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不信多情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一章 时光只解催人老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三章 长恨离亭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金甲侍从的溃败,在林火意料之外,却在姜杉意料之中。

就像金甲侍从不曾想到狄国金狼卫与虎头帮会在这种时刻赶到,林火也不曾想过,会在今夜再次见到赤娜与李虎。

凉平城下的战争已经没有了悬念,金甲侍从溃败,甚至从今夜之后,或许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金甲侍从的番号。

金狼卫来得快,去得也快,林火都来不及与赤娜说上一句话。两人只是一个在城下,一个在城上,隔空对望了一眼。

赤娜依旧是那样高高在上的模样,跨马佩刀,比男子更加英武。这么些年没有再见,她身上威严之意更重,却又不是那种锋芒毕露,而是刀藏鞘中,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林火望着赤娜离去的背影,心里想着,或许就这样不见也是最好。毕竟吕烽的事情始终横在他俩之间,两人都曾说过,终究会将对方斩杀刀下。

金狼卫犹如潮水一般退了回去,不见踪影,只留下遍地尸骸。

孟然之望着金狼卫离去的方向,又看了林火一眼,久久不曾说话。

纪律也从其他城楼赶了过来,他只来得及见到满地尸首。

“好家伙!”纪律惊叹一声,“这些金狼卫倒是走得干脆,留下这么大的战场等着我们给他们善后。”

林火苦笑道:“他们帮我们打仗,你还指望人家收拾?”

纪律挠头笑笑,也不多嘴。

林火此时无意与他说上更多,他对孟然之说道:“然之,我有几件事情,想不明白。”

孟然之深深地看着林火,淡淡说道:“有些事情,我也正想问你。”

林火微微一愣,就想要开口询问孟然之是什么意思。

孟然之却一伸手,指了指城下,“我的问题,过会儿等太史先生来了一次参详便是,你这里可有不少人要见呢。”

林火顺着孟然之的手指朝下方望去,便见到虎头帮的帅旗已经到了城下。那个让他时常思念的面孔就在城下。

李虎下了马背,张开双臂,对着城上林火哈哈大笑,“林子!哥来看你啦!”

林火眼眶顿时湿润,飞身下了城楼,同样张开双臂,与李虎紧紧相拥,他几乎是哽咽着叫了一声,“虎哥!”

“哎!”李虎拍了拍林火后背,便一把将他推开,“你现在可是大侠了,哭哭啼啼得像什么样子。”

林火破涕为笑,赶紧抹了抹眼角。到了这时候,他才有时间好好看看李虎的变化。多年不见,李虎身上就更加紧实,脸上更是因为西域奔波而皮肤黝黑,满是风霜。

想到李虎与章昭平只带着百余人就敢冲入西域,这么多年也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艰辛苦涩,林火顿时鼻头一酸,“虎哥,这些年,你们过得怎么样?”

“过得怎样?”李虎哈哈大笑起来,“我过得那叫一个舒坦,我带着手下那帮弟兄杀入西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就连老婆现在都取了六个,你问虎哥我,过得爽不爽快?”

林火知道李虎是特意不说自己在西域遇到过的困难,说到底,也是怕林火担心。既然虎哥不愿多说,林火也就不再多问。

不过林火不提问题,李虎眼珠子一转,却把林火手腕一抓,“你说你哥我都已经取了六房媳妇儿,你小子怎么样?做大侠,是不是有很多姑娘喜欢?有没有收上一两个,开开荤?”

“虎哥!”林火被李虎说得面色通红,“怎么才一见面,你就关心这些事情。”

李虎抓着林火手腕不放,“所谓长兄为父,我替老爷子关心关心你的终身大事,还有错了?”

林火听着刘虎这话说得没错,倒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李虎就当没有见到林火变差的脸色,一抹胡子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我明白了。”他顿了顿,看着林火说道:“你这么拼命给那个武梦打仗,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林火顿时一阵尴尬,将李虎手掌挣脱,“虎哥,别瞎猜了,人家是燕国公主,我是一介布衣……”

“一介布衣怎么了?一国公主怎么了?”李虎不等林火说完就嚷嚷起来,“老子这些年睡过的什么公主圣女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我家里那六个婆娘,一半都是西域的公主!”

林火倒是听得惊呆了,他只知道李虎这些年都在西域发展,却没想到李虎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能够将一国公主收入房中,先不管那个国家究竟有多大,李虎如今在西域到底算是何种地位?

“怎么不说话?”李虎见到林火不说话,又狠狠瞪了林火一眼,“难道是那个燕国公主看不上你?”

林火还来不及皆是,李虎面上已然全是怒气,他如今发起怒来,当真有些百兽之王的气势,“老子的弟弟她敢看不上?”他拍了拍林火的肩膀,“林子,你放心,哥这就帮你把那公主抢回来!”

说完这话,李虎便准备回身上马。

林火还真是担心他振臂一呼,虎头帮就掉转头去,直接攻到蜀军大营里面,将武梦劫持了出来。真要是闹到这一步,那算是怎么回事。

幸好这时候,城楼上又传来了一声惊呼,“虎哥!”

林火与李虎同时抬头望去,便见到一团金光落了下来,正落在两人跟前——小石头。

“小石头!”李虎惊喜叫着,全然把抢公主的事情放到了一边。

李虎与小石头又是相互拥抱,两人无言,兄弟情深皆在无言之中。

两人抱了一阵方才松开,李虎抬手对这小石头的胸口就是一拳,“小石头,可以啊,现在比哥都要壮啦!”

