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飞天》

上一章: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替死的人间(下)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渡海》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枉死城关闭了,两位魔影将泰山府君送出,李辟尘踏出这幽闭之地一步,四周的世界,无五色的天地开始褪去,最后纯白的画卷中,出现了公孙葶的身影。

“许久不见。”

她开口了,李辟尘望着她,同时耳中仿佛响起了一道龙吟。

一幕幕影像在李辟尘的眼中掠过,如观花走马,只是一刹那,便已经明白了过去数百年内发生的一些事情。

黄天印虽然不在身边,但这东西的主权还在他的手上。

眸光流转,开门见山,直对她道:“神女选择了龙女作为传人吗?”

一言道破。

“果真是地祖法力,纵然我只发一言,便已看到前因后果。”

公孙葶并不吝惜她的赞美之语,李辟尘道:“神女想做什么?你传法给她,把她化作太上,我与宁倾歌的缘法已经尽了。”

话语落下,但似乎话里有话?

公孙葶依旧没有表情,但那眼神中闪过一道流光。

“以至情之身驾驭无情之法,你应该给她一次机会。”

公孙葶带着一种劝说:“不论你怎么想,如今她已是半片黄天,等我死后,黄天便会自动补全,这黄天大印也会再度褪回黄泥,无何有境的枷锁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无法挣脱,但是却无法阻拦我的消亡。”

“我等着你与昆仑相见。”

李辟尘并不发表看法,府君杖点地,于是这片纯白圣境被收走,五色的世界再度恢复原样,公孙葶的影子破碎,并且留下最后一句话。

“我给了她数百年的时间来修行,直至等到你回到云原,如今你归来,地祖一战惊天动地,宁倾歌已经发觉了,并且同样听见了我和你的谈话。”

“你本不应该害怕什么,既然不敢见她,那就是说明劫难未过。”

李辟尘的目光动了一下,最后还之以叹息。

可却带着一种肯定。

“是的,我在害怕,但如今,我已不再害怕了。”

……

宁倾歌立身在江河之畔,她低着头,看着水中的道影,听见了公孙葶与李辟尘的对话,良久的沉默,就连风雨也开始坠下,滂沱的珠帘将她的身影藏匿起来,就好像要在天地之间寻找一个渺小的角落,权聊以躲避。

她张开口,龙吟阵阵,驱散了天上的阴暗,原本想要安抚她的风雨在刹那褪去,于是这一场可能造成江河决堤的大雨,就这么悄然被化解了个干净。

正如公孙葶所说,宁倾歌耗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来修行,来磨练黄天的法,如今她身为龙族,耗费数百年跻身天桥,可以说在龙族之中古往今来都不曾有过。

但天桥面对地祖,依旧上不得台面。

“我花了八百年……依旧不能在你眼中留下倒影……那只狐狸……凭什么……”

她的玉枪上有雷光萦绕,突然眼中升起火苗,正是突化作一道光华遁天,那速度极快,直指向峨眉山方位!

只是这明光升起还不多时,前面五色变幻,宁倾歌身子顿时一僵,手中玉枪攥紧,正看李辟尘出现在远方天域上!

拨云见日,太阳的熊熊圣火洒落在身上,披满金霞流光!

“你要到哪里去?”

李辟尘的声音并不带着情感,而仿若是与公孙葶赌气一般,在后者的嘲笑落下之后,李辟尘便以绝世之法瞬间踏到了宁倾歌的身前!

地祖之身,天帝格位,再加上泰山府君之尊,这云原之上,谁在何方,哪里能瞒得过他?

只是李辟尘突然现身,却惊到了这位本来冲着峨眉山而去的姑娘。

“你……”

原本想着见面如何如何,但如今真正重见了,宁倾歌却发现,自己倒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曾经沧海间中的一幕幕在眼中回闪,她的唇齿一抿,却又松开,手中玉枪上忽然溢满水光!

浩大的黄圣之影铺天盖地,那是一片苍黄之云霄,九重真境,当中黑雷闪耀,聚在玉枪上,猛然对着李辟尘就扎了出去!

天桥第四步!

恨!

