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忧思飘荡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五章 死生一线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七章 卧听风吹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姜杉立在火光边缘,烟雨蓑衣便护在花袍身旁。烟雨蓑衣的目光从在场每一人面上扫过,然后将每个人脸上吐露出的错愕尽收眼底。

或许这些人是在惊讶,姜杉与烟雨蓑衣是从何处冒出来的鬼魅。又或者,他们只是震惊于烟雨蓑衣下手毫不留情,一箭便射穿了唐之由的咽喉。

有什么好惊讶呢?

他们一心一意只想内斗,又能有多少人手还在防备像烟雨蓑衣和姜杉这样的不速之客。

无论如何,姜杉瞎了眼睛,而千面再三吩咐烟雨蓑衣要护住姜杉,那么只要烟雨蓑衣在姜杉身边一刻,他就是姜杉的眼睛,是他的影子,是他的利刃,必要时候,还是姜杉的另一条命。

烟雨蓑衣听到姜杉轻声笑着。然后这浪荡书生便旁若无人地向前走去。这目空一切的姿态,之前烟雨蓑衣并没有见过。

毕竟姜杉留给烟雨蓑衣的那些印象,还是在小姜村教书育人的温润先生,也是爱妻爱女的负责丈夫。

他曾经听说过花袍的那些过往,是如何一把火烧退了狄国数万大军,又是如何与扬獍在战场之上周旋。原本他以为那些事情还有夸大的嫌疑,毕竟现在姜杉瞎了眼睛,只怕那些心气也会收敛。

可眼前这个浪荡书生,眼虽盲,心更明,气更盛。

烟雨蓑衣心中对姜杉评价更高,便背起弓箭,亦步亦趋地跟在花袍身后,从利刃化作了影子。他的目光不断观察四周,单手握紧腰间刀柄,若是有任何一人异动,等待他们的便会是雷霆一击。

不过林烟雨蓑衣再次惊奇的是,姜杉这盲人竟然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笔直地朝燕军大帐行去。

四周混战人群还没有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姜杉向前行走如入无人之境。

烟雨蓑衣猜想,甲士这边可能是因为主将被杀群龙无首,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人发号施令。而死士那边,到了这时候应该还没看清姜杉与烟雨蓑衣是敌是友。

不过烟雨蓑衣也知道,这种僵持终会有结束时候。

果不其然,就在他们向前走了一半路程之时,原本倒在地上的死士首领捂着伤口站起身来,“你们究竟是谁?”

烟雨蓑衣立即上前两步,将姜杉护在身后,同时腰间直刀出鞘一寸。这是烟雨蓑衣给死士首领的警告。

警告起了作用。

烟雨蓑衣能见到死士首领眉梢微跳,随后向后退了半步。这是对方在示弱,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但是烟雨蓑衣没有放松警惕,倒是听到身后姜杉笑着说道:“我们是山师家主的朋友,而且,是老朋友。”

死士首领面上狐疑被烟雨蓑衣察觉,他就要提醒姜杉,却听到姜杉继续说道:“这位首领,你可没有理由拦我。”

“哦?”死士首领拖长音调,冷笑道:“我受命保护家主,任何想要靠近家主之人,都不能轻易放过。”

姜杉摇了摇头,“我为救山师阴而来,也是为救你们而来。这样,你们还要拦我。”

听到你姜杉所言的那些死士皆是浑身一震。

他们望向姜杉的目光,满是难以置信,又满是希望。

就连死士首领也是瞳孔颤抖,这点变化还逃不过烟雨蓑衣的眼睛。

“他们动心了。”烟雨蓑衣小声对姜杉说道。

姜杉微微一笑,继续向前,身前死士皆是让步,而那些无人统领的甲士,也是默默退让。

烟雨蓑衣继续跟紧姜杉,小心戒备。

就当两人将要掀开大帐帘幕之时,突然听到一声呼喝,“慢着!”

烟雨蓑衣马上回身拔刀,冷视远处死士首领。着首领突然出声,难道是准备变卦?

“好刀!”死士首领先是赞了一声烟雨蓑衣手中直刀,随后又对姜杉说道:“你说你来救人,我为何便要信你?”

