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风动暗礁终现

上一章:第五百零九章 浪起沙迷眼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一章 百舟入水各争先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龙江上浪涛翻滚,之前风平浪静,原是暗涌深藏。

即便是迫击形势,但是吴军并未冒进,仍旧是稳扎稳打地摆开阵仗。前方攻坚船开道,两侧快船游弋,中军统领全局,撞击船随时待命。

那“左徒”旗帜高扬中军大桅之上。

左徒明之前在吴国王都之中清洗朝堂,那凶名已经传入军营,军中将士对他又敬又怕。若是目力极佳的甲士,便能远远望见中军大舰床头,拿到手持羽扇的身影。但真正能够令甲士心生胆气的,还是羽扇身后半步,另一个挺拔身姿——闻天!

不过短短时间,闻天便从默默无闻,到了如今地位。这地位靠着一场场战争的鲜血浇灌,可是闻天武勇加持。

只要闻天在,吴军士气便不需要忧心。

大军破浪向前,来势汹汹。吴军并未加速,只是匀速驶来,便如在龙江上抹上一片黑潮,气势迫人。

而到了这般时候,燕军水寨,依旧安静得可怕。

吴军渡江过半,燕军水寨方才有所回应。便见到燕军水寨寨门大开,内中战船蜂拥而出。

只是这次出兵,怎么看都能感到一股仓促凌乱之感。

燕军水寨,竟然是中军先行。

庞大的中军战舰,难以灵活调度,此时同时出寨,竟然是在一时间将寨门堵住,谁也难出难进。

吴军目力所及,皆是这些大船身影。燕军指挥调度混乱,由此可见一斑。

难道真是孟然之生死,山师阴刚刚才和孟纯分出胜负?否则就算是那庸才孙俊领兵,也不会混乱成这种样子。

对于燕军来说,正是焦头烂额之时,对吴军而言,此时便是战机!

只见到吴军中军大舰上旗语舞动,向燕军方向连续下挥上次。吴军战船陡然加速,继续朝燕军涌去,便是要在战舰错开之前,将燕船中军,一举突破。

等到吴军扑到燕军寨前不远,燕军方才将中军大舰挤出水寨。大舰为出寨,分别头向两侧,根本没能及时形成有效阵线。

难道燕军便要在吴军一击之下,便溃不成军?

左徒明坐于船楼之内,轻摇羽扇,眉头却是紧皱。

张安之并未瞧见左徒明脸色,他在左徒明身边高兴得手舞足蹈,“师父父,这样看来那燕国军队是真的在内乱,我们运气不错,这样就能轻松拿下燕军,以后打到昌隆去了,论功行赏,我们吴国也能分最大一份。”

“轻松拿下?”左徒明回头看了张安之一眼,摇了摇头,“这场仗,现在才刚刚开始。”

张安之小脸上满是疑惑,可左徒明话音刚落,便听到战场前端,甲士不断发出惊呼。

左徒明与张安之皆是放眼望去。

只见到战场之上,燕军大舰迅速向前,丝毫不见方才混乱。他们齐头并进,靠着庞大身躯硬生生将吴军攻坚船顶到两侧。两侧快船更是被挤压得远离战场,一时间找不到缝隙重回军中。

而在燕军大舰身后,撞击船与快船阵列整齐划一,显然是等待许久。此时燕军大舰开出路来,燕军撞击船与快船蜂拥而出。

吴军中军大舰直接暴露在燕军眼前!

擒贼先擒王,从始至终燕军目的,便是要将吴国军中斩首。

吴军大舰原本被护在中军,此时四周围护反倒成了枷锁,吴军大舰根本是进退两难,更何况两军距离太近,已无时间反应。

大舰上不过射出一轮弩机,根本难阻燕军冲撞。

燕军速度不减,迎头而上!

两军将领几乎是在同时高呼,“冲撞援护!”

“轰!”

燕军撞击船利锥扎入吴军大舰之中,船体相撞之处波浪翻滚卷起白沫横流,木屑在江面打旋,船钉坠入江中。两军船上将士,皆是人仰马翻。

大舰被撞击船多面刺入,已然是动弹不得。

而在撞击之处稍远处,有一艘中型战舰此时扬起旗帜。黑底白字金边,偌大“孟”字迎风招展。

孟然之与太史殊皆立船上,孟然之振臂一呼,“儿郎!与我共御外敌!”

燕军快船跟在撞击船之后,飞速涌向战场。

不过这般时候,更能看出吴军精锐。大舰上吴军甲很快恢复过来,闻天戴上鬼面拔出冷月宝刀,“准备接舷!”此时船头被撞击船顶住,拍杆已然无用。

命令出口,闻天纵身一跃,已经跳下大舰坠向燕军撞击船。他双目死死盯住孟然之所在方向,便是准备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

那双眼之中,分明是视死如归。

他落下船上,冷月横斩竖劈,立即在撞击船上清出一片血地。可不等他继续上前,斜里突然传来虎啸之音。

闻天身形一顿,冷月相对。

“当!”

一声巨过后,便见到一柄宽背大刀被闻天斩落一边,刀刃扎入床板。而那宽背大刀刀柄处还绑着细长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握在孟纯手中。

孟纯手臂一扬,那宽背大刀便被他收回掌中。他对闻天露出狰狞笑意,“小子!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闻天不为所动,刀尖点地。

孟纯骤然跃起,暴喝如雷,“一决生死!”