这撼动天地的一击,连带着那片苍黄高天也坠下,当中带着鬼哭神嚎的声音,这黄天厚重,要镇压苍天,如一座亘古的大坟,带着遂古之后,太古之前众生的悲意!

山河也跟着移动了,之前那个慈悲的龙女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宛如化身成灭世的神圣,然而就是这一枪,被李辟尘抬指便压了下去。

仅是一指。

天规聚来,引动天帝发威,瞬间便把这浩大的黄天之法,打的烟消云散!

光阴冲刷高天,云霄褪去,黄云消弭,那尊圣影也炸开,龙女的玉枪放下,却是面色惨白,双眼望着下方的糜烂山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宁倾歌忽然感到一种巨大的无力感,修行了八百个春秋,结果到头来居然连对方一指都戳不破。

哪怕一点也好,好教眼前这人受得自己一枪,那也算见到落红,可若真的中了一枪,见到那血,自己却又心如绞痛。

“我该怎么办?”

如是迷茫一般,问出这句话来,她这当世的天骄女子,此时却如失了魂的孩子,枪头也垂落下去,见风而晃,摇摇欲坠。

只是下一刹那,李辟尘开口了,那种平淡与无情渐渐消失。

“不要卑微。”

四个字正如洪钟大吕般响彻在宁倾歌心头,后者眼中迷茫之色更甚,李辟尘看她:“八百年的时间便修到天桥第四步,你本可以更进一步,我并不比你大上多少,但我所经历的光阴,却要比你多上一千年。”

“公孙葶说的很对,我心里确实还有一点害怕,甚至过了这么久,我都刻意的去回避,在这一点上,我和你是相同的,一样很卑微。”

“你的心意,我八百年前已经尽知,但同样,我亦不敢去接受,因为我也有所负的人,因为这不是我的时代……你认为我与九儿有着密切的关系,那是因为,她是我的家人,她视我为家人,她本就是我渡来的生灵,自那遥远的灵山彼岸。”

“可你不是,我与你有恩,你却把这当做是情,可一切皆自人劫而起,故而你卑微的请求我看你一眼,但我却卑微的不敢与你相见。”

“不要卑微,既是对你所说,也是对我所说。”

宁倾歌依旧不解,但她的神情出现了一点变化,声音一颤,就如同黑暗中的人,见到了一丝灯火般:

“你……意思是……”

李辟尘的神情中忽然带上一丝笑意,那是爽朗,亦是发自内心:

“黄河神女说的不错,我是在害怕,故而现在我不再惧怕,所以才能到你面前,对你说出这一番话来。”

宁倾歌似乎听明白了什么,她的眸子越来越亮,那种迷茫之色也渐渐散尽。

李辟尘笑起来,道破一切虚无,正言是!

“前尘已尽,劫已消失,我当为我,再非昨日之人。”

“贫道李辟尘,太华门下,峨眉道人,亦是此方天地泰山府君,不知龙女阁下从何而来,要到何处而去?”

八百年前的劫难已经云散烟消,不必再纠缠于过去之事,应当从头开始。

如公孙葶所说,不当惧怕,该有一次机会。

如李辟尘所悟,已经无惧,故而不再卑微。

宁倾歌明白了,她的枪化作了玉笛,同样笑了起来,只是眼角出滚落了泪水,她心中的某面墙壁破开,如大河开闸,一发不可收拾。

道心通明圆润,如是那道巨大的豁口终于被补上。

尔本天上仙人,何必如此卑微?

龙女呼出口气,如春风吹过万里青山。

“我是宁倾歌,云龙之公,从无垠海而来,要去东方的峨眉山……找一个道人。”

“我用五百年的春秋谱成了一首曲子,想吹给那道人听一听,这曲……转动六音,响九重云阁,它叫做……《飞天》。”

……

飞天,飞天,碧落云霄龙声留。

青天几高,黄地几厚?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替死的人间(下)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渡海》
热门: 遵命,女鬼大人 猎神 心理罪·城市之光 东入边关无故人 我欲封天 廪君遗骨 亡灵眼 大器宗 艳绝乡村 七宗罪10:雨夜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