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烽烟起

上一章:第五百九十章 旧友何处不相逢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二章 战旗燃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青瓦城这水,可以说是深不见底。

原本只是薛荣华,薛富贵,林火,黑一门,地头蛇,如今还冒出来了敌军夜袭,那之后还会有哪些妖魔鬼怪牵扯其中?

林火既然身处青瓦城中,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深夜,原本是万籁俱静,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金锣震响,将所有人的酣甜美梦扯碎。

从万籁俱静到万家灯火,也不过用了一炷香的时间。

青瓦城大道上一串急促的马蹄声响。

百姓们从窗户中探出头来,正见到一对骑兵飞驰而过,将这夜色静谧践踏得更为破碎。

这队骑兵之中,为首那人自然是薛富贵。他就连衣甲也来不及披上,便率领将军府中精锐奔驰而出。

在薛富贵之后,林火,孟然之,孟纯,太史殊,甚至连费钺也在其中。

马蹄声嘈杂,风声也大,林火运起真元不用扯着嗓子大声呼喝,“青瓦城与他们对峙这么长的时间,他们怎么挑在今夜夜袭?”

薛富贵大声回应道:“谁知道左徒明那个混账东西是怎么想的,今天的破事已经够多了,他还要来插上一脚,真是嫌我过得太过清闲。”

远处另一骑逆向飞驰而来。他背上捆一大旗,旗帜上书“令”字。

薛富贵知道那是城头令兵,大声喊道:“前面战况如何?”

那传令兵降低速度,随后调转马头与薛富贵并肩而行。为了节省时间他们并未停下,那传令兵便在马上回报情况,“回禀将军!三面城墙遇到敌袭,南墙受到攻击最为猛烈,看衣甲应当是吴军精锐。”

“吴军精锐?”薛富贵呸了一口唾沫,“左徒明这混账东西,真是不让人省心!现在可有城墙失守。”

那传令兵又扯着嗓子大声回答道:“目前三面城墙还能够抵御,但是南墙最先遇袭,已经有敌军上了墙头。”

薛富贵低声骂了一句脏话,对身后副将陈吉说道:“让所有人都动起来,滚石落木一个不落,我去南墙,你去东城。”

陈吉得令而去,从队列中领了部分将士朝东城而去。

林火抬头已经能够望见三处城墙上烽火燃起,火光之下还能见到黑烟滚滚向上。他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便对薛富贵主动请缨道:“我随你一起去南城,让孟然之与孟纯去西城帮忙。”

薛富贵看了林火一眼,又有些疑虑地看着孟然之与孟纯。

林火高声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薛富贵咬了咬牙,伸手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块令牌,用力抛给孟纯。

孟纯一手控制缰绳,另一手将令牌兜住。

薛富贵高声说道:“用这块令牌调动甲士,你们要是没能守住,我第一个斩你们人头祭旗!”

孟纯冷哼一声回呛,“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别到时候被打得屁滚尿流,回家喊妈妈!”

薛富贵大怒,破口大骂,“你这匹夫!”

不等薛富贵骂出什么更难听的话,孟纯已经愣着另一部分甲士,与孟然之一道朝西城赶去。

太史殊骑术不太精湛,这么急速奔袭,他显得有些狼狈。当他见到孟纯与孟然之也已离开后,便出声说道:“既然如此,我愿自领北城!”

大家都是经历过战争之人,知道太史殊这并不是临阵脱逃。他会选择北城,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吴军绕后偷袭,虽然这种事情几率不高。第二点便是为了给众人留下后路。

若到时候青瓦城当真城破,那太史殊便能为大家留下一条生路。

众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薛富贵只是想了片刻,便又拿出一块令牌来,丢给太史殊,“交给你了!”

太史殊伸手去接令牌,第一下倒是没有接住,颠颠簸簸终于是捏在手心。不过他这么一折腾,也是让马速慢了下来。他也就顺势领着另一部分甲士掉头朝北门而去。

林火不忘对费钺嘱托,“太史师兄的安危,便交给费大哥了。”

费钺拱手回应,“在下这次绝不会让恩公失望。”随后他也随太史殊而去。

林火与薛富贵并未停下脚步,继续领军向南门而去。

越是靠近南门,厮杀声越是响亮惨烈。

林火与薛富贵在城墙后驻马,两人对视一眼,立即翻身下马,沿着台阶迅速攀登。

薛富贵路上还对林火说道:“你这天人这时候就该出点力气,召几道雷来,把那些个吴国狗贼全都给劈咯!”

林火无奈摇头,“先不说天人不该对普通人动手,就算我愿意下手,你能放心?”

薛富贵或许是想到了林火方才对阵柳鬼时候的破坏力,他面上神色有些难看,最后还是恨声说道:“我可不想你伤我帐下将士。”

他们三步并作两步向上狂奔,薛富贵似是还不解气,又数落林火道:“这种关键时候,要你这个天人有个屁用!一点用处也派不上。”

林火倒是心里委屈,他不能用天人境界对付常人,但也可以上阵杀敌啊,怎么到了薛富贵口中,就是百无一用了呢。

不过转念想想,林火也知道薛富贵现在是心中焦急,也就笑笑不曾回嘴。

两人将要登上城墙之时,已经能够嗅到城墙上血腥还有火灰味道。攻城战最是艰难,这一点对攻守双方都是如此。

薛富贵抬头一看,便能够见到南城城墙已经丢了小半。

城头上就像是一座修罗场,处处都是火光与嘶嚎,寸寸墙砖上都是血肉与黑灰。

吴军派出的全是精锐,薛富贵手下也不是孬种。双方势均力敌,战线便被推来推去,寸土必争。

薛富贵扛着大枪就要上阵厮杀,手下亲卫赶紧将他拦住,“将军若是不着片甲,属下绝不会让将军过去!”