闻天面对孟纯滔天气势,却未能将所有精力放在孟纯身上。只因周遭燕军快船已然围住吴军大舰,快船中人皆背火油,弓放火箭。

若是他与孟纯在此地颤抖,岂不是因小失大?

在这极短时间内,闻天目光从撞击船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那些,不断放出火箭的快船之上。

前路不通,那便另寻他处。

孟纯一刀临头,闻天骤然后退。他的目标,正是一艘快船。若是闻天落在船上,孟纯追是不追?若是孟纯紧追,那么那些放箭快船,必定会毁在两人激战之下。若是孟纯不追,这些快船之上,还有谁能拦住闻天?

闻天飞身后退,脚掌在船栏重重一踏。他的身子便如同利箭一般,射向最近的一艘快船。

快船面积极小,若是让闻天落在船上,只需一刀,他便能将快船劈成两段。

孟纯虽然鲁莽,却不愚蠢。对于闻天想做之事,他立即明白不能听之任之。

只见到孟纯甩开臂膀,将掌中宽背大刀朝着闻天背心猛甩过去。他手臂上缠绕铁链“哗啦啦”延展开来。转瞬之间,那刀尖已到闻天身后。

闻天身在空中,自是难以腾挪,毕竟他不到天位。然而闻天还是在第一时间回转身来,以冷月宝刀相对。

“当!”

又是一声巨响。孟纯手中兵刃似刀似鞭,一甩之下将闻天抽离原本方向。

闻天身子便在巨力之下急坠,竟然正撞向那扎入吴军大舰的锥木。

“嘭”的一声闷响,闻天撞击锥木,那声音在一众厮杀声中也是清晰可闻。

这一下撞得极重,锥木竟然被闻天撞得向下折断翘起,锥木前端生生从大舰身上翘起一个巨大窟窿。江水立即涌入大舰舱体之中。

闻天似是在这撞击下昏迷过去,侧身一弹,径直跌入江中。

孟纯收回锁链大刀,急忙奔到船边去望,只见到江水浑浊一片,哪里还能够寻到闻天所在?

“该死!”孟纯高声咒骂。

如今闻天生死不知,接下来要做什么?

孟纯望了一眼大舰。

既然闻天不知所踪,那便杀上船去,说不定还能生擒左徒明。

孟纯没有再多迟疑。他举起宽背大刀甩入大舰之中,随后他便如同猿猴一般,靠刀上铁链爬上大舰甲板。

上得甲板,孟纯才发现大舰之上已然是一片火海。

火势冲天而起,热浪与黑烟滚滚,激得人睁不开双眼。

孟纯左右环顾,不断见到有吴军跳船求生,船上余人寥寥。

在这火海之中,要到哪里去找左徒明?怕不是早就葬身于火海之中了?

孟纯正在思索,便觉得足下猛烈一晃。

他赶紧稳住下盘去看,却是方才被闻天破开那处口子太大,整座大舰已经不堪重负,眼看就要沉入江中。

没有时间细细搜索左徒明究竟身在何处了。

孟纯再次出声咒骂,最后还是退下甲板,重新回到燕军船上。

另一边,燕军中军战船之上,孟然之也能望见吴军大舰沉没之姿。他望了太史殊一眼,沉声说道:“先生,那左徒明……”

太史殊摇了摇头,“我们下了九霄,那便是生死由命。”

孟然之点了点头,缓缓敛去面上沉重,故作轻松道:“没想到山师阴计策这般奏效,左徒明一除,这场仗便多出五分……嗯?”孟然之突然停住话头,伸手去指,“那是?”

一阵风来,将大舰之上火烟吹开,露出大舰之后,另外一艘战舰。那船比大舰小了一号,但是整体外观却是全部一致。而在那战舰之上,“左徒”旗帜,迎风飘扬。

这是,另外一艘指挥战船?

左徒明推门而出,面前大舰熊熊燃烧。隔着这片火海,左徒明目光,仿佛与孟然之隔空相触,他嘴角微微一翘,“一艘大舰,祝我功成!”

羽扇朝前一指,扇上鹅毛根根被火光染红。

吴军旗语再舞。

被燕军顶开的吴军快船与攻坚船,突然散开,便如同口袋一般,笼向燕军。

见到这般突然之间变故,无论是谁都能发现方才那艘大舰问题所在。左徒明根本不在方才大舰之上,船上不过是另派人假扮,他从始至终皆在等待着反击之机。

整座大舰,不过是左徒明精心装扮的一个诱饵。

将计就计,反客为主。

船上孟然之面色一沉,他这才发现,刚刚为了突袭大舰,燕军已经过于深入战区,此时便像是自己钻入吴军口袋一般。

“先生!”孟然之看向太史殊,“此阵可破?”

“口袋阵?”太史殊冷冷一哼,“左徒师弟,你可别忘了,你的阵法入门,可都是我教的。”

太史殊接过亲卫手中令旗,朝天一指。

燕军迎风而动。

推荐热门小说烽火引,本站提供烽火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烽火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百零九章 浪起沙迷眼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一章 百舟入水各争先
热门: 夜色人生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浩荡江湖 鬼夫慢走不送 爱欲八鲜汤 萍踪侠影录 蓝色骇客 黄色房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