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杀无赦

上一章:第680章  东瀛秘术师 下一章:第682章  尾张荣枯之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你是谁?”劳厄教授问。

“我是您的忠实崇拜者。”林轩说。

劳厄教授所处的年代科技并不发达,所有推理、构图、计算都要靠手工完成,所以推导任何一项结果的时候,都要进行大量的手工计算。在那种艰苦条件下,他能提出“乾坤纵横之术”那一类高深的学问,其想象力、执行力、坚忍、韧性都是非常值得学习的。

劳厄教授冷笑:“在柏林,我看不到一个为科学和学术而痴迷的人,看到的却全都是手上沾满了平民鲜血的刽子手。我不需要崇拜者,只需要能够共同探讨学问理论的人。”

这句话提醒了林轩,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在幻觉之中,而这幻觉正是因日本秘术师尾张荣枯的出现而形成的。

那么,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尾张荣枯以秘术营造出来的,其目的是洞察自己内心的秘密。在这种情况下,林轩既要保持清醒,又要在表面上装作是浑浑噩噩,没有自己的思想。

“为什么要到柏林来?劳厄教授对人类科学最大的贡献是‘乾坤纵横之术’难道尾张荣枯对这个感兴趣?”林轩脑子一转,立刻想到“乾坤纵横之术”是魏先生与原先生之间特殊的通讯方式,一旦另有高手加入,则魏、原二人立刻深受其害。

他不得不佩服尾张荣枯想得足够周到,怕直接营造与劳厄有关的幻觉会显得太突兀,故此之前播放了跟堂娜有关的片段,使得林轩分心,更容易坠入陷阱。真正的秘术师就像一个非常善于讲故事的演说家,总是在步步为营、循循善诱中将听众引入自己的步调之中。

“教授,元首对您的理论很感兴趣,请跟我们走一趟吧。”爱娃说。

“你们是谁?我绝对不跟**来往,只做我想做的科学研究。”劳厄起身向外走。

几名黑衣人快速走入,在爱娃示意之下,簇拥着劳厄出门。

林轩不知道自己在这场混乱行动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当爱娃再次向他走来时,他的心情已经变得有些沮丧。

“谢谢你。”爱娃说。

“谢我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林轩苦笑。

“不为任何事,只想走过来真挚地向你说一声‘谢谢’。你以前无意中做过许多事,都是有恩于我的。所以我特别感谢你,亟待有机会报答你。”爱娃说。

林轩脑子里有些混乱,就像被扔进漂流瓶里的纸团那样,不知道事态将向那一面发展。

“不客气。”林轩回答。

“再见了。”爱娃匆匆向外走。

林轩跟上去,但在门口被一群黑衣人阻住。

他眼看着爱娃上了一辆老式的黑色轿车,之后车子扬长而去。

“劳厄教授、乾坤纵横之术、爱娃——最后的一切都要归根结底于**元首,那么,这项技术最后落在了元首手中,又怎么会出现在魏先生和原先生手上?”林轩立刻发现了症结所在。

尾张荣枯由现代向过去反推,其用心相当险恶,相当于逆向写出了人类发展史。

“够了!我为什么在这里?拥有超能力的人难道必定要受心魔折磨吗?”在无尽的幻觉之中,林轩始终没有忘记的是“自我”。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自我”是根源,缺失了这一点,人就会活在浑浑噩噩之中,无所适从。

林轩现在所经历的幻觉,时间、空间的跨度极大,如果他不能牢牢守住“自我”,就会加倍迷失在时空错乱之中。

他醒来,仍然是在藏地小诊所中,只不过此刻房间里已经多了三个陌生人。

“你醒了。”隔着那三个人,魏先生微笑着打招呼。

“对,我醒了。”林轩缓缓地伸了个懒腰。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几乎在睁眼的刹那,满足于自己有自己的爱好。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最先用“离魂术”对付林轩的尾张荣枯笑眯眯地说。

“好诗啊好诗。”魏先生赞叹,“尾张先生对于中国古代诗词歌赋的理解相当深刻,信手拈来,合情合景,真好,真好!”

日本文化源自中国,所以放眼全球,只有大和民族可以作为华裔文化的正宗传人,至于其它的南韩、大马、新加坡之类,都只能是旁枝末节,不足道也。

“这样一首诗,的确符合林轩先生此刻的心情,哈哈哈哈……一觉醒来,春困未消,但世界形势已经完全改变了。”尾张荣枯大笑。

日本人一向含蓄内敛,不愿过度张扬,既然他这么说,一定是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地掌控了局势,有恃无恐,胜局在握。

