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天色已暮,风筝何去?

上一章:第一千零四十章 天阿,天丧,天禾,天望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太初世震,太无当寂,太上无名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照地青上,那三片纯阳金叶摇摇晃晃,散发出澎湃恢弘的阳炁,鸿影的剑躯,沾染上了青青世界的梦幻泡影,二者相融为一,李辟尘用通天手段将二剑化在一起。

天望剑出世时的动静惊天,整个帝山都在摇晃,连带着常羊之土几乎都拔地而起,那真正宛如一片通天之地,把原本遥远荒芜的沙海化为了碧翠的高原。

一道浩淼的天桥出现,直贯九霄,下连着浩荡的中原之土,在天望剑铸成的一瞬间,仿佛有一道影子站了起来,对着浩瀚的苍冥张开了自己的臂膀。

魂兮归来,天之浩瀚几多?

魂兮归去,人之悲苦几何?

春秋鼓声,终古无此绝响;

冬雷震震,曲送鬼神之乡。

冥冥中那道影子似乎在传唱,但李辟尘下一瞬间便把天望收起,那道影子就此寂灭下去。

尽此一事,众生对于帝山的敬畏更甚,而李辟尘要做的事情,则还没有结束。

剑有了,但还需要一副匣。

不需要剑鞘,只需要一副剑匣,便可把三剑葬下。

天阿是无形的,是神通之剑,是天之剑。

剩余三柄,皆是有形的,是人之剑。

李辟尘交代了一些事情,离开了帝山,在元荒之中行走,渡过万水千山,到了如今的境界,横走这片天地,花费的时间并不长久。

来到了旭日之墟,距离当初神祖的意志出现,已经经过了两个百年,那当初泥偶的身躯,被光阴的笑声所摧毁,但因为泥偶本身属于神祖被祭祀的产物,故而留下了不少的尘埃。

那些尘土带着些许的不朽性,或者说,是岁月的伟力。

这是首先被取到的东西。

在把旭日之墟上,泥偶风化的尘埃取到之后,李辟尘发现,元荒南原只有一条大河,和其余四原有些不同。

这条河太广袤了,也太巨大了,蜿蜒盘卷,它的支流有很多,从天上向着这片乾坤望去,仿佛就是一条巨大的脉络那般。

太阳的光芒在这条河流的西方消失,随后出现的,是太阴的辉煌。

星辰的倒影清晰的映照在这条大河之中,李辟尘抬起头来,望着那璀璨的天河。

三千六百大洲,每一洲便是一处世界,而在世界中,同样映照着诸天的星辰,那么,依照自己曾经被人告诉过的道理,这些星辰是从寰宇之内所映照下来的,同样,太阳的光芒是汤主洒落的,他引导了天上的十轮大日,把它们的光华散布在无数的世界之中,如同牧羊人一样,驱赶着那些飞舞的日光。

故而,分属不同洞天,不同大日的世界,所看见的太阳,也并非是同一座。

这些自最古老,自太古以前洒落的光辉,距离诸多人间极其的遥远,遥远到难以触摸,在后世,大概可以用“光年”这个词语来形容?

“不,不妥当。”

是的,不太妥当,不可以用光年,而是用维度?

或者,用“罗天”这个更有古意的词汇来形容更为贴切。

三十六天,十方上下,八方世界,俱有罗天重重。

这是道教很多经典之中都有描述的东西,是不是这样一看,更像是现在所说的维度呢?

李辟尘失笑:“如此一来,原来那降临在此的,可以称呼为‘太阳太阴’的东西,它们是最古老的,最高的那片天之中,最原初的大日所落下的余火,当降临在人间的时候,便衍化为了照亮这里的太阳太阴。”

这同样是以前有人和李辟尘说过的,更是这片岁月中的常识。

于是,在后来话语中所言的“绝天地通”便显得很有意思了,所谓的“人间”能够顺着“天梯”到达“天上”,是不是指代,修行之人可以通过自身的伟力,到达另外一片“罗天(维度)”呢?

所以,大罗这个词汇,真的很有意思,而大罗封天,就更能直白的告诉众生,这是多么强大和可怕的力量。

因为来自岁月之外,故而能以岁月之外的视角看待这片岁月,李辟尘低下了头颅,俯下身子,一只手伸出了那条大河之中。

于是五指一握,有一片水花被撩起,同样升起来的,还有一片辉煌的梦幻泡影!

