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虚实难状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八章 花香满溢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章 赌坊追影迹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林火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便要回头去看。

等他回身回到一半之时,身侧便响起劲风声响。林火立即向侧后方退开半步,同时不忘将身边东篱姑娘拉到一旁。

只听到“哗啦啦”一串脆响,伴着傲雪姑娘的惊声尖叫。

林火侧过身来,将东篱姑娘推开一边,才定睛去看。

只见到他身前那张饭桌已经被砸得稀烂,桌上吃食碎了一地,而桌边站着一个九尺多高的壮汉,一脸横肉,双臂之上肌肉盘结,仿佛有千斤之力。

那人狞笑着从林火望了过来,“小子!身手不错,怪不得敢去和丰赌馆闹事!”

店门口老鸨尖叫出声,“哎呦!我的梨花木庆喜圆桌哦!狗爷!你打架就打架,干什么砸东西啊!”

听那老鸨称呼,这壮汉便是张狗儿。

张狗儿捏了捏拳头,狞笑着说道:“温妈妈你在一边坐好,狗爷逛窑子从来都不会差钱!砸坏多少东西,全部算我狗爷账上!”

这么一说,那老鸨虽然还是满脸肉疼,可也就不再叫嚷。

林火心中明了,和丰赌馆的消息原来已经传了过来。不过应该是那些先行离开的赌徒传递的消息,不然面前这张狗儿哪里还敢和林火动手。

那张狗儿又朝林火望了过来,狞笑着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老子不在乎你是哪个冤家对头派来的人,老子只知道,你来寻我!那是自寻死路!”

话音刚落,张狗儿已经挥拳攻来。他身上明明没有真元,偏偏两拳挥出呼啸之声,寻常人擦碰着,那也是骨折命断。

林火看得真切,想来这张狗儿能够成为青瓦一霸,确实是有几分本事。光是这一双拳头,还有那天生神力,就可以媲美一流高手。若是单单比拼蛮力,只怕连吃过了佛头果的小石头也只是和这张狗儿在伯仲之间。

张狗儿双拳高举,自上而下砸落。

林火再次闪身避让,那双拳便重重落在地上,砸得地上青砖崩裂。

张狗儿面上凶相毕露,一手抓起地上碎石子便洒向林火,另一手挥拳攻向林火肋部。

林火不紧不慢地侧身避过石子,却似乎躲不过肋部一击。

张狗儿兴奋地哈哈大笑,“小子!这一拳,老子要你粉身碎骨!”

“嘭”的一声闷响,林火肋部中拳。

可张狗儿面上张狂笑意却逐渐消失,在他眼前挨了重拳的林火非但没有被轰飞出去,反倒是纹丝不动,就像是双脚深深扎入地里一般。

“这不可能!”张狗儿面露诧异。

不只是张狗儿,就连四周宾客花姐儿都惊得掩住嘴巴。

“你的力气很大。”林火淡淡说着,“可还不够。”

张狗儿浑身一震,就要将手臂抽回。林火却猛然出手,将张狗儿手腕死死扣住。

林火对着张狗儿微微一笑,“轮到我了。”

话音落时,林火同样挥出一拳。

张狗儿急得满头大汗,偏偏林火手掌就像是铁箍一样,将张狗儿的手腕死死钳住,根本挣脱不开。他只能看着林火单拳越靠越近,直至占满整个视野。

“嘭!”

林火右拳正中张狗儿脸颊。他顺势松开手掌,张狗儿便像端线的风筝一般,横飞出去。他那庞大身躯从大厅的一端,飞撞到另一端立柱,撞得立柱红漆剥落,方才停下。

之前张狗儿那击重拳,就连林火护身真元都无法击破,可林火这一拳,生生砸断了张狗儿半边牙齿,这还是林火有话要问,特意留了张狗儿的性命。

这一拳下去,整个飘花楼都安静下来。

多少年,众人只见过张狗儿将别人砸成肉酱,还没见过张狗儿与人拼拳,结果拼得自己一败涂地。

众人不由猜测,这林火到底是何方神圣?

张狗儿半边面孔肿得老高,他挣扎着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瞪了林火一眼,随后口齿不清地喝道,“小子!你给老子等着!”

说完这话,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那张狗儿竟然掉头就跑。

林火发足去追,那张狗儿已经钻进了一间屋子里去。难道这张狗儿想要仗着自己对地形的熟悉,逃出飘花楼去?

若是真让张狗儿跑了,林火还要寻他,只怕要在青瓦城中闹得举城皆知。

林火哪里会让张狗儿逃脱,他立即跟在张狗儿身后,破门而入。

那屋中居然一片黑暗,明明是正午时候,偏偏窗帘紧闭。

林火进入屋中,一时间双眼还没来得及适应,便听到头顶风声呼啸。林火在心中暗呼,“中计了!”

没等林火做出反应,一张铁网已经将林火从头兜住。

此时林火双目已经能够看清,只见到屋中站有十数人,其中两两一组,拉住铁网四角,奋力拖拽,就是要将林火拽倒在地。其余人等手持利刃,朝林火直奔而来。

张狗儿藏在人后,放声狂笑,“你敢去和丰赌馆闹事,还能全身而退!你当老子不知道你这点子扎手?现在布下天罗地网!看你小子往哪里逃!”

