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大荒·海内北经真圣(下)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大荒·海内北经真圣(上)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大荒·莫名处孟楮泽(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天冥之门的证道,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希望一片人间天世的众生都永生不死,这是多么异想天开的主意?”

“若是想想也就罢了,可尔等天世之中,居然真的有人去做了……现在……尔等高天的坠毁就是第一次的代价!”

“至于第二次的代价,尔等天世之下所有人间,所有众生,皆当化作火光赴死,以补天碎之难!”

“那临常子不是要证道吗?很好,他成功了,化作了无名者!只不过是游荡在乾坤内的恶鬼,而非君王!”

东王公开口,声音严厉:

“你可知,朝云国的诞生,就是自古以来你们这种自以为是之人而造化出的!那是遂古堆积的怨恨,你让我去赦罪,我如何如赦?难道你来代替众生受苦吗?!”

少女忽然抬头:“我若代替众生受苦,是否可让我那一片人间免掉罪孽?”

东王公皱眉,审视她:“就凭你也想担当众生之苦?”

少女言:“舍了真君之命,弃了太上化身,这还不够吗?”

东王公眯起眸子,约莫数个呼吸之后,他微微点头,道:

“你为了什么?”

少女道:“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东王公:“天地可重换,归处无定数。”

少女:“故乡只有一个,众生亦本无辜……”

东王公:“善恶如何论?”

少女:“……我不知。”

东王公沉吟,又是过了许久,他看着叩拜的少女,点头道:

“少见。”

“好,我给你一条路!”

“听好了!”

“求不得,忍不住,意中恨,生死五变,万失之痛,心如死灰,七情六欲,听闻不见,茫然无路,孑然一身。”

“此乃正世十苦!你若是愿意,便去天墉城外,到牧世之野等着吧。”

东王公顿了顿,但似乎改变了主意,深深的望了她一眼。

“此十苦将化作十日,你若扛过十年,我便为你那人间赦罪,可你若是扛不住……”

少女叩首,深深埋头:“我愿意受此十苦。”

……

她失败了。

人世依旧在咒骂之中走向消亡。

少女为了人世而受到了古往今来最可怕的苦难,那些苦难汇聚成了朝云之国。

少女没有抗过第十年,在最后的一炷香内,她死去了,为了人间的众生而被十轮太阳活活晒死。

那些光似乎在瞬间变得无比炽烈了。

这似乎是在嘲笑少女,因为这正是第一大苦中的“求不得”。

这是一个陷阱,是道的陷阱。

没有人记得她了,她死去了,这个地方,这座东王公造化的大岳,就是山阿之岳。

而曾经妄图强闯天冥之门,证道无上的某个人,虽然失败了,死去了,但却成为了人世中传颂的英雄。

而那人世中,仅仅只有一座山上,立下了少女的碑。

那是一个小村子,很不起眼。

出去此地之外,没有人感谢那个女孩。

因为不知故而不谢?不,他们是知道女孩上天为何的。

但他们不相信。

秦阳子消失了很久。

大家都认为,她上天之后没有回来,是因为她眷念苍天,唾弃了已经坠为人间的家乡。

“秦阳子不愿意和临常子一起入天冥,拒绝了邀请,原来是准备等高天覆灭之后,她好自己逃跑到其他高天,逍遥自在的享乐!”

于是女孩遭到了谩骂,但这个时候,嫉妒的人还不是很多。

依旧有人为她辩解。

然后大事情来了。

时间到了,这片人间开始覆灭了,无数的生灵化作火光燃烧起来,万象都化作灰烬,而一道愤怒的言语,传入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是秦阳子,她向天上献媚,为了自己的永生不死而把我们全都献祭了!”

“她早就有了预谋,临常子闯天冥失败,就是她暗中作梗的!”

