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深宫幽静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八章 犬舍呜鸣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章 石阶重踏凌霄路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不出所料,山师阴回到王都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去问武莫所在。

为此,他不惜放下南境重兵,也要在最短时间内赶回昌隆。

卞兰对宫中最为熟悉,他便为山师阴领路。而独孤孝则是与山师阴并肩而行,确实而言,他特意比山师阴落后半个身位。

在这个角度,独孤孝也能够看到山师阴侧脸。

独孤孝并不能从山师阴脸上看出什么情绪波动,但是独孤孝能够猜到山师阴心中,应当是何等翻滚。

山师阴自从遭逢大难,也不知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他等待这么久,一刻不停地谋划,不就是在等着今日?

独孤孝不由望向山师阴手掌位置。此时山师阴手掌笼在袖中,并不能看见是何情况,但这并不妨碍独孤孝想象那双拳头该当握得多紧。

喜怒不露于面,这才是上位者应当有的表现。

独孤孝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他自认也算是有自知之明。虽然人熊挑起了他的野心,但他也知道,自己绝不是做大王的料子。

之前跟随的人熊,不屑帝王之道。孟然之自限其身,无心去窥大宝。而武莫,那就是个笑话。

或许眼前隐忍得令人感到心寒的男子,真能成就独孤孝的从龙之愿?

未来终究是靠不住别人,独孤孝一边行着,一边在心中谋划。

独孤孝胸藏心思,卞兰同样心思活泛。

虽然他一直在前领路,但是这一路上,他对于山师阴观察,没有片刻放松。他也算是一路看着山师阴爬到如今位置。他知道山师阴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伴君如伴虎,这道理只怕没有人比他们这些内宦更加体会深切。

他如今将宝压在山师阴身上,自然是不想被卞氏一族一直以来的那些规定束缚。他虽然从小被选入宫中,做了燕王的内宦死士。但是他从未有一刻想过,要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中。

也因为他已是宦官,比独孤孝更有底气,所以行了一阵,他径直出声问道:“上师大人,也不知道您登上那位置之后,准备如何对待我们?”

独孤孝呼吸一窒,但是他脚步很稳,没有露出太多慌乱。只是他没想到卞兰会问得这般直接。不过仔细一想,如今山师阴尚未坐上那位置,他们几人还算是合作关系,稍微放肆一些也没有关系。

只是……

等山师阴坐上了那个位置,他是否会记得今日之事?

独孤孝暗中望向山师阴。

不去管未来之事,独孤孝确实也想知道山师阴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山师阴面上没有丝毫变化,“我本是商人,你们既然把话说开,那也好明码标价。”他索性停下脚步,淡淡问道:“你们想要什么?”

独孤孝停下脚步,欲言又止。他看了一眼卞兰,最后还是决定让卞兰打个头阵。

卞兰也不在乎独孤孝这些小心思,径直说道:“小奴想要离开王宫,也希望宫中,再也没有卞氏一族。”

独孤孝闻言一怔,不由望向卞兰。他原本以为卞兰会要什么荣华富贵,毕竟这些阉人往往贪恋钱帛。他们身子残缺,便需要些别的什么,来填补这份残缺,只是那填补将会是永无止境。

这道理放在孟然之的养父孟林身上也是这般。

若是没有孟林这些年收拢下来的那些金银财宝,也不会让孟然之从北方回来,活动得这般如鱼得水。

不过,山师阴似乎对卞兰提出的要求似乎并不意外,“想要留下来的,自然可以留下来,你们这些想走的,我也不会去拦着。去留,全在你们自己。”

卞兰面上露出笑意,躬身说道:“那小奴,便提前谢过大王恩典。”他在“大王”二字之上,特意加了重音。

独孤孝见到卞兰此时面上喜悦不似作伪。他倒是越发不明白,卞兰究竟想要得到些什么?真到事成之日,卞兰知道这么多秘密,他自己想要抽身而退,山师阴真能让他轻易离开?

这时候,山师阴挪目望了过来,“独孤将军,又有什么要求?”

独孤孝略微思索,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一份从龙之功,一个大将军,一副丹书铁契。”他知道自己那点谋划,在山师阴这等人面前,只怕也瞒不过去,不如据实以告。

山师阴听了独孤孝话语,似是思考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

还不等独孤孝欢喜,山师阴手指前方,“还是先去看看咱们的大王吧!”

这一次,山师阴抬步上前,倒是走到了卞兰前方,“你们将武莫关到了兽园里面?这条路,我倒是也来过几次。”

独孤孝与卞兰对视一眼,倒是没想到山师阴对宫中布置如此清楚。他根本已是对宫中各处早有了解,也不知究竟预谋了多久。

预谋时间越久,两人对山师阴城府,越是心惊胆颤。

后半程,反倒是山师阴在前方领路,将两人引入“兽园”。说到这兽园,便是武莫收藏奇正异兽之处。他虽然不精于政事,但对于这些玩乐却颇为在行。这兽园之中布局,便是有他亲手画下。

只怕就连武莫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当初规划的兽园,最终成了囚禁他自己的牢笼。

“我猜猜。”山师阴立在兽园门外,“你们将他关在哪里?”他伸手摸着自己额头上那个犬字,微微一笑。

山师阴目光从独孤孝与卞兰两人面上滑过,一转身径直朝犬舍走去。

三人站在犬舍之外,此时犬舍紧闭,不见半点光亮。

山师阴立在犬舍之外,背着双手:“你们关了他几日?”

卞兰上前说道:“在您回来之前,一直关着。”

山师阴略微皱眉,不曾说话。

卞兰继续说道:“犬舍中共有十头猎犬,我们每日都会派人进去喂食,放得自然是生肉狗粮。昨日看的时候,武莫便已经神志不清,胡言乱语起来。不过您放心,他一直都活着,被狗咬伤,我们便会立即救治……”

山师阴突然挥了挥手,将卞兰话语打断,“揣测上意,谁都比不过你们。”

他口中说的你们,自然是指内宦。

卞兰躬身说道:“他对您做出那种事情,自然是要让他生不如死,对他做出何等报复都不为过。”

山师阴背手不言。

卞兰观察山师阴脸色,轻声说道:“可要为大人,打开牢笼看看武莫如今模样?”

“不用了。”山师阴闭起双眼,摇了摇头,“既然是狗,那就让他一直关着吧。”

卞兰面露诧异。

独孤孝也是颇为不解,山师阴便这般放过了武莫?这种深仇大恨,这些惩罚也就够了?

山师阴话语说完便转身朝兽园门外走去。

卞兰与独孤孝对视一眼,最终还是跟上山师阴脚步。

而当山师阴走到大门之外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对了。”山师阴轻描淡写地说道:“从明天开始,往他身上抹些母狗气味吧。”

就像是说了一句微不足道之言,山师阴径直离去。

卞兰与独孤孝望着山师阴背影。

深宫幽静。

两人只觉背脊发凉。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八章 犬舍呜鸣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章 石阶重踏凌霄路
热门: 植物 鬼出棺 大美人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迷宫馆诱惑 怒江之战 超禁忌游戏1 未完成的肖像 丹凤针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