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以坐姿被移送到“暴风箭”轮椅上之后,莱姆接下来开始自己操控。他用嘴咬紧吹吸控制器的塑胶吸管,让轮椅驶向原来用作衣柜的狭小电梯内,顺利地下到他这幢位于市区的洋房的一楼。

这幢房子建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林肯·莱姆现在进入的房间,曾经是一间与餐厅隔开的起居室——灰泥板的结构、法兰西王室的装饰、圆形拱顶镶嵌的雕像,以及像焊接的钢铁一样紧密接合的橡木地板。不过只要是建筑师,看到房间现在的样子都会大惊失色,因为莱姆拆除了两个房间之间的隔墙,并且为了增添的电线而在剩余的墙面上挖开了一个大洞。打通之后,这里成了一个毫无规则的空间。房内摆设的不是第凡尼的彩绘玻璃杯或乔治·因奈斯【注1】:忧郁的风景画作,而是风格迥然不同的“艺术作品”:密度梯度管、电脑、复合显微镜、对比显微镜、一台气相色谱分析仪、一个波里光【注2】:的替代光源。一具昂贵的电子扫描显微镜,连接在房内一角的一台醒目的X光能源分散装置上。这里也摆放着刑事鉴定专家用得到的工具:护目镜、防割乳胶手套、粉碎机、螺丝起子与钳子、验尸专用舀勺、夹具、解剖刀、压舌板、海绵棒、瓶罐、塑胶袋、检验盘、采针,以及十多双筷子(莱姆要求助手用他们在中国餐馆夹点心的方式夹取证物)。

【注1】:乔治·因奈斯(George Innes,1825-1894),美国著名风景画家。

【注2】:指多波段光源。

莱姆操控着熟苹果一般鲜红的“暴风箭”,驶向工作台一旁就位。托马斯将麦克风固定在他的头部,然后启动电脑。

不久之后,塞林托和班克斯出现在房门口,一旁还跟着一个刚刚抵达的男人。这个人又高又瘦,皮肤就像车胎一样黝黑,身上穿着一套绿色的西装和一件滑稽的黄色衬衫。

“你好,弗雷德。”

“林肯。”

“嗨。”萨克斯进房间的时候对弗雷德点点头。她已经原谅了他不久前对她的拘捕,那是不同部门之间的一场争执;现在这名高挑美丽的警察和这名高瘦诡异的警探之间,维持着一种十分奇怪的密切关系。莱姆最后下了结论:他们两个人都是针对“人”的警察(他自己则是针对“物证”的警察)。弗雷德对于法医学不信任的程度,就像莱姆对证人的证词一样。至于曾经担任过巡警的萨克斯,莱姆不能对她天生的倾向表示任何意见,但是他下定决心让她把这些天资搁到一边,然后成为即使不是全国,至少也是全纽约最杰出的刑事鉴定专家。这是在她的能力范围内能够轻而易举达到的目标,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

弗雷德·德尔瑞大步穿过房间,站在窗边,瘦长的双臂交叉在胸前。没有人——包括莱姆在内——能够将这名警探确切地归类。他一个人住在布鲁克林的一套小公寓里,喜欢阅读文学和哲学著作,更喜欢在庸俗的酒吧内打桌球。他一度是联邦调查局卧底探员中的顶尖高手,现在偶尔还是会被冠以他执行任务时的绰号——变色龙。他曾经背叛调查局,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他的上司并没有严加追究,因为在他当卧底期间,逮捕到案的罪犯超过千人。不过,尽管他卧底做了那么久,早已练就一身本事去扮演自己以外的角色,此刻他这个官僚角色却扮演得太过了。他知道自己被仇家认出来干掉是迟早的事,所以这份管理卧底人员和情报的工作,当初接得有些勉强。

“所以,我的手下告诉我,我们这一次的对手是棺材舞者本人。”德尔瑞说的是道上的黑话,但没有用黑人的俚语,完全是他自己说话的风格。他使用的文法和词汇就像他的一生,绝大部分都是即兴演出。

“有没有托尼的任何消息?”莱姆问。

“我们那个失踪的托尼?”德尔瑞问,他的脸庞愤怒地扭曲着,“没有,没有任何消息。”

前几天在联邦大楼前失踪的探员托尼·帕内利,仅留下家中的妻子、一辆引擎发动的灰色福特汽车,以及几颗神秘莫测得令人生气的沙粒——充满美感的星体隐藏着谜底,但是截至目前却什么都没有揭示。

“等我们逮到棺材舞者之后,”莱姆说,“我们会回到这件案子上,阿米莉亚和我,全天候,绝不食言。”

德尔瑞生气地拍了拍夹在左耳后那根未点燃的香烟。“棺材舞者……妈的,这一回最好操到他的屁股!妈的!”

“那件爆炸案呢?”萨克斯问,“昨天晚上那件,有没有进一步的细节?”

