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太初世震,太无当寂,太上无名

上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天色已暮,风筝何去?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如果是李辟尘呢?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人间之事熙攘,天上之事,却还没有消停。

空旷,寂寥,甚至到了无法言说的一个地方。

在这片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的“世界”或者说是“天”的地方,最深邃也最辽远的尽头,有一轮渺渺的大日在散发着辉煌,但这一尊大日是特殊的,并且呈现着青白色,众生无法靠近它,更无法触碰它,亦不能去谈论它,只能远远的,看着它。

如果贸然去试探它,只会招致自身的覆灭。

因为太一与浑沦的笑声,一个自未来而到,带着光阴之威,冲刷了无数的天与日,山河沧海都在刹那成为烟云,四大众生也化作尘土,那畅快猖狂,甚至有些肆意,这就是太一的声音。

而另外一个,带着平和与收敛,自遥远的过去而来,把熊熊的烈火,沸腾的水与云都定格,这是浑沦的声音,亦是岁月的伟力。

不要说大圣吓得魂飞魄散,某些古老的存在惊疑万分,那些古老仙人们惧怕不已,而这同样影响到了诸位天尊。

在这处不可知之地,那辽远浩淼的大日前,有一座碧宫和一座天山出现了。

碧宫位于大日的过去,天山居于大日的未来。

这处玄妙浩淼,辽远广阔,尘埃不得起,众生不得听,万象不得闻,诸空不见,诸有无踪的地方,是作——太无天!

嗡——!

但看碧宫之侧,有四道剑光忽然升起,其炁翠青。

但看天山之上,有一道灵光遥遥登天,其炁元黄。

那碧宫之上,有名讳映照,在辽远大日的光芒扫过的一瞬间,才会出现其中的真影,唤作碧游宫。

那天山之上,同样有碑文矗立,在辽远大日的光芒落下的刹那,碑文上有真字浮动,唤作禹余山。

四道剑光发出嗡鸣,震动诸天,而那道灵光似乎在给予回应,当中炁息平和。

碧游宫与禹余山在进行交流,只是它们之间的动静与回应,皆是以光来进行的,并没有声音,也没有雷霆,更无那浩大的浪潮。

天是寂静的,到了一种沉默是金的地步。

剑光的波动剧烈起来,似乎要表达什么强烈的情感,而灵光则是悠悠旋转,似乎在安抚四道剑光。

这样的“论道”持续了很久,直至那辽远的青白色大日,忽然闪烁了一下。

于是四道剑光回归碧游宫,那道灵光在转了一会后,也坠入禹余山内。

太无天彻底寂静下来,碧游宫向太无的过去而走,禹余山向太无的未来而去。

如同阳与阴,开始围绕着那辽远的大日而转动。

……

同样的景色,或者说相似的景色出现在太初天,只不过和那相距极远的大日相比,太初天的大日却是横贯在天之中,凌驾于天之上,混混沌沌,其光之外,带有巨大的黑暗与雾霭。

有通天彻地的巨人站立在雾霭之中,另外一方,则是悬浮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

巨人手托神山,在天中心之上,号曰白玉京;老人掌起仙宫,唤清微宫。

在中央,那轮可怕到极点,带着最炽烈也最黑暗的大日之内,有浩荡莫名的声音一直在回响,这似乎是对那两道笑声所做出的回应,与寂静的太无天至高处不同,太初天的至高处,永远是有着巨大的回响,充满了澎湃的生气。

那两道笑声划过太初天,让巨人张口吐出一道宏伟的炁息,让老人睁目,发出一声自亘古以来的叹息。

黑暗与金,双重的辉光降临在此,混沌的雾霭汇聚成天,巨人向着过去隐入,老人向着未来而望,就这样背对着背,再也不看那轮可怕的大日。

太初大日的声音依旧在响,轰鸣着,回荡整个太初之天。

中央的黑暗内,忽然有七十二色的光华汇聚成圆,一闪而逝。

……

在另外一处,众生难以寻觅到的地方,有骑着牛的老者出现了,他佝偻着背,手中捧着一卷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的书,来到了一座浩大到不可丈量的黑山前。

这是不死之山,太古以来,传说中卧龙榕所寄宿的地方。

“谁?”

疑问的声音从山中传出,老人抬起头来,那青牛不满的哼了一声,而山中的那个声音咦了一声,这让老人忽然笑了起来。

“已经老到连我都认不得了吗?”

青牛载着老人向山中走去,不死之山上,那株盖压无数人间的大榕树晃动起来,有人从榕树下走出,那是儒道的太古圣人,他看见了青牛,亦看见了老人,面露动容之色,惊道:

“看来我确实是苍老了,连你的炁息都认不出来了。”

老人合上了书本:“我能看见,这株榕树正在走向消亡,不死之山,真的可以长存不死吗?从遂古以来,你以心血种下一颗凡草,至如今,这草化作参天龙榕,而你早已与此木融为一体,木衰则尔亡,木盛则尔生。”

太古圣人摇头,叹了一声,把老人请入不死之山,那开口道:“我已经看明白了,也听明白了,如果大榕就这样老去,就这样寂灭,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听见了吗,那来自未来的猖狂与畅快,那来自过去的平和与收敛。”

老人点头:“是太一和浑沦的声音。”

太古圣人点头:“是的,确实是他们的声音,自遂古以降,自根源初始,何等再听闻过这般的笑声?一笑而明千古,我悟道了,凡尘众事皆笑谈,纵然是我,也不过是大梦一场罢了。”

“死真是消亡吗?四大众生浑浑噩噩的活着,在夹缝中苦苦求生,对于我们来说,消亡之后,只要有意愿,并不会去到冥海。”

“那么我们会去到哪里呢?道兄,你有想过吗?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最后真灵当归到何处呢?”

老人抚须,望着太古圣人,道:“这不应该是天尊的道路吗?所谓要意就是一个无字,但这无会以什么形式呈现,便是说‘无’之人自己的事情了。”

太古圣人笑了:“难道现在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位天尊吗?”

老人同样笑了:“我怎么会是天尊呢?如果我还是天尊,太上就不会圆满,太极依旧是太极,正因为我不是了,所以太极才是太上。”

“你可曾听见太极天中传来的呓语?”

太古圣人摇头,老人抚掌而笑:“太极天尊已经圆满,我正是那不圆满,我是道德,我是太上八十一化,我亦有凡人的名字,这是我所留在世间的证据。”

“我姓李名耳,生时耳不聪,难以闻声,人生来都是有大缺憾的,孔丘,你也不例外。”

太古圣人:“当年凤歌笑我痴狂,不该种下榕树,说是束缚了我自己,开道之事有大恶,如今不见故人身影,而我也明白了她的话……这凡尘诸事皆有尽,是的,道兄所言不错,众生有憾,我有大憾。”

他望向老人,吐出惊天之语。

“我死前有大愿不曾了却,道兄,我要去大道之间,见白骨道宫,闯天冥之门!”

……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天色已暮,风筝何去?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如果是李辟尘呢?
热门: 天空之蜂 易中天中华史:禅宗兴起 帝尊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2 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镜浦杀人事件 Y的悲剧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起源篇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4 游剑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