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共工之乱,大庭天外听钟响(上)

上一章:第一千零三章 初血洒世,玉山禾亦御山河 下一章:第一千零五章 共工之乱,大庭之外听钟响(中)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轰——!

大庭氏中发生了变故,被囚禁的山崖突然炸碎,紧跟着滔天大洪水被呼唤出来,那红发的年轻人站立起身,击倒了数位看守他的强者,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连山氏的血在他的身上演变,成为了新的祖先,他的眉心中闪耀着碧色的光华,衍化的则是“共工”二字!

“陈道生!”

囚禁他的山崖轰鸣着炸碎了,这种变故自然惊动了无数强者,有大巫瞬间踏天而来,那种盖世的炁息震动天上地下,万灵都惊恐的匍匐,不论是龙兽还是大蛇,全都战战兢兢,盘踞在一起不敢擅自动作。

“四阕,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撕碎镇天崖,在此作乱!”

大巫的声音带着滔天的怒意,浩荡到摧山崩岳,整个大庭氏,凡镇天崖处,那些滚下的山石尽数炸开,连同大地都开始悲鸣着颤抖。

四阕看向那位顶天立地的大巫:“溟涬!你这个背叛者,不忠于前代圣人,是陈道生座下的野犬,也配在此说我作乱!”

大巫面色严肃,巨大的身影压盖苍天:“四阕,前代圣人是禅让给玉皇氏,你没有资格质疑前代圣人的决议,这是大庭氏,主事者是当世大庭尊主,不是你四阕的天下!”

“你终究是年少气盛,不和你意便要造反吗,还是说,几百年的修行,让你觉得这大庭氏中已经没有你的敌手了?”

四阕:“也就在你们之下吧!若不是你们这些叛变的大巫抓了我,区区一群蝼蚁,怎么挡得住我四阕!”

他说的是真话,没有做作,在大庭圣部年轻一代中,不,甚至已经是年长的许多高手,都难以在比试上胜过他,可以说,大巫之下第一人的称呼实至名归。

大巫溟涬:“你认为,前代圣人不该传位给外来者,应当给你,是不是?”

四阕:“陈道生不过是外来的流浪之辈,何德何能,可掌我大庭圣部!这自古以来都没有外人掌权的道理!”

大巫溟涬:“这是圣人下的命令,你心中纵然不服,也不该再次作乱,如今压了你有这么长的时间,你居然还不悔改!”

四阕:“多说无益!让陈道生出来见我!不然我水淹大庭圣部!”

滔天的洪水不知道从何而来,大巫的目光眯了起来,刹那凝聚到对方的眉心处。

那当中,一股古老的气势在散发,在酝酿,当中带着的,是他无比熟悉的炁息!

穹昊至尊的炁息!

“那是……名讳……不对,是战名!”

“共工……共工氏,穹昊氏赐予的名讳?”

这位大巫无比的惊讶,而四阕带着一种傲然和愤怒,对大巫溟涬道:“你看清楚了!我现在就是穹昊氏所指定的传人!如今,我要为大庭圣部拨乱反正,把那个外来者彻底从这里驱逐,甚至杀死!”

声音浩大,此时已经又有大巫出现,大庭圣部在诸天寰宇内堪比仙道七十二福地,巫道祖庭的存在,自然不可能仅仅才几个大巫。

当然,巫道难修,并且当中除去圣人外,没有其余的,真正天桥九步的高手,这是一种自古以来的掣肘与限制,成圣人者,不论资质如何,凡成当世圣人,必有望巫道巅峰,而其余人皆是要差了一筹,被压制的无法更进一步。

故而只能无限接近,也就是所谓“比肩”,但却并非真正的天桥九步。这样的人,大庭氏中只有三位。

所以当初大庭圣人说,想要攻伐帝山,是可以打下来的,但肯定会出现流血与牺牲,对方有一位天桥九步的无上人物,第九步与第八步,在仙道之中,就是云泥之别。

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

足足有四十位大巫到此,那种庞大的气势几乎压垮万古诸天。

而同时,四十位大巫也都看清了四阕眉心中的那两个字,带着穹昊氏独有的炁息,名为共工的战名!

“穹昊氏赐予的名字?!”

“不可能,之前并没有祭祀,穹昊氏的威能不曾降临在此,怎么会让这个叛逆突然觉醒血脉?”

“不对……他或许是另外一种情况……”

“祖先之血?你说他复苏了祖先之血?”

大巫们露出惊容,而四阕站在大地之上怒吼,四周的大水蔓延过来,其余的在他身后汇聚,凝成两只巨大蟒龙的模样。

脚步声响了起来,大巫们感觉到了一种天生的压制,顿时心中一震,纷纷让开道路,变化成七尺人身,不再是顶天立地的模样。

这种场景十分的熟悉,是大庭圣部的圣人驾到了。

四阕的眼中带着滔天的杀意,红发飞扬,死死盯着那个从远处走来的家伙。

木仗落在地上,药篓已经放下,陈道生望向四阕,高天法神跟随着他,半步不离。

“陈道生!我要挑战你,开生死斗!胜者为圣,败者,死!”

“你如果不接下,我便水淹大庭部!”

他放出狂言,四周的大巫面上颜色十分不好,有人甚至准备在此动手,然而却被一些老资格的大巫拦下了。

“他拥有穹昊氏亲赐的战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那炁息确确实实是穹昊氏的……”

这些老大巫的态度忽然有些暧昧了,但却没有表明立场,因为以前的话,圣人最大,前代圣人传位时,他们虽然也有不服,但这百年以来,跟着新的圣人,看着他所做的一切,也算是认可了对方,但如今,突然蹦出来一个人,带着穹昊氏亲赐的名讳,这让他们有些傻了眼睛。

能有穹昊氏亲赐的名讳,又本来就是大庭圣部中的人,再加上四阕是因为反对玉皇氏而被囚禁的,故而,这种种联系,不由得让人想入非非,揣摩着,莫非是穹昊氏也不愿意让外人掌权,这才送来了这么一个“正统的继承人”?

那,到底是听从前代圣人的命令,还是遵循当世圣人的话语,亦或是……尊奉穹昊的“指引”?

这些老资格的大巫有些进退两难了。

陈道生的木杖在地上触了一下,望着四阕,又把目光在四面八方环绕了一圈。

不少大巫眉宇之间有着忧愁,还有些带着怒意,亦有一些低下头,轻叹而不敢直视玉皇氏。

“我接受你的挑战,就如你所言。”

陈道生拄着木杖:“胜为为圣,败者唯死,一对一。”

“既然你带着穹昊氏的战名,那今日我诛除了你,大庭氏便彻底稳定下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三章 初血洒世,玉山禾亦御山河 下一章:第一千零五章 共工之乱,大庭之外听钟响(中)
热门: 江湖三女侠 业余神偷拉菲兹 玻璃之锤 天坑宝藏 白修道院谋杀案 窥天神测 魔手飞环 龙蛇再起之国术无敌 梦幻花 灵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