林火也知道战场上意外颇多,有时候并不是你武艺高强便能够天下无敌,任何一支冷箭都能够结果了高手的性命。他也是顺从地披上了一件兵卒片甲。

薛富贵拗不过那些亲卫,也只能披挂整齐才杀入阵中。

林火与薛富贵一入战阵,局面立即大为改观。

他两人不同其他甲士呈一线防守,而是直接杀入吴军阵中。毕竟他俩一个用得大枪,一个使得剑罡,破坏力与范围都是极大,若是在结阵之中,只怕会误伤到自己兵卒。

这两大杀神冲入阵中,立即便驱散了大片吴军。燕军战线向前推移,留给吴军的只剩下最后两个身位,他们身后便是城墙边缘。

薛富贵一鼓作气,横持长枪,就像是一头蛮牛一般向前冲锋。以枪杆为限,便将枪后一列甲士全部推下城头。薛富贵在用长枪横扫,瞬间清出大片空地。

做完这些,薛富贵便对身后甲士大喊,“擂鼓!竖旗!鼓舞士气!”

燕军军中甲士得令,将鼓声敲得更响,还有旗兵将薛富贵那面帅旗高高扬起,在火光与大风之中狂舞。燕军士气更盛!

林火也杀了一个来回,只是他不断观察战场,眉宇间隐有疑问。

与此同时,城墙之下不远处吴军军帐。

左徒明竟然亲现前线军帐之中,他手中端着茶盏,闭目歇息。张安之便在左徒明身后候着,一双大眼不断向外张望。

这时候,便有传令兵冲入大帐中来,单膝跪下抱拳通报,“回禀军师!薛富贵出现在南面墙头。”

“哦?”左徒明微微摇头,睁开眼看来,“你确定没有认错。”

传令兵立即回应道:“不会认错,有帅旗,也有真人。”

“呵,这小子倒是命大。”左徒明将茶盏放下,起身说道:“传令下去,鸣金收兵。”

传令兵得令而去,大帐中只剩下左徒明与张安之两人。

张安之瞪着一双大眼睛,疑惑地说道:“师父父,我们怎么就要撤军了?都已经攻上城墙了。”

“为什么?”左徒明摸了摸张安之的脑袋,温声说道:“因为薛荣华那小混蛋把事情做砸了。”

张安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城墙之上,林火与薛富贵听着城下吴军军帐方向传来鸣金之声,两人都是有些错愕。

城头那些吴军便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薛富贵望着那些吴军,眉头不断跳动。

林火低声说道:“我劝你不要打着开城门追击的主意,今夜这件事情很是蹊跷。吴军来得蹊跷,走得也是蹊跷。况且他们散而未乱,显然是从一开始便做了撤军的准备,我们就算追击,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薛富贵闻言哼了两声,也就作罢。他回头下令让兵卒收拾战场,随后又对林火说道:“你说这里面又蹊跷,有什么蹊跷?”

林火沉声说道:“如果吴军真是想要攻城,为什么我们没有见到闻天师兄?不仅闻天师兄没有看到,这登上城头的甲士里面,就连一个高级将领都不曾遇到。你可别告诉我,是吴军将领贪生怕死。”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城楼下走去。

薛富贵沉默了片刻,随后出声问道:“如果他们不是为了攻城,那他是想做什么?平白无故浪费兵力。”

林火摇头说道:“我也说不清楚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如果硬要说我是什么感觉。我觉得,就像是一场试探。”

“试探?”薛富贵皱眉说道:“你看看这些尸骸,左徒明是想要试探什么?”

说到这话时候,薛富贵与林火已经下了城楼。

薛富贵顿了顿,突然轻笑出声,“你说那左徒明是在试探,他总不是要试探我死了没有吧。”

林火浑身一震,立即停下脚步看着薛富贵。

薛富贵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还真有这种可能?难道他和我三哥互相通了气?就是要等我被刺客杀死,左徒明趁机夺城?”

林火摇了摇头,“薛荣华绝不会将青瓦城拱手让给左徒明,若真是那样,那么铜人军在战略上就会趋于被动。薛荣华不会做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来。”

薛富贵抿了抿嘴,“你这么说,确实不像我三哥的风格。”

林火点头说道:“排除这些可能,那只能说明,这青瓦城中有吴军奸细。很有可能是他们探听到了什么消息,才会让左徒明前来试探。”

薛富贵皱眉说道:“我也知道城中必定有吴军奸细,但是青瓦城如此之大,怎么能够排查清楚?就连一点线索也抓不到。”

“我知道奸细是谁!”墙角黑夜中突然闪出两个人来。

林火与薛荣华立即全神戒备,四周甲士立即将那两人团团围住。

那两人穿着黑色兜帽披风,看不清面孔。其中一人轻笑出声,“故友相见,你们便是这么招待?”

只见两人掀开兜帽,露出那两张熟悉面孔。

烟雨蓑衣,还有……

白润。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九十章 旧友何处不相逢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二章 战旗燃
热门: 最后一个风水师 彩虹梦 长眠不醒 七夜 恶魔的彩球歌 乌鸦之城:伦敦,伦敦塔与乌鸦的故事 十四年猎诡人 民国秘事2:朱雀堂 浩荡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