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天上与人间,火光与余烬(下)

上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天上与人间,火光与余烬(中)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替死的人间(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是阴与阳的转换,亦是在夹缝中的众生之战。

这就是大荒的真意?

李辟尘想到了太一与浑沦,碾压四大众生,原来天上与人间也不得避免。

“不愿意登天?不,一定会有一片人间升天的,这是必然的,而且登天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至少通过天墉城来登天,这是一种厄难。”

“每隔十万年,就有一座天域坠毁,因为神话中的朝云之国的存在,故而十万年一次便有天域会自青冥坠入人间。”

“天上与人间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除了洞天……”

茅沧海道出了真正的秘密,而这些东西,原本并不是他一个几千岁的“后辈”可以掌握的讯息。

这全都源自于太华山立山最初,天罡童子把那本地书彻底解读的缘故。

正如李辟尘之前的感慨,天罡童子究竟是什么人?

没有人知道他从何来,没有人知道他最后为什么不化作天仙入天。

朝云之国,李辟尘并不陌生这个词汇,这是属于无何有之乡的衍生,是不可知之地其中一处,但如今,却没想到和大荒、人间,居然有如此“密切”的联系。

一个天仙数过去,必然有一片高天覆灭,于是人间便要有一座人间登天补上。

这是定数,更何况,貌似还有一些非定之数?

“朝云之国,大幽之土,不死之山,青青世界,浮黎之境,五云仙乡……”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无何有境所衍生的不可知之地还有很多,这些地方的同样性就在于,不知道如何进去,不知道如何出来,不知道何时会遇见,更不知道在其中会碰到什么。

人间只是天上燃烧之后所留下的余烬……神祖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还是说,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李辟尘呼出了一口气:“那福地能得到什么?”

茅沧海:“通过天墉城者,立地化作天仙,据说是一步可达真君,直见彼岸!还有……”

……

“去往大荒,天墉城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它是强大无匹的,七十二福地的气数都寄存在天墉城中,赢下便有‘遂古之炁’庇佑,且不必参与下一个十万年的争斗;若是输了,我方才已经讲过后果。”

“我们云原有九座福地,但这是后来慢慢升降的结果,确实,当一座洞天治下的福地越多,那么所得到的庇佑之炁越是浩大,但这同样有坏处。”

“以人间为基,一座福地便是一座人间,即云原四方,有八座人间会被牵连,而这同样关乎到洞天大运,若是第七天宫衰落,则治下福地皆要被斩去一道巨大气数,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加上云原,九座人间对应九福地,这其中,难保就会有为了胜利而牺牲它世的存在,斩却福地,便会有人间失败,这样几乎就奠定了升天者,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所以才会有那句话,说除了本门之外,其余皆是敌人。”

“三千六百人间有升天者,就会有高天坠下,大荒之中寂灭的国与山会想方设法斩掉福地镇压之处,或是避开福地的镇守,去往真正的人间之中,因为只要吞掉了破碎的人间或者天域,它们就能恢复到原本的模样。”

“这就是大荒全部的秘密,这里是诸天之侧,人间之上,为‘方外之世’。”

……

人间与天上,确实是对等的,但又同时,也存在着极巨大的不对等。

李辟尘沉吟良久,才叹息道:“天上是火光中升起的‘烟’,人间是火光下寂灭的‘烬’。”

“绚烂的烟终有散去的时候,而留下的烬也会被风吹散,没有什么是亘古长存的,这真是古来最大的骗局,也是最可怕的谎言。”

东皇钟在震颤,此时天道似乎发现了什么,它在赦令泰山府君,命他前去惩治恶患,李辟尘知道这是天道在警告,它知道自己和掌教在谈论什么,但这种关乎于天上人间,牵扯到洞天福地的大事情,还是不要在人世之中肆意谈论为好。

入了大荒,那就是大荒的事情,纵然打的天崩地裂,海枯石烂,也没有人回去管控。

但人间是人间,大荒不是人间,它在人间之上,却又在诸天之侧。

无数的人间围绕着大荒而转动,诞生在寰宇之中,天上天下,从大荒之中升起的火,照亮了整片寰宇。

天墉城是万世青城的道影,故而一切皆是相反的,正如黑与白。

李辟尘离去了,但在走之前,和茅沧海谈论到继承之事,便笑道:“弟子愚钝,只认为当时左圣洪招隐师兄可担此大任。”

“时来境转,相比洪师兄已经入地仙境,当年弟子初见洪师兄,已然猜测不透,后来再观,见是神仙中人,如今八百年过去,纵然不是天桥,也当踏到六神之前。”

茅沧海嗯了一声:“洪招隐么……也该是时候把他召回来了。”

李辟尘:“还有一事,此番上太华峰来,弟子妄杀北海真神,让天道降神位束住,故而弟子想开泰山一脉,引峨眉居其上,门内择优,泰山一脉负责降魔,峨眉一脉则是卫道,分而治之,不知可行?”

茅沧海:“你都已是地祖之身,越天桥九步之上,何必再来问我这些琐事?看着办吧。”

“山门之脉,非太华之脉,不过你若是功成天仙,飞升第七天宫之中,这山门一脉也就成了真正大脉,人间修行,之所以要求开福地大脉者要有天仙修为,就是为了给后人念想。”

“若是一脉之祖尚不能修到飞升,那这功法还有继续修行的必要吗?小宗门是小宗门,大宗门自然有大宗门的规矩。”

李辟尘笑:“多谢掌教。”

话语落下,便与掌教辞别,那门口处两个少年只觉得一阵清风拂面,这才恍然醒来,再看前方远处,有一道流光转出,顿时面色骇然,忙不迭进到茅屋前,只见茅沧海笑盈盈的出来,目光一扫这二人,吓得两个少年顿时面色一紧。

这下完了,居然有人进去都没发现,掌教必然是要大怒,惩罚自己二人了。

两个少年大气不敢喘,茅沧海嗯了一声,道:

“李鸳,水鸯,你二人看来还是修行不足,有人进来尚且不知,这般松懈?且去道经阁中抄书,把《道都经》抄上百遍再来见我。”

两少年听闻不过是这个惩罚,顿时如蒙大赦,连忙谢过掌教,随后匆匆离去。

只不过心里倒是把那个无影而来,又无影而去的人给“记恨”上了,你说来就来吗,还弄得神神秘秘,这下还让自己两个人遭了罪,当真是无妄之灾!

不过还好,抄书而已,一百遍不是什么大事情,总比关禁闭要来的好。

李辟尘自然不知道这一代的左圣右圣心思,此时流光回转,路途之中,施神念窥视,照见风昊风希等人模样,正忽得见到二人眉心中闪烁的名讳,这三百年来越发凝实,这才让李辟尘吃了一惊。

“伏羲,女娲?!”

这是惊天的名讳,但同样源自于火帝连山氏,李辟尘在天上呆了一会之后,便沉默下去。

二人三百年来各有奇遇,对于他们呢来说,李辟尘或许只是一个引路的师父,让他们走上这一条路,而如今,他们还真的有必要待在这里吗?

“弟子自有弟子缘,该得的一切都是他们自己去争取……”

李辟尘不再想这些事情,可以看得,一路上不少仙人渐渐回归,显然是为了二百年后大荒之事作潜心修行。

之后归返泰山,确立本宗一山二脉之事,本宗太华,山门则是峨眉,二脉则是一为北海,一为南天。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天上与人间,火光与余烬(中)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替死的人间(上)
热门: 测谎 太易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假面饭店 星际盗墓 丹凤针 青城道长 震旦2·星之子 异域密码之印度异闻录 幽灵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