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何必再等五百年?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尊卢陨灭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大道之间,无名恶鬼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中天圣部高手尽数被擒下,大庭圣部的诸位大巫到底还是厉害,中天氏的诸巫虽然有呼唤星辰光华的力量,但之前被周天星斗反噬,早已气血亏损,法力大跌,此时根本不是对手,无奈只有尽数降了。

而中天圣人则如死狗一般被拿下,陈道生的玉华琉璃仗,打掉了中天圣人身躯内所有的法力,如被禁锢一般。

李辟尘来到中天圣人身前,伸出一根手指,那上面汇聚起大千万象的光芒,随后又有九华上帝的影子在其中盘亘,带着丝丝白芒的火焰。

“天帝欲以神道炽火为基,抽丝剥茧,取天秦玄火观摩?”

陈道生问了一句,李辟尘道:“这是九华上帝的火,你说的不错,正是用神道炽火试一试。”

“这玄火也是神道之火,虽然为阴之极所诞生,但和我这阳之根本烈焰,不正好是互补吗?”

李辟尘把那只小龙虚影放入中天圣人的眉心,不过三个呼吸,对方登时浑身剧颤,那玄火吞吐,与炽火纠缠在一起,化作一副阴阳太极之土,而那些火苗跳动,宛如晃动的触须般,让人感到恶心与丑陋。

只是观见一眼,李辟尘便看破了这东西的真正厉害之处,眸中有大千之光闪过:“了不得,所谓的火染,原来是道之种。”

“以法种道之术,这里面是秦火神尊的道,这种感觉让人厌恶,如我们所见与自己诸意见不合者,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李辟尘道:“使得旁人入升火者之道,被其操纵,如光明之身坠入黑暗而不自知,只道本来就是如此。”

陈道生听得目光微动,再注视那团玄火,此时已经变化为“火太极”的阴之极,与那阳之极纠缠不休。

渐渐的,火太极的平衡被打破,九华上帝的阳之极吞噬了秦火神尊的阴之极,这团玄火也就此泯灭于世上。

李辟尘的手中还有当初秦中鬼遗留下的玄火种子,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个东西的消亡与否,只是看明白了当中的关窍,再目视那中天圣人,后者的面色瞬间苍白下来,好似被夺走了大部分的灵性。

“宛如入魔深重,不可挽救一般,但这又有不同,是真灵都被改变了,道崩之后,人必将死,看来中天圣人被火染的时间远超尊卢圣人。”

李辟尘看着那玄火灰飞烟灭,而后神道的炽火也步了它的后尘。

如诸世都在烈焰中消亡,陈道生忽然望向李辟尘,道:“天帝,真的不欲去津水的尽头寻觅那面碑文?”

他开口,语气略有波动:“我原本以为那里面藏着的是《五典》,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三坟》,这简直不可思议,《三坟》之书居然会出现在人间之中。”

“传说《三坟》为太古至圣所著,当中涉及证道之秘,我曾经听一位高人谈论过,三坟之语,所写的是如何通过埋葬三我,来达到最高的三重境界,即至人,神人,圣人。”

李辟尘:“埋葬……三我?”

陈道生:“人有三我,冥冥之中,本就是对应三条道路,至人、神人、圣人,这是四大众生都会通向的最后结局,当然,这个寰宇,大部分的人都看不见这三条道路,更不可能踏足其中,若假设寰宇众生亿万,能见圣人路者约莫千余,能见神人路者该有万数,但能见至人路者不过区区十数。”

“同样,三我也对应过去、现在、未来,故而才有真我、本我、道我的区分,曾听闻古圣言,或许最初的三大天尊,其来历跟脚,就是无名之君的三我。”

“无名之君看向过去,故而太初天尊诞生,无名之君看向未来,故而太无天尊诞生,无名之君最后注重于现在,故而太上天尊诞生。”

李辟尘:“我听闻,最初时代,太上天尊被称呼为太极天尊,其意通为圆满。”

陈道生:“天帝所言不错,这是最初的时代,我也是道听途说而已,再谈《三坟》,据说那位古之至圣,以三天尊的来历跟脚为基础,再辅以三条至高道路,又以三位大圣为试验,最终写下了这三本古书,也是被称呼为‘证道之书’。”

“其一为《山坟》、其二为《形坟》、其三为《炁坟》。”

“圣人无名却留其碑,故而为山之葬;神人无功却留其影,故而为形之葬;至人无己却留其炁,故而为炁之葬。”

李辟尘听见这个说法,心念微微动了下。

是的,圣人有碑,这一点已经体现过了,不论是自己曾经在云原被人皇封圣,心中镜湖浮现古碑,还是后来皇陵所见,七十二圣人皆有碑文,就连苍天坠入人间都会化作石碑。

神人无功却留其影,这和姑射山的大帝何其相似?被岁月遗忘,除去太上化身之外众生皆不可见其模样,但冥冥之中,他又是真实的存在于诸世内的,只不过藏在四大众生的影子中,难以照见。

最后的至人无己却留其炁……李辟尘不敢乱语,只是自己曾经引动过一道至人威严,但是真正的,近似于至人者,到现在还并没有见到。

李辟尘看向陈道生:“你也没有见过真正的《三坟》,这葬下三我,是可以理解为,抛弃不该留存的东西,只剩下最后应当证得的‘道理’,如果成功,自葬土中复活,便是真正‘证道’?”

