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深秋望断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章 只身孤影凭栏望 下一章:番外 死界之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当时林火突闻噩耗,他再难控制住脑中杂乱的尖啸声响,直接吐出一口鲜血,昏厥了过去。

众多弟子中也有医科高手,可是面对林火的突然昏厥,也只能徒呼奈何,束手无策。那时候他们也只能将林火带在身边,全力保护。

毕竟只要林火醒来,便是即时战力。更别说项昌意绝不会允许他人将林火在此丢下。况且在山师阴追击之下,众人也无心观察林火的情况。

所以他们不曾发现,林火的眉头越皱越紧,越皱越紧……

昏迷之中,林火脑中便如同经历一场风暴。

莫名的巨风拉扯着他无形的身躯,血肉之躯在这里弱不禁风。被那些东南西北风拖拽忽短忽长,被撕开四分五裂,又被拼凑缝缝补补。

每一缕风吹过,都是一声尖啸。或是痛哭流涕,或是嬉笑怒骂,或是呢喃自语,或是癫狂叫嚣,各种声响纷至沓来,可偏偏那些声音混乱至极,根本无法分辨什么细节。

林火只觉得自己脑中被塞入无数线头,最后那些线头全部缠绕在一起,成了一团乱麻。

他想要呼喊,却无法出声,想要逃离,却动弹不得。

狂风不止。

林火只能在那巨风之中随风而动,旋转旋转,沉沦沉沦,在那风暴之中,不断深陷,不着边际。

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林火只当这旋涡永无尽头,却在此刻他听到一个熟悉声音,“小友,你还准备睡上多久?”

林火骤然一惊,猛然睁开双眼。

他只见到天空中宛若亿万颗繁星斗转如一圈圈光环,而大胥先生一袭青衣儒衫便立在旋涡之中,对着他负手微笑。

林火心中大喜,就要张嘴说话,可是话音方才出口,便化作了嘈杂乱音,就连半个字也让人听不真切。

大胥先生微微一笑,抽出身后手掌,随风一舞。

林火眼前一花,脑中又是一阵晕眩,随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头顶蔚蓝天空,还有脚下无边草原。

他站立不定,便被身边大胥先生伸手扶住。

林火露出感激笑意。

大胥先生自然回报笑容,“好些了吗?”

林火赶紧点头,“多谢先生搭救。”不过很快林火便反映了过来,急切说道:“先生,你不是……”说到这里,林火却说如鲠在喉,不愿将后面半句说出口来。

他扭头望向大胥先生。

大胥先生自然知道林火要说什么,满不在乎地张开双臂,“不必怀疑,我方才已经葬身在三生石余威之中,尸骨不存。”

林火闻言一惊,不由张大嘴巴,“那先生为何在此,难道是我也……我也死了?这里又是哪里?”林火四处张望,只能见白云悠悠,青草丛丛,“这里难道是阴曹地府。”

大胥先生微笑摇头,“你觉得这里像是阴曹地府?”

林火愣愣摇头,“好像,不像……”

大胥先生继续摇头,也随着林火目光一起张望,就像是第一次打量这个地方,“我没想到,小友心中最想去的地方,原来是草原。”

林火闻言恍然,他想起来当时在九霄迷雾之中,便见过这处草原。当时草原上还有一间木屋,还有渡鸦,还有阿呆阿瓜。

不过这片草原上,只有他与大胥先生两人,还有微风拂面。

林火心有所感,他会想到这个地方,或许是因为当年他和吕烽在草原驰骋时候,是这些年他最怀念的时光。

然而美好总是短暂,随后扬獍反叛,吕烽也是死在乱民之中。

林火心中遗憾,天空上便蒙上一层阴影。

大胥先生仰头望去,便拍了拍林火肩膀。

林火感到大胥先生掌心传来的慰藉,忍住心中伤悲,再次问道:“先生,这里到底是哪里?”

大胥先生微笑说道:“这里是你的心台。每个使用三生石之人,都有可能进入心台之中,我当初的心台便是一座山顶小楼。藏书万卷,阅之不尽。”

“心台?”林火重复这两个字,眉头稍皱,疑惑地望向大胥先生,“先生,学生还不是很懂。”

大胥先生解释道:“你被三生石余威波及,在这机缘之下,你便陷入心台之中。见证心台,便能在天人路上,再进一步。”

林火心中一热,赶忙说道:“还请先生教我,学生应该做些什么?”

