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湛湛苍冥,穷桑道果

上一章: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光阴岁月震万古,古往今来皆笑谈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章 天阿,天丧,天禾,天望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古来圣贤皆寂寞,而身为太古时代最初诞生的两尊无上,太一与浑沦已经消失了不知道多么久远的岁月,很多人都说它们坐在无何有之乡内,连天尊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似乎从来没有人见到过他们。

包括那些有幸踏入过无何有之乡的众生们。

譬如现在,正在一处小溪边缘摸鱼的吞天大圣。

他撸起了袖子,而且,他那下半身那破烂裤子根本不需要挽起,就和一个最寻常的普通凡人一般,在溪水之中逮鱼,这里不是黄粱乡,他早已经从那里离开了。

一条青花鲤被捉了起来,吞天大圣满意的看着这只大肥鱼,后者还在不断挣扎,那尾巴连续拍打,有一下直接扇在了吞天大圣的脸上。

可怜这乞丐摸鱼还被鱼嫌弃,不过这位倒是没有半点的不开心,当然,在听到了那两道大笑声后,他便也露出了更加让人不解的笑容。

“堂堂大圣,居然和一个凡人似的在水里摸鱼!”

一只鸟儿飞了过来,落在溪边一颗大树的树梢上,而此时,它的身边突然又落下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并且依旧对着吞天大圣叫嚣:“摸鱼摸鱼!就知道摸鱼!”

“摸的又不是你家的鱼!”

“偷懒,除了睡就是吃!”

“也没睡你家地方!”

吞天大圣抓着那只蹦跶的青花鲤,和那两只鸟儿开始对喷,大约骂了很长时间,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摆了摆手,拎着大鲤鱼就向岸边走去。

“吞天,你知道刚刚那两道笑声是怎么回事吗!”

“好可怕,太可怕了,我在睡觉都被笑醒了!”

“是被笑声惊醒,连话都不会说,肥鸡!”

“肥鸡骂谁?”

“呸!”

两只鸟儿在树上突然自己就吵了起来,吞天把那只大鱼搞了搞,原地搓了团火,于是很快肉香就浮动了起来,而那两只鸟儿骂了半天,又向吞天询问刚刚那两道可怕的笑声是谁的,吞天瞥了它们两只肥鸡一眼,忽然咧嘴笑了下。

“快说,快说!”

两只鸟儿以为吞天要说话,结果,吞天大圣呸了一声,突然道:

“求我啊肥鸡!求我我就告诉你。”

两只鸟儿中,左侧先来的那只被噎了下,而后气的整个鸟躯都鼓胀起来,炸毛,就像是真的变成了怀胎十秒的老肥鸡。

肥鸡……哦不对,灵鸟,它其实是很像骂一句脏话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咱们是文化鸟,和下面这个乞丐总归是不同的。

虽然这个乞丐很牛,随时可能把自己抓去炖汤,但事实上,其实自己反而十分的安全,毕竟自己不是什么尘世,也不是什么人间。

鸟儿可以看见,吞天大圣此时吃的那只青花鲤,是以溪流之下的黄尘为食,这是吃着人世间所长大的鱼儿,唤作“夭野”。

夭为折之意,而野则指的是不在王城治下的天地。

故而,此鱼之名,是“消亡的人间”之意。

这溪流之下的黄尘何其之多?浩如烟海,不可计矣。

灵鸟不说话了,它盯着吞天大圣,发出诅咒一般的声音,而吞天大圣哈哈的笑起来,随后啃着那只已经被火灼到炽热的夭野鲤,含混不清的道:

“不要去探寻,不要去追究,有些事情,越是追究,就越是难以明白,你就当是听见了两个疯子的笑声,他们或许看到了有意思的东西,也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要笑一笑。”

鸟儿扑扇着翅膀:“为什么不要去追究?你们不是常常说,越是不明白的东西就越要去探寻吗?只有了解了,才可以去修行!”

吞天大圣摇摇头,忽然把手中的那条鱼扬了起来:“如果你是一个人,我把这条鱼给你吃,告诉你鱼儿是以人间为饲料。你或许会觉得我是个傻子,但如果我说,这条鱼是用人的尸体喂养起来的,那……”

“呕——”

右边的鸟儿做出了呕吐的动作,左侧的那一只顿时拍了右边的那只一巴掌:“你倒是挺喜欢演!”

吞天大圣撕咬那鱼:“人很饿,有的时候只需要填饱肚子就行了,至于这个东西过去是怎么样的,其实并不需要深究,不是吗?”

两只鸟儿面面相觑,吞天大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世事本皆笑谈语,何以真身入妄境?”

“大错!”

……

古往今来,天地之上,伴随着昼夜之光而诞生的三株桑树,一者湛湛苍苍,周天出其内,唤作穷桑,二者混混沌沌,星辰葬其中,唤作空桑;三者辉辉煌煌,日月居其上,唤作扶桑,亦称天桑。

李辟尘此时不明白,其实这株出现的湛苍之桑,正是穷桑木,这株树有很多影子,而上面结的那颗果子,便是众生的道果。

这不一定是李辟尘的果子,可能是任何人的,这是说不清楚的。

神祖离去,那泥偶也被光阴洗刷成尘,李辟尘所见到这株穷桑开始消失,云雾铺天盖地的涌动过来,把众生都给埋葬。

宛如福至心灵,李辟尘忽然抬起了手,五指向着那即将消失的穷桑树摄去,于是惊人的一幕发生了,那颗如碧落琉璃的果子落了下来,在穷桑消失的刹那,落入了李辟尘的手中。

云雾遮天,唯那一道苍茫之上的碧落流光落了下来。

就连李辟尘也不敢相信,到了这一刻,那手中虽然很轻,但确确实实,是握着这颗果子的。

穷桑上结下的道果!

是谁的道果,自己刚刚把它摄来了,是的,可……要吃吗?

或者说,这东西能吃吗?

“给我的馈赠?这似乎不是我的果子……道果……道果……这不应该是一种比喻吗?”

李辟尘忽然苦笑,那枚碧落琉璃之果静静的躺在手掌当中,任凭李辟尘动用各种法力,各种手段,也无法探寻到它的秘密。

于是便收起来了,李辟尘不敢擅自吃下这个东西,哪怕知道,这是神祖给予的馈赠。

不要去拿陌生人的东西,更不要去吃,尤其是这些大能的。

这是美德。

毕竟如果遇到什么事情,还可以卖个人情,如果吃了,这就不好还了。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光阴岁月震万古,古往今来皆笑谈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章 天阿,天丧,天禾,天望
热门: 胡同里的姑奶奶 高校推理笔记 高术通神 杀人之门 鬼吹灯同人之过路阴阳 剑叩天门 眼之壁 武道狂之诗 死光 中国历史的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