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死生一线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四章 骤雨临头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六章 忧思飘荡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夜幕降临之时,九霄山上也就乌云密布,宛若泼墨凝空,欲落未落。

这般天色,自然是无星无月。

宁静,如同不安一样弥散开来。越是无声无息,越是诡秘难测。军营之中那些巡逻循规蹈矩,横来竖走。这夜里静得只有火盆“噼里啪啦”的燃烧声,还有巡逻甲士来回脚步。

山师阴的死士依旧守在中军大帐门口。他们对那些脚步声早就已经习惯,毕竟山师阴昏迷之后,军营中大部分事情都停滞了下来。若是没有停滞的那些,便按照原样继续进行。

这里面便包括了巡逻路径。

死士们对甲士的巡逻路径一清二楚。原本他们作为死士,除了保护山师阴之外,便需要完成一些类似于潜入暗杀的活计。他们下意识地便会去观察军营中那些巡营规律。

再加上这几日来除了保护山师阴,他们也是无事可做,这一来二去,也就连友军的巡逻路径也是记得一清二楚。

夜空中军靴敲打地面的声响渐渐靠近。负责今日守夜的五名死士将这些声音收入耳中,也没有太过于关注。他们听着脚步节奏分明,也就放下心来,这证明军营里面应该没出什么大事。

他们没有将巡逻甲士放在心上,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自认那些甲士实力不如他们,另一方面他们自己还要担心自身会不会毒发身亡,自然是无法安心寻思更多。

然而他们能够听到脚步声,却听不到那些巡逻甲士手中早已出鞘的刀剑。

今夜正是唐之由的部下负责巡夜,他们早早就将兵刃从鞘中拿出。更要感谢老天开眼,今夜无星无月就连兵刃上可能造成的折光也被降低到了最少。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甲士越走越近,前排甲士尽量保持平稳,用身躯掩盖后排甲士手中刀剑。

大帐四周满是火盆,那边让任何一点动静都无处可藏。

甲士靠近过来,已经有些走入火盆光照范围之内。可死士们便随意瞥了一眼。他们仍旧未曾发现异常。

虽然按照原本规定,这些甲士的巡逻范围应该就在火盆外围,不应该靠中军大帐更近。不过他们平日里巡逻便是紧贴外围,今天若是一不小心多走了一两步也是可以理解之事。

死士们心中多是想着: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这些甲士有些懈怠,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事情越发不对劲起来,那些甲士竟然跨过了外围,径直朝大帐行来。

负责镇守的死士立即拔刀出鞘,高声喝道:“退回去!”

甲士为首那人高声喝道:“我们将军有事要找你们首领商议。”他一边这门说着,但是脚步丝毫不停。

镇守死士先是一愣,但是瞬间反应过来,“有人闯营!”

首领营帐就在不远处,全军都知道首领位置所在,他们若是真心要找首领,绝不会朝着中军大帐而来!如此一来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山师阴!

负责镇守那一方向的死士方才呼喝出口,其余死士便同时醒悟过来,一边拔刀出鞘,一边尖啸示警。

其余今日不值夜的死士袍泽便在一旁营帐休息,只要示警他们便会立即过来支援。

然而夜袭甲士也会有备而来。

死士虽然及时方向,终究是慢了一步。

就在他们出声示警之时,那一队甲士已经靠近了死士们休息的营帐。他们纷纷自处手中油瓶,青黑色的粘稠油液便被泼在营帐之上。

还没等营帐中有人出来,又有其余甲士将火把抛去。

“熊!”的一声,骤然间火光冲天。

死士营帐之中立即传来惨叫声响,能有几人突围而出,根本难以想象。

但山师阴训练出来的死士,绝不会于此刻轻言放弃。残酷的训练让他们坚信,哪怕是死,也要从敌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守护大帐的五名死士嘶吼着向甲士直冲而去。

