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东方智子

上一章:第632章  封守之印 下一章:第634章  天鹏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老僧没有回答,仿佛已经沉沉地睡去。

“封守印”已经成了尼泊尔佛教、藏传佛教失传之密,当代高僧之中已经很少提及这个手印,而年轻一代著名僧侣刻意追求开放、迎新,与时俱进,更不会研究这些古老而晦涩的东西了。

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喧嚣沸腾、浮躁多变的时代,无论是凡界还是佛界,无不被这股风潮波及,人心浮动,无法自持。

林轩是凡界中少有的心志坚定、不急不躁的年轻人,正因为他具有这种特质,才会被组织领导托付以入藏的重任。

“前辈,看起来您是不愿意解答我的疑惑了?”林轩长叹,再度后退。

在这个空旷的世界里,他既怕见到某些古怪可怕的人物,又渴望见到能真正解答他的疑惑的智者。否则的话,终将困死于此地。

“前辈,那我就告辞了。”他向着那洞中老僧鞠躬。

“他们就要来了。”老僧忽然说。

林轩向四面看,仍然空无人影,所以更为困惑,不知道老僧说的“他们”指的是谁?

“他们是什么人?”林轩问,“是你的弟子与同门吗?”

“他也会来。”老僧答非所问。

林轩越发困惑,而老僧的话则简洁到极致,每一个短句里都包含着说不清的禅机。

“我做了个梦。”老僧又说,“菩萨说,‘传大召’开始之日,有东方智子来,一切遂拨云见日,那是最大的好消息。现在,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菩萨说的‘东方智子’,但我已经等不及了,我的寿命只剩下百日,延续不了多久了。”

林轩听到“传大召”这个词,忍不住摇头:“前辈,‘传大召’的日子还远着呢。”

“传大召”是指每年藏历正月初一到二十五日的藏传佛教传大召法会,届时,拉萨三大寺的数千位僧人聚集在大昭寺,举行丰富多彩的宗教法事活动。该法会起始于公元1409年,当时藏传佛教格鲁派祖师宗喀巴为纪念释迦牟尼佛以神变之法大败六种外道的功德,召集各寺庙僧众在大昭寺举行法会15天,这就是后世形成的“传大召”法会。

藏历年是藏族人民的传统节日,其推算方法与汉族人民的农历春节有差异,例如2010年的藏历新年是2月14日,和农历春节是一天;2009年藏历新年是2月25日,春节是1月26日,所以时间上较春节晚1个月;2008年、2015年藏历新年和春节则是同一天。

有关文献史料证明,吐蕃王朝建立以前藏族就已经拥有历法。从上古藏族物候历中来看,吐蕃统一高原之前各地主要的历法有阴历成分也有阳历成分,《山南雅拉香波纺织老妇人之月算》与《象雄老人口算法》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品。

林轩的诊所中常备公历、农历、藏历这三种日历牌,对于汉族、藏族的各种节日都清晰地标注出来,绝不会错。

在他的记忆中,现在距离下一届“传大召”法会至少还有五个月之久。

“那么,你是菩萨托梦的‘东方智子’吗?”那老僧问。

林轩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然听到右面传来沉重的铁链拖地之声,锵锵啷啷,刺耳之极。

他循着声音望去,看见一高一矮两名僧人并肩而来。两人的步伐大小、迈步频率完全保持一致,就如同被连杆套住的两个同步齿轮一样精确。

再走近些,林轩看清了,一条黑灰斑驳的铁链穿过了两人的锁骨,又从肩窝向后透出,穿过两人的肩胛骨,然后锁在一起。铁链极长,多余的部分至少有四五米,全都拖在地上。

两人脸上毫无表情,五官木然,对于那铁链穿身带来的痛苦想必已经完全麻木了。

“你能猜到我们这一次的辩题是什么了吗?呵呵呵呵,你肯定猜不到,因为我们探究的是大雪山南坡朝阳、北坡背光的地理环境问题。两地与太阳光线的关系截然不同,但实测的温度却完全一样,这是为什么?难得不是被阳光晒到就温度高、晒不到就温度低吗?”那两人发出了声音,但嘴唇都没有动作,不知是由哪一个人发出的。

他们说的亦是尼泊尔语,声音艰涩,嘲哳难听。

“南坡距离太远近,北坡距离太阳远;南坡几乎每天承受十四小时的阳光照射,北坡一年四季晒不到一丝一毫阳光。这么明显的区别,却没有造成温度差异。你说,这该如何解释?”两人又说。

老僧回答:“这辩题并不有趣。”