星辰自地河之中升天,那些鱼儿从大河之中跃起,它们的身上插上了羽翼,扑打着,在烂漫的星空下自由翱翔。

有一块带着棱角的石头浮出了水面,被李辟尘拿在手中,这是一块人间的顽石,但却映照着最美丽的观花之影,仿佛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被封存其中,寄托了这条大河这自上古诞生以来,所见证过的……所有的璀璨星光。

大河之中有龙吟升起,一条白龙在远方窜出,抬起头路,它仿佛是这条河流天生而诞的神圣,遥遥的看着李辟尘,露出不解与好奇,它见到了那些飞鱼,其实不只是鱼,连虾,蟹,包括那些臃肿的河豚,以及上了年纪的老鳖,此时都胡乱的摆着四肢,在天空中慢爬。

于是白龙也试探着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游荡,李辟尘伸出手去,五指之下探出一片水花,那是一条水龙,曾经在人间之中所点化的,依附在坎卦之中,它鸣唱起来,让所有的生灵跳起歌舞,顿时吸引了那条白龙的注意力。

两条龙相交而起舞,李辟尘在这大河的边缘坐下,忽是取出古琴,正是那江上三千曲,此音响,天云惊,如此万物众生夜中醒,游龙翩翩,舞琼树金莲。

直至第二天清晨的黎明升起。

然后琴声停了,两指一捏,昼夜就被截断了,取一道朝阳鱼肚之光,化为一株碧翠的树苗。

左手拂过右手,那株树苗在刹那之间茁壮成长,变做那参天的古木。

李辟尘从大河之畔离去了,从南原走到东原,到了那不曾到达过的地方,而诸圣部之中,柏山氏就在这里,可原本需要取到的玉山禾,已经不需要了,因为在浮黎境内,自己已经拿到过那个东西了。

并且玉山禾,已经和南乡子一起化为了天禾剑。

而当柏山圣人感觉到李辟尘出现的时候,心中不由得大为震撼,甚至开始有些慌张,他们虽然没有参与常羊一战,但那整个元荒都被影响的巨大浩劫,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天帝亲至,让柏山圣人诚惶诚恐,然而没有过多久,甚至没有等他出现觐见,李辟尘便离去了,且带走了一块铜石。

压在圣人头顶的大山离去,他既庆幸又不解,不明白天帝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这成为了困扰他极长时间的谜团,甚至造成茶饭不思的情况。

然而李辟尘不会在意他的状态,手中的那块铜石是意外之喜,因为李辟尘认出来了,这正是曾经在碧落龙门前见过的“它山之石”。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铸造剑匣的地点选择在了北原,天秦圣部感觉到李辟尘出现在北原的时候,顿时面上皆是惊苦之色,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帝君时隔两百年又出现了,而当世的天秦部,已经不是圣部,连圣人都没有了。

仇夷部的圣人出现了,觐见天帝,小心的询问来意,而李辟尘告诉他不必惊恐,只是来此借地铸一仙匣。

耗费了三十年的时间,这比铸诸剑花去的时间还要漫长,但这口剑匣出世的一刹那,同样是惊人的,整个元荒之中,所有巫道部族中,那些战矛金戈,铜刀铁剑,在这口剑匣出世的一刹那顿时是纷纷立起,随后,对着遥远的北方,发出最刺耳的鸣颤!

“敢问天帝,此匣何名?”

仇夷圣人抱拳询问,眼中透露出震惊与艳羡,这口剑匣出世的一刹那,便引动天下无数的兵刃俱都震恐,皆诚惶而拜,足以说明此物威势。

李辟尘看着那剑匣许久,直至那它山石的铜光消去,古木的云烟降下,河石的星华也寂落,李辟尘忽然笑了下。

“此去经年,不知归期,在岁月之中迷茫,看尽了万古千年,何处当是故乡?”

仇夷圣人:“天帝故土……不当是云原吗?”

李辟尘摇头,却没有回应他,如是自言自语:“什么也没有留下,但还有执念,还有一道线在连着我,让我回过头去,还能看见故乡。”

“就如诸剑归匣,走的再远,也要回来看一看的,不然世事的尘埃就会把剑的锋华压下,不然世事的风雨就会让剑的锋华腐朽灭尽。”

“这个剑匣……我要叫它‘风筝’。”

“是的,就是风筝。”

李辟尘的眸子中,衍化出一种古老与慨叹。

“如果回不去了,看不见了,那么,我希望乘着风,一直向天上走去,看一看,看一看……”

“直到那大罗的尽头,无何有的故乡。”

……

天色已暮,七八个孩童自西山而来,蹦跳着,欢声笑语。

落日的余晖洒下,青色的稻也开了金花,忽然间,孩子手中的银线断开,便见他抬起头,愣愣的,看着那断线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直至那……苍冥之外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四十章 天阿,天丧,天禾,天望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太初世震,太无当寂,太上无名
热门: 茅山后裔之兰亭集序 关山月 神秘河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中国微经典:没表情 焚香论剑篇 暮光之城5:午夜阳光 华音流韶外传:凤仪 怒海妖船 阴缘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