姜杉没有转身。他站在大帐门帘之前片刻,随后仰天大笑,“你可以赌!”说完这话,姜杉已经拉开门帘,就要跨入帐中。

就在此时,姜杉却停住脚步,高声说道:“我若是你们,现在就放下兵刃。你们不过是被上官裹挟行事,罪责落不到你们身上。”

烟雨蓑衣知道,姜杉这话是对那些燕军甲士说的。

至于那些燕军甲士能不能听进心里,看姜杉那样子,应该便是他所关心的事儿了。

烟雨蓑衣最后擎着兵刃,环视一圈,见到没有异动,这才后退着跟入营帐之中。

营帐里,灯光昏暗。

想来是那些死士觉得,反正山师阴也是昏迷,点不点灯,也没有多少差别。

这些烟雨蓑衣并管不到。他的责任只是保护和协助姜杉,其余事情对他而言,都是无关紧要。

姜杉向前走了几步,正好立在营帐中心位置。他扭过头来,开口对烟雨蓑衣说道:“麻烦蓑衣兄为我搬张凳子到山师阴的床边。”

这也是姜杉令烟雨蓑衣钦佩的地方。即便他现在双眼盲了,姜杉依旧坚持说话时候面对对方,这让烟雨蓑衣感到姜杉对他的尊重。这是将他当做伙伴,而不是任意差使的奴仆。

烟雨蓑衣没有怠慢,立即搬了张凳子紧挨着山师阴床边放置。随后他又牵着姜杉,让姜杉在凳上坐下。

姜杉对烟雨蓑衣额首致谢,随后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这里是鬼见愁前任门主留下的丹药。原本是用来凝固真元,帮助修炼。对山师阴应该也有作用。麻烦蓑衣兄给山师阴服下。”

烟雨蓑衣心中奇怪,山师阴昏迷不醒看着就像是生了什么怪病,难道练武的方子还能治病?

虽然心中有所疑问,但是烟雨蓑衣并没有说出口来,只是接过木盒,准备给山师阴服药。

虽然没他说话,可不止姜杉是怎么察觉了烟雨蓑衣心中疑惑。只听到姜杉笑着说道:“我这一路来,便分析山师阴的昏迷应当是和疾病无关。反倒是可能受到了三生石爆炸余威的波及,这种时候,练武的丹药应该会有大用。”

烟雨蓑衣被姜杉看穿心中想法,面皮也是一红,不过既然都说开了,他也就发问道:“先生便这么确定这丹药有用?”

姜杉扭头“看”着烟雨蓑衣,玩味笑道:“蓑衣兄,是怕我刚刚夸下了海口,若是救不了山师阴,一会儿被那些死士乱刀分尸?”

烟雨蓑衣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姜杉目不能视,随后开口解释,“千面大人将先生交给我,即便是我死,也不会让先生受到半点迫害。”

姜杉闻言哈哈大笑。

烟雨蓑衣觉得有些窘迫,更是有些恼怒,“先生笑什么?可是信不过我?”

“没有没有。”姜杉连连摇头,“我只是觉得蓑衣兄和我一位兄弟认真的样子很是想象,所以才忍俊不禁。不过这丹药的事情蓑衣兄尽管放心。当年老门主用这丹药来突破天位桎梏,仅有三颗,这是最后一颗。若是连这药都弄不醒这红袍儿,那这天下怕是只有天人能救他了。”

烟雨蓑衣闻言点头,心里明了手中药丸的分量。他不再多问,也不敢怠慢,赶紧从盒中拿出药丸。

这药丸看起来灰不溜秋,倒是一点都看不出它有多么珍贵。

烟雨蓑衣也没多想,拿着那药丸,便往山师阴嘴巴里塞。

当药丸入口之时,烟雨蓑衣才见识到这药丸的不凡之处。

那灰不溜秋的小药丸,竟然在入口瞬间,便化作一缕青烟,径直钻入山师阴喉中。

烟雨蓑衣赶紧收回手掌,唯恐身边。

过不了片刻,床上山师阴竟然浑身泛红,汗如雨下。

再过片刻,山师阴更是眉头紧皱,双唇死咬,浑身颤抖起来。他越抖越快,就差从床上抖落下来。

烟雨蓑衣还在犹豫要不要按住山师阴的手脚,那山师阴身上颤抖戛然而止。

营帐之中陷入一片死寂。

烟雨蓑衣心中一紧,可不要是药效太强,将这山师阴给吃死了。

他就要伸手去量山师阴鼻息,床上山师阴慢慢张开双唇,一股白气便从他口中弥散开来。

山师阴吐尽白烟,又发出一段呻吟。

呻吟过后,山师阴缓缓睁开双眼。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五章 死生一线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七章 卧听风吹雨
热门: 与福尔摩斯为邻 怨灵 阁楼里的女孩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鼠男 阴阳师秘记 刺客之死 老间谍俱乐部 樱花厉魂 三个人的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