小石头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

李虎这才发现了小石头顶上五毛,他顿时变了眼色,“你这头发又是这么回事?”他指着小石头身上僧装大惊道:“你小子出家了?”

说到这事情,小石头反而镇定了下来,点头说道:“我与佛有缘。”

“有个屁缘哦,你不就是吃了个佛头果,这就算是缘分了。”李虎急了,伸手指了指林火,又指了指小石头,“你们,你们……”他最后只能顿足长叹,“你们两个这算是怎么回事儿?一个当了和尚,一个到现在还没婆娘,你们让我这个做哥的说你们什么才好。”

林火与小石头对视一眼,两人同时耸了耸肩。

李虎焦急地吐了口唾沫,“这样下去可不行。”他朝身后一名亲兵招了招手,“大狼,你去,你快去问问,这周围最近的窑子在哪里。”

林火顿时蒙了,急忙问道:“哥,你找窑子做什么?”

“做什么?”李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们俩肯定是还不知道姑娘的好,哥这就带你们去见识见识。”

这话说得林火与小石头都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怎么好好的兄弟相见,就变成了这样一出闹剧。

偏偏那亲兵大狼竟然还点了点头,正准备去执行任务。

就在林火思考该怎么制止李虎这些荒唐念头的时候,又有一人从军阵之中行了出来。多年不见,那人还是书生打扮,腰间别着书册,只是脸上少了文弱,多了风霜与沉稳,眉梢一小块刀疤,更添魅力。

章昭平负手行来,将那名讲座大狼的亲兵拦下,随后对李虎说道:“胡闹。”

林火见到章昭平,当年共闯江湖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这时倍感亲切。他赶紧拱了拱手,“章师兄,别来无恙。”

章昭平拱手还礼,“林师弟,真是好久不见。”

先不说林火与章昭平之间其乐融融。李虎见着章昭平,竟然缩了缩肩膀,但他还是大声说道:“兄弟的人生大事,能叫胡闹吗?”

章昭平微笑摇头,望向李虎,“回来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李虎听到章昭平说出这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章昭平似是早就料到李虎不会说话,于是自问自答道:“你可是答应过我,此间事了,立刻回国。大王,您可是一言九鼎。”

大王?

林火目瞪口呆地看着李虎:刚刚章昭平叫李虎什么?

大王?李虎已经在西域称王了?

就在林火与小石头震惊的目光之中,李虎梗着脖子说道:“老子,呸,孤自然是一言九鼎,这个你尽管放心。”

章昭平摇头,沉声说道:“虎哥,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孤家寡人了。半个西域的臣民都需要我们的庇护,不能再想过去那样肆意妄为了。”

“不要再说了。”李虎皱了皱眉,抬起手掌,“我知道我半路撤军,让你心中不满。”

章昭平叹了口气,“不是不满,是可惜。错过这次战机,给了淮迪王喘息之际,只怕十年之内,再难一统西域了。”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李虎压低声音,宛若低吼,“战机可以再寻,西域可以再打,但是兄弟,只有一个!”

林火浑身一震,他终于知道,李虎究竟是放下了何等事业,只为了回大燕,助他一臂之力!

何等,情深义重!

眼看李虎与章昭平相持不下,林火赶紧上前,“虎哥!”

李虎看着林火,面上怒意立即变成了笑容,“好了好了,我们兄弟重逢的大喜日子,没必要生气。你们也不要担心,这些年我和穷书生都是这么吵过来的,都是寻常事情。”

林火摇了摇头,“没事就好。”

李虎又笑了几声,朝四周战场看了看,“你这里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我那破邻居淮迪王不安生,我可得快点赶回去,不能让他把我的地盘给抢咯。”

林火微微一笑,“就和以前一样,人家用哪只手抢我们兄弟的东西,就打断他哪只手。”

李虎先是一愣,随后似是回忆起两人年少时光,眼眶隐约有些泛红。但是他甩了甩头,立即将那份伤感压下,“说的没错!把他的手全部打断!”

两人相视一笑,却谁都没有继续说话。

方才见面,又要离别。林火低下双眼,已经能够感到这无言中的欲说还休。

李虎最后扯了一个笑脸,他回过身从马背上取下酒囊,仰头猛灌一口,“等我干掉了那个淮迪王,就回燕国找你好好喝个痛快。”他将酒囊递给林火。

林火接过酒囊,同样豪饮,“还是等我安定大燕,再去西域找哥哥不醉不归!”

“还有我!还有我!”小石头窜了上来,将酒囊一把夺了过去。他也是仰头一口,随即就被酒水呛到,不停咳嗽。

林火与李虎哈哈大笑。

三兄弟最后再次拥抱,李虎飞身上马,领着虎头军往远处走去,临走之前李虎突然回头对林火与小石头喊道:“你们都听好了,要是有谁欺负你们,你们一定要让哥知道!就算是在万里之外,哥也会拍马赶到!”

说完这话,李虎猛抽马臀,一骑融入军中。

只留下林火与小石头两人眼眶泛红。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一章 时光只解催人老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三章 长恨离亭
热门: 记忆之莲 逆转死局 双重赔偿 怒江之战1 生死金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锦衣行:秉刀夜游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 夜光的阶梯 犯罪现场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