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情真意假难分辨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三章 火海尽烧断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五章血洒龙江岸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孟然之收手被绑,两名甲士将他左右架住,还有一人拎着满盆江水,快步行来。

那甲士甩开双臂,将江水倾覆在孟然之面上。水巴掌拍在孟然之面上,放出“啪”的一声脆响。

孟然之轻吟一声,水珠顺着他鼻尖,下巴流淌下来,滴滴答答。孟然之用力甩了甩脑袋,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不过说是清醒,显得还是有些迷茫。他睁着迷蒙双眼,先是左右环视,似是在观察自己身在何处。

放眼望去,自然还没有离开险境。周围还是那江上火海,燕军与吴军胜负已分,但还有扫尾需要继续。而他们这艘船,自然是飞速往岸边驶去。

山师阴并不着急,一直等着孟然之观察左右。

孟然之眼中迷茫,直到他目光落在山师阴身上方才消退。他还没说话,又望见身侧太史殊双手被牛筋绳索扣住,眼神骤然一变。

山师阴嘴角一翘。“我刚刚还在担心,禺山候会不会被自己部下砸坏了脑袋,现在看来,是我白担心了。”

孟然之双臂被甲士架住,他低头看向自己双手,自然也是被牛筋绳索扣住。到了这种时候,孟然之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叹了口气,“到头来,你还是放不下的。”

山师阴背着双手,嘴角依旧挂着笑意,“就像是我那日杀了山师春华,你面上不曾怪我,可心里真的能够放下?”

孟然之目光一凝,凶恶地望向山师阴。

山师阴丝毫不惧这杀人气势,他反倒笑出声来,“没错,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眼神。”

孟然之沉声说道:“之前全部都是你的计划!你特意算计春华!”

“那也只能怪她愚蠢。我倒是想不明白,我们山师家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族人?想来是被乌云叔给娇惯坏了。”山师阴轻描淡写地说道:“不过她的死也不算是没有意义,要不是她,我想要将大长秋留给你的那些死士清除干净,可得再废一些手脚。”

孟然之面上满是怒色,“你用她的命,换取我的信任!才让我听信你的计划,更是把最后守备军全部交到你的手里!才有今日一败!”

山师阴摇了摇手指,“禺山候。你技不如人,现在这样犬吠,可是在不好看啊。愿赌服输,挨打立正。不承认失败,可不是男人该做的事情。”

孟然之沉默片刻,最终低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是我不查,才落到如今田地。可是……”孟然之竟然眼角微微泛红,“我们之间恩怨,又和春华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山师阴冷笑出声,“怎么会没有关系?她是你心爱之人,这个理由,难道还不足够?”

孟然之浑身一震,他死死盯住山师阴。突然间,他顶开身边甲士,奋力扑向山师阴,状若凶兽。

山师阴动也不动,立在原地。

就在孟然之双手临近抓住山师阴之时,又有两名甲士冲上前来,飞身一扑,将孟然之压在身下。

孟然之重重落地,可还是嘶吼着将手伸向山师阴。

山师阴蹲下身来,看着满是怒火的孟然之,低声笑着,“心痛?后悔?是啊,这就对了,你应该心痛!也应该后悔!”他猛然拽住孟然之头发,将他扯离船板,“我曾经尝过的滋味,你也应该尝尝。”

太史殊在一边已然看不下去,悄悄扭过头去。

山师阴并未继续折辱孟然之,他知道心灵上的折磨,可比肉体上的酷刑,更加令人铭记于心。

朝两名甲士摆了摆手,山师阴站起身来,“你们让我失去了一切,我会一个个去找你们,然后一件件讨回来。这场大火!”山师阴指着江上与岸边火光,“只是其中之一。”

那两名甲士得令,便将孟然之再次架了起来。

这一次重新站起身来,孟然之宛若失去了身上所有气力。

山师阴回头望向北方,“孟然之,你说的没错,那天夜里,你们就该杀了我。”

孟然之似是恢复了些许意识,可他喉咙发干,艰涩说道:“你今日杀了我,后面就要对大王下手,到时候,你便要眼睁睁看着南方三国入侵燕国,让燕国百姓被人屠戮?看着生灵涂炭,你也不会有半点愧疚?”

