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祸相逢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八章 断恩怨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章 旧友何处不相逢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孟然之?”林火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地张大嘴巴,“孟然之还活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初的消息,那可是孟然之与孟纯一同战死。从那以后,林火便再也没有听说过和孟然之有关的任何消息。

但这并不代表林火已经将孟然之遗忘。

他至今还能回想起他们曾经相处的短暂光阴。

在“野珍馆”中第一次相遇时候的同桌共饮。最后那王城之战,孟然之在紧要关头对他的鼎力相助。

虽然两人后来因为立场不同,而有些不少冲突。但是就个人来说,林火听到孟然之还活在这个世上,第一反应还是喜难自禁。

他忍不住将薛富贵手腕握住,“地牢在哪个方向?我这就……”

“你这就做什么?”薛富贵瞪了林火一眼,指着面前坍塌的房屋说道:“你是准备拿手挖开那堆废墟,还是准备用你的天人实力,把这地方破坏得再彻底一点?”

林火也知道自己过于激动了一些,挠了挠后脑有些不好意思。然后他平缓了一下心情说道:“那我们也不能放着他们不管,对不对?”

“嘁。还好我早有准备。”薛富贵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支小型响箭,“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人多力量大。”

说完这话,薛富贵便扣动扳机。

只听到一声“呜”鸣,那响箭便破空而去。

薛富贵将弓弩放下,“一会儿我帐下士兵就会过来了,我们在这里等着就行。”

林火闻言点头,突然有感而发道:“你明知强敌来袭,还将帐下甲士支开,还真是爱兵如子。”

薛富贵看了林火一眼,“什么叫做袍泽兄弟,你们这些江湖人是不会明白的。”

林火摸了摸鼻子,回不上话。

不多时,四周便有薛富贵帐下甲士举着火把赶来。他们见到远处坍塌的卧房,面上焦急更甚。其中一人直接奔到薛富贵面前,担忧地上下打量薛富贵,“将军!方才激战,你为何不召唤我等!说好了并肩作战,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

那人看起来四十多岁,国字脸,值得信赖。

薛富贵出声将那人打断道:“我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军中主将。军令如山这个道理你们都懂,执行的也是不错。”

来人叹了口气,“若是知道将军这么乱来,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将军自己做这个陷阱的诱饵。”

薛富贵皱了皱眉,“陈吉,容不得你不答应,这里我还是主将。”

陈吉沉默下来,温声说道:“将军虽然是主将,但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若是还有下次,就算将军要把我军法处置了,我也要必定违命不尊。”

“知道了,知道了,陈叔。”薛富贵面孔立即垮了下来,低声说道:“有外人在呢,给我留点面子。”

林火双唇紧抿,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陈吉摇头苦笑,便将话头接了过去,“将军现在有何吩咐?”

薛富贵轻咳了几声,恢复那主将的严肃模样,“把废墟清理一下,我们要把地下牢里的人给放出来。”

陈吉点了点头,“末将领命。”他立即退后离开,将命令下达了下去。一众甲士便热火朝天地搬运起来。

林火还在那边忍着笑。

薛富贵面色一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是不是想打架!”

林火连连摆手,“好好好,我不笑。”他缓了缓心情,随后便将话头引到了别处,“我倒是好奇,孟然之不是死在战场上了吗?怎么会在你的地牢里?你暗中救了他?”

“不是我救的人。”薛富贵沉声说道:“是我三哥安排的。”

“你三哥?薛荣华?”林火疑惑皱眉,“不可能啊,我得到的情报里说,是红袍儿和薛荣华一同设计了孟然之与孟纯,他为什么要救孟然之?”

薛富贵冷哼说道:“我三哥以为我傻,可我和他那么多年兄弟,他什么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他一心要壮大薛家,自然是什么机会都不会错过。救孟然之,对他来说便是多一个选择,多一条后路。他可不会把所有赌注都放在山师阴一个人身上。”

林火诧异道:“孟然之身上能有什么好压的。难道……难道传闻是真的?”

“传闻,往往不会空穴来风。”薛富贵瞥了林火一眼,“孟然之,他确实是武睿的私生子。”

林火咽了口唾沫,“这王室的事情,还真是乱得可以。”

薛富贵淡淡说道:“寻常人家都有家长里短,更何况王孙贵胄。”说到这里,林火察觉到薛富贵面色有些暗淡,应当是薛富贵想到了自己薛家的那些事情。

想想自己亲生兄弟,因为立场不同,便要对自己痛下杀手。任谁遇到了心里都会难受。只怕薛家内部错综复杂的关系,也比武家好不到哪里去。

脑中虽然是这么想着,林火却不想让薛富贵消沉下去,他便接着之前的话头继续说道:“虽然薛荣华之前救了他们,不过看今夜的样子,他也没有准备放过孟然之。”

“呵!”薛富贵冷笑道:“如今局势算是比较明朗,我那三哥大概是料定燕国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那么孟然之这条后路也就没有了作用。只怕他现在……”

薛富贵顿了顿,叹息道:“只怕他现在就关心着,怎么让我们薛家在这天下逐鹿中占有一席之地吧。”

林火点了点头,“他前不久还从我这里挖走了许多九霄学子,他现在心中所想,可不仅仅是瓜分燕国。唯有天下才能填下他的胃口。”

“天下?”薛富贵摇头道:“我们薛家在西南做自己的土皇帝不是挺好?为什么要牵扯到天下争霸里去?人心不足蛇吞象。当年扬獍这种国士无双的天才,就连北方都没能统一。三哥他,便想着染指天下?”

