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卸甲飞羆烈

上一章:第六百零三章 零落叶 下一章:第六百零五章 盼复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不知过去了多久,一旁呆立的万彰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赶忙跑到董普身边,蹲下身查看董普的状态。

董普整张面孔被砸得支离破碎,已经没有了存活的可能。

万彰叹了口气,神情异常复杂地看着独孤孝,“死了。”

独孤孝瞥了万彰一眼,淡淡说道:“怎么?万将军,现在还想杀我?”

万彰沉下双眼,未曾言语。

一旁毛迪上前来,将万彰的弯刀踩在脚下。

万彰扭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独孤孝啊,倒是有人对你忠心耿耿。”

独孤孝没有回答,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

毛迪赶紧迎了过去,架着独孤孝的臂弯,将独孤孝搀扶起来。独孤孝对毛迪点了点头,轻声问道:“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外走去,全然没有把万彰放在眼里。

万彰望着独孤孝的背影,赶忙站起身来,“独孤孝,你这是什么意思?”

独孤孝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万彰一眼,“你方才举棋不定的时候,就已经不适合战场了。”

万彰向前的脚步停下,最后扶着木桌低头沉思。

独孤孝不再管他,径直朝大帐之外走去。

毛迪在一边解释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跟从董将……董普的甲士突然向其他袍泽动手,我们被杀得措手不及。局势,局势已经……”

独孤孝掀开门帘,走出大帐,只见到满眼烽火,整座泉眼关都置身火中。到处都是穿着相同衣甲的尸首。他叹了口气,将毛迪的话接着说完,“局势……已经失控了啊。”

明明都是袍泽,可为什么要自相残杀?

独孤孝闭起双眼,又想起了之前闷柱子说过的那些话,难道他独孤孝真的做错了?

身后门帘再次掀开,万彰站在独孤孝身侧。他突然单膝跪地,高举手中弯刀,“大将军,我,卡扎塔·突兀术,愿意臣服。”

独孤孝俯视着万彰,“大将军也受过你的臣服,呵,你的臣服,我可不敢要啊。”

万彰面颊狠狠抽搐,随后他猛然站起身来,“我会用行动证明自己。”

独孤孝微微勾起嘴角,“希望如此。”他望向战火,在心中对自己轻声说道:还没有结束,还有机会,我还能证明,我没有做错。

说完这话,独孤孝便迈步向前,他在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帅旗,又将那面帅旗交到毛迪手中,“毛将军,为我竖起帅旗。”

毛迪将帅旗接过,高高举起。

独孤孝取了一块残布,将后腰伤口简单缠上,随后走向人群,“我们来把这烂摊子,给收拾干净。”

三人走向混战。

他们向攻击独孤孝的甲士挥起刀刃,将其余人聚拢在帅旗之下。

一路行去,一个两个三个,十个百个千个,人群在帅旗下越聚越多。当人数达到两千余人之时,泉眼关中乱战已经彻底平息。

独孤孝眼中光芒越来越亮,还有机会,一切都还没结束。

可当他望向身前最后的飞羆军,他眼中的光彩,瞬间熄灭下来。

一场兵变,让原本仅有九千人的守军,只剩下两千之数,让泉眼关并不雄伟的城墙满目疮痍。这些甲士面上唯有颓唐与疲倦。

楚薛联军将要到来,两千甲士却无心恋战。

这仗要怎么打?这城要怎么守?

独孤孝脚步有些踉跄,全靠毛迪搀扶才能够保持自己不曾倒下。他深深望着众人,望着这支叫做飞羆军的“天下强军”。

他从那些袍泽脸上,只能看到疲惫,没有半点光彩。

当初飞羆军离开北境,是为了今天这样?谁能想到,飞羆军会变成今天这样?

独孤孝紧紧抿住双唇,沉默许久,然后他说了一句话,“你们……想家吗?”

众甲士骤然一愣,其中不少人双唇颤抖,眼眶泛红,还有许多人原本低垂脑袋,此时抬起头来。

独孤孝哼起一支小调,“军帖夜来,匪风发兮战鼓扬,匪车南渡,中心忧兮顾北望。顾北望,顾北望。谁能亨鱼?谁能牧羊?

春去冬至,韶华逝兮须发长,日升月落,中心吊兮念旧乡。念旧乡,念旧乡。谁将北归?偿吾爹娘。”

一曲《北望》,北境小调。

这一曲唱罢,满营悲泣。

独孤孝闭上双眼,仰头一声长叹,泪珠便顺着他的眼角滑落下来。他赶紧伸手将那滴眼泪抹去,“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他兴致阑珊地朝着满营甲士挥了挥手,“飞羆军就地解散吧,你们……”独孤孝长长一叹,嘴唇颤抖,“你们,回家去吧。”

一言出,全军哗然。

“大将军!”满营甲士错落不齐地叫着独孤孝,可是独孤孝依旧挥了挥手,“你们都回家去吧。”

万彰也是满脸诧异地看着独孤孝,“大将军,你这是要……”

独孤孝回头看了他一眼,“我错了,大将军也错了,我们都错了。”

“什么?”万彰疑惑不解地看着独孤孝,“大将军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错了?”