林火心中暗笑:这个张狗儿,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

想来也是,若是这张狗儿只知道逞凶斗狠,也不会在青瓦城中横行霸道这么多年。没有脑子的人,在这世道可不会长命。

“将他拽倒!”张狗儿高声发号施令。

四周壮汉同时用力,林火立即觉得肩头一沉,四周持刀壮汉也已经劈到林火面前。若是寻常人,中了这陷阱怕是要命丧于此,可面对林火,这还不够看。

“你们只有这点本事?”林火嘴角微翘,随后深吸口气,袖中短剑露出锋芒,“露寒而冷,将结欲凝,斗指寒甲,此为……”

刀锋临头,林火呼出一口白气,淡薄白气,聚凝成线,“寒露!”

屋中空气骤然一冷,那捆绑在林火身上的铁链根根发出“嘎吱”声响。

“嘣!”“嘣!”“嘣!”“嘣!”……

铁链寸寸崩裂,脆响连成一线。

崩断的铁链先是将靠近林火的那圈持刀壮汉击飞,随后拖拽林火的那四组人纷纷立足不稳,跌成一团。

痛呼声此起彼伏。

张狗儿浑身打了个冷颤,左顾右盼,身边已无可用之人。

林火将脚边铁链踢开,一步步走向张狗儿。

张狗儿面露惊恐,手指林火,“你!你不要过来!”

林火不屑一顾,继续向前。

张狗儿步步后退,身上不断颤抖,“我手下有几千个兄弟!你要是敢动我……”

“惊蛰!”

林火足音一踏,已经出现在张狗儿面前,剑锋直指张狗儿咽喉要害。

张狗儿发出一声惨嚎,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地上。

林火居高临下地看着张狗儿,“我若是动你,你便怎样?”

张狗儿浑身打抖,立即改坐为跪,磕头讨饶,“小人有眼不识泰山,都是小人糊涂!只求大侠饶了小人一条狗命!无论大侠叫小人做什么事情,小人全都愿听大侠差遣!”

林火看着张狗儿,无动于衷道:“你在对别人作恶之时,别人可有这样求过你?”

张狗儿“啊”了一声,随后便说不出话来。

林火用剑尖顶住张狗儿咽喉,“我自然是有话要问你,但是在这里问你,只怕一会儿这事儿便是满城皆知。你们这里通风报信的速度,我可是深有体会啊。”他说的,自然是之前和丰赌馆之事,当时是他疏忽,也是他没想到消息传得这般迅速。

如今他要问太史殊的下落,若是现在当场问出,那只怕等他去找太史殊时,太史殊早就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更有可能等待林火的是另一个足够将他留下的陷阱。

林火左思右想,便是要将张狗儿带走再问,更不能让别人猜到他的真实目的。

只是要将张狗儿带到何处去呢?

林火思索了片刻,随后脑中灵光一闪,笑着对张狗儿说道:“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张狗儿面露疑惑,还不等他发问,林火已经一记手刀劈在他后颈位置,将他击晕过去。

随后林火便扛起张狗儿,从这黑屋中行了出去。

重获光明,林火便见到屋外已经围了一圈人,他们皆是望向林火所在黑屋方向。等他们看到居然是林火扛着张狗儿出来,一个个忍不住发出惊呼,人群里议论纷纷。

林火目光环顾一周,被他目光触及,那些人便下意识地退后半步。林火自然不是要对这些人不利,他是在找熟人,而在这飘花楼中,林火认识的人实在有限。

他看了一圈,都没见到傲雪与东篱姑娘,倒是老鸨躲在人群中探头探脑地看他。

林火微微一笑,便对老鸨说道:“温老板,你们楼里的后门在哪里?”

像是飘花楼这种烟柳之地,自然是会设有后门,唯恐那些宾客家里婆娘打上门来,闹得满城风雨。一般这些后门都是开在僻静处,正好符合林火的要求。他没去过青楼,对这楼里的道道,还是听李虎讲过不少。

温老鸨被林火叫了名字,立即指了指她身后西北方向,“出了院子,竹林后面便是!”

林火额首微笑,“谢谢温老板。”说完这话,林火便扛着张狗儿朝西北方向行去。林火所到之处,宾客与姑娘皆是自觉让路。

这可是连张狗儿都惹不起的猛人,他们除了围观凑凑热闹,其余事情那是不敢想了。

林火并不在乎他们心中作何感想,径直向前走着。就在林火将要出门之时,他却又停下脚步,“对了。”

众宾客皆是心中一紧,只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林火却是回过身来,走到老鸨身边,将山师阴给他的三千两银票塞到老鸨手上,“打坏的东西算我头上,还有啊温老板,你这里的饭菜,还真不怎么好吃。”

这话倒是说得老鸨一愣。

林火又运起真元,对楼中所有人放声吼道:“告诉张大人,他侄子在我手上,要是想要他侄子活命,三日内凑齐五十万两白银,送到青瓦城外马头山!若是时候晚了,他这侄子,可就没命了!”

将话说完,林火便丢下愣在原地的老鸨,径直出了楼外,消失于竹林之后。

直到林火背影完全消失不见,老鸨才满脸涨红地回过神来,一边将银票塞入怀中,一边叫骂,“老年开的是青楼!又不是饭庄!”

此时也没人关心老鸨心中想法,林火大闹飘花楼的消息立即传播了出去,还有他马头山恶贼的假名字也传遍了青瓦城的每一个角落。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八章 花香满溢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章 赌坊追影迹
热门: 天舞纪·葬雪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 问鼎记 从天而落 妙英雄 夜行实录 空洞之眼 我的鬼尸新娘 永恒的园丁 捡了一片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