塞林托读完了一叠传真和他自己的笔记之后,抬起头说:“爱德华·卡尼昨晚七点十五分左右从迈马洛尼克机场起飞。他们的公司——哈得孙空运公司——是一家私人的空运公司,载运的是货柜,服务对象是企业客户,这些你们都知道,就是飞机出租。他们刚刚获得了一份空运合约——你们听好——就是在东岸和中西部一带载运医院使用的人体移植器官,听说这是时下竞争最大的业务。”

“要命。”班克斯笑了笑说。在场的人之中,只有他因为这个玩笑而笑。

塞林托继续说:“他们的客户是‘美国医疗保健’。总部在索姆斯,是一家赢利性的连锁医院。卡尼的行程十分紧凑,原订飞往芝加哥、圣路易、孟斐斯、列克星顿、克利夫兰,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伊利市过夜,然后今天早上返航。”

“机上还有其他乘客吗?”莱姆问。

“一个也没有。”塞林托咕哝着说,“只有货柜,完全是例行航程。但是在距离奥黑尔机场只剩十分钟航程的时候,一枚炸弹被引爆,把整架飞机炸得开花,卡尼和他的副驾驶双双丧命,地面上则有四个人因此受伤。此外,他的妻子原本计划和他一起飞行,但是因为生病而临时取消。”

“有没有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报告?”莱姆问,“不,当然没有,还没有整理出来。”

“报告得在两三天之后才会做出来。”

“我们不能干等两三天!”莱姆大声抗议,“我现在就要!”

一根由插管造成的粉红色伤疤浮现在他的喉咙上,但是莱姆早就已经摆脱了人工呼吸器,他可以和任何人都一样正常地呼吸。林肯·莱姆是一个可以叹气、咳嗽,像水手一样大叫的瘫痪者。“我需要知道和这一枚炸弹相关的所有细节。”

“我会给一个在芝加哥工作的朋友打个电话,”德尔瑞表示,“这家伙亏欠我不少,我会让他告诉我他们手上有些什么,并尽快把所有的东西送过来。”

莱姆对探员点点头,然后开始消化塞林托所说的内容。“好,我们现在所知的有两处现场。坠机现场在芝加哥,一定已经被搜寻得乱七八糟,所以对你来说已经太迟了,萨克斯。我们只能希望芝加哥那些家伙至少能够像样地完成一半的工作。另外一个现场在迈马洛尼克机场——也就是棺材舞者在飞机上装置炸弹的地点。”

“我们怎么知道他是在机场装上去的?”萨克斯一边问,一边卷绕着她一头漂亮的红发,然后盘在头顶上。这些动人的发丝会扰乱犯罪现场,绝对会影响到搜集的证据。萨克斯出任务的时候,除了佩戴一把格洛克【注】九毫米手枪,通常还会带十几根发夹。

【注】:格洛克,奥地利枪械制造公司及其生产的武器品牌名称。

“问得好,萨克斯。”他喜欢她看出他心中的想法,“我们现在不清楚,只有在找出炸弹的安装位置之后才会知道。它可能被装在货柜里、在一个航运袋中,或在一个咖啡壶内。”

或是一个垃圾桶里,他严肃地想着,再次回忆起华尔街的爆炸案。

“我需要这枚炸弹的每一块碎片,越快越好。我们必须拿到手。”莱姆叫道。

“听我说,林肯,”塞林托缓慢地表示,“飞机爆炸的时候,距离地面有一英里的高度,残骸散落在整片区域的每一个角落。”

“我不管,”莱姆说,颈部的肌肉跟着发疼,“他们还在继续搜寻吗?”

搜寻失事现场的是当地的搜救人员,但是负责调查的是联邦当局,所以弗雷德·德尔瑞打了一个电话给现场负责的联邦调查局特别探员。

“告诉他,我们需要测试结果和与爆炸相关的每一片残骸:我说的是任何一块细微的碎片,我要取得那枚炸弹。”

德尔瑞重复了莱姆的话,然后他抬起头来,摇了摇头。“现场已经解除封锁了。”

“什么?”莱姆怒气冲冲地说,“才十二个小时?荒谬之极!怎么能够执行这种命令?”

“他说,他们必须开放道路通行……”

“消防车!”莱姆叫道。

“什么?”

“每一辆到过现场的消防车、救护车、警车……每一辆紧急支援的车辆,去刮它们轮胎上的东西。”

德尔瑞那张又长又黑的脸对着他。“你要不要自己来对我这位从前的好友重复这些要求?”探员将电话递给他。

莱姆并不理会话筒,他继续对德尔瑞说:“对于一个遭到破坏的犯罪现场,紧急支援车辆的轮胎是最好的证物来源。它们通常都是第一个抵达犯罪现场,通常也都配备着沟槽极深的新轮胎,而且它们可能除了进出现场之外,并没有去过其他任何地方。我要他们刮干净这些所有的轮胎,然后把收集到的东西全都送到这里来。”

德尔瑞勉强让芝加哥那一边同意,尽可能去搜刮每一辆紧急支援车辆的轮胎。

“不是尽可能,”莱姆叫道,“我要每一辆!”

德尔瑞翻了翻白眼,重复一遍他的话,然后将电话挂上。

突然之间,莱姆大声叫道:“托马斯,托马斯!你在哪里?”

没多久,这个助理便出现在门口。“我在洗衣房里。”

“先别管洗衣服了,我们需要制作一份时间表。快写,快写……”

“写些什么,林肯?”

