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大道之间,无名恶鬼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何必再等五百年?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白骨道宫,灵钟东应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李……”

秦中鬼的那张脸连续变幻,但看向一侧的姜天崋之影,顿时感觉又有了底气,然而心中依旧带着一丝畏惧,毕竟之前那席卷半个元荒的巨大黑影,依旧如亘古的神山般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昼夜光华,日安不到,烛龙何照……九华上帝诞生时的力量被你取来了,从而衍化出新的招数,之前看秦火被杀,还没有感觉,但现在么……”

姜天崋的黑影站定涟水,仅仅露出的半张面孔上,神情不变。

李辟尘的身侧,浮黎大千的光辉,昼与夜在交替,那当中每一道光华都拥有斩杀地仙巅峰高手的威力,此时三千道昼夜仙剑悬在姜天崋之影的头颅上,杀机毫不掩饰。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的化身,有一个算一个,全都逃不出我的掌心。”

平缓的声音却如锋利的剑吟,又似野兽身上剐皮的割鹿刀。

想要抓去帝山的人,乃至于自己的徒弟,再用黑水浸没,把肉身斩下化作金莲,从中脱胎换骨重生,这就等于是完全重塑了一个人,并且还用着原本已经死去之人的模样。

辱人辱命,杀人诛心。

当灭之!

心中的怒火升了起来,但却不显于颜色,李辟尘注视着秦中鬼,已经为他判了死刑。

而后,再看向姜天崋之影。

“火帝之尊何等高尚,位列过去三圣,被苍天传唱,然而到了他的三我分离,居然皆是专注这种恶事,实为人难以相信,也难怪穹昊不欲与你二人为伍,只怕是为了见道,什么下作手段皆可使之。”

李辟尘开口,姜天崋之影笑起来:“不论仙神,皆为道去,纵然下作又如何,万事万事,只得结果,谁管过程?”

“你若证道,四大众生皆以你为最终的目标,谁人能够明晓,你曾经受了何等苦难?”

“众生只看的见辉煌的光,看不见光芒下的影,故而手段不过是为了达成目的所用,只要目的完成,再是遭人唾骂,又能如何呢?”

“盯着你们的人,在天上,只会越来越多!”

他的话落下,而那三千道昼夜的仙剑已经刺在了他的身上。

李辟尘的神情冰冷至极:

“说得好,光与影如阴与阳,从不曾相对而出,然而众生修行,先要修心,心不正者,行亦不行!”

“尔称仙家,乃是对仙之一字最大的侮辱,当诛。”

黑水疯狂的褪去,被昼夜交错的光华尽数淹没!

三千道大千的昼夜,三千个世界的浮黎,白与黑割开昏晓,斩尽天下苍生!

黑影染白,墨水也被煮沸,李辟尘的两指一落,姜天崋的黑影直接被撕得粉碎!

只是最后,他那半张脸孔放声而笑:

“五百年后,大荒再见!”

八个字落,他开始碎灭在此方世界,但又是一刹那,李辟尘呵了一声:“来都来了,死也便该死在这方,哪里轮得到你回去?”

“来来去去,现在这片天地,我既然到了,那是走是留,便由不得你了!”

姜天崋的黑影被定格了,他仅存的,碎裂的半张脸孔上带着不可置信,李辟尘抓起一道大千之光,姜天崋的这道黑影心神剧震,然而那些碎片,直接被大千的光芒吞没!

“你……尔敢——!”

姜天崋之影,剩余的半张脸孔第一次愤怒了,发出了呵斥声,然而一柄血红如琉璃的剑落下,直接把这张脸劈成两半!

天丧剑落,这道影子中的炁息被尽数抽走,姜天崋之影面色阴沉至极,低声喝道:“李辟尘,你敢如此辱我化身!我的本尊可是火帝的阳神道我!仙道之中,我也是为祖师之一,你仙道后来者,但敢欺师灭祖?!”

李辟尘:“那如此说来,秦火便是火帝的阴神真我?侮辱你的化身吗?欺师灭祖?我并不觉得,我只是在净化你,让你回归大千世界的怀抱,把你心中的魔障祛除,这是高尚的事情。”

姜天崋被李辟尘这般说辞气的半死,却是怒极反笑:“你斩了这片莲华,来日我之本尊降临,寻觅到你,必把你挫骨扬灰,这天上天下,你区区一个太上化身,还翻不起风浪来。”

“我的本尊……亦是太上。”

李辟尘:“那当是正好,我杀了你的本尊,夺了太上化身吃掉,岂不是让我更进一步?”

姜天崋之影:“龙山若临,你必陨无救,现在放弃这片金莲华,我既往不究!”

李辟尘轻叹一声,随后天丧剑化为天阿剑,带着三千个浮黎世界的昼夜之光,直接把这道影子彻底打入一道大千轮回之内。

“那你还是去死吧,我生平从不曾怕过任何一人,纵然大圣我也战过,你区区一个火帝化身……斩你乃如辱我剑。”

平淡却带着一丝嘲笑的声音传入黑影的耳中,他暴怒无比,然而被那道大千之光彻底吞噬,这是浮黎无相之道所呼唤来的光芒,是大千世界的浮黎垂影,如水中大日,这束光芒如同牢笼,这道影子,或者说这道莲瓣落入其中,就只能永远轮回,不得解脱!

