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岁月长河,虞主钓龙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九章 大道浮黎,汤主说天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一章 叶缘入道白衡,拂下半世尘身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星辰在转动,那根钓竿在微微的颤抖。

带着斗笠的河伯坐在岁月长河之中,那身躯下礁石,即使是万古千秋的流水也难以磨灭,他低着头,看着河流中的影子,那是人的影子,还是鱼儿的道影?

子非鱼,子非影。

河流中淌过的是星辰,是人间,是众生,更是无数的子与鱼,河伯伸出手去,在水上拨弄了一下,缓缓流淌的河水穿过他的五指,岁月这种东西是抓不住的,而如果用手去阻拦,向前阻挡,那些倒退的岁月反而会加速,如此就变成了光阴。

岁月的长河在缓缓流淌,有时候汹涌,有时候平静,这是因为光阴的变迁而导致的,类似于人间的潮汐引力,当然,也可以看做是太一对于浑沦的嘲笑。

浑沦说诸世应当定格,岁月流淌而不必管控,过去的已经定住,未来应该按照既定的去走。

太一说诸世应当变迁,光阴飞逝而难以抓住,无数的过去化作了光阴,未来更是不可固定。

这岁月长河自开始流淌的一瞬间,太一就已经在对浑沦进行嘲笑,二位至圣背对而坐,已经如此笑了不知道多久远的时间。

河伯把手从水流中抽出,那鱼竿开始震动,他单手轻轻一提,于是一头湛龙破河而出,张开獠牙利齿,向着河伯咬去。

但下一瞬间,这条龙就化作了泥鳅,扑腾一下落在了边上的鱼篓中。

“又是龙吗……”

河伯叹息了一声,这龙并非寻常的龙,而是无数世界破灭之后汇成的气运之龙,他们穿梭在岁月之中,蛰伏在河流之底,不愿意相信自己已经覆灭的事实,从而往往会在岁月之中来回折腾。

当然,强大的龙,并非只有破灭的世界,还有一些正在萌芽,甚至是发展到顶峰的世界,也会出现这种强大的气运之龙,这种龙代表着岁月的活力,但在某种意义上,只会让太一的嘲笑声变的更大一些罢了。

他想要钓上来的,并非是龙,而是龟,只有龟的背上,才刻印有过去的印记。

龙永远向着未来咆哮,现在河伯想要的,是静止的龟。

河伯坐在岁月之中,是万江之主,岁月之圣。

他的目光投向一处支流,自岁月长河中坠出,缓缓向着人间流淌,那条河流唤作洛水,那是天的故乡,更是洛神的诞生之地。

洛神已经死了,被他亲手斩去。

河伯便是虞主,曾是虞渊的至尊,他曾经亦是一位大圣。

当然,曾经是大圣。

而如今,他的状态十分奇怪。

这是一条新的路,但走到一半卡住了,虞主坐在岁月中,不能前进亦不能后退,但正如汤主所言,他既感激谢烟尘,却又对她充满了怨念。

因为前方的路,他看的清楚了,可那是死路,最开始他走的道路也是错误的,可现在,因为被困在岁月长河之中,故而他看到了更多的路。

有多多?

如天上的繁星当然不可能,但若说数十还是有的,这里面有些是熄灭的,有些是不可达到的,有些更是胡言乱语,但还是有那么几个,是可以走到的。

虽然条件苛刻,且需要的时间十分漫长就是了。

但现在的虞主,几乎近似于“不灭”,当然只是近似而已,他当然不可能成为五仙之中的“神”。

他与至真几乎同级,但低于天尊,可又远远胜过一些古老的仙人。

总而言之,寻常的大圣,乃至于大圣之中的古老者,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但这又有什么意思呢?除去那些贼心不死的古老仙人,大圣根本不会踏入岁月长河之中,而那些古老仙人想要剑走偏锋,铤而走险再入此间,最后自然是被虞主一巴掌拍了出去。

这里发生过大战,有石碑被打断了,化为了岁月中的礁石。

曾经有个小女孩误打误撞进来了,她叫做山鬼,亦是八十一化的后辈,河伯看她有些意思,于是传了两手法术,那对于她来说是可以通天的技巧,但对于河伯来说,没有大用处。

还有一个人,从数载万古之前,河伯就一直在关注,那个人叫做昆仑,亦是八十一化之一。

他能看向所有的过去,光辉甚至可以延伸到万古之前,但对于未来,则看的很模糊,并且无能为力。

岁月之中,很多都是过去的事情,而如果不坐在礁石上,或者不站在河流中,很快就会被飞逝的光阴拉扯,直接跑向遥远的彼方,到底会去哪里,别问了,光阴它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被变迁的光阴卷入,你耳中能听见的,只有太一的嘲笑声与浑沦的呵斥声。

