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诉愁肠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九章 席间煨烫酒 下一章:第五百三十一章 再登山野雾迷藏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山师阴问林火,可知道当初他有多恨。

林火想告诉他,如何不知?但是转念一想,他当真能够明白山师阴当初心有多痛?妻儿被杀,多年老仆死于手中,除了山师阴自己,谁还能说得明白?

听着别人的凄惨故事,总觉得轻描淡写,还能够说出几条建议,挑出几个毛病。再来一句,“节哀顺变。”

节什么哀?顺什么变?

有多痛,有多苦,打断了牙往肚子里咽。其中多少酸楚泪流,也只有经事者自己知道。

这些个道理,林火原本便能够明白的。

想当初他还在龙兴当那猎人,捕猎之时正是冰天雪地。他一跤摔到树下,摔断了胳膊,疼得他哇哇直叫,

老爷子会为他找大夫,会给他换药。小石头会在一边安静陪他。李虎会去弄些肉食给他补身子。但是,折断胳膊的痛苦,别人无法承担,只有林火自己承认。

山师阴又何尝不是如此?

林火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袅袅白烟。

对面山师阴已经为自己斟酒一杯,口中还在说着淡淡话语,“丹霞死了,绫儿也死了,枫叔更是死在我手中,我就像是一条狗一样,匍匐在武莫脚下。我当时走投无路,我当时失去了一切,除了你。”

话音落时,正是酒杯斟满。

山师阴将酒壶放回火炉之上,轻哼一笑,“我记得你说过,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兄弟。兄弟,一眼就够了,不是吗?呵,都是屁话。”

林火双手放在膝上,低头看着桌上酒杯,许久没有说话。

山师阴也不多言,举起面前酒杯,仰头饮下。

当山师阴将酒杯敲在桌上,林火抬起头来,“你不该利用武梦。”

“是了,是了。”山师阴冷冷笑着,“你说的没错,武梦很重要,渡鸦很重要,什么都比我这个兄弟重要!”

林火骤然起身,一把拽住山师阴衣领,“不要叫渡鸦的名字!”

山师阴冷冷看着林火,伸手将林火手臂推开,“凭什么?”

林火怒气上涌,已经收手摸向剑柄。

山师阴不为所动,冷笑以对。

两人僵持了片刻,最后林火还是压住了火气,反身坐下。

山师阴整了整衣领,同样轻巧坐下。

林火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平复了呼吸,沉声说道:“兄弟,她们,对我来说都是一样重要。我当初不去帮你,你当真不明白是为什么?”

山师阴举起酒壶,为自己斟酒,“我不过是想报仇罢了。”

林火食指重敲桌面,“为了报仇,也不该不择手段!”

山师阴手腕一顿,将酒壶放回炉上,冷笑道:“你现在联通南方三国反攻燕国,只为了帮武梦夺回王位,我就问你,你是不是不择手段?”

林火被山师阴这么反问,随口回应道:“这不一样。”

“哪有什么不一样?”山师阴哈哈大笑,“你以为他们三国入了燕国,吃了燕国土地与百姓,还能够退得回去,吐得出来?”

林火坚定摇头,“只要武梦统领全局,燕国还有救。我只要……”

“燕国早就没救了!”山师阴出声将林火话语打断,又将面前酒水一饮而尽,“这天下都没救了!”他将长袖一挥,手掌拍在桌上,“你想想我们这一路来经历的事情,你想想吕烽为国为民,百姓却为求生存,将他乱刀捅死!你看看人熊愿救大燕,结果死在部曲私欲之下!你再想想,我为孟然之出谋划策,事到临头,他只想杀我以绝后患!我做错了什么?丹霞做错了什么?枫叔做错了什么?绫儿又做错了什么?”

山师阴重重一顿,随后面上满是冷笑,“我们都没错,错的是这个世道,是那些愚民,是这个国家!既然他们错了!我就要把他们统统毁掉!”

林火听着山师阴话语,沉默许久。

两人之间沉默,只能听见远处薛荣华与昌意互相劝酒声响。

林火抓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白烟袅袅之中,他叹了口气,“你现在这幅样子,和扬獍师兄,又有什么差别?”

山师阴淡淡一笑,“他倦了,我疯了。”

林火抬头看了山师阴一眼,再次叹息,“若是嫂子还活着,她也不愿意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山师阴摇了摇头,“她已经死了,所以谁都无法阻止我。”

林火将长铁剑拍在桌上,“我可以阻止你。”

山师阴看了一眼林火手铁剑,又与林火对视,“事已至此,杀我一人,也是于事无补。”

林火目光半寸不移,“事情一件件做,我愿为愚公移山。”

山师阴盯了林火许久,突然嘴角一翘,“你还真是个傻子。”

林火摇了摇头,“有些路,看着很傻,但一定会到达终点。”

山师阴同样摇头苦笑,这一次他为自己斟酒斟满,“你还真当你自己是大智若愚?”

林火没有答话。

山师阴一边斟酒,一边淡淡说道:“我们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我把你当做我最好的兄弟。”

林火咬了咬牙,“红袍儿,收手吧,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能在当兄弟。”

山师阴手掌一颤,倒是有几滴酒水落在杯外。他眼中甚至出现几丝迷茫,“追忆难追,谁又能回得去?”

林火将山师阴颤抖手掌握住,“不试试,怎么知道?”

山师阴望向林火,酒水满出杯外。最后,他嘴角微微勾起,伸手将林火推开。

林火面露颓然。

山师阴又将酒壶放回火炉之上。

旁边小二见到酒水洒了出来,赶忙捏着抹布躬身过来,“二位客官,可要小人为二位擦擦?”

“无碍。”山师阴挥了挥手,将小二挥退。这一次,他举起酒杯,没有立即饮下,而是与自己目光持平,端详着满杯佳酿,“你说的,或许没错。”

林火双眉一展,抬头望向山师阴。

山师阴嘴角一翘,“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结果?”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酒杯举向林火,“我愿和你打一个赌。”

林火眼前一亮,身子前倾,“你想赌什么?”

山师阴继续说道:“你来九霄为招门人,我与你目的相同,我们便打赌,这次谁能够招到更多帮手。我若胜,以后我做什么,你不得阻拦。我若败,我便助你,重塑大燕。这个赌,你敢不敢接?”

林火沉吟片刻,随后同样举起酒杯,“一言为定!”

酒杯相碰,“叮当”作响。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九章 席间煨烫酒 下一章:第五百三十一章 再登山野雾迷藏
热门: 危险的维纳斯 武林客栈·日曜卷 假面前夜 风铃中的刀声 一先令蜡烛 空椅子 屌丝道士 江宁织造 联剑风云录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