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幻影幻术

上一章:第618章  再见骆原 下一章:第620章  幻术师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林轩摇头:“活的或者死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们身边那些石像都是死的,但从表面看,似乎很久之前又活在这个神秘的世界里。

生与死没有严格的界限,死也许是人类的另一种生存状态。古人说,未知生焉知死,正是说的这样一个道理。

骆原为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焦虑,就像被困在磨道里的驴子,蒙住双眼,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来到这个地方了。我找到了那扇门,也预感到那扇门将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变得很轻,轻飘飘的,似乎要离地而起,这不是我想要的……我飞越珠穆朗玛峰大雪山之时,看到的是爱娃,而我努力寻找她的出发点也是爱,为了爱才放弃手边的一切,你告诉我,我错了吗?我的追求错了吗?在极物寺发生了那么多事,我错了吗?我没有错,我只是想自由自在地活着……”

林轩猛然间觉得背后有人,倏地回身,却只见东一个西一个的石像无声地矗立着。

“一定有人,在这里一定还有其他人存在,我明明感觉到了!”他确信自己没有眼花。

“林轩,这咒语越看越是深奥,起先看是诅咒,后来看是劝诫,到最后我竟然感觉到它是在召唤我们进去,揭开大秘密。我糊涂了,这种尼泊尔咒语的奥秘在于怎么看怎么有道理,起初很浅,后来极深,令人无法脱身……你要不要来看看,它究竟是想让我们干什么?”堂娜在门前叫起来。

林轩由石像边探出头,低声回应:“慢慢看,不要着急,那留下咒语的人一定是有话要说,只不过我们需要一点点耐心,慢慢揣摩他的意思。”

堂娜长叹:“如果有超级图形计算机的话,我有可能解开它里面蕴含的意思,但现在赤手空拳,真的无能为力。”

林轩陡然发现,堂娜说话的时候是向着身体右侧说的,似乎那边站着一个人,她把那个人当成了谈话对象。

这个发现让林轩后背上的汗毛直竖起来,马上缩回身子,只露出半边脸去,盯着堂娜的后背。

“你说,如果是暴力破解会怎么样?是不是有把握打开它,进入新天地?”堂娜又问。

林轩没有出声,却看到一分钟后堂娜轻轻点头:“好吧,我明白了,暴力破解只会让一切编造,那是最迫不得已的办法了。”

“这里有没有其它人?”林轩轻声问骆原。

骆原摇头:“只有我自己,现在又添了你们。”

林轩摇头:“不可能,堂娜身边有人,我感觉到了。那人使用了障眼法之类的幻术,幻化成我的样子,陪在她身边。

“幻术?”骆原茫然抬头。

日本忍术著作《万川集海》中记述,幻术是一种精神攻击的方法,通过自身强大的精神意念和一些看来是不经意但却隐秘的动作、声音、图片、药物或物件,使对方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而在意识中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

幻术常见有三种:第一种是以沉香,朱砂,檀香,曼陀罗花粉配置而成点燃后对别人产生幻术;第二种是用催眠术让别人产生幻术;第三种是以阴阳术用流镝配合“云松、百目静、藏之介”这三个接押方式产生对自己的幻术,让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转化成梦境,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无限放大为现实,把人的厄运引导到解脱的境界,并超脱欲念、感受到运势改变,把五行、阴阳、八字固定在好运位置,从而达到避免凶煞的方法。第三种幻术是最高级别的,类似中国古代的法会祈福等等。

在著名的几大忍术技巧中,幻术是一种虚而不实,假而似真的方术,相当诡秘。

林轩亲眼见过幻术,所以对此并不陌生。

至于骆原,目前在惶然不安的状态下,已经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根本无法保持镇定。

“真的吗?我怎么看不到?”骆原也探出半边脸去。

堂娜仍然侧着脸说话:“我感觉,给我一点时间,我能打开它。我看清了,它是迷宫,一个巨大的花的迷宫。”

林轩明白,咒语即迷宫。

咒,使人的精神陷入迷宫,无法自由行动,等于是精神上的“鬼打墙”,让人的思想被禁锢住,陷入困顿之境。在这种时候,人往往会百思不得其解,任何想法都会导致误入歧途,最终走火入魔。

