部都在台面上。”他撇嘴一笑,“你无法接受对我一无所知,对不对?”

不能,莱姆心想,我不能。

棺材舞者继续说:“好吧,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一个地址?一本高中纪念册?来一个线索好不好?‘玫瑰花蕾’,怎么样?你让我感到讶异,林肯。你是一名刑事鉴定专家,是我见过最杰出的。而你现在却走上一条可悲的情绪化路线。我到底是谁?断头骑士、别西卜【注1】。我是玛布皇后【注2】。只要有人大叫当心,‘他们’追上来了,我就成了‘他们’。我并不是众所周知的噩梦,因为噩梦并不真实,但是我却比任何人愿意承认的噩梦都真实。我是一名技术人员,我是一名生意人,而你不会找到我的名字、阶级或编号,因为我并不依据《日内瓦公约》来玩游戏。”

【注1】:《圣经》中的鬼王。

【注2】:英国民间传说中专管梦境的女神。

莱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有人敲了门。

递解人员已经到了。

“你们可以取下我的脚镣吗?”棺材舞者用一种可怜的声音询问两名警官,他那只健全的眼睛闪烁着泪光。“求求你们。我很痛,而且戴着脚镣不容易走路。”

其中一名警官怜悯地看着他,然后又看着莱姆。莱姆非常老实地告诉他:“你只要解开他的脚,立刻就会失去你目前的工作,而且永远不会再回到这座城市工作。”

州警盯着莱姆看了一会儿,然后对他的搭档点点头。棺材舞者笑了笑。“不是一个问题,”他看着莱姆说,“只是一个因素。”

警卫抓起棺材舞者未受伤的手臂,拉着他站起来。两个高大的男人带他走出门的时候,他显得十分矮小。他回过头。

“林肯?”

“什么事?”

“你会怀念我。没有我的话,你一定会觉得无聊。”他剩下的一只眼睛的眼神刺痛了莱姆,“没有我的话,你会没命。”

一个钟头之后,沉重的脚步声宣布了朗·塞林托的到来,和他一起来的还有萨克斯和德尔瑞。

莱姆立刻明白出了问题。有那么一会儿,他怀疑棺材舞者是不是脱逃了。

但是事情并非如此。

萨克斯叹了一口气。

塞林托看了德尔瑞一眼,德尔瑞干瘦的面孔做了一个痛苦的表情。

“好了,告诉我吧。”莱姆不悦地表示。

萨克斯宣布了消息:“物证小组查过那些行李袋了。”

“你猜里面装了些什么?”塞林托问。

莱姆筋疲力尽地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没有心情玩游戏。“雷管、钸元素,还有吉米·霍法【注】的尸体。”

【注】:一九七五年离奇失踪的前美国卡车联盟主席。

萨克斯表示:“一沓威切斯特郡的电话簿,还有五磅重的石块。”

“什么?”

“什么都没有,林肯。”

“你们确定只是电话簿,而不是编成了密码的商务记录?”

“调查局的密码人员从头到尾检查过了,”德尔瑞表示,“都是该死的现成电话簿。那些石块就更不用说了,放在里面,只是为了让袋子下沉。”

“他们准备释放汉森那个肥屁股,”塞林托阴沉地抱怨,“他们目前正在进行文案工作,这件案子甚至不会呈到大陪审团面前。这么多人都白死了。”

“一起告诉他吧。”萨克斯说。

“埃利奥泼洛斯正朝着这里过来。”塞林托表示,“他拿到文件了。”

“逮捕令?”莱姆不耐烦地问,“他要做什么?”

“就像他说的,他要逮捕你。”

推荐热门小说棺材舞者,本站提供棺材舞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棺材舞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下一章:第四十章
热门: 血色翡翠城 诡神冢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血鹦鹉 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 香初上舞·再上 局中人(局中人原著小说) 风语 我的钢铁战衣 死亡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