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跪拜神像

上一章:第614章  变态壁画 下一章:第616章  岩浆之井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高手之间心有灵犀,堂娜也悄然止步。

光明就在几十步之外,但谁都不能保证光明之地一定就是安全的。

“到了这里,也真是不容易……”堂娜回头看。

身后全是黑暗,毫无声响,也毫无生机。

林轩跟着回头,脑海中回忆着刚刚的行程,鼻子里依旧能闻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这段记忆已经无法抹去了,因为它对于人的思想伤害极大,一想到那些高等生物虐杀地球人的情景,林轩就有点反胃。

“可惜不能回头,可惜我们没有选择,可惜……我们在鬼湖失去了一切先机,才会误入这里,可惜人生没有后悔药,否则我一定不惜一切去换……”堂娜喃喃低语。

“只有一条路,向前。”林轩低声说。

即便他们愿意重回黑暗,也不可能肋生双翅,重回沐浴在**党徒枪林弹雨下的柏林城。

“是啊,向前。”堂娜点头。

林轩伸出手去,紧紧握住堂娜的手。

“帕夏是谁?”堂娜问。

“那是一名来自前苏联的特种兵,他的故事发生在二战时期,因探索**元首的密室而失踪。他自述曾在一个神秘之所看到外星高等生物虐待人类的恶心壁画,但无法解释更多。我相信,他的经历跟我们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仓惶撤离,而我们却不得不迎着困难前进。”林轩只能如此解释。

堂娜皱眉:“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你知道?”林轩微微有些诧异。

堂娜回答:“在国家安全局的历史秘档中,我看到过帕夏的事迹。资料中说,他本来极有希望成为奔袭柏林、刺杀元首的苏联大功臣,扬名天下,改变历史进程,因为当时无论是人员武器配备还是谍报资料搜集,都已经达到了万无一失的地步。他只要突入元首老巢,就一定能轻松得手。领袖已经下令,并不需要活的元首,只需斩头颅回来即可。可以说,那个任务应该是相当轻松就能完成的,但带队者获得的荣誉却绝对是二战中空前绝后的。于是,朱可夫特意把大好机会留给了自己的儿子,期望帕夏可以借这个机会迅速上位,一飞冲天。结果出人意料,帕夏一进入元首密室就失踪了,连同他带领的超级特战队一起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林轩苦笑:“我忘了你就是出身于俄罗斯国家安全局的了。”

在现代俄罗斯的军事秘档中,柏林之战是二战核心,所以对于很多战争中的“不解之谜”,秘档中都有引申记载。当然,大部分能够被解密的内容,堂娜都有权力读到,比外人更了解其中的内幕。

“是,我们俄罗斯人从来不敢忘记历史。柏林之战,苏联虽然以一己之力剿灭**势力并摧毁了**老巢,但在随后的国际安全事务中,却被美国人抢占先机,将各方面利益的大头收入囊中,直至成为冷战时期的顶尖强国。领袖每一次召开国家大会,都会告诫所有人牢记二战之耻,奋发图强,一定要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堂娜虽然极有修养,但她是一名俄罗斯军人,一谈到国家荣誉,立刻精神振奋起来。

美国在二战中、二战后掳走了大多数德国科学家,一半以上都是当时德国最盛名的物理学家、化学家。正是拥有了这些饱学之士,美国才借力飞升,发展政治能力、经济实力,创造出了世界超级大国。

任何一个国家民族都不应该忘记历史,忘记历史的人无法从失败教训中获得胜利法则,终将走向毁灭——这是智者皆知的真理。

林轩轻叹:“朱可夫这一次真的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把自己儿子的命生生断送了。”