两人同时说:“真正有哲理的辩题就是无趣的,所谓真理研究到极致,也是无趣的,不是吗?真理简化到极致,就是公式;公式简化到极致,就是定理;定理简化到极致,就是符号。所以,上古典籍上,多用符号来代表道理。古人的智慧比我们高很多,所以他们能用符号表达一切,而我们却不能。”

此刻,两人已经到了林轩面前,但根本对他视而不见,而是笔直地走向洞口,面对那老僧。

林轩从两人背后望去,见那铁链透骨之处,不停地有鲜红的血水流出来,沿着那拇指粗细的铁链滴落。原来,铁链上的斑驳之色是血水长时间浸染造成,可见这被捆绑在一起的两人时时刻刻要承受莫大的痛苦。

老僧与两人的对话,的确让林轩想到了“传大召”法会。

据他所知,法会的主体活动是祈祷诵经,每天举行六次。早祷、午祷和晚祷称“湿经”,诵经时有小喇嘛怀抱茶壶或粥桶定时出场,替僧众倒茶或添肉粥;上午、下午、晚间三次集会称“干经”,没有茶水和食品供应,主要进行佛教哲理辩论。被称为“翁则钦波”的领经师是这些集会的总指挥,成千上万的僧人在他的率领下低吟高诵,声音如大海波涛一般汹涌澎湃,爆发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神秘力量。法会进行时,大昭寺二楼的平台上挤满了来自西藏各地以及四川、青海、甘肃藏区甚至邻国的施主,他们不时向喇嘛群中抛掷用哈达包裹的钱币,另一些身份尊贵的施主则手举藏香直接进入诵经场地,亲手把布施呈递给法会主持。

以上这些,只是法会的表象,如同现代运动会的盛大开幕式一样,而其主体内容则是公开辩经、考核“格西”。

林轩两次参加过“传大召”法会,对藏传佛教诸僧们的“辩经”有着深刻的印象。

辩经是由“问难”开始的,而眼前这两人与洞中老僧的对话,亦是“问难”的一种表现形式。

“古人留下的符号,意义包罗万象,既非我们想的这样简单,也非典籍中分析的那样繁复。”老僧说。

“哈哈哈哈——”两人同时干笑起来,铁链也跟着他们的身体动作而锵啷乱响。

“你这样的话,说了等于没说。”一个人说。

“就如同上次辩经,我问你‘万字有几个写法’,你告诉我‘无穷无尽”,我又问你‘可否写一个无穷无尽的万字给我看’,你却又说‘心中有字笔下无字’。你的道理,总是模棱两可,毫无智慧性可言,就像大雪山上跌落的冰棱一样,漫山遍野全是,更无独特之处。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能镇守这‘天珠弹丸之地’?”另一个人跟着说。

两人的声音相近,林轩只能从对话的内容大致判断说话者的更替。

第一个人又说:“大雪山教派共九十九支,你占了这里,却不能发挥最大智慧去战胜大雪山的公敌,岂不是徒具虚名?”

第二个人也说:“这‘天珠弹丸之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必须是九十九支最高明的智者才能镇守,你应该同意对不对?”

老僧问:“九十九支最高明智者是谁?不可能是你们两兄弟吧?”

两人一起说:“当然不是,而是‘天鹏王’。”

蓦地,两人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在半空中翻滚,随即那铁链扭结在一起,给他们造成了更大的痛苦。当两人落地时,一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令林轩不寒而栗。

“到这里来挑战,是要付出代价的。”那老僧冷冷地说。

两人一时间无法将铁链恢复原样,上下叠压在一起,狼狈之极也痛苦之极。

林轩犹豫了一下,立刻抢过去,抱着压在上面的矮个子,凭空转了三圈,把扭成麻花的铁链松开,变成最初的样子。

在他看来,这种辩经已经成为“武辩”,比“传大召”法会上的“文辩”凶残了许多。

“传大召”法会的公开辩论是在大昭寺南侧曲松热广场进行,格西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最高学位,每年由三大寺提名16人入围,在法会上通过公开辩论排定名次。辩论由甘丹寺法台主持,各大寺庙方丈参加。在场所有的僧人都可以轮流向参考人问难,与他辩论经学。参与辩经的僧侣声音抑扬顿挫,很有音乐感,辅之以击掌、喊叫及不停地比画,手上颈上的长串念珠随着双方的手势飞舞,非常精彩。

推荐热门小说伏藏师,本站提供伏藏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伏藏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632章  封守之印 下一章:第634章  天鹏王
热门: 越狱者 恶魔的圈内 仇恨的证明 剑花红 淑女之家 寻龙档案 大唐辟邪司2:深宫大劫 白色病毒 钟情四海 奇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