最后的咬牙切齿之声传来,愤怒或是不敢相信?亦或是惊恐带着疯狂?总而言之,随后,他已经彻底寂灭下去。

四面八方的黑水已经被尽数染白,而李辟尘五指抬起,对着秦中鬼便压了下去!

斩之!

“且慢——!”

秦中鬼之脸大吼起来,然而下一刹那,那三千道昼夜交错的光剑并没有停留半点,他的这张脸孔被彻底淹没在昼与夜的交替中,化作虚无崩散!

大袖一挥,这片奇怪的天地直接被收起,那些四周被染白的水汇聚过来,在李辟尘的手掌中凝聚,化作一滴漆黑的水丸。

当中有浓烈的仙道炁息弥漫,与那神道的白色炽火极其相似。

这片世界破碎了,消失了,李辟尘出现在阿房崖的石屋中,秦中鬼的身躯背对着李辟尘,后面的那张脸孔已经消失无踪,他的身子颤抖起来,而下一瞬间,那只手掌便盖在了秦中鬼的脑袋上。

“呵……呵呵……”

秦中鬼在颤抖,浑身止不住的惊恐,他低声喃喃自语:“不应该会这样,你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会出现在姜天崋的仙灵水境之中?我不应该死去啊,怎么会这么窝囊?”

“我还没有看到《五典》,连那一卷秘典也没有修炼完善,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死啊……”

秦中鬼头颅不敢有半点动作,李辟尘的五指压在他的天灵之上。

那淡漠,却带着丝丝怒火的声音,浩荡且宏伟,响彻在他的心神之中。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尔顶,结发授长生。”

嗡——!

四面八荒,开始变得如同梦幻,李辟尘的眼中,大千的光华不曾褪去,此时周遭景色改变,那前面的秦火天碑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扇古老的石门。

梦中之景!

上书天冥二字!

这是心中的世界,也是梦中的光影。

李辟尘动用了嫁梦,让这片梦中的景色显化在真界之内,把梦幻与真实短暂的互相映照与颠倒了。

这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依照如今李辟尘的修为与道行来看,连三世春秋,一曲黄粱都已经被掌握,这颠倒真与幻的力量,也就并不足以让人惊叹了。

因为本当如此。

秦中鬼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他坐在镜湖之畔,背后是站立着的李辟尘,双目的眼帘微微垂下,当中带着的,是冰寒到死寂的神光。

他的念头模糊起来,变得浑浑噩噩,被嫁梦所影响了。

某种意义上来讲,嫁梦确实有更胜心魔之威。

“我本是大道之间的无名恶鬼……附于残破的天碑之中,夺得了人道的辉光,飘荡了不知道多久,被秦火神尊遇到,得而点化……”

秦中鬼的神情变得痴呆下来,李辟尘的眼中依旧是那种冰寒到如死人般的目光。

后者没有说话,而前者却突然喋喋不休。

宛如死前最后的梦呓。

秦中鬼忽然大哭起来,嚎啕而语:“为何如此!为何如此!第一世不曾见到大道至理,第二世亦是碌碌而终,第三世终于脱离大道之间,但却依旧落得身死下场!”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天冥之门,大道之间,诸白骨,诸道宫,诸我何在!”

李辟尘的眼帘抬了起来,此时在秦中鬼的身侧,因为他的梦幻呓语而出现了很多模糊的影子,李辟尘扫了一眼,在随着这一句“诸我何在”的时候,这些影子中,有一个让李辟尘感觉到十分的熟悉。

那是一个女子的幻影,李辟尘吸了口气,随后缓缓呼出。

于是如春风吹气泥埃,大雨洗净前尘,那萦绕在女子幻影身上的尘土散去,露出柳屏儿的容颜来。

李辟尘:“龙女……”

大道之间,九世的无名恶鬼。

太久远了,但……还是依稀,记得这位龙女曾经的话。

我乃九世无名恶鬼托生。

秦中鬼和柳屏儿……是同一种存在?

李辟尘不说话,柳屏儿的身姿是梦幻所造化出来的,除去她之外,边上还有许多的模糊幻影,皆是覆盖着厚厚的尘埃。

而最让人心惊的并不是柳屏儿,李辟尘虽然感觉抓到了一点线索,但貌似,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头。

这些覆盖着尘埃的影子中,出现了太上的炁息,而且不止一位。

足有七人,且其中皆是自己不熟悉的太上之法。

李辟尘的眼中,大千的光芒再度转换,忽然注意到一个新出现的影子,而身躯中,八卦盘在隆隆转动,混元在召唤着他。

红色的蝴蝶飞舞起来,带着尘土渐渐散去,那白衣胜雪的少年模样,就这么出现在李辟尘那如寂灭般的眼神之中。

没有想到,混元的九世前辈内,居然也有……无名恶鬼。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何必再等五百年?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白骨道宫,灵钟东应
热门: 鸣镝风云录 灵山 问道红尘(仙子请自重) 摩天大楼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 我遇见了我 棚屋 万界自由佣兵 长安三怪探之焚心剑 约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