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大荒·东周天东王公记忆(二)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大荒·东周天东王公记忆(一)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大荒何以真身入妄境(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神道苟且,安于享乐,实在是混账至极!”

这位玉京使者的性格显然不太好,东王公注意到了他,这个人却没有察觉到东王公,他向着外面走去,而东王公注视着他离开的方向,忽然动了。

身子微微一转,就到了这位玉京使者的身后,那阴影都已经把他覆盖,然而这人却恍若未觉,依旧处于自我的愤怒之中。

【很有意思,这个孩子是黄中李,和我同根同源……或许我不必自己试验,可以用他来代替我。】

东王公的声音响起,而下一瞬间,他的身后居然升起一股烟云,开始从后面融入玉京使者的身躯。

这并不是夺舍,而是藏匿。

仅仅只有一部分,那丢失的部分,正是东王公的虎尾,那是根须所在之处。

随后,东王公就离开了,而玉京使者依旧留在西王母身边,并且完全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岁月的推移,李辟尘三人看不到玉京使者做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西周天有什么变化,但是东王公从瑶池回来之后,就一直在琢磨蟠桃的事情。

蟠桃树并不是先天的灵根,而是后天培育出来的,并且效果比那些天地之精粹更厉害,这是一种种植和嫁接的法门,而其中最重要是生死轮转之道,让东王公很感兴趣。

那是雷神的寂灭与复苏近似相同的变化,然而就在一颗果子内完成,仿佛是把三千世界的生灭都聚集在一颗桃子里,这样的宝物吃下去,到底能不能长生不老是不知道的,可能提升修为,增长寿元,这是铁定的。

东王公在思考,在想办法,如何进行一次生死的轮转,达到雷神当初进行的变化,其实摆在面前的,最容易的就是找到至阴之人,依照道理,从根源上来说,西王母是个不错的对象。

可东王公知道,他缺失了其中最重要的一段法门,那才是雷神完成蜕变的根本,而这是清静经,亦是他听不见的法,这让他的变化受到了阻碍。

如果没有那门法,那么,在生死之变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就会非常大了。

然后,在不久之后,有天上的雷鸣声响起,紧随着,有高天坠落了。

朝云之国的爆发开始,诸世积累的怨恨堆积起来,同时,东王公所负责的权柄也开始运转,他开始为诸世司掌罪责,定下一切的规矩,但又是不久,大约是高天坠毁之后的一万六千年。

天冥之门前,爆发了璀璨的光芒。

有整整一片人间的众生,在敲钟人的嘲笑下,去闯了天冥之门。

天帝夋震怒。

高天坠毁,随后便是人间众生赴死,以补天碎之难。

【天冥之门……那个地方是有问题的,甚至可能是虚假的源头……】

秦阳子出现了,跌跌撞撞,恳请东王公为那片人间赦罪。

后面的情况,李辟尘曾经俱都看见过。

那片人间之中,闯天冥之门的罪魁祸首临常子,化作了无名的恶鬼,这意味着他的失败。

东王公答应为秦阳子赦罪,但是要她遭受十苦之厄。

后面,就是秦阳子活活被十日晒死,舍了太上化身,弃了真君之命,然而依旧没有保下那片人间,或者说,保下她自己所重视的东西。

【无名之君也只有一个,但那些其他的无名者,无名恶鬼,却不知道有多少,天冥之门的诞生与太一浑沦无关……】

【不过,无名之君……他真的存在吗?】

东王公的声音依旧在响。

几乎就在同时,东王公感慨秦阳子之死的时候,西周天爆发了叛乱。

那位玉京使者吞掉了三千年蟠桃的根须,趁着天碎之难逃离,他化作了至阳之身,而西王母大怒出手,几乎把那位玉京使者镇死。

【他还不能死……对了,秦阳子现在就是以死之人……】

东王公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去找了西王母,护住了那位玉京使者,让西王母收手,而在那玉京使者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身躯忽然被接管。

【试一试吧,用至阳与至阴,用生之神与死之仙汇聚,看看能不能塑造出类似雷神的东西。】

东王公这么做了,秦阳子的真灵没有进入冥海,被他锁了下来,趁着幽黎还没有人前来讨要的时候,把秦阳子的真灵与玉京使者合二为一。

而最后孕育的苗床,却是让人震惊无比!

