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大荒·海内北经凌门谷(二)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大荒·海内北经凌门谷(一)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大荒·海内北经大人国(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青女盯着李辟尘,过了约莫三个呼吸,徐徐道:“真的有这个人?”

李辟尘的目光中映照千年前的景色,山河社稷图上的壮丽火焰再一次出现于心灵深处,那是时光的倒影,水中的涟漪。

“那位大帝进入了无何有之乡,他在其中被抹掉了一些东西,故而世人都将他忘却,再也难以记起,他被岁月所抛弃,不死不朽,亦没有了法力与道行,余留下的,只有类似于执念一般的根本心道。”

“他原本是该在无何有之乡内困锁,永远不能踏出来的,但是他却有大机缘,少年时代的人皇恰好进入其中,他与人皇做了一些交易,人皇将他背出,尊他为大帝。”

“他失去了名字,更几乎失去了一切。”

青女听着,冰蓝色的眼中,仿有波纹动了动:

“人皇……你说的是……”

李辟尘:“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龙师火帝,鸟官人皇。”

青女默然,又是数个呼吸,这才道:“他来过大荒,那位人皇……”

“惊动了二周天与天墉城,一万九千多年前的盖世强者,被认定为谶纬之语中所定格的人,他是最后一位了,依照道理,万物将在他的手中得到发扬,最后的未来也会被他拾起,他将会成为大道所选择的人。”

“但他却死了,失败了,原因不明。”

青女顿了顿:“南帝与人皇有过交集……他跟错了人,这也是他的报应。”

姑娘的神情变得有些冷漠,这一刻,那些霜寒之炁又开始悄然弥漫,惊的诸多生灵后退,她仿佛又化作了无情众生之一,不再有怜悯与欢喜之情。

“浪费了我师父姑射神人三十九元会的春秋,纵然是大椿都枯萎了数个轮回,他为了大道而抛弃一切,最后换来了什么?”

“他不应该遇到人皇,他应该困死在无何有之乡!”

青女盯着李辟尘:“道兄,道之极致,是什么?”

她第一次对李辟尘用了道兄的称呼,虽然表情并不让人感到开心,李辟尘依靠在山壁上,盘膝而坐,没有动弹:

“依照修行的终点,是无极之境。”

李辟尘徐徐道:

“要通极致,有五步,第一步是炼精化气,曰为修士;第二步是炼气化神,曰为人仙神仙;第三步是炼神返虚,曰为地仙;第四步是炼虚合道,曰为天仙;第五步是炼道归真。”

“若是细看,人神地天,而后第五步一入,便是大圣。”

李辟尘顿了顿:

“无极之境,我以前和一位至高的存在谈论过,我认为这是一个没有用的境界,一切都不存在,一切都归咎于空无之外,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了追求这个境界,耗费那么多的精力,意义何在呢?”

青女:“你和谁谈论过?”

李辟尘看着她,吐出两个字。

“浑沦。”

话落下,青女微微一愣,而后呵了一声,那身边的霜雪因为这道“笑意”而散去,虽然那依旧僵硬不堪。

她摇摇头,吐出悠长与无奈般的炁:

“不曾想道兄如此严肃的人,居然也会说这种笑话啊。”

她不去深究这个事情,浑沦可以有多重含义,或许是李辟尘自己悟道而得出的结论,总归不可能是真的和神祖交谈过。

这太过荒谬与天方夜谭了,人间的尘埃,何德何能,可以被那位至高者看上一眼?

青女:“无极吗,还真是遥远不可触……”

李辟尘:“到达无极之前,有三条路,分为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不论是凡人还是大圣,都要修行这三条路,这三条路并不是寻常所言的境界,而是一种状态。”

话语停顿,李辟尘的目光忽然幽深起来:“故而我认为,道之极致,不应该修得,所谓物极必反,这是一个常识。”

他似乎是在告诫什么,隐喻什么,青女听出来了,笑了笑:“太过执着于‘求’,最后反而只能是‘求不得’,这样说起来,道兄你自己,也是走在错误的路上。”

李辟尘摇头:“你错了,我走的是正确的路。”

青女疑惑不解,李辟尘解释:“神君,你修行的时候,有想过自己究竟要得到什么吗?”