【谣言起于嫉妒,长于怀疑,盛于恐惧,止于智者,灭于时间。】

但现在,这里没有智者。

天冥的诱惑与失败,高天的覆灭,让所有人都疯狂了。

第一大苦,又开始愚弄世人。

这如同油火点燃了干柴,无数恶毒的咒骂与愤恨升腾起来,直至这一片人间的消亡。

那座山上,唯一为秦阳子立的碑也倒下了,被砸断。

随后,有人哭泣,渐渐被淹没在唾骂之中。

一个村子消失了。

没有人在意。

怨恨汇聚到了朝云国而消失。

但没有人知道,在他们死去的时候,秦阳子早就死了。

并且是被正世十苦化作的大日活活晒死了。

“一位真君如此作为,甚至舍命,却依旧让众生唾骂……”

“你是为了那个村子?”

“错了,唯有永生才能摆脱这些愚蠢,故而只有智慧者应当长存,剩余的,都当去死。”

“大罪责不是那个人闯了天冥,而是他居然要带着愚蠢的众生一起不死。”

“秦阳子,你也同样愚蠢。”

东王公如此说着,似乎带着一点叹息,而后声音变得冷漠下来。

“我为众生赦罪,人世蝇营狗苟,什么模样,难道我不知道吗?”

……

李辟尘的口角溢满鲜血。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个意思。

自己的执念确实不如对方。

自己以前只是想让世人自己清醒,人人如龙,伟力归于自身。

但女魃却想以自己之体,自己之魂,做那渡世之舟。

愿使众生过海,哪怕大浪滔天,哪怕五雷落世,纵九死亦无悔惧。

她要救的是众生,真正是为了人间众生。

仅仅是因为不忍?

或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是那个村子?

人世之善啊……

但总而言之,这是女魃。

这是李辟尘所看到的,过去那名为秦阳子的女魃。

但现在,她已经没有名字了,只有女魃这么个恐怖的称呼。

或许,也可以直接用太上西升称之。

李辟尘是不愿死的,这并不代表李辟尘怕死,因为如果真的怕死,也走不到今天。

仙不畏死,朝闻道夕可死,是常见之事。

只是不能死的没有价值啊……

至少不要有遗憾……

最次,总不能亏吧……

没有让我看见道,哪怕是假的也好,如果没有,我必然是不愿意死的。

李辟尘深深的看着女魃,或许是出于同为圣人的缘故,纵然在生死关头,依旧下意识的开口询问。

“这样屈辱的死去,留了下大遗憾,被唾骂与怨恨,如今又化作这般模样……真的值得吗?”

“人即是神,是圣……厉害啊……”

李辟尘的话落下了。

随后,开始喃喃念诵度人经。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乐兮,当人生门……”

“仙道贵生,鬼道贵终……”

女魃听着度人经,她的那只手把胸膛开了一个大窟窿,连仙骨都碎灭的李辟尘拎起来,随意的丢向了若木。

残破的仙体坠向那株吞没太阳的老树。

若木焦黑的树干张开了豁口,吃掉了已经近乎垂死的暮仙人。

直至李辟尘消失在若木之内,而白玉玄同样被丢了进去。

女魃的目光平静,看着那株若木,更是在对其中的李辟尘开口:

“你看到了我的过去啊……不需要你来度化我……你不够格……姑且回应你吧,作为一个希冀问道的仙,你如果听到了,也会欣然去死吧。”

“所求不同啊……我认为值得,那么就值得。你并非圣人,离圣人之路极远。”

“做什么事情,只去做。不要回头,不要悔恨,因为那只会一事无成。”

天地扭曲,火照之路重新出现了,带着大悲凉与大寂灭之意。

天神据比尸开口了,居然在接着李辟尘的话询问。

“那么这一世呢?”

女魃看了这个瞎子一眼,那双眸中的意境,渐渐变得极为悠远与深邃:

“如今这世上,除去昆仑神尊,已经没有我认为,可以值得去赴死的东西了。”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大荒·海内北经真圣(上)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大荒·莫名处孟楮泽(一)
热门: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 凄怆圈 阴阳瞳 风起陇西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2·府库龙骨 世界史:从史前到21世纪全球文明的互动 贾志刚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命案目睹记 赌坊恩仇 千劫眉·两处沉吟(第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