人都有自私之心,可这一次朱可夫对儿子的关心太过分,终于招致了上帝之怒,把帕夏推入万劫不复之境。

“走吧。”林轩向前指了指。

堂娜挺了挺胸,另一只手拢了拢额前的乱发,又整了整衣领,满脸都是视死若归的凛然正气。

“没事的,别担心。”林轩不忍心,举手抚摸堂娜的头发。

只要有了牵挂,就算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变得温柔起来。

“我没事,如果有危险,先顾自己。”堂娜迎着林轩关爱的眼神,诚挚无比地叮嘱,“林轩,你不欠我什么,相聚是缘,分离是命。这个世界也不欠我什么,缘来了聚,缘去了散。”

林轩微微一笑:“你说得真是诗意极了,我觉得,将来退役之后,你可以去做一个诗人,就像你们国家最伟大的诗人普希金一样。”

受到他的感染,堂娜也笑了:“不敢当,我怎么敢跟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先生相比?他是俄罗斯著名的文学家,也是现代俄国文学的奠基人,被誉为‘俄国小说之父’。我从前最喜欢他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一诗,数百次抄录过,奉为经典。”

林轩随口用俄语朗诵: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那首诗风靡全球,曾为很多迷惘中的年轻人指明了生活的方向,把他们带出青春躁动的迷宫。正是因为有了这首诗,在全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家都能找到诗人普希金的拥趸。

“我们都有很美好的未来,所以在任何时候都要有信心坚定地活下去。”林轩鼓励堂娜,同时也是鼓励自己,“走吧,加倍小心。”

两人到了山洞尽头,同时伏低身子,从洞口两侧向外探望。

山洞外面又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广场,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林轩有些纳闷,再三观察之后,领着堂娜出了山洞,然后径直向前,直抵百步之外的广场边缘。这一次,他们是站在一个可以俯瞰全场的高台上。正前方最遥远处,正是那个高高耸立的黄金熔炉,其造型恰如一个直立的女子,腰身曲线柔美之极。

“那个黄金熔炉也是秘档中提到过的,巨大无比,纯金铸成。可惜的是,明明知道它是一块大黄金,却没有人能运走它。”堂娜抢先说。

“是啊,大概估算它的地上部分是由超过一百吨的黄金构成,但它能在灌满岩浆的情况下屹立不倒,埋在石头里的底座部分至少也要有五十吨的配重。这总共一百五十吨黄金实在是太诱人了,连我都忍不住想据为己有呢!”林轩感慨地说。

黄金对地球人而言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力,即使是目不识丁、衣不蔽体的非洲部落女子,都明白黄金的重要性。在二战、内战时的中国,金条被形象地称为“小黄鱼”,是当之无愧的黑市硬通货,可以在任何环境中打通关系,为所欲为。

熔炉之下,有一个正方形祭台,祭台四面都是整齐的台阶,至少有二百多级,缓缓地向地面延伸下去。

台阶之下,无数披甲士兵恭恭敬敬地向台上跪拜,全场至少有数千士兵,有些士兵旁边还有矫健神骏的战马,但这些人和马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只是长时间保持着双膝跪地的姿势。

“原来这里藏着这么多人?”堂娜惊奇万分。

“你留在这里,我下去看看。”林轩说。

堂娜顺从地点头:“好,这里肯定有向下的阶梯,你不要急,慢慢来。”

两人回头看,却见自己走出来的那地方竟然是一座巨大的石像,足有数百米高、数十米宽。那个帮助他们脱困的山洞,就在石像的中指指尖上。那是一座跪姿石像,双手按在地上,所以他们一离开洞口,就站在这个宽敞的平台上。而且,最初他们由高空坠下时的落脚点,就在那石像的头顶平冠上。

按照惯例,古代只有神仙才有资格被雕成石像保存下来。

林轩曾去过中国大陆的华北小城青州市,该市拥有两座“礼佛神山”,一座名为“云门山”,一座名为“驼山”。两座山的山顶上随处可见石雕神佛,都是典籍中有名有姓有神位的菩萨。在云门山上,更有古人刻下的“敬神如神在”的孔夫子名句,足以印证“石雕即佛像”的习俗。