这时候,万彰已经得不到回答了。

独孤孝自顾自地佝偻着身躯,朝城墙方向行去。他对毛迪说道:“毛将军,我自己走不动了,还要麻烦你一下,送我去城头。”

毛迪满面肃穆,点头应下。

而万彰还是不依不饶地将独孤孝拦下,“独孤孝!你到底是发什么毛病?你就这么丢下飞羆军不管了?”

独孤孝看了他一眼,对他轻声说道:“答应我一件事情,把他们……把我们的弟兄们,全都送回家。”

万彰惊得张大嘴巴,“那你?”

“我?”独孤孝抿嘴一笑,“我应该留在这里,已经不应该有人为了我的一厢情愿送命了。”

说完这话,独孤孝便轻轻推开万彰,缓慢却坚定地朝城楼走去。

万彰望着独孤孝的背影,久久不曾说话,直到独孤孝与毛迪的身影,消失在烽火之后。

飞羆军剩下的甲士有人便问万彰,“万将军,我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万彰回头望向众人,众人眼中全是茫然。

他们再等待万彰下令。

万彰紧紧皱眉,脑中回想着方才独孤孝说过话,回想着那曲《北望》。他缓缓抬起头来,随后朝自己的战马走去,“你们跟我走。”

众甲士发问,“将军,我们要去哪里?”

万彰飞身上马,将缰绳拉紧,“我带你们回家。”

城楼之上,毛迪扶着独孤孝靠着墙壁坐下。

独孤孝喘了几口,随后道了声谢。

毛迪站起身来,深深地看了独孤孝一眼,“大将军,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独孤孝抬眼看他,微笑着说道:“趁我还有一口气在,随便问吧。”

毛迪皱眉问道:“大将军,为什么要遣散飞羆军?虽然我们现在是打不过楚薛联军,但是只要我们重整旗鼓,一样能够……”

独孤孝挥手将毛迪的话打断,“不能够了。”他顿了顿,双眼不知望向何处,“我不能再因为我一个人的理想,裹挟着他们为我拼命了。”他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歉意,“他们离乡背井这么多年,不过是被大将军,被我的欲念裹挟着前进罢了,我,不能再害他们了。”

毛迪闻言久久沉默。

独孤孝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又剧烈喘息了起来。他一边咳嗽,一边朝着毛迪挥手,“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咳咳咳……你也该走了。”

“走?”毛迪眼神之中有些恍惚,他茫然地望向北方。

许久之后,毛迪才收回目光,注视着独孤孝双眼。没有更多话语,毛迪转过身去。可行了两步,他突然回过身来,挺直脊梁,对着独孤孝单拳捶胸,“曾与独孤将军并肩,是末将此生荣耀。”

独孤孝面上表情同样一肃,他尽量坐直身去,同样单拳捶胸,“与你们成为袍泽,才是我此生荣耀。”

毛迪面颊颤抖,他狠狠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转身离去。

一阵微风吹来,城头上,只剩下独孤孝一个人在,孤零零地倚靠着残墙。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一炷香,半个时辰,一动不动,宛若死了一般。

整座泉眼关没有人声,只有满城火光,还有遍地尸首。

死一般的宁静。

突然,东方亮起晨曦,朝阳斜落在独孤孝的脸上。他宛若从这一束光中获得了力量,缓缓地站起身来。

城头眺望,远方楚军骑兵蜂拥而至。

独孤勾起嘴角,不慌不忙地拾起一柄长枪,又捡了一面飞羆军的军旗。他咳嗽着将那军旗捆绑在长枪上。手臂无力,他便用牙齿咬紧死结。

楚军越来越近,马蹄声清晰可闻。

独孤孝踉跄着站直身躯,踏上城头。

他将长枪横持。

枪上那面残破军旗飞扬。

一座空城,一名小将。

一面残旗,一柄长枪。

楚薛联军兵临城下。

独孤孝望着眼前大军,突然想起了之前种种。那一天离乡背井,那一年参军入伍,那一夜昌隆血战,那一场酒谈震撼,那一日岳山大火,那一个,他追随至今,却始终未曾超越的铁塔背影。

此生可还有遗憾?

独孤孝仰天大笑,从城头上一跃而下,迎着千军万马,伴着嘹亮呼号。

“飞羆铁军!攻无不克!”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百零三章 零落叶 下一章:第六百零五章 盼复始
热门: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水车馆幻影 灯下黑:阴影之内,常理之外 天谴者:法医秦明·众生卷·第1季 黎明之鹰 七根凶简 灵魂破译师 阁楼里的女孩 逆十字的杀意 山村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