林火沉声说道:“他们的情况,还不太一样。当年扬獍是以一己之力,对抗诸国。而如今局势则是错综复杂,谁都有可能在乱中取胜。薛荣华有此野望,也不是无法理解。”

薛富贵叹息说道:“好在狄国陷入王权内斗,冀国还在恢复,齐国乱成一团。若燕国真是同时面对六国围攻,那我算是半点希望也看不到了。”

林火拍了拍薛富贵的肩膀,“难为你了。”

薛富贵瞪了林火一眼,将他手掌拍开,“你可不要误会,我守的可不是武莫的大燕,更不是山师阴的大燕。这燕国土地,我是为梦儿而守。”

林火微微一笑,心中想到:别人都是为了什么家国大义,薛富贵倒好,全是为了武梦。他那些手下兄弟要是知道他全是为了武梦,也不知道会是作何感想。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说得有些道理。不过薛富贵性子直率,敢作敢当,也算是有不少优点。

两人聊到这里正好告一段落,而废墟方向也传来一阵欢呼。

陈吉奔了过来,“将军!找到地牢的入口了。”

薛富贵点了点头,领着林火便往前走,“走吧,我们去看看。”

林火点了点头,便由陈吉带着向废墟走去。

废墟中心处,薛富贵帐下兵卒围成一圈,高举火把,将地上一块方形铁板围住。

三人走入人群之中,便看清那铁板上带有有拉环,附近还有一些技巧装置,想来这些机关原本应该是用来开启地牢,不过在林火“强拆”之下,那些机关也就没了用处。

只是这机关毁了,这地牢又该怎么开启?

薛富贵看了两眼,便快步走上前去。他直接运起金刚体魄,双手将拉环紧紧拽住。

众人便听到他一声大吼,那拉环之下铁板便发出变形的“嘎吱”声响。

四指厚的铁板,在薛富贵金刚蛮力之下,就像是一块破铁皮一般,被他一把掀飞开来。铁板被薛富贵甩到一边,地上便留下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林火拿过身边一个火把,便着急上前查看。

可他刚刚靠近洞口,就感到劲风袭面。

他定睛去看,正见到一截锐利铁棍直戳他面门而来。

林火也是反应神速,他迅速侧身避让,同时反手将那铁棍握住,用力向外拉扯。然而他这一拉,并没能将对方拉出洞穴。

对方也是机敏,在铁棍受力之时,立即松开了手掌。

林火一把力气用到了空处,瞬间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好在他武功高强,侧移一步,立即稳住身形。

洞穴中传来一声怒喝,“无胆鼠辈!谁敢进来受死!”

薛富贵面露怒容,“孟纯你个憨货!再骂一句,我就把这洞穴封了,让你们永远见不到天日!”

孟纯还在洞中回骂,“薛富贵小兔崽子!你有种就封!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老子就是你儿子的!”

林火看了一眼手中铁棍,赶紧上前将暴怒的薛富贵拉住,“还是让我来说吧。”

薛富贵怒哼一声,也就不再出声。

林火出声说道:“孟然之!还记不记得‘野珍馆’中相遇,还有昌隆城外送行?你还欠我一场酒呢!”

声音传入洞中,如同石沉大海。

过去片刻,洞中传来一声轻呼,“林火?”

“没错!是我!”林火方才不报自己姓名,但说两人经历过的事情,也算是验明正身。他又对洞中说道:“我现在下来见你,孟纯大哥,可别对我再动手啦。”

他之所以要求下去见孟然之,而不是让孟然之上来,也是为了让孟然之安心。

洞中传来后退的脚步声,随后便没有更多回声,林火朝身边薛富贵点了点头。

薛富贵拿过一支火把,交到林火手中。

林火手持火把,沿着洞口楼梯层层下去。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唯恐引起孟然之与孟纯激烈反应。毕竟他们是作为囚徒被软禁在这地牢之中,心有戒备也是应当。

牢中的火把,应当是在林火放在天人雷击中灭了,地牢中漆黑一片。林火步步下移,他能够感到脚下有不少台阶也呈现出破碎状态,大概也是在震击中被毁。

林火向下走了二十级楼梯,终于脚踏实地。他借着火把光影,将地牢中情形收入眼底。

牢笼破开歪斜,同样是毁在震击之中。这也就是解释了,方才孟纯是如何逃出牢笼,又是如何取了铁棍当做武器。

牢中桌椅板凳样样不缺,看得出薛富贵对孟纯与孟然之两人还算不错。只不过现在那些家具摆设统统移了位置,或是倾倒在地。

林火摸了摸鼻子,这可都是他的杰作。

而在光影边缘,孟纯手持另一个铁棍靠墙站着,正戒备地看着林火。孟然之从床铺位置行了过来,朝林火张开双臂,“你我,还真是好久不见。”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八章 断恩怨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章 旧友何处不相逢
热门: 大符篆师 X档案研究所2 芙蓉劫 短刀行 原罪之承诺 玫瑰的名字 四怪馆的悲歌 我的鬼尸新娘 庆余年 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