对于死士反击,燕军甲士也是早有准备。前排几人瞬间甩开衣袖,露出袖箭寒芒。只要死士胆敢靠近,便要尝尝锋芒滋味。

可死士们也非浪得虚名。他们之间合作无间,见到袖箭后立即奔向五个方位,隐约之间互成犄角模样。

然而下一幕让他们心生绝望。

只见到所有甲士都举起手臂,亮出袖中袖箭。他们分明就是用第一波袖箭引诱那五名死士分散,随后用大量袖箭分而击杀。

双方近在咫尺。

燕军甲士不管不顾,尽皆放出袖箭,只求伤敌根本不在乎袖箭损耗。

一轮“箭雨”下来,五人死士已死三人,还有两人侥幸逃生。他们两人虽然逃生,却还是或多或少地中了一两箭。幸好燕军武器之上没有涂抹毒药的传统,他们不曾有性命之忧。但是一时间也他不敢靠近,只能先退到战围之外。

他们只恨自己等级不够,就连获得绝命药的机会都没。否则就算是死,也要让这些趁夜偷袭的小人陪葬。

另一边大火起燃的死士营帐方向,已有死士反应过来,用各自兵刃划破营帐求生。

可惜在营地外等候他们的不仅是凉爽的空气,还有收割性命的屠刀。

燕军甲士遭遇准备,他们将营帐团团围住,只要有死士冒头,便要将那人乱刀分尸。转瞬间,营帐外便淌满了血迹,还有残肢断臂,各种死不瞑目。

火光点燃了大半营帐,惨叫声此起彼伏,宛若人间炼狱。可偏偏除这一处,军营之中听不到半点声响。

月无光,夜无光,人心昏冥,鬼蜮熏心。

眼看这便是一边倒的屠杀,死士终将会在这消耗之中死亡殆尽。

可就在此时,营帐一处破口突然窜出一具满是火焰的尸首。

营帐外甲士皆是一惊,不由自主地退后半步,钢刀更是没能及时挥下。等他们停下脚步定睛去看,便见到那火尸竟然是被另外一只手掌举着。而那只手掌的主人,便随着火尸同时冲出营帐!

来这不是他人,正是死士首领。

死士首领以火破火,他擎住火光开路,就像是蛮横野牛横冲直撞,一时间搅得燕军甲士阵型大乱。

趁着这个机会,营帐中死士鱼贯而出。还有其他死士有样学样,分头突破包围。

这场死斗又变均势。

死士虽然人少,更是在方才减员不少,但是他们以一当十,不在话下。倘若包围他们的是天下强军,这些死士绝无生还可能。但是眼前这些燕军……

“呵!”死士首领不屑冷笑,将手中火尸掷到燕军人群之中,随后一路冲杀。他连杀十人,不退半步,可杀了第十一人时,他却怒喝出声,“我认得你们!你们是唐之由的手下!”

四周燕军甲士无人回话,他们只是持着兵刃,继续靠近死士首领。

死士首领将身上真元鼓胀,连劈两剑,一边还有暇冷笑,“唐之由这个缩头乌龟!既然造反!却只敢派你们这些小人物来送死!”

他剑法大开大合,全没将周边甲士放在眼里。

战局朝死士一方倾斜。

连挥十三剑,死士首领终是一股真元气断,需要再催一股。

其实这回气只有短短一瞬,可就在这短短一瞬之时,原本在他身侧的一个矮小甲士突然暴起!

那矮小甲士在空中舒展开身子来,竟然是身材高大的唐之由!他方才一直卑躬屈膝,躲藏在人群之中,只为了此时给死士首领致命一击。

隐忍,有效。

死士首领回气不及,被唐之由一匕首扎入腋下,直没匕柄。首领便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侧伏地上,口中更是吐血不止。

一众死士眼中刹那间涌上绝望神采。

唐之由哈哈大笑,“狗东西,你要知道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山师阴的人头,我唐某人……”

话音未落,乱战之中突然寒芒一闪!

箭支穿喉而过,没入黑夜之中。

唐之由随后便瞪大双眼,捂着自己的喉咙,难以置信地仰天倒下。鲜血从他喉咙那窟窿中泊泊而出。

场中死斗骤然一静。

所有人都望向那箭支来处。

只见到那方向站有两人,其中一个身穿蓑衣斗笠,手持长弓,还保持着射箭姿势。

而另外一人似是被火光烤得有些热了,随手解开肩上素色披风,露出内里花袍。他面向场中众人,勾唇一笑,“你们继续,我只是碰巧路过。”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四章 骤雨临头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六章 忧思飘荡
热门: 螺旋状垂训 剑客行 飞天 易中天中华史:隋唐定局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冰霜谱 死活人 潇湘月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葬鬼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