“你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大胥先生将食指竖在唇前,“听。”

“听?”林火疑惑不解,但还是老实地闭上双眼,用心倾听。

然而他分明耳力过人,却只能听到风声呼啸。

停了片刻,林火睁开双眼,照实说道:“学生只听到风声。”

大胥先生眨了眨眼,虚空一摘。他两指夹紧,分明指间空无一物,却又像夹住什么。

林火奇怪地看着大胥先生。

大胥先生将手指往林火耳边一送,“故事,就在每一缕风中。”

林火骤然瞪大双眼,他顿时听到了万千声音。不再是过往那种嘈杂,而是娓娓道来。

他仿佛听见看见了落日余晖之下,甲士坐在尸堆之中,用桑叶吹奏一曲离殇。离散飘荡,又望远方。美娇娘褪了华裳,粗茶淡饭,只等离人归来的马蹄声响。她却不知,那离人已醉卧沙场。

大胥先生在他耳边轻弹,又是一缕风送入耳中。

林火脑中画面便换了模样。

午后和煦阳光,老者晒着太阳。孙儿在旁叽叽喳喳,缠着老人说那些早已说过无数遍的传说志异,演义荒唐。偏偏身边是战火后残垣断壁,小脸蛋尘土沾染,却不失希望。

大胥先生不再弹了,林火依旧没有睁开双眼。

耳中灌满风响。

从生到死,或喜或悲,由老至幼。有那旭日东升,还有日暮西沉。有帝国崛起,亦有乱世烽烟。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日月更迭,潮起潮落。

有始,有终。有终,有始。

林火便沉浸在混沌之中无法自拔。

大胥先生身影渐渐消失,天空草原渐渐消失,漫天斗换星移渐渐消失,只有大胥先生话语在林火耳边回荡,“天道无常,人事如风。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小友……”

“这是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

刹那之间,林火只觉自己也化作了风,逆着无尽旋涡冲天而起。

“即便是你想出一万个方法,我也会将那一万种尝试统统掐灭。”

林火听到了山师阴的话音。

他缓缓睁开双眼,“即便你掐灭一万次希望,我也会点燃第一万零一次火光。”

白袍黑衣,曾几何时猎装红袍,如今天上地下,隔空凝视。

山师阴再难抑制身上颤抖,从指间开始,蔓延全身。他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倒在人群之中。

林火眼中无悲无喜,轻声一叹,“让开吧。”

地上万余甲士自觉分开两旁,为他一人开路让行。

林火再一挥掌,那火墙也是熄灭。

他飞身落地,行到山师阴亲兵身边,望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山师阴,那张沉睡面孔。他与亲兵说道:“等他醒了告诉他,当初他在冰湖旁救我一命,今天我还了。从今往后,我们两不相欠。这……也是我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说罢,林火对九霄弟子说道:“我们走吧。”

就有弟子出声说道:“林师兄,九霄就在这里,山上还有这么多年积累的古籍,还有那些兵刃,那么多年积累,我们不走!我们现在占尽优势,要走也该他们走!”

林火摇了摇头,“人在哪里,九霄就在哪里。”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走上离山通途。

那些个学子面露迟疑。

项昌意冷哼一声,第一个跟上林火脚步。薛荣华也不犹豫,立即追了上去。左徒先生叹了口气,朝学子们挥了挥手,“走吧,这里……已经不是九霄了。”

天上阴云遍布。

一行人,终是全部走了干净。留下一众燕军面面相觑。

九霄众学子便跟在林火身后下得山去。

林火却在平地站定。

暂时脱离了危险,项昌意兴高采烈地去拍林火肩膀,“小师弟!不错啊!居然成了天……”

项昌意话音未落,林火突然双眼一翻,仰天就倒。

昌意师兄大惊失色,赶紧将林火扶住,不断呼唤,“林火!林火!……”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章 只身孤影凭栏望 下一章:番外 死界之主
热门: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牙医馆诡秘事件 阴长生 新疆探秘录之独目青羊 血色谜情 永远是孩子 谁杀了她 风雪追击 推理者的游戏 极具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