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月晕孤巷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章 赌坊追影迹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二章 秉烛人静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林火突然想起来,刚才那个叫做萧三秋的男孩儿和他说过,他的费叔叔是从将军府出来的人。

这难道就是古人常说的,“无心插柳柳成荫”?

林火已经来不及在心中感叹,立即飞身上了二楼,行到萧三秋离开的那个小窗处。萧三秋自然不在那里,林火便从窗户朝外张望。

窗外是一个大树,树下便是小道。想到萧三秋那孩子便是从这树上爬了上来,又顺着树干溜了回去。那孩子离开的时间并不算长,应该留下了不少追踪痕迹。

林火敲了敲面前墙壁,听着那“哆哆哆”的声音,便知道这墙壁使用石砖垒砌而成。他为了节省时间,直接将真元凝聚在短剑上朝墙面挥去。

剑罡在短剑上吞吐而出。短剑质地并不算好,但是在剑罡加持之下,还是将墙面轻易剖开。

林火从二楼一跃而下,正落在大树根部。

他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地上印记,能够看到地上有不少痕迹,想来是有不少人曾经在这个树下休息。

林火用心观察,终于在诸多足迹中找到了一排细小足印,与萧三秋的大小吻合。

那排足印初始处在树根附近,印记较深,应当是萧三秋从树上跳落时候留下。而后那足印便向远处蔓延,林火断定萧三秋应该就是往那个方向去了。

林火既然认出足迹,便跟着足迹方向追踪而去。

万幸这一片区域都是泥地,林火一路追踪虽然偶有断绝,但始终能够为他指明方向。令林火意外的是,这孩子脚力竟然不俗,林火追踪了小半个时辰居然还没有看到萧三秋的人影。

不过很快,泥地便消失不见。泥地尽头是一片青石板路,道路两旁皆是破败民居,巷子里发出阵阵异味。这地方,便是青瓦城的贫民窟,又称黑街。

黑街处处皆有,或者该说,但凡是人群聚集的地方,总会有黑街的存在。

林火识得这种地方,甚至觉得有些熟悉。毕竟当初在龙兴时候,林火他们一家人也算是穷人,虽然不至于落到贫民窟中,但也和黑街相距不远。

虽然他小时候老爷子时常教育他不要靠近黑街,也不要和黑街里的人打交道,但是与黑街住得近了,难免会有所接触。

李虎早年便在黑街中混过,那里除了贫穷,更有混乱,黑暗,血腥,包罗万象,唯独没有秩序。

不过到达了黑街,也就意味着林火已经接近了萧三秋所在的大本营。稍作思考便能判断出,黑街虽然危险,但也是现在最适合他们的藏身处。

林火在黑街外站了片刻,他最后确认了一遍萧三秋脚印消失的方向。萧三秋是从泥地里出来,脚下自然是带着泥土,或许还能查出什么蛛丝马迹。

虽然黑街与泥地接壤处有许多杂乱印记,但这些难不倒林火,他蹲下身子仔细看了许久,终于从一团乱麻中寻到一个大致方向。

林火寻着那方向去找,试了几个拐角,最后在第三次尝试时,又发现了萧三秋那细小的泥脚印子。

从那脚印,林火便可以断定萧三秋进入了第三个暗巷。他毫不犹豫,同样拐入暗巷中去。以他的身手,横行黑街不在话下。

所谓暗巷便是光线昏暗,两侧屋舍造得极近,互相争夺着仅有的生存空间。这鬼地方通道狭小,只够一人同行,有些地方,甚至还需要侧身才能够勉强通过。两侧屋子很多索性没有门窗,一眼便能够望见其中破败。

更瘆人的人,林火拐入这暗巷之后,竟然一个人影也没看到,难道青瓦城的暗巷,是一条死巷?

林火正这么想着,却听到头顶上方脚步声响。

他立即抬头去看,便见到头上甲板缝隙中有人影闪过。他不及多想,便在下方追着那人影飞奔。

前方有一处十字路口,林火见到那人影一跃而过,跳到了对面楼上。林火呼喝出声,“停下!”同时迅速穿过路口。

便在此时,侧面突然有一人飞扑而来,斗大拳头砸向林火侧脸。

林火虽然关注着屋顶上那人,但是警觉还在,更有天人修为护体。他在第一时间翻转身躯,伸手将那人拳头向下方推送,同时另一只手扭住对方胳膊,转腕一扭。

袭击者反而被林火擒拿按下。

谁知那人单手被扼,居然还想要反击,隐约间藏有真元波动。

“咔嘣”一声,那人任由自己手臂被林火拽得脱臼,翻身又是一拳砸向林火面门。

林火心惊此人对自己心狠,但还是迅速反击。他立即松开对方脱臼的手臂,同时抬手顶住对方砸拳,另一只手凝聚真元,便要轰向对方胸膛。

拳风在这暗巷之中呼啸,隐有掀飞屋瓦之势。

然而林火就要轰中那人,却看清来人面孔,分明就是“费叔叔”!对方已经闭目等死,林火赶紧收住拳势,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停在“费叔叔”胸前一寸,“是你?”