“写在那边那一块大写字板上面。”莱姆看着塞林托问,“大陪审团什么时候集会?”

“星期一早上九点。”

“检察官会要他们早到几个小时,专车会在六点到七点之间去接他们。”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星期六早上十点。

“我们有整整四十五个小时。托马斯,记下来,倒数四十五小时。”

助理犹豫了一下。

“记下来!”

他照着做了。

莱姆看着房里的其他人,他看到他们的眼睛里闪烁着不确定的眼光,萨克斯的脸上甚至浮现了一丝怀疑。她的手举到头上,开始心不在焉地抓起头皮。

“你们认为我在吓唬人吗?”他问,“你们觉得我们不需要一份备忘录吗?”

有那么一阵子,没有人说话。最后,塞林托开口说:“听我说,林肯,并不是到时候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

“会的,到时候一定会有事情发生。”莱姆说,一边看着那只毫不费力地朝着中央公园上空翱翔的雄隼。“星期一早上七点的时候,要么是我们逮到了棺材舞者,要么就是两名证人已经被干掉,没有别的可能。”

忽然间,班克斯的手机发出嘈杂的铃声,打破了这僵持的气氛。他听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说道:“有事情了。”

“什么事?”莱姆问。

“那些派去保护克莱女士和另外一名证人布莱特·黑尔的警卫……”

“他们怎么了?”

“他们现在在她的住处,是其中一人打的电话。克莱女士好像表示,过去几天有一辆陌生的黑色旅行车一直停在屋外的街上,车子挂的是外州的车牌。”

“她记下车号或州别了吗?”

“没有。”班克斯答道,“她说从她丈夫昨晚出发去机场之后,她就没有再看到那辆车子了。”

塞林托盯着班克斯。

莱姆的头向前动了一下,“然后呢?”

“她说那辆车子今天早上又回到街上,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又开走了,她……”

“天啊!”莱姆低声叫道。

“怎么了?”班克斯问。

“总局!”莱姆叫道,“立刻打电话通知总局。”

一辆计程车在妻子住的房子前停了下来。

一名上了年纪的女人从车上下来,然后步履蹒跚地走向门口。

斯蒂芬机警地观望着。

士兵,这一枪是不是很简单?

长官,对一个枪手来说,没有任何一枪是简单的,每一枪都需要最大的专心和努力。但是,长官,这一枪没有任何问题,绝对会造成致命的伤害,长官。我可以让我的目标变成一团果冻,长官。

女人爬上楼梯,然后消失在门廊后面。一会儿之后,斯蒂芬看到她出现在妻子的客厅里,同时有一道白色衣服的闪光——又是妻子的短上衣,两个女人拥抱在一起。另外一个人进到了房内,是一个男人。是警察吗?他转过身来。不对,是那个朋友。

两个目标,斯蒂芬兴奋地想着,同时出现在三十码之外。

那名老妇人——可能是母亲或婆婆,在她们低头交谈的时候,一直挡在妻子的前面。

斯蒂芬把最心爱的M40步枪留在车上了。他并不需要那把狙击手用的来复枪来开这一枪,只要这把长管的贝瑞塔【注】就够了。这是一把非常好的枪,虽然老旧,外表又破又烂,但很好用。斯蒂芬并不像许多雇佣兵和职业杀手一样,迷恋自己所使用的武器。如果一块石头是消灭某个特定目标的最佳工具,他就会使用石头。

【注】:贝瑞塔,意大利枪械制造公司及其生产的武器品牌名称。

他盯着他的目标,估算射击的角度以及窗户可能造成的偏离和扭曲。老妇人离开了妻子的身边,直接站在玻璃前面。

士兵,你的策略是什么?

他会射穿玻璃,击中老妇人的上身,她会倒下来;妻子会本能地靠过去,在她身上弯下腰,然后成为直接的目标。那个朋友接着会跑进房间,他的侧面也是很好的目标。

那些警察怎么办呢?

有一点风险。不过穿制服的巡警最多只是平庸的枪手,而且他们很可能从来不曾在值勤的时候遭遇过开枪,所以肯定会惊慌失措。

门廊上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斯蒂芬拉开滑座,子弹上膛,并把射击功能扳到能够让他得到最佳操控的单发模式。他把门推开,用自己的脚顶住,然后巡视了整条街。

一个人都没有。

呼吸,士兵,呼吸,呼吸,呼吸……

他把枪身压低,让沉甸甸的枪托置放在他戴着手套的手上,然后慢慢的、用一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手势去扣扳机。

呼吸,呼吸。

他盯着那名老妇人,然后完全忘记扣压,忘记瞄准,忘记他正在赚进口袋的现金,忘记宇宙当中的每一件东西。他只是像一块会移动的岩石一样,稳定地握着枪,放松自己的双手,然后等候武器自己击发。

推荐热门小说棺材舞者,本站提供棺材舞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棺材舞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热门: 厌魅·附体之物 仙铃 再见玉岭 盖世魔君 江湖闲话 盗墓笔记续集 宴无好宴 恶灵岛 边荒传说 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