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阳气与梦蝶

上一章:第630章  半空直路 下一章:第632章  封守之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一次,两人都彻底看清了,洞口之外不再是悬崖,而是直路。

“我们可以出去了!”堂娜说。

随即,两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因为以他们的绝顶智慧都能想到,悬崖能变成直路,则直路也会瞬间变成悬崖,置他们于万劫不复之地。

“无论如何,这是件好事。”林轩起身,把堂娜搀扶起来。

“是啊,是好事,我们去看看。”堂娜又恢复了无所畏惧的女谍本色。

两人走到洞口,越发骇然,因为外面不仅仅有了直路,更有了一片广袤的青石广场,横宽数百米,纵深亦数百米。

“这是——”堂娜向上看,“那球还在。”

林轩也看到了,那球仍然悬在半空中。他们由这里观察到的情形与之前没有任何改变,无论是水的管道还是雾气管道仍在正常运行,只不过原先是俯瞰,现在则是变成了仰望。

“这是完全不符合地球重力原理的,那球没有任何支撑、提拉的力量,仍然能纹丝不动地悬在空中……”堂娜越想解释这种异常情况,思维就越混乱。

“停下来,不要想,不要说,因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林轩说。

堂娜捂住自己的嘴,但脸颊突然涨得通红。

林轩马上抬手,按住堂娜后颈上的大椎穴,轻轻揉按。

“不要激动,我们会找到答案的,现在要做的,就是暂时接受现实,放松心境,既不要排斥它,也不要剖析它,全都放下,全都放下……”林轩在堂娜耳边低语。

堂娜立刻踮起脚尖,平局双臂,伸直双手,由指尖到掌心做缓慢的卷曲动作。这种动作能帮助她平复情绪,让狂跳的心脏降低速度。

林轩清楚地看到,堂娜的腕脉急促跳荡,如惊马狂奔一般。这是情绪激动过度的一种明显表现,如果不能及时控制,只怕会心脏炸裂而亡。

此刻,堂娜紧闭着嘴,极力控制着自己要张口说话的冲动,但两颊渐渐鼓起,不可能支撑更久了。

林轩猛吸了一口气,俯下头,嘴唇贴上了堂娜的嘴唇。

这一次,两人之间不是甜蜜接吻,而是一种与“人工呼吸”近似的营救方式。

当两人进入“深吻”状态时,堂娜身体里激荡的气息全都进入林轩体内,立刻身体一软,无力地倒在林轩怀里。

在中医学、灵异学中,那种气息就被称为“阳气”,阳气一散,人就死了。等到呼出最后一口气,就是阳尽寿终之时。

林轩感觉到那股气息如一头狂飞的蜂鸟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但在他的内力驯化下,蜂鸟飞行速度放缓,渐渐平息下来,停留在胸口的“膻中穴”附近。

这股“阳气”之中挟带着堂娜思想中的全部内容,没有丝毫遗漏。

在精密医学的权威人物看来,人的思想既不是储存在脑部,也不驻留于心脏,因为以上两个地方都属于血肉构成的物理结构,与思想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在他们看来,人之所以有思想,能够思考,是因为凭借着气息、气流与外部世界沟通,学习新的知识,更替旧的知识,每一刻都在进行着新旧代换,与这个世界同频率前行。

气,是人类体内最重要的东西,犹如一条河流的“河道”。假如河水没有河道通行,就会变成死水一潭,最终变脏变臭,成为一种灾难。所以,古人用“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来揭示这样一个很重要的真理。

同样,气是需要一停不停地运转的,气一停,人类就会死亡。于是,肺、气管、呼吸就成立人类自胚胎形成以来最重要的内循环动作之一。

科学家正在研究这种无形之“气”的构造,除了在物理层面进行分析之外,还要用灵异学、宗教学来多方面、多角度阐述它。

简而言之,林轩获得了这股阳气,就等于是让堂娜贮存在自己体内,用身体包容着她的思想。

在那些思想中,林轩看到了自己——没错,他的确看到了自己。那时候,他穿着蓝白相间的夏令营装,手里握着童子军执勤用的标枪,坐在星光下的台阶上。在他身边,坐着一个穿同样夏令营服的长头发女孩子。女孩子枕着他的肩,已经甜甜地睡着了。

他看到的,正是堂娜熟睡的时候他所想到的。

“我怎么会在她的记忆里?夏令营那女孩子是中国人,而她是俄罗斯人……这是她的思想还是我的记忆?她不是俄罗斯女间谍堂娜吗?难道夏令营那个女孩子就是她的前世……”林轩有刹那间的迷乱,不知道这些记忆中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属于自己的,哪些是属于堂娜的……

他甚至觉得,借助于这股阳气,堂娜的思想正与他自身的思想融为一体,变成了另外一种全新的东西。

当然,他在堂娜的思想中看到了很多属于俄罗斯的国家秘密,近年来在东欧发生的很多小国冲突都被记录于其中,而那些冲突的最初起因都是天大的秘密,都属于俄罗斯国防部、安全部、智囊团的精心策划之作。接下来,俄罗斯还有更复杂、更深层的秘密行动,其最终目标是坐镇北极,剑指天下。