对方同样看清林火面孔,讶然呼道:“恩公?”

一炷香时间后,林火到了囚徒们临时的驻扎地,一间黑街角落中的破屋。

林火坐在火堆前,身边围着几个年纪较小的囚徒。他们一个个笑嘻嘻地看着林火,那目光中饱含崇敬与敬畏。他们倒是把林火看的不好意思了,林火只能用微笑回应。偏偏林火一笑,那些囚徒笑得更加开心,看得更加起劲。

明明是下午时分,黑街中这间破屋因为晒不到太阳,依旧显得有些阴冷。众人也只能靠火堆取暖。

那费姓中年人,全名叫做费钺,此刻便坐在林火对面,拿着小木棍将火堆挑高。他那只脱臼的手臂,自然是被林火接了回去。

林火为了打破尴尬,便首先开口说话,“三秋呢,怎么没见到他?”

费钺捅着火堆回答道:“这孩子闲不住,这会儿也不知又到哪里去了。”

林火点了点头又问,“我放在他身上的东西……”

不用林火把话挑明,费钺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东西我收到了,不过现在风头太紧,还不到用的时候。”

“费叔叔,费叔叔。”一边便有其他孩子好奇地问道:“你在和恩公说什么东西啊。”

费钺摸了摸那孩子的脑袋,“是未来可以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的东西,不过啊,现在还不能用。”

那孩子便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

费钺给林火使了个脸色,朝屋外示意。林火点了点头,便和费钺一起到了屋外。

两人在狭小的屋檐下站定,费钺就要单膝跪下,“都是在下鲁莽,不知道是恩公到来,还以为是来了恶人,刚刚多有得罪。”

林火不等他下跪便将他双臂扶住,“哪里的话,都是一场误会。再说了,我现在这不是没事嘛。”

费钺苦笑摇头,“还是恩公本领高强,要不是恩公收力,我刚刚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我倒是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就怕我死后,没有人照顾他们。”

林火望了一眼屋内,也知道这些人要是没了费钺这主心骨,只怕真是离死不远了。这就让林火原本来找费钺帮忙的计划有些动摇。

他心里知道,一旦他开口请费钺帮忙,费钺必定是二话不说就鼎力相助。可关键是林火要做的事可是夜闯将军府。万一失败,林火倒是有可能逃出将军府,但是费钺怕是半点机会也不会有的。

更何况,如今费钺便是那些囚徒的最后支柱,若是费钺亡了,这些人又该怎么办?

费钺似是看出了林火面上沉默与纠结,他低声说道:“恩公,可是有什么难事需要我帮忙?”

林火与费钺对视一眼,并未答话。

费钺一脸了然,拍着胸脯说道:“我这条命就是恩公救回来的,恩公有任何需要差遣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皱一下眉头!”

林火在心中叹了口气,费钺越是这样回答,他原本想说的话,越是说不出口了。

费钺见到林火欲言又止的样子,同时沉默下来。他垂头思考了片刻,然后抬起头望向林火双眼,“恩公要我办的事情,是不是和将军府有关。”

林火陡然一愣,吃惊地看着费钺。

“看恩公这个样子,就知道被我说中了。”费钺摇头笑笑,“恩公肯定很惊奇我是怎么猜到的,其实并不难猜。”他张开双臂苦笑,“如今我这般落魄的样子,再想想我过去所做之事,要说哪里还有点价值,那就是我曾经在将军府当过差了。”

林火叹了口气,“你猜得没错,但是我不会让你跟我去冒险。”

费钺说道:“我如今知道自己能帮上恩公,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就算是恩公你不带我去,我也会偷偷跟随您一道。我为人粗鄙,没读过多少书,但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我还是学过的。”

林火又望向屋内那些囚徒,“他们离不开你。”

费钺摇了摇头,“他们若是离开我便活不下去,那或许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帮他们。路终究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走。”

林火再次沉默。他对于费钺说的话,真是深有感触。

费钺见到林火又不说话,便微笑着打破僵局,“恩公,既然已经这般决定了,那你便和我说说,恩公进那将军府,要做什么事情?”

林火知道费钺心意已决,便开口说道:“我要去救一个人。”

入夜十分,将军府后巷宁静。

月晕光中,墙角伏着两道黑影。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章 赌坊追影迹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二章 秉烛人静
热门: 三减一等于几 万圣节前夜的谋杀 舞阳风云录 借镜杀人 天舞纪·摩云书院 诡镯 剥皮行者 绝色小姨的诱惑 青叶灵异事务所 ABC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