小诊所里飘荡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破坏了本来安定祥和的草药香味。

林轩向魏先生脚下看,三条血线由他脚底流出来,流往三个方向,在地面上弯曲流淌,犹如三条蜿蜒游动的丑恶小蛇。

“关于睡觉,我更喜欢另外一首诗。”魏先生说,“三国时,刘备刘玄德三顾茅庐,请天下第一谋士诸葛卧龙出山。凡三往,方得见,侍立于草堂之外,静待诸葛卧龙春睡。我记得当时诸葛卧龙醒来时,半睡半醒之间,先吟诗一首。全文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有‘大梦谁先觉,草堂我自知’两句,真是说中了我的心思。”魏先生淡淡地笑着,目光望定了林轩。

那目光中饱含着信任与期许,令林轩心中热乎乎的。

“二对四,人数占劣势;我重伤还未痊愈,魏先生又受了伤,形势也大为不利;敌人引而不发,门外必定还有后援,大局上又遭压制。这一战,困难重重,几乎是无法翻盘了。”林轩不得不这样想。

“阁下用刘玄德三顾茅庐的典故比喻眼下的处境,那么,你肯定是自比三国君主之一的刘玄德、将林轩先生比作当时天下第一谋士诸葛卧龙了?哈哈哈哈,在我看来,论计谋、攻杀、会战、据守的能力,谁又能比得过我日本幕府时代的大名之战精彩?在那时,在我东瀛扶桑岛上,真正是‘天下失其鹿、英雄共逐之’,历史上留下威名的每一战,都是经典。正因为有了幕府之战的经验,1900年之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坚船利炮才能跨海登岸,将亚洲大国作为盘中之餐。”尾张荣枯笑声不绝,看起来是深以侵略中国的那段历史为荣。

“是啊,天下失其鹿,英雄共逐之。”魏先生重复,“你知道吗?在远古神话之中,天下分为九州,九州全都是华裔的天下。后来,我们真的是失去了自己的鹿,但只要世界末日还没到来,华裔就会找回自己的鹿。天下,仍然是华裔的天下,你所谓的大日本大国、东瀛、扶桑岛、幕府之战、战国大名之类,都是华裔放牧麋鹿的小小牧场而已。”

“你们?你们没有这样的能力,未来有可能分享世界蛋糕的,只有我们跟美国而已。”尾张荣枯的笑容变得阴冷起来。

“有没有能力,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就像现在,你们的天皇深居皇宫之内,哪知道你们在外面打着他的旗号各行其是?尾张先生,你以为凭一两个人、一两个军事集团的力量就能瓜分世界吗?错了,昔日日本天皇麾下战斗力最强的关东军没做到的,你们今天也同样做不到……”魏先生脸色一沉,反唇相讥。

在魏先生与尾张荣枯“舌战”之时,林轩只做了一件事,就是隔着床单、褥子、木床准确地找到了藏在床板夹层里的一支手枪。

本来,他在那个位置藏匿了一把短柄藏刀,刀刃仅有七寸,正好是将某个敌人搠个透心凉的长度。

当他用第六感去寻找那把藏刀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了藏刀旁边的一支大口径军用手枪。

“好极了,保险栓已经打开,连枪口也是指向围困魏先生的那三个人,只要碰到它,十分之一秒内就能扣动扳机发射,至少能瞬间消灭两人。到那时,二对二,我们就翻盘有望了。”立刻,林轩心中燃起了战斗的火焰。

同时,他能预想到,一旦开战,这小诊所就要变成废墟,不复存在了。

“看来,我的藏地之行很快就要画上句号了。”林轩不免有些伤感。

“你听好了,1945年之战,中国人允许日本侵略军放下武器撤出中国领土,那是为了遵守国际战争公约中‘善待战俘’的条例,并不代表善良的中国人民已经原谅了侵略军的暴行,双方达成了谅解。四十多年的战争中,中国军人、平民伤亡无数,那是属于国家、政府、军队负责的大事,我管不了。但是,身为一名江湖人,我必须为了那些在抗日中牺牲的江湖人物讨还公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想解决那些问题,唯一的方法就是以杀止杀——”魏先生那样说的时候,弦外有音,全都是讲给林轩听的。

林轩听出了魏先生的潜台词,所有话汇成一句,那就是:“杀、无、赦!”

魏先生已经明确指出,江湖人解决国仇家恨的方式方法就是——“杀光所有敌人,为死难者报仇!”

两国大战,捉对厮杀。军队与军队厮杀,平民与平民火拼,江湖人则必须跟江湖人对决。

早在日本鬼子横行中国的时代,中国大陆的江湖人物早就为现代人做出了榜样,昔日的津门大侠霍元甲、广东大侠叶问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身怀的武功越高,就越应该承担青天塌下来的巨大责任。

任何一个年代,“杀光侵略者保卫家国”永远是正确的选择。牧羊人如果对豺狼发善心,那就是毁灭羊群的愚蠢之举。

推荐热门小说伏藏师,本站提供伏藏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伏藏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680章  东瀛秘术师 下一章:第682章  尾张荣枯之死
热门: 演出 仙灵图谱 法蒂玛预言 劫修传 疑点 九龙天棺 刺杀 易中天品三国 宝剑八 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