这些还未来得及实施的计划精妙之极,诠释了“借力打力、翻云覆雨”的大国政治精髓,如果透露给美英法日等国,必将引起轩然大波,甚至引发三战。

林轩如同一个沉溺水下的潜泳高手,等到堂娜的“阳气”完全被驯化后,他又将这股气由膻中穴推送出来,经过两人的唇齿、喉关,小心地送回到堂娜的体内,完成了一个“人工呼吸”的完整过程。

堂娜身子一颤,慢慢睁开眼睛。

林轩的唇已经移开,齿间仍然留着堂娜的唇香。

堂娜呻吟了一声,努力站定,双手揉着太阳穴,表情非常痛苦。

“没事了。”林轩后退一步。

“我刚刚好像进入了一种非常难受的状态,像是突然溺水一样,幸好你救了我。”堂娜说。

“没事,有我在呢。”林轩回答。

堂娜怔了十几秒钟,忽然吟诵了中国唐代大诗人李商隐《锦瑟》诗中的两句:“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林轩微笑着,静待堂娜的下文。

“我刚刚又做梦了,梦见我在你身体里——不,是在你的思想里。我看到你的心,你也看到我的心,我们像两个透明人一样站在这里,没有任何隔阂。我看到你的前世,你也看到我的前世,两个前世就是两条在天空中纵横开阖的轨迹,直到最后产生了唯一的一个交叉点。在那里,我们是夏令营的营员,一起执勤站岗。那一次,我也是枕在你肩上睡着了,与今日的情形一模一样。”堂娜说。

他们暂时放弃了洞外的异变,先处理思想上的异变。

“庄周梦蝶”的著名典故出自于《庄子·齐物论》,名为寓言故事,实为庄子所提出的一个哲学命题。在这里,庄子通过对梦中变化为蝴蝶和梦醒后蝴蝶复化为己的描述,提出了“人不可能确切地区分真实、虚幻与生死物化”的观点,其中渗透了庄子诗化哲学的精义,引发后世众多文人骚客的共鸣,最著名的就是李商隐的“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两句。

堂娜的知识范围相当广博,所以对于中国古诗词的理解、运用相当熟稔。

当初庄子僵卧草席,梦见自己化为蝴蝶,于是对梦与觉的界限提出疑问——“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他认为,万事万物平等齐同,而认知上的是或非、然或否都是相对的,是人的私心成见所致。所以,梦就是醒,醒就是梦,万物始于一,复归于一。庄与蝶、梦与觉相互转化,彼此渗透,最后成为浑然一体,即“物化”之境。

这样一种解释与老子《道德经》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理论一脉相承。

“那也是我的记忆。”林轩说,“但却是我今生的记忆,而非前世。”

堂娜在额头上轻拍了一下:“那就奇怪了,我怎么可能……但那种感觉非常真实,我甚至能回忆起当时夏令营服的肩部有小巧的肩章,上面的扣袢正好硌着了我的耳朵,一想起来就觉得这里有点疼。”

她抚摸着自己的左耳耳垂,巧的是,这一次她的耳垂也因刚刚的沉睡被硌得发红。

“谢谢你,不管那些记忆描述的是哪个年代,我都会因为此生的相遇而感恩上天。”她说。

“你没事就好。”林轩抚摸着胸口,那里因“阳气”的离去而变得空落落的。

“这世界真是奇怪,我刚才的情况很糟糕对吧?我能感觉到自己像被捆绑在尾巴着火的公牛背上,横冲直撞,无法停止。我隐约觉得,其中几秒钟灵魂已经离开身体,浮在半空中,俯瞰着自己。”她向洞顶指,不好意思地笑着。

人类濒死之际,就能体验到“灵魂离体”的怪异现象,这是很多唯物主义医学典籍上也提到过的。

“我看到你抱着我,给我做人工呼吸。没有你的话,我大概已经永远地离开这世界了。”她说。

“你不会死的,至少我们在一起,我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林轩庄重地说。

“不要那样说。”堂娜用微凉的手捂住林轩的嘴唇,“我希望大家都不会死,活着出去,永远在一起。”

林轩握住她的手,神情起誓:“好,活着出去,永远在一起。”

要想出去,第一步就是要踏上洞外的广场。所以,林轩缓缓地向洞外踏出了第一步,而他的右手则握在堂娜手中,提防那广阔的青石广场只是幻象,以至于一脚踏空,落入万丈深渊。

推荐热门小说伏藏师,本站提供伏藏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伏藏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630章  半空直路 下一章:第632章  封守之印
热门: 千门之威 沧狼行 午夜盗墓人 天墓之禁地迷城 性学五章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6·大结局 间谍课:黑色宣言 禁地死囚 生化危机8自由之路 探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