他凝神看着堂娜身边,空气中的确没有任何人的影子,但堂娜的微笑是发自于内心的,仿佛侧面站着最亲密的人,没有丝毫的戒备之意。

“如果没猜错的话,敌人使用了幻术的第二种,即最高明的催眠术。”林轩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敌人用催眠术来迷惑堂娜,使她眼中看到了根本是人为虚拟出来的人物形象,并且跟这个虚拟人顺畅交谈。

这种幻术描述起来相当复杂,但如果用现代电脑技术里的“全息投影技术”技术来解释,就相当简单了。

全息投影技术也称虚拟成像技术,是利用干涉和衍射原理记录并再现物体真实的三维图像的技术,不仅可以产生立体的空中幻像,还可以使幻像与表演者产生互动,一起完成表演,产生令人震撼的演出效果。

全息投影技术是让所有观众看到一个虚拟出来的近似真实影像,而催眠术则是针对某一个人的,在这一个人的视野中出现并使她确信身边站着一个“真人”。

很明显,敌人在堂娜身边虚拟出了一个假的“林轩”,所以堂娜误以为林轩就站在身边。

战国列御寇所著的《列子?周穆王》:“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巧妙,其功深,固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

《后汉书?陈禅传》:“永宁元年,西南夷掸国王诣阙献乐及幻人,能吐火,自支解,易牛马头,明年元会,作之于庭,安帝及群臣共观,大奇之。”当时,陈禅上言反对设夷狄之技,尚书陈忠却认为“禅国越流沙,逾县度,万里贡献,非郑卫之声,佞人之比”。

汉代刘歆的《西京杂记》也记载了汉代幻术,《太平御览?方术部》引其文:“余所知有鞠道龙善为幻术,向余说占事,有东海人黄公少时为幻,能刺御虎,佩赤金为刀,以绛缯束发立兴云雾,坐成山河。及衰老气力羸惫、饮酒过度,不能复行其术。”又曰:“淮南王好方士,皆以术见,遂后画地为江河,摄土为山岳,嘘呼为寒暑,喷嗽为雨露,王亦卒与诸方士俱去。”

这种兴云吐雾的幻术,传闻汉人樊英也有一招,《后汉书?方术列传》记载:“尝有暴风从西方起,(樊)英谓学者曰:‘成都市火甚盛。’因含水西向漱之,乃令记者日时。客后有从蜀都来,云:是日大火,有黑云卒从东起,须臾大雨,火遂得灭。”这件事有偶然的巧合性,也可能是术士之间串通,也可能樊英有特异功能,存疑待考。

东汉孙奴善使一套割头术。《异苑》云:“上虞孙奴,多诸幻伎。元嘉初叛,建安中复出民间。治人头风,流血滂沱,嘘之便断,创又即敛。”这种幻术类似于现代的移头魔术。

晋代有位外来的方士身藏绝技,能断舌、吐火。《搜神记》卷二记载:“晋永嘉中有天竺胡人来渡江南,其人有数术。能断舌复续、吐火,所在人士聚观。将断时,先以舌吐示宾客。然后刀截,身流复地。乃取置器中,传以示人。视之,舌头半舌犹在。既而还,取含续之,坐有顷,坐人见舌则如故,不知其实断否。其续断,取绢布,与人各执一头,对剪,中断之。已而取两断合视,绢布还连续,无异故体。时人多疑以为幻,阴乃试之,真断绢也,其吐火,先有药在器中,取火一片,与黍糖合之,再三吹呼,已而张口,火满口中,因就热取为炊,则火也。又取书纸及绳缕之属投火中,众共视之,见其烧了尽,乃拨灰中,举而出之,故前物也。”

烧纸这种幻术,在中国大陆的内地仍然存在。

林轩看过的资料中记录,1991年有气功师在中国的武汉当众焚烧大把人民币,顷刻又复原,复原的人民币与烧掉的人民币在号码上完全一样,令观者瞠目结舌,信以为真。

推荐热门小说伏藏师,本站提供伏藏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伏藏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618章  再见骆原 下一章:第620章  幻术师
热门: 历史深处的民国1·晚清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黑色武林 地师后裔 侠少 噬灵书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超级医警 罪瘾者 儒道之天下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