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件宝贝

上一章:第九章 侏儒男人 下一章:第十一章 山野怪谈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大悲咒刻在蜜蜡上?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去常听老人们念叨,说佛珠上刻字若是开了光就成了法器,可保平安。但今日见了这块蜜蜡,才算是开了眼界。

“这块蜜蜡本身就有年头了,你看这色泽,再看这亮度本来就价值不菲。当然,若是只用一块蜜蜡换您手上的棍子,未免有一些掉价。所以,我得说说这蜜蜡别的好处。”珠子卖了个关子,而此刻的我也终于看清楚这块蜜蜡中间包着的东西,像是一小块石头,可是这石头的样子居然有几分像是个小孩儿!

“你这蜜蜡里包着的是石头吗?怎么看起来像个小孩啊?”

我不解地问。

“嘿嘿,这才是这物件真正值钱的地方。里面包着的不是石头,还就是一个小孩!”

珠子这么一说,顿时吓了我一跳。早些年听说过泰国那边有人靠死婴施法做成小鬼卖钱,邪性的很,难不成我眼前这块蜜蜡就是这么个物件?

“小兄弟你咋吓成这样了?”珠子还带着嘲笑地说了几句。

我心中暗骂:丫的,这还不吓人?看来也不是个正常人。

“也怪我没说清楚,这不是真正死去的孩子尸体。那尸体怎么可能包在这么小的一块蜜蜡中?这里面包着的是死去孩子的怨气!”珠子一边说着,一边将蜜蜡放在了透进屋内的阳光中,却见整个蜜蜡落在阳光中后开始发生变化,一开始像是蜜蜡渐渐有些发亮,随着时间的推移,蜜蜡上的光越来越亮,最后竟然在阳光中都能看清楚其中的金芒。我眯缝着眼睛,即便眼睛刺痛难受也不想闭上,见到如此神奇的一幕恨不得找个摄像机给拍下来。

珠子将蜜蜡拿出了阳光中,再放到我的面前,我看见蜜蜡外面包裹的一圈大悲咒刻字此时金光灿灿,显得颇为神奇。而蜜蜡之中包着的孩子怨气却也有了些许变化,珠子此时说道:“这大悲咒是高僧所刻,施加了法力的,为的是降服住其中的怨气。这孩子怨气带着几分孩子的调皮心性,若是你对它好,它自然帮你办事,是个极好的物件。你不考虑考虑?”

这做法其实和泰国的养小鬼还真差不多,我对这种邪性的物件很抵触,好歹也是在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新中国里长大的,纵然有些偷奸耍滑的小聪明,骨子里还是很正派的。

见我似乎不愿意,珠子笑着将蜜蜡收了起来,随后拿起了那串小叶紫檀的手串。

“这手串是清朝留下来的,小叶紫檀的价格您心中有数。不过这整个手串其实都是为了这个降魔杵做的配饰。”

我还以为珠子说错了,哪里有佛珠给小物件当配饰的?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您上眼。”

珠子将上面的降魔杵转到了我的面前,这个造型的降魔杵过去的确是没见过。整体来看和其他的降魔杵类似,唯一不同的是其面子上刻着一个奇怪的图案,好似是个图腾。

“我想,你将这块降魔杵说的这么神,八成是因为上面的这个图案吧?”

见识了刚刚的蜜蜡,我学聪明了不少,指着图案说道。

“对咯!上面这个是奉巴人的图腾,山川落日图。”珠子小心地将手串收了回去。

在我印象中,真正有料的降魔杵一般都是藏区的,我曾经跟着几个朋友在上海城隍庙附近见到过有人卖降魔杵,挺大个,看着像是把大锤子。施了法的降魔杵乃是驱鬼斩邪的利器。据说很多藏区的法师,活佛都会佩戴。

但是我对这方面研究不多,上面的图案更是从来没仔细观察过。更不知道珠子嘴里说的奉巴人是怎么个来历。

“您怕是不知道吧?”珠子瞧出了我的疑问,笑了笑道,“不过也不怪你不知道,奉巴人一般的确很少人了解。与其说他们是一个民族倒不如说他们是一个教派。奉巴人并非是生在一个族群中,根据老话传说,西藏的少数民族在百年前还会每隔几年便从族群的孩子中间选出一个天赋异禀的送到奉巴人中间去。和活佛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不同,奉巴人每一个都是法师,但是每一个都没有转世轮回。他们只修现在,不修过去和未来,但是每一个奉巴人的法力却都很高超。在他们用过的法器上,都刻着一个奉巴人的图腾。这图腾叫做山川落日图,你仔细看,是不是很像一轮从空中降下的落日,正缓缓地钻进大山之中的样子呢?”