东王公把那两个真灵收起,镇压在一处,融合的过程,居然放置在自己的眉心!

【生死之转,再加上第三者,我必须确保一切在我的掌控之中,否则出现如雷神残渣一样的东西,就很不美妙了。】

两道真灵在融合,东王公的灵性包裹着两道真灵,而在这之中,太上西升的法没有认可东王公,故而留存在女魃的肉身内,依附于魂魄上,不曾散去。

西升护住了魂魄,没有让她坠入幽黎。

但东王公也并不稀罕太上西升,这是无名圣人之路,和他的道不符。

东王公去到了那片雷神与枟淼死去的大湖,从此之后,他开始闭关,整个东周天,在最初的岁月中,依旧运转如常,而东王公时不时也会醒来,给诸神下达命令。

可逐渐的,他的沉眠时间越来越长,东王公本人也察觉了这种问题,于是他留下了一个“备份化身”,分散了自己的一点灵光,放置在其中,这是后手,以他神植的身份,如果真灵有了什么问题,可以靠着那道灵光恢复。

终于,在某一段时间内,东王公彻底沉眠下去,这一睡,就是沧海桑田。

他的身躯开始化作木头,这种变化,和当初雷神成为石像是一模一样的!

直至青丘国主的到来,拔走了那柄剑,在这一刻,曜火发威,但同样惊动了其余的东周天诸神。

东王公遗留的那具化身醒来,代替东王公行一切诸事,包括枟淼眉心处剑骨被盗之事。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在某一日,原本已经化作木桩的东王公,眉心处忽然崩裂了一块。

但这一次,在这个瞬间,忽然一切都化作了纯白与空无。

岁月的影像断掉了!

火焰无法探寻,那里面,在空白处,似乎有人的声音在呼喊!

……

“怎么回事?!”

白玉玄看的是一脸懵逼,更是糊涂到了极点,而罗女摇摇头:“不,不可能,东王公效仿雷神做出这些事情来……可雷神是有一种不知道的法,东王公没有,他怎么可能成功?”

白玉玄:“或许是因为玉京使者吃了蟠桃根须的缘故?”

罗女:“女魃被十苦暴晒而死,自身就代表了大苦之一,而且还是因为自愿,这其中又有圣人的意志……玉京使者吞吃了蟠桃根须,本身化作了生死的体现,他是先天的神……”

李辟尘看着那片空白,忽然一愣。

因为此时,他的眼中,开始充斥,蔓延出深邃的黑。

一切都陷入黑暗,黑色的水如同泪般从双目中淌出。

仙道黑水!

仿佛是照见了什么,岁月的火忽然窜了起来,而仙道黑水朦胧转动,李辟尘的目光,此时透过了黑水,又穿过了白火,见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已经不是在东周天了,甚至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依旧是空无与空白,仿佛没有宇世宙光的存在,但就在这片空无空白之中,李辟尘见到了人的轮廓!

……

那个人影出现在空白之内,冥冥中,似乎是在对着什么东西说话。

他没有了一切的力量,失去了所有的有形之体与无形之法。

前方仿佛有一处特别耀眼的白光,化作了道路。

那条路名为……神人无功!

……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李辟尘看不出,更堪不破这里,玄妙难知,居然需要神火与仙水同时加持,才能窥视一点?

人影走动,在空白的道路上行走,李辟尘的目光注视着他,而这个人影在走了没有多远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前面的大路,开始变得残破与斑驳,仿佛被虫子啃噬了一般。

(此世虚假……大道……亦是虚假的……果然……)

这句话在冥冥中响起,李辟尘微微一怔,心道,这个人影,是东王公?

怎么会变成这样?东王公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奇怪的天地?

人影做出了抬头的动作,李辟尘同样看向了前面。

那是另外一个背影,他站在斑驳的大道之前,更前方,则是一闪古朴的大门!

天冥之门!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大荒·东周天东王公记忆(一)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大荒何以真身入妄境(一)
热门: 宴无好宴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黑暗的另一半 祈祷安息 魅影 我的老婆是阴阳天师 重案追踪 天机·第二季:罗刹之国 恩怨情天 彩环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