站到时间的岸上,再向着新的未来奔跑,和站在河水里,被过去的时间流所带着向古老的未来而去,这是不一样的。

长河的远处,有一只水牛抬起了头,这头牛又出现了,距离上一次的离开,似乎还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那个老头又坐在水牛的背上,那只水牛向着虞主的方位吐着泡泡,甚至还咬了一头龙出来,这让虞主扶了扶斗笠,同时又叹了一声。

老头不知从哪里找来了钓竿,就这么甩到了岁月长河之中,水牛浸泡在河里,露出一双惬意的眼睛。

钓竿动了动,虞主发现是自己的,顿时很开心,于是一起,结果又是一条龙。

他很不高兴,随后下意识就看向那个老头。

老头似乎在打盹,但很快,他的钓竿也有了动静,于是轻轻一扯,当中弄上了一只黑乎乎的小乌龟。

虞主当时就愣了,而后开口,向着老头的方位呼喊。

“一篓的龙,换你一只龟,换不换!”

虞主把斗笠抬起来,那老头恍如梦醒,看了看那只乌龟,龟背上写了一排字,他浑浊的双眼看了看,而后一甩手,把那只乌龟丢入了长河之中。

“老头!”

虞主大急,而那个老人转过头来:“毛毛躁躁,河伯,你钓了这么久,还没有钓到乌龟吗?”

“我要钓到了,还能向你换吗!你这老家伙,故意耍我是不是!”

虞主气的不轻,而老人摆了摆手,笑起来:“不急不急,越是急躁,越是钓不到。”

“愿者上钩,你还差的远呢,我和乌龟一样安静,所以才能钓上它来,你和龙一样毛躁,钓上来的自然也是龙咯。”

虞主面色一变,哼了一声:“道德,你到底看见了什么,告诉我之前龟背上写的字!”

“你想要从定格的岁月中找到提示?”

老头吐了口气:“五万年的岁月还没有磨掉你毛毛躁躁的性子,虞渊本该是静止的,但物极必反?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妖孽呢?”

“龟背上写的什么?是:顺其自然,道法自然。”

虞主呵斥:“狗屁,我要倒退回去,你和我讲顺其自然,坑我不是!”

老人抚须而笑:“顺其自然就一定是向着未来而去的吗?你啊,局限性太大了,脑袋不灵光。”

虞主皱眉,而后看向老者:“顺逆……你这话有些意思……难道已经看过了‘无’和‘有’的变化,已经走过了那些不可知之地吗?”

老人摇了摇头:“既是不可知,自然不可到,我又不是不朽的高天!好了,我走了,还要试一试,等我下次回来,再和你聊聊……当然,也可能回不来了。”

虞主:“道德,你花了一辈子来求天,最后还是没有求得。”

老人笑了笑:“天不可得,但我已得我之道,河伯,你的道在这片流淌的清水之中吗?不,这里只是你的跳板,那么你真正的未来又在何方呢?”

虞主开口:“你要去见那个孩子吗?就是最近引动巨阙剑的那个孩子。”

“连天帝都化为了……嗯……”

老人摇了摇头:“人各有道,我是我,他是他。”

“巨阙剑出,不知道又有多少大圣该要惶惶惊神,太古之时,龙师一剑把无数青天劈落,令大圣齐陨……”

“河伯,你还没有看破啊,什么时候看破了,就轮到你钓上乌龟了,看我的龟没有什么意思的,那是我想看见的,不是你想得到的。”

虞主把斗笠摘了下来,望着朦胧的天,突然开口问道:“道德,你说过去真的是恒定的吗?”

“或许未来也是过去?岁月的长河就在这里,我甚至镇守着它,但是你说,过去未来,究竟是以什么为基础而推衍的呢?是我们的动静吗?如果我们都寂灭了,那么还存在过去未来吗?”

“浑沦与太一就是为了这个问题而争吵的?”

道德笑了笑:“我又怎么能知道这么广大的事情呢?这不是太古的秘密,而是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在探寻的东西。”

“包括那位无名之君。”

人间之中,一道刀声惊动了岁月长河,让虞主低下头去。

于是河伯沉思,于是道德远去。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九章 大道浮黎,汤主说天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一章 叶缘入道白衡,拂下半世尘身
热门: 骗局 西巷说百物语 回魂请开手机 易中天中华史:王安石变法 深夜书屋 危险的妻子 绝对荣誉 死钥匙 觉醒日3 史迈利的告别