经过珠子这么一番解释,我越发觉得刚刚那个降魔杵有些神器。原来是大有来头的法器,难怪需要用小叶紫檀来配。

“不过,我怎么知道你这降魔杵是真有用还是说的好听?”

我故意激了激对方。

珠子笑着点了根烟,却不放在嘴里,而是将烟放在了手串旁边,接着我便看见从他手上飘出的烟雾缓缓地飘落在手串四周,然而烟雾却没散开,正相反,所有的烟雾都凝聚在手串周边,渐渐地叠加堆积在了一起。我瞪大了眼睛,吃惊地说不出话来,这看似只是一个烟雾现象,却透露出一股神秘莫测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

我惊讶地问道。

“烟寻佛,佛念香。老黑没告诉过你这个道理吗?”

珠子说完后伸手挥了挥手,烟雾这才散去,他也将手串放回了包袱内。

比起之前的蜜蜡来,我对眼前这串手串更加中意,不过身上的这根神棍也很神奇,两边在我心中的份量差不多,心下便有点犹豫。

“这本是什么书?”

既然一时间选择不出来,我索性将话题转到了那本书上。珠子将书拿了起来,双手捧着,显得很小心,开口道:“这本书叫《山野怪谈》,不知道作者,其实封面上应该写了,只是可惜,你也看见了封面残缺了一半。后面大半本也不见了踪影。”

原来是一本残本,中国有不少古书是很值钱的,但是首先得确定这本书是否对历史研究有价值。再来便是要出自名家之手,写书的人若是王安石,那自然和普通秀才写的书价值不同。再来,就要确定是否是孤本,如果像《史记》那般流传千古,还不是作者本人的手抄本的话,那价值又有大打折扣。

不过,既然珠子将这残本放在了这三样中间,想来也许的确有它的独到之处。

“这书是不全,里面的语言也有很多地方晦涩难懂。不过……”珠子故意将声音拉长,见我来了兴致才说道,“其中记载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珠子却已经小心翼翼地将书给翻开了,我瞄了几眼,顿时吃了一惊,看见的那几页里记录的全都是山精野怪的事儿,样貌,习性,嗜好,如同记录清楚的百科全书。

“明白了吧?这本书里专门记录各种各样的妖怪可能出没在什么地方,样子如何,习性怎样。而且最珍贵的是,这书中记载了如何抓捕,如何炼化这些山精野怪的方法。对于你和老黑这种常年在外奔波,靠着抓鬼怪混饭吃的人来说。这本书的价值,自然不言而喻了吧!”

如果人们不知道毒蛇的毒液成分就无法配制出血清,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如果想要了解他们那个世界,或许这本《山野怪谈》就是最好的敲门砖!

“别说我骗你,这里也有记载‘擦库尔’的事儿,你可以自己看看。”

他指着书中一页翻给我看,其中关于幼年‘擦库尔’的记录居然和我所见十分相似,看起来这本书的可信度的确不低!

“咋样?东西都给你看过了,中意吗?要是中意的话,咱们是不是可以交易了?”

珠子搓着手,眼睛盯着我的棍子直发光。

我心里有一些犹豫,其实说白了就是有些贪心,两样东西对我来说都不错,若是硬要我舍弃一样的话,我还真有些做不到。瞄了一眼对面的珠子,这家伙看起来还挺好说话的,指不定就能从他身上捞点好处。

心中这么想着,我笑了笑后开口道:“这样,你拿手串和书来换我这根棍子,愿意的话,我就和你换了!”

“什么玩意儿!”

我这么一说,没想到珠子一下子急了。我顿时心里一晃,对方脸上立刻有火气上涌,显然是有些不悦。

推荐热门小说贩妖记,本站提供贩妖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贩妖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章 侏儒男人 下一章:第十一章 山野怪谈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2季) 超脑4:海岛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 假面前夜 间谍课:阿富汗人 天惶惶地惶惶 谋杀狄更斯 女王蜂 三国杀·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3 心理罪·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