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犬舍呜鸣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杯热酒登山瞰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九章 深宫幽静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乙酉月,乙亥日,秋分。

冲蛇煞西。

晨光初起,昌隆城中,却没有往昔人来人往。

武莫被擒之事太大,无论白润与独孤孝怎么封锁消息,都不可能断绝坊间流言。事情经过,便在昌隆城黑暗之中,半明半白地流传了出去。

燕国国都昌隆,四处可见人心惶惶。

便在跃马桥附近一处民居深处,颇为幽静的小院人家。这房子早在三十年前便已经出手,主人深居简出。就算是昌隆地头蛇,也不会将目光放在这等寻常之处。

然而这里,却是鬼见愁在昌隆暗桩之一,独属于千面一人的暗桩。

院落属于千面,而千面此人喜爱精致。

就算是这等暗桩据点,院中处处也可见到主人喜好。特别是院中一侧那葡萄架,显然是有人精心打理。

此时秋风至,藤上晚熟葡萄晶莹颗挂,紫红深邃。

可惜葡萄架下那人,并没心思去观赏,更无胃口品尝。

白润便坐葡萄架下石凳,面前石桌上铺满纸片,纸上密密麻麻。也不知纸片上写了些什么,白润越看,眉头越是紧皱。

这时,便听到院门外开锁声音。

白润站起身来,双臂一揽,将那些纸片全部揽到一处,同时从袖中滑出火折。

门扉开启,却是烟雨蓑衣推门进来。

两人目光一触,白润这才放松身子,重新坐了下来,将怀中纸片再次放在桌上。

烟雨蓑衣看了一眼石桌,将头上斗笠摘下,“城中没有人气,大王那件事情余波还在。我暗中走访了几处地方,守备并不森严。城外时有骑兵往西追去,独孤孝他们应当是以为我们朝西逃去了。”

白润点了点头,目光却没有从纸片上收回,“你那天特地说姜杉要见我,便是为了将他们注意力转移走吧,姜杉教你的?”

烟雨蓑衣在白润面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先生确实是这样教我的。最危险之处,也是最安全之处。”

白润继续点头,“确实如他那人,喜欢兵行险着。那我们这几日就出城?”

烟雨蓑衣喝了口茶水,正襟危坐,“我们不会离开。”

白润眉头略皱,抬头平视烟雨蓑衣,“姜杉想做什么?”

烟雨蓑衣摇了摇头,“先生并未明示,只说让我们等着,等到时机一到,他自会亲口告知先生。”

“亲口?”白润将手中纸片放下,苦笑摇头,“这酒鬼还真是胆大包天。昌隆城如今便是龙潭虎穴。他眼睛瞎了,胆子倒是越来越大。”

烟雨蓑衣不言,却是给白润也倒了一杯水,“尚书大人喝茶。”

“我现在就是一个逃犯,可不是尚书了。”白润一边苦笑,一边将茶水饮了。他拿起纸片抖了抖,“还好有你们鬼见愁的这些情报,不让我这日子实在是百无聊赖。”

烟雨蓑衣再给白润添上茶水,“尚书原本政务繁忙,突然闲下来,自然会有些不习惯。我家先生说了,此时休整,正是为以逸待劳,山师阴的日子,不会太平。”

听到山师阴的名字,白润叹了口气,“他现在被仇恨迷了心窍,你即便是让他休息,他也不会停下。再看看他身边那些人,又何尝不是被利欲蒙眼。我看山师阴只想复仇,不想称王。他们的如意算盘,只怕也要落空。”

白润扬起一张纸片,眼中露出沉痛,“主公……孟然之公子和孟纯将军的生死,已经探查明白了?”

烟雨蓑衣沉声说道:“大战过后,再无人见过禺山候与镇西将军,如今水寨中由薛荣华主事,太史大人被擒,山师阴在战后出现过,后来却不知所踪。恐怕……”

白润仰头长叹,“想不到薛荣华这鬼灵精会和山师阴联手,恐怕主公与孟将军,也是凶多吉少。”

烟雨蓑衣沉默不语。

白润虽然心中烦闷,却不是那种迂腐之人。他将心头痛处压下,望向桌上另外那些纸片,“狄王病重,赤娜虽然不声不响,不过经过这些时间的经营,恐怕她离上位已经不远了。到时候狄军南窥,山师阴准备如何对付?冀国王室凋零,吕玲玲在拓跋元一的支持下,倒是很快就站稳了脚跟,想来她与林火的关系,绝对不会对山师阴心慈手软。还有齐国,想来他们争权夺利也该有结果了吧。”

烟雨蓑衣双手放在膝上,正色道:“尚书大人说的这些,小人一介武夫并不明白,但是先生将尚书大人的安危交托给小人,小人必定会护尚书大人安危。”

白润微微一笑,“这些事情,还是要知道一些的。如今我燕国内乱不止,又被其余六国环绕。你说若是等他们腾出手来,谁不想从燕国咬下一块肉来?南方三国,现在可不就是这么干的。”

烟雨蓑衣皱眉道:“先生是说,燕国危在旦夕?”

白润面露苦涩,“若是让山师阴掌权下去,这燕国就会分崩离析。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烟雨蓑衣正色道:“若真有那一天,先生绝不会坐视不管,我们鬼见愁也不会袖手旁观。家国道义,捐躯赴死,绝不皱一下眉头。”

白润无奈苦笑,“你虽没给我看你们的现状,可我作为尚书令,你们的事情,我还是了解一些的。自从老门主死后,你们鬼见愁也是分裂成为四块,除了你们千面一脉还守规矩,其他三个,还能称为鬼见愁?怕是连黑一门都要不如了。”

烟雨蓑衣闻言想要反驳,可是话到嘴边,他还是按捺不言。

白润分析得确实无错。真到了燕国亡国灭种之时,他们鬼见愁又有几人能够挺身而出?

世道在变,人心自然思变。坚守原则之人,是不是,全都成了笑话?

一时间,小院中安静下来。

烟雨蓑衣与白润,相对无言。

与此同时,便在他们看不见之处,一队人马暗入王都。

他们风尘仆仆,可是马不停蹄。

若是有城中守卫想要拦截,为首那人手中令牌一晃,也就让出道来。

这队人马径直入得王宫大内,驰道之中,一早得了消息的独孤孝迎在路上。

他却不是孤身一人,卞兰便在他身边候着,两人皆是面带微笑。

那队人马见着两人,终于是停下脚步。

为首那人掀开头罩,露出额头犬字,还有那俊美面容,“劳烦二位久候。”

独孤晓与卞兰拱手施礼,“山师大人,一路辛劳。”

山师阴面无表情受了这礼,直接问道:“武莫何在?”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杯热酒登山瞰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九章 深宫幽静
热门: 御手洗洁的舞蹈 无双七绝 红雨伞下的谎言 杀人魔王与罗宾 都市传说拼图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 罗杰疑案 谋杀启事 乡村大凶器 惊天诡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