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日落雕窗酒幌扬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七章 那堪花谢情难续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九章 席间煨烫酒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月上树梢,脚边空有十余坛。

吕烽四脚朝天,仰天倒着。

花袍撑在桌前,晃着酒葫,葫中早已点滴不剩。

林火靠在窗下,仰头看着红袍。

红袍倚在窗边,抬头望月。

同样酒家,同样日落时分,同样你我。林火只是想不明白,过去那飞扬红袍,如何成了今日深邃黑衣。

这黑如此扎眼,一眼望不见其真。

林火扭头去望山师阴,他双手虚扶在刀剑之上,却没有握紧。

似乎是心有灵犀,当林火发现山师阴之时,山师阴也同样扭头望了过来。

两人目光在喧闹酒家之中交汇,整座曹家酒店仿佛全都安静下来,两人就这样定定望着对方,唯有两人之间静止无声。

他们曾经说,“兄弟,只要一眼就够了。”

可是如今一条望不见的沟壑横在两人之间,咫尺却是天涯。

薛荣华跟在山师阴身后,他此时发现山师阴默不作声,也是顺着山师阴目光好奇望去。

而在林火身边的昌意也是顺着林火目光望去。

结果薛荣华与昌意也是目光相触。

山师阴认识林火,却不认识昌意。林火认识山师阴,却不知道薛荣华。但这不妨碍薛荣华与昌意熟识。

昌意与薛荣华两人几乎是同时抬手惊呼,“是你这混蛋!”

两人这一声惊呼,终于是将林火与山师阴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不等山师阴或是林火说话,昌意与薛荣华已经朝对方奔了过去,这时候就算是林火与山师阴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到昌意与薛荣华奔到一处,两人同时伸出手来。两只手掌在空中重重一握,随后昌意与薛荣华抱在一起,伸手拍着对方后背。

薛荣华哈哈大笑,“想不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这老混蛋。”他一边说着,一边大力拍着昌意后背。

昌意也不甘示弱,手上一点不断加力,“这几年不见,你这小混蛋倒是一点也没长高啊!”

这可是戳中了薛荣华心中痛点,他自诩智慧高人一等,偏偏这身高,比他那莽夫弟弟可是矮了一头。这身高可一直是薛荣华心中大恨。

薛荣华又怎么会让昌意好过,“我没怎么变,你可是变得厉害,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干瘪样子。听说你可是为了龙耳师姐,一身修为都不要了啊。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就像是身高之于薛荣华,龙耳也是昌意心中一痛。

好在昌意自从那次散功之后,已经将龙耳彻底放下,这次被薛荣华提出来,他脸上一边变化也不曾有,“女人没了我可以再找,你小子想要长个子,还是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薛荣华何等聪明,立即便知道昌意已经将龙耳放下,这倒是让他有些惊讶,“你这是放下了?”

昌意嘿嘿自笑,“你也不看看你大哥我是什么人,一个女人还放不下?”

薛荣华翻了个白眼,低声说道:“要是这么容易放下,你也不会成了现在这种鬼样子。”说是低声,其实就是特意要让昌意听见。

昌意大怒,一巴掌拍在薛荣华脑袋上,“怎么和你大哥说话的?你小子又皮痒了是不是?”

“项昌意,这话可得说说清楚。”薛荣华赶忙退了一步,“你算什么大哥哦,当初你也就是比我年纪大一些,要论调皮捣蛋,还不全是我出谋划策?”

“呀呵!你小子现在是翅膀硬了啊。”昌意又是抬手,“听说你最近还投靠了山师阴那个奸人!真是越来越长进了!真是欠收拾!”

听到“山师阴这个奸人”,薛荣华脸上满是复杂表情,他也不管昌意,径直回头望向山师阴,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你这混蛋倒是说得没错,论奸诈我还真比上山师阴呢。”

昌意见到他看别人,才发现还有一个黑袍人和薛荣华是一道来的。

山师阴也从林火身上收回了目光,笑吟吟地看着昌意,“原来是昌意师兄,师弟真是施礼了。”

在昌意看来,能和薛荣华混在一起的,自然也是天生坏种,上前就拍着山师阴肩膀说道:“原来是师弟啊,你还听过我的名字?”

山师阴微微笑着,“昌意师兄之名,如雷贯耳。”

被人这么一奉承,昌意笑得更加开心起来,“还是这位师弟会做人,你放心,以后薛荣华这小子要是敢欺负你,尽管告诉你昌意师兄,昌意师兄帮你教他做人。”

山师阴含笑拱手,“那以后可得全部仰仗师兄了。”

“放心放心,全部包在师兄我身上。”昌意此时才反应过来,张嘴问道:“对了对了,我差点忘记了。”昌意一边说着,一边将林火拉了过来,“我来给你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现在天下闻名的,林火,林大侠!我师弟!”

林火没有吭声,他面色并不好看,只是怔怔望着山师阴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昌意这会儿正是高兴,也没发现林火面色有异,扭头又拍着山师阴肩头说道:“对了,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这位师弟你叫什么。”

山师阴笑而不答。

林火沉声说道:“山师阴。”

“什么?”昌意一时没有听清,手掌还按在山师阴肩上,回头问着林火,“你刚刚说什么?”

林火再次重复,“他,就是,山师阴。”

昌意先是愣了片刻,随后骤然缩回手掌,伸手往腰间“竹叶青”上摸,“你就是山师阴!”

山师阴不为所动,也不去看昌意,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林火,“林子,真是好久不见。”

林火看着山师阴。

明明山师阴在笑着,但是林火却感到遍体生寒。他想到姜杉那双被毒瞎的眼睛,想到渡鸦之死,他面上怎样都无法保持平静。

他那双手掌已经渐渐将腰间刀剑握紧。一股难以抑制的暴怒从心底涌现出来。

有一个声音不断再告诉他,只要杀了山师阴,只要现在杀了山师阴,一切都会结束,他所有苦痛都会随着这一剑宣泄而出。

林火如今修为也是难以压抑心中杀意,整座酒馆之中卷起风岚,虽未放出威压,却也将酒馆中所有人目光聚集了过来。

所有人都能够感到林火身上杀气,山师阴就站在林火面前,又岂会感受不到。

可是他面上依旧见不到半点波澜。

山师阴舔了舔嘴唇,微微一笑,“你这懦夫,现在连杀我都不敢吗?”

林火顿时怒火上涌,他已经长久未曾如此失态,可愤怒便如同决堤江水将林火所有平和心境冲得分崩离析。

呛————

剑音长鸣,铁剑出鞘!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七章 那堪花谢情难续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九章 席间煨烫酒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长安三怪探之人狼变 疾风回旋曲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六月飞霜 青囊尸衣 但丁俱乐部 清洁女工之死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七宗罪4:变态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