山师阴冷冷一笑,“我若是燕国百姓,那还真是要感动死了。禺山候到了这种时候,还关心燕国百姓的死活。我突然为山师春华觉得有些不值了,她倒是真心实意爱过你,可你心里却装着天下,何等薄情寡义。”

孟然之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终还是叹息道:“我身上流着这血,天下人便是我肩上责任。”

“好一句责任。”山师阴大笑起来,越是癫狂,“不妨告诉你,杀了你,杀了武莫,我也不会让南方三国入侵燕国。”

孟然之骤然仰起头来,眼中满是希冀,“若是这样,若是这样,我甘愿……”

“禺山候可不要误会了。”山师阴面色骤冷,“听说南方联盟是林火一手促成,他想让武梦回来,他想做之事,我怎会让他如愿!”

孟然之闻言一窒,他望向山师阴如同望着一个怪物,“山师阴,你疯了!你根本就是疯了!”

山师阴浑不在意,“被这世道逼疯的,可不只我一人。他说他要做个傻子,那我就做个疯子吧。”山师阴张开双臂,就像是炫耀羽毛的孔雀,“疯子,这称呼挺适合我的,不是吗?”

孟然之面色铁青,已是不知道应当如何回答。

“所以,疯子啊。”另一个声音从船舱之中传了出来。却是薛荣华掏着耳朵,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你手脚就不能利索一些?我看过那么多传记小说,像你这种话多的反派,最后都是不得好死。”

孟然之望向薛荣华,眼中透出希望之色。

难道薛荣华是来救他?

山师阴见到薛荣华冒头,面上并无喜悲,“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薛荣华突然从怀中抽出匕首,一把捅入孟然之腹中。孟然之双目圆睁,显然是未曾想到这般变故。

两侧甲士也是吃惊,不由松开双手。

薛荣华一把捂住孟然之口鼻,用力将他往船边一推。在他一推之下,孟然之胸腹满是鲜血,随后仰天翻过船板,一头扎入湍急江水之中。

江水翻滚,浮起大片血花,随后便连孟然之一起吞噬不见。

“主公!”太史殊厉声呼号。

薛荣华将手上鲜血在甲士身上随便抹了抹,“我当然是助你一臂之力。”

山师阴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他,是,我,的。”

薛荣华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看你那样子像是下不去手,你该谢谢我的,真的,不用客气。”

山师阴瞪了薛荣华一眼,转身离去。

薛荣华也不去追,只是出声喊道:“喂!我说,师弟啊,接下来这仗怎么打?吴狗还杀不杀了。”

山师阴头也不回,“一切照旧。”

“啧,你还真是知道省力。”薛荣华又对山师阴背影问道:“那你答应的事情,还算不算数?”

山师阴身形一顿,“薛将军想做薛王,先把南方三国打退吧。”

薛荣华耸了耸肩,对太史殊说道:“师兄啊,你说的还真没错,这个山师阴就是个奸商,苦活累活都让我们来做。”

太史殊面露诧异,“他答应了你什么?”

“小事。”薛荣华嘴角挂笑,“燕国再无南境,唯有薛国。”

是日军报,吴军火烧燕军水寨,后遭铜人军薛富贵突袭,燕军重夺水寨。燕国大将孙峻战死,孟纯战死,孟然之战死。

燕吴再回对峙。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三章 火海尽烧断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五章血洒龙江岸
热门: 神秘火焰 后巷说百物语 鬼校凶灵 最强兵王 酷酷的代课老师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窃魂影 黑麦奇案 楚留香新传4:新月传奇·午夜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