“南帝为了成就真正的‘无功神人’的目标而踏入无何有之乡,他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进去的,这是正确的,众生生来都有愿望,都有理想,能达成并且为之奋斗者,才是真正值得敬重的人,这是正确的道路,不论你是仙还是神,是魔还是人。”

“正如神君孕育武罗,这也是正确的路,正确二字基于自己,而非众生,你也说了,是太过执着反而求不得,并非是不执着。”

李辟尘深深的看着她:“若不执着,怎踏此路?若不执着,北帝怎么会苦等三十九个元会春秋?若不执着,南帝怎会枯坐皇陵如此久远?若不执着,神冥国主怎能蛊惑白女?若不执著,白女为何到死都想看见天的尽头?”

青女的眼中神情越发黯淡下来,她无奈的叹,低下头,看向水中的倒影。

“我还真是愚蠢啊。”

这句话落下了,青女忽然站起身来:“这是第二次向道兄请教,我受益良多,犹忆第一次相见,我着实是气急败坏,所胜之言,不提也罢。”

她的身影忽然开始浮动,衣衫如云霞,她化作一道风雪,忽然飘动到李辟尘的身前。

那只手伸出来,带着霜寒,忽然抚摸在李辟尘的脸颊上。

只是一触,那种温暖的感觉便浸入青女的心神之中,而相对于李辟尘来说,那种千载的风霜之炁,几乎能把镜湖冻结。

她的此时模样,如风雪中的魂魄之神,自高天而落,俯下身子,亲近信徒。

“真是温暖啊,这就是真正的有情众生……我也会变成这样的吗……”

青女的眼中带着疑问,但下一刻,李辟尘忽然开口,说出奇怪的话。

“笑一个?”

就好像是人世坊间地痞流氓般混子在调戏良家女孩,但李辟尘说这句话,面色却很严肃。

青女蹙眉,再一次艰难的扯了扯嘴角,但那笑却比哭还难看。

李辟尘摇头,伸出手去,在她的嘴角扯了下,这个动作让青女一窒,而后无奈的叹息。

但那嘴角被扯起的弧度并没有恢复,她试着自己动了动,这般一晃,而后露出一个比方才稍微好点的笑容来。

“还凑活吧。”

李辟尘点点头:“神君啊,所谓有情众生,是七情不灭,喜怒忧思悲恐惊,你看,喜之情,乃是七情之首。”

“笑一笑,十年少啊。尘世难逢一笑,苦乐哀愁尽在其中,懂得了笑,你才是真正的有情众生。”

青女微微一愣,而后忽然呵了一声。

就是这一瞬间,她化作风雪尽散,而那最后的神情,却是一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

虽然心有迷茫,但此番论道,已然有所开悟,李辟尘照见风雪,轻轻出言:

“还望神君牢记,守得云开……见月明。”

青女消失,是化一道风雪径直向四山方位去了,她离开了北海,不再困守一隅之地,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情。

而在天外,带起风霜雨雪的神君,她抿了抿唇,又勾了勾嘴角,喃喃重复着之前的话。

“笑一个……”

那似是在对自己说话。

……

那一株青女待过的树木上,蝴蝶终于飞了下来。

它落到山谷之外,看向那宁静致远的世外桃花源,白发的少年笑了一声,明在千里之外,却已经看清山谷内的一切景色,他整理了一下衣衫,双手趴在嘴巴上,对里面高声呼道:

“师父,我来找你了!”

直至山谷内,传出李辟尘的回应声,南华才笑起来。

这个笑容,格外灿烂。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大荒·海内北经凌门谷(一)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大荒·海内北经大人国(一)
热门: 车站 大悬疑2:藏传嘎乌 路边的十字架 追踪师:隐身术 腊面博士 二青 太易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晚上的消失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