陈道生:“或许是吧,不确定,因为如天帝所言,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三坟》,一切只靠着有限的记载来推断,这种关乎于道的东西,本就是不可言语的。只是这三本古书威名由来已久,据说……就是秦中鬼曾经谈论过的,在遥远万世青城内,据说有《三坟》的其中一本。”

李辟尘若有所思,但陈道生提议去寻觅津水尽头的碑文,李辟尘还是拒绝了这个事情。

这面天碑难以寻到,陈道生尚且找了三百年,而秦中鬼已经找了四十八万年,李辟尘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光环,难道向着津水尽头一站就能引《三坟》自己来投吗?这,未免也太扯了。

四十八万年都没有寻找到的东西,五个天仙数,何等漫长?自己来了就能找到吗?

与其把精力花费在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上,不如缓缓打熬自己的法力与境界,机缘这种东西,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强取不来。

李辟尘回归帝山,中天圣人与其部族大巫全部交予大庭圣部,而闻人牧被陈道生接引,取走了一束火苗,同时回归大庭圣部,被玉皇氏点为下一代的大庭之主。

“距离大荒开启还有五百年,天帝是欲回到云原,还是在这里逗留些许?”

面对陈道生的询问,李辟尘回应了,或许自己还需要在元荒逗留两百年左右,毕竟这五重乐土的仙家们正在修行的关头,等他们稍有所成,再回云原不迟。

“秦火神尊与姜天崋的纠缠必然没有结束,这两百年内恐生变故,对方是两尊天仙,且至少在四重上下,我们无法与之匹敌。”

李辟尘心有决断,言道:“但来而不往非礼也。”

陈道生略有疑惑,但下一瞬间,李辟尘忽然化作一道大千之光消失在原地。

……

天秦圣部的阿房崖上,秦中鬼正在天碑之前对视,坐看两界。

姜天崋之影开口:“二圣同身,古来并非没有,虽然少见,但可惊不必惧,这一次是秦火漏算,这个傻子啊,数十万年都在做着无用之功。”

秦中鬼之脸开口:“姜前辈要如何去做?”

姜天崋之影笑了笑:“天帝之法啊……真没想到,居然从帝乡之中流落了出来,这也是我证道的至高之物,独属神道的太上之法,如果可以取到天帝身,那么我便不需要穹昊的火与光了,原本取穹昊的力量,就是为了补充成阴神,秦火也是一样的想法,炼化为阳神,因为穹昊乃是火帝本我所化,与我们都不相同。”

“不过要杀他,还需要等上五百年,元荒之中动不得手,大罗封天对于我的压制太厉害,降神之道又敌不过,以地仙之身击他无异于送死,只有等五百年后的大荒再见了。”

秦中鬼之脸道:“姜前辈,秦火神尊可以火染诸多大巫圣人,您也可以动用龙山之法,水浸肉身而生金莲,以金莲火炼,重塑天帝云山中那些仙人的真灵,使……落下暗子。”

秦火神尊的玄火可以火染修行者的真灵,强行扭曲对方的道,而其实姜天崋也有相似的本事,只不过是以黑水代玄火,而被黑水浸没者,肉身化作金莲,脱胎重生,这比玄火火染,其实更为厉害,等于从内到外全都换了一个人。

“秦中鬼不才,也曾见过一两尊云山强者,其中重要者,在我看来,那抱剑女子是其一,还有一个少女是其二,那个女子应当是天帝之徒,如果您把她用黑水浸泡,一番调教,以金莲重塑……”

“五百年的时间,足够让那李辟尘传下无数仙法,届时,借刀杀人,被自己徒弟杀死的感觉,一定十分让他难以置信吧……”

姜天崋沉吟了一瞬,跟着道:“有些无耻,不过……倒不失为一计,可我的黑水也不是想用就能用的,还有,你这个碑文所化的家伙,看起来脑子有点不好的东西,真身,恐怕曾经并不仅仅只是一缕人道辉光吧?”

他说出了秦中鬼的跟脚,而后者则是咧嘴一笑,并不曾回答。

“如此,何必苦等五百年……”

而就在此时,那背面的脸孔忽然变得无比惊悚,直至那位足踏金莲的影子回过半张脸孔,这时候,那无尽的黑暗与黑水,被彻底染上光芒。

三千道昼夜交错的光辉如同三千道仙剑,秦中鬼面色剧变,而姜天崋之影,则是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李辟尘出现在这里,额前垂落两缕白丝,目光中淡漠无情。

“说的好,何必再等五百年?我这便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尊卢陨灭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大道之间,无名恶鬼
热门: 华音流韶:海之妖 鹿鼎记 昆仑传说·昆仑劫灰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福尔摩斯探案集 幽灵客栈 1/7生还游戏 幽灵男 大剑师传奇 失落的秘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