在之前的游历中,他见过所有中西方的神像,几乎能够叫出每一尊神像的名字,但他搜遍记忆,中国的神仙谱里也没有一位像眼前的石像这般庞大。更何况,佛像都是采取卧姿、站姿、打坐,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匍匐向前的跪姿。

“好大的石像!”堂娜叫起来,“我们刚刚真的是在石像的肚子里吗?但那种血液流淌的状态是那么逼真,就像活体内的血管……”

林轩心里一直疑团重重,与堂娜的想法基本一致:“那是个真正的石像吗?表面看起来是,但我们在他腹中的时候,他又明明是活着的,那些如血管、经络一样的红色线条,都是属于他的。他到底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

直觉上,林轩觉得那石像的面目非常恭顺,给人以“俯首帖耳、唯唯诺诺”的感觉。

林轩没有在石像问题上纠结太久,而是找到了台阶,一个人继续向下。

他下到那些跪拜者所在的平台上,迅速向前,低头察看,却发现那些披甲军人和战马都是跪姿石像,根本就没有生命。

林轩抬头,向着顶上的堂娜挥手示意:“下面全是石像,不要慌。”

堂娜也怔住,稍后才挥手叮嘱:“小心,记住,安全第一。”

林轩抚摸着石像,再度陷入沉思。从甲胄的样式看,这应该是一大群日耳曼战士,而那些石马也有着纯种德国马的特征。

二战中,出于血统论,元首认为央格鲁撒克逊人和日耳曼人都是高等种族。当时希特勒并不想直接攻打英国,只想和英国签订条约让英国退出战争。一直以来,1938年和1943年,元首指示**党卫军头子希姆莱亲自组建了两支探险队,深入西藏,寻找“日耳曼民族的祖先”——亚特兰蒂斯神族存在的证据,寻找能改变时间、打造“不死军团”的“地球轴心”。

早在1933年,元首在德国掌权后,大肆鼓吹种族优越论,称人类每700年进化一次,最终目的是将雅利安人(在**语言中,雅利安人有时指非犹太血统的白种人,更多是单指日耳曼人)这样的“优秀”人种进化为具有超常能力的新人类。希特勒手下的**党卫军头子希姆莱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他在组建党卫军之初,便明确规定,只征召那些身高在5英尺9英寸以上、金发碧眼、受过良好教育、具有纯正雅利安血统的年轻人。在选拔党卫军军官时,一个最基本的条件是要求被选拔者能够证明自己的家族自1750年以来未曾与其他种族通婚。

由此可见,**内部对于“血统”相当重视,甚至已经到了吹毛求疵、偏执疯狂的地步。

当然,据心理学家研究表明,元首本来就是一个重度的偏执狂,否则他也不会始终进行着屠杀犹太民族的反人类行动。

为印证元首的“人种”理论,希姆莱在1935年组建了一个服务于**教义的“祖先遗产学会”,网罗了包括医学家、探险家、考古学家甚至江湖术士、精神病患者在内的各色“专家”,对人种、血统、古代宗教、古代遗址、神话传说等进行考察研究。到战争结束时,该学会已发展成为一个拥有40个部门的庞大机构,它不仅对犹太人进行活体实验,还通过占卜、占星等手段指导德军的军事行动。

天要其灭亡,先要其疯狂。

到了二战后期,元首在现实中处处碰壁,只能从占星术中获得一些精神鸦片般的精神鼓舞。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这些石像代表的是谁?它们跪拜的到底是什么人?”林轩越来越困惑。

推荐热门小说伏藏师,本站提供伏藏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伏藏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614章  变态壁画 下一章:第616章  岩浆之井
热门: 民间山野怪谈 我师叔是林正英 造化之门 江湖三女侠 黑笑小说 帷幕 乡村艳医 街头